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医官降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27: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医官降香
001、昨夜的男子

远处的一道亮光划破了密布的黑云,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接着就是一阵可怕的雷声,随后就下起了瀑布似的大雨。163女性网

屋里,微弱的烛火在前厅闪着,桌前丫头撑着脑袋,身体时不时得一点一点,让人看着心慌,这么大的雷声都不能将她吵醒,雷声越来越大,里屋似乎传来一点动静,渐渐动静变大。

里屋,原本躺在床上安眠的女子,现在却缩在衣柜的角落,她看起来好可怜,瘦小的身子蜷缩在衣柜与墙之间的小角落,整个人瑟瑟发抖,嘴里含糊不清地念着什么,看的想要让人紧紧抱住她安慰她,抚平她的不安。

不过,会有人来抱住她的,看,来了,一位男子从冲从窗口跳了进来,站在窗前四处巡视了一番之后,在看到瘦弱的女子时,飞快得跑了过去抱住了那瑟瑟发抖的身子。

“别怕别怕,我来了,我来了。”男子抱着女子嘴里温柔地喃喃着,渐渐,女子发抖的身子平静下来。

男子发现怀中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平静,低头看着有点湿湿的女子的发梢,有些宠溺得将发梢提到自己眼前。

“怎么弄湿的?”男子的语气带了一点责备,怀中的身子明显一僵,慢慢抬头,男子差点没忍住亲上去,因为女子带着点泪花的双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这样楚楚可怜的爱人,有谁会忍得住,但男子还是假装生气得故意撇开头不理女子可怜楚楚的目光。网站163woman.com

“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会再把自己弄湿了。”女子低下头,语气中带着一点哭腔。

“哎。”男子轻叹了一口气,“不是怪你把自己弄湿,是你要小心你的身子,你现在身子还没恢复吧,不能着凉了,我可不想今后我娶到的媳妇是个病秧子。”

“啊,什么病秧子。”女子听完男子的话语瞬间羞红了脸,“谁要嫁给你了。”女子红着脸,不愿看着男子。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男子有些开心,笑着打趣着女子:“又没说是你,你红什么脸埃”女子一听不高兴了,鼓着气推开男子,快步走向床,一屁股坐下气嘟嘟得躺下抓起一旁的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

“生气啦?”男子笑着踱步到女子面前,伸出手摇了摇床上的团子。

“我不理你。”蒙蒙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整个团子向旁边移了移,不让男子碰到。

“不理我了,那我就走了。”男子笑着远离了床,翻身离开了里屋。

过了半天团子里的女子闷不住了,掀开被子的一角,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雷声已经远去,房内安静非凡,女子环顾四周,男子早已不在房内,只留下女子两颊上的红晕证明男子之前的存在。版权163woman.com

雷雨过后的转天,天空一尘不染,干净的过分,不看那些还滴着露珠的绿叶,都不知道昨晚有下过这么大的雷雨,昨晚柔弱女子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就伫立在屋外的院子里,拨弄着园中的花草们。

“二小姐,您怎么又站在那儿了,昨晚下了场大雨,现在这儿湿气重的很,快回去吧。”刚从外屋出来的丫头果然毫无意外的又在这院子里看到了自家小姐,女子微微侧身将一旁长得旺盛的叶子摘了几片,小心翼翼得走出了满是花草的园子。

“小纸,你泡茶的时候加点这个进去,多喝喝,你昨晚又在外屋睡着了吧。”原来女子是双家的二小姐双降香。

“小姐,这些绿叶子有什么用啊,看着是挺新鲜的。”丫头将几片叶子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163女性网

“这是野薄荷,多喝喝可以少得风寒,你经常在外屋睡了,夜晚冷,容易得风寒。”降香踱步回了外屋,留下丫头在外琢磨着那几片不起眼的绿叶子,等丫头回过神来,降香已经着好容装,看样子准备出门了。

“小姐,您这是要出门?”丫头赶忙跟上降香的脚步,边走还不忘将几片绿叶子塞入自己怀中,“嗯,出门去看看,在屋里待着烦闷了。”降香的小心思丫头是看不出来,昨晚的男子就这么放着她走了,降香这是要去问清楚呢!

“啊,小姐。您刚回来还是不要外出了吧,多危险啊!”丫头有点急了,老爷吩咐自己要看好小姐,万一小姐出门又遇到什么不测,那自己就要被老爷赶出去了。

“你不用担心,我就是出去走走,不走远。”降香这是铁了心要去‘质问’昨夜的男子,那这么容易改变心意,现在爹爹有不在府中,正是外出的大好时机埃

好不容易出了门,降香站在街头不知该往哪走,虽然是说要去找他,但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之前的一个月相处,他也没说过自己家住何处,在降香脑中有的就只是他的姓和名。163女性网

降香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不知因为太早,小贩们都还没赶来还是什么,街上只有零星一两个摊子,现在小纸也还没赶来,在姐姐找到她之前,降香得多走几步,免得到时姐姐找来了,又要回到那个小园子里了。

“降香。”清水般得嗓音,干净温柔就如此人,降香回过头,果然是了,昨夜的男子骑着一匹骏马立在这还未清醒的街道,立在降香的面前,男子的嗓音和他的样子牢牢记在降香的脑海中,一听这个声音,降香能立马念出他的名。

“南烛。”因为他出现的突然,降香愣了半天才叫出男子的名,马上的男子浅笑:“降香,昨晚刚见就不记得我了吗。”降香有些恼怒,自己怎么又看呆了,对方明明是个轻浮的人。

“降香,你愿意和我走吗?”男子的依旧挂着那温柔的笑容,向降香伸出手。

虽然降香知道南烛的性子,但还是不由得伸出了手,南烛看着像是柔弱的书生,但力气倒是不小,低下身子用手揽住降香的细腰,一个用力就将降香抱到了马上,两人肩抵着胸口,好不亲密。

002、雨后的山谷

“那我们就走喽!”南烛扬鞭一挥,骏马嘶鸣,开蹄狂奔,从未骑过马的降香哪受得了这般颠簸,没几步就被颠的浑身不舒服,南烛像是知道似的将降香的身子往怀里搂了搂,温热的呼气打在降香脸上惹得降香面红不止,南烛低头一看又是一阵愉悦。

雨后的山谷,清新宜人,带着点泥土味的空气中夹杂这山谷盛开的花香,山谷安静很,仔细聆听也只能听见小溪的流水声,还有不知哪传来的鸟鸣,降香缩在南烛的怀中,一路来到了远离大街的郊外,这还是降香第一次放松的好好的看到外面的世界,之前……想起之前的遭遇,降香的身体又不自主得颤抖,南烛用力抱紧了降香,“别想,都过去了。”

南烛的声音有着特别的力量,它能够让降香平静下来,也能够让降香面红耳赤:“降香,你看看这里。”这里真的很美,虽然降香没有见过很多外面的世界,但降香觉得这是她见过最美的地方了。

“这里好美。”降香目不转睛得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这里只有我们知道,一般人只知谷上,不知谷下美景。”南烛翻身下马,牵着缰绳往山谷深处走去。

“南烛。”降香想问问南烛,家住何处,但不知为何降香问不出口,降香有一种感觉,要是问了,自己和南烛从此会形同陌路。

“怎么了?”南烛回头问她,降香还在犹豫,但反应却比想的快,南烛见降香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

“南烛,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降香有些疑惑,难道就是因为这里风景美吗,南烛的背影因降香的疑问僵了一下,道:“这是属于我们的地方,降香,我想带你来看看。”南烛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得说道,语气中带着些憧憬,让降香也有些幻想未来的美好。

“降香我们回去吧,现在过了很久了,你家人该急了。”南烛也不看降香上马回程,回程的途中低迷的气息压着降香说不出一句话来,当然也忘了要问南烛的问题了。

回到家中,果然是乱成一团,不只是家中的丫头仆人们慌乱得在大街上找,就连双老爷和双大小姐都慌了神:“双降香,你去哪了,知不知道我们多急锕,差点要报官了!”双家大小姐在教育起人的时候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双手撑腰语气也强硬了许多。

而双家老爷则是安静得坐在藤椅上,但却像没有降香这个人似的,降香虽然坐着但坐着比站着都痛苦,这次是真惹怒爹爹和姐姐了。

“爹爹,姐姐降香知错了,以后降香再也不乱跑了,爹爹姐姐消消气嘛。”降香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让双素馨的情绪有些平静下来,而坐在一旁的双老爷重重得用鼻子哼了一声,端起茶水深深的吸了一口。

“所以,双降香,你到底去哪了?”双素馨虽然软了下来但是还是有气的,身子任降香推到藤椅上,气呼呼的享受着降香的‘伺候’。

“我……我被大街外的小摊吸引住了嘛,我许久没出门了,之前好不容易出了门但却……现在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小摊就失了神,跟着出了城……”降香说着说着低下头,声音也越来越轻。

双素馨和双老爷听着降香的解释本就安下心来,又在听到降香提起之前的事,原本还有些气愤的地方也逐渐觉得心疼,双素馨在降香说完就搂住了降香瘦弱的身躯,不停轻抚着降香:“之前是姐姐不好,害你受了这么多苦,以后不会了,姐姐会一直保护你的。”而双老爷虽然也软了心但碍于颜面,只是柔下脸色说了句:“下次别再这样了。”

降香知道自己已经混了过去,也由着双素馨抱着,两人沉在悲伤之中,双老爷也在一旁暗暗对自己较劲。

“好了降香,你这次没事姐姐也就放心了,快回去换件衣服吧,等会用了夜食就快去歇息。”双素馨催促着降香,但轻柔的动作还是能显出两姐妹之间的感情。

用完夜食的降香坐在方桌前,虽然面前摆着书册,但降香的魂显然不在书上,看来,降香是在想着南烛的事吧,今天和南烛相处了这么久还是没问出口,他家住在何处,为什么自己问不出口呢,降香敲着自己的脑袋懊悔着,算了下次一定要问出口,南烛到底是什么人,降香暗自决定。

第二日,赤日初生,降香的房门就被推开,原来是双家大小姐双素馨:“降香,快起来了,这都日出了,还在睡。”双素馨用力将降香的身子拉起。

但降香就像一滩软泥,又瘫在床上:“姐姐,昨夜我太迟睡了,就让我再睡一会儿。”

“不行啦,今天是去拜访张家,之前张家大少爷也来过了不是,你快点起来准备一下。”双素馨对这个妹妹实在是无力招架,明明平时是温柔可人的样子,但强硬起来的时候却是谁都不能左右。

“双降香,你要是再不起来,有你好看的。”双素馨也不管床上装睡的人了,转身留下一句就往屋外走,留下屋内的下人一阵惊慌。

好不容易穿戴整齐,降香还是被双素馨数落了一顿,说是去拜访张家,其实就是变相得相亲而已,也是奇怪,一般有门面的人家只要嫡出子女没有谈婚论嫁庶出子女就不能先娶或先嫁,更何况双家是在朝中有头有脸的大家了。

但降香还是乖乖得听从双素馨的要求,把自己从头打扮了一番,果然打扮之后的降香也是清纯的可人,虽然没有双素馨那么柔媚,但小巧的五官为清秀的整体加了分。

“你看看你,平日里不爱打扮,现在好好装扮一番也是迷人的。”双素馨打量着自己的妹妹,虽然不是同母,但是两姐妹的关系一直很好,在外是规矩束缚着,但在府中两人就如同母的姐妹一般。

003、拜访张家

“小纸,拿上降香的裘衣。”双素馨吩咐了一声就拉着降香往府外走去,现在虽是初秋,但天已经有些冷了,降香的身子本就有些羸弱,再加上前些日子的受惊,让降香更加容易受寒。

马车里放着一个小碳炉,碳炉这是微微发热,将有些漏进车中的凉风中和,降香和双素馨坐在车内和睦得在聊着京中的趣事,周围也是热闹的小商贩和百姓的交谈声。

但原本热闹的声音却突然传来此起彼伏得尖叫,“马受惊了,快闪开!”不知哪里传来的喊声让平和的街道瞬间慌乱起来,人们都在互相逃窜着,停在路中的马车就成了受害者,安静的马也受到了惊吓,开始想摆脱缰绳不停得扭动身体,并且四处乱跑着,这可苦了车内的降香和双素馨,两人在车中坐立不安,找不到重心因此在车内摇晃着。

“不好了。两马要相撞了!”直到听到谁的大呼,车内的降香和双素馨才反应过来想要跳出车外,但受惊的马哪那么容易稳定下来,越变越大的尖叫声让两马更不容易平静。

就在两马要相撞的一刹那,一位男子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用力一跃翻身上马,用力往旁拉紧缰绳,让马被迫转变方向并且停了下来,紧接着男子将马转头去追赶拉着马车的马匹,在靠近马匹的同时跨到另一匹马背上,双手同时拉紧两条缰绳,瞬间两匹马像是被施了咒语似的听了下来。

终于结束了的闹剧让原本惊慌的人们安静片刻后纷纷鼓起掌来,在车内的降香和双素馨也同时松了口气,双素馨平下心来后,起身掀帘走出车外,四处望了望,之前还骑在马背上的男子,现在安静的摸着马的鬃毛轻声的在说这些什么。

“多谢侠士救了我们,请问侠士贵姓?”双素馨跳下马车,帮着降香下车之后转头询问男子,“免贵姓南。”男子声音一出,双素馨身后的降香就立马想到了声音的主人:“在下南烛。”

抬起头的男子果然就是南烛,降香见着南烛立马红了耳根,还好是站在双素馨的身后,要不然降香的反应双素馨绝对会察觉到。

“谢就不用了,我只是举手之劳,”南烛像是没看见降香似的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英姿!”突然远处一人叫着名字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位仆人,那人跑来就牵着原本受惊的马匹准备离开,“慢着。”双素馨开口唤住了来者,“怎么了。”来者回过头带着点不耐烦的语气问道。

“你没管好你的马,害的现在人们受惊吓,你不道个歉吗。”双素馨的语气也没好到那里去,看来是被惹怒了。

“马它自己受惊了,我能有什么办法。”男子轻浮的笑着,摊手表示自己毫无办法,这态度可把双素馨彻底惹怒了,走上前就想将男子教训一顿,可男子身后的仆人也不是白站着的,瞬间就拦住了双素馨的去路,见双素馨被围在中间,降香当然是着急不以,于是想上前拨开围住双素馨的人群,但病弱瘦小的降香哪是那些高大的仆人的对手,只是轻轻一推就将降香推倒在地。

“降香!”双素馨看到降香跌倒在地,怒得只想给男子一巴掌,但奈何被困在仆人中。

“张公子,你的马受了惊,这慌乱的跑害的大家都损失了不少,现在又不少人看到了是您的马,人多不免嘴杂,您说您家父和兄长要是知道了,是不是就不好办了。”降香支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

那男子听到降香的话,不知为何涨红了脸,突然大骂道“有谁敢说,我不饶他!”

“我敢!”一旁只观闻的南烛突然开了口,“我相信大家都敢,你没有胆量将我们都乱打一顿吧。”话毕,周围的人们听后觉得南烛的话有理,纷纷都指责那男子,男子被骂的浑身颤抖,但又说不出话来,最后实在站不住大吼一声,逃也似得离开了。

“降香,你没事吧。”双素馨一自由就赶紧快步走向降香的身边,“我没事。”降香虽然回着话,但眼睛时不时瞟向南烛,虽然自己和南烛认识的事情是保密的,但是南烛冷漠的态度还是让降香有些心冷。

双素馨安慰完降香,抬头想再次向南烛道谢,还没等双素馨开口,南烛就扔下一句:“那人是张家庶子。”转身就走,周围的人也逐渐散去,最后就留下双家两位小姐还站在原地望着南烛远去的背影。

有这么一出戏穿插让双素馨也没了带降香去张家拜访的心情,况且从他人那里听闻张家二子品行不端,平时没少欺负百姓,什么大小坏事都干过不少。

双素馨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因为每次张家二子一干出什么‘大事’张家的大人和其嫡子就马上将事情摆平,再加上双素馨本就很少出门,就算是出个门也是好好的带着仆人,所以也听不到什么市井八卦。

“原来张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经过刚刚的事,双素馨和降香也不敢再坐马车了,回到府中,藏不住事的双素馨立马就和双老爷埋怨了不少,双老爷一向疼爱自己的两个女儿,听完所双素馨的抱怨,除了一股子气愤还有一丝庆幸,还好自己知道的早,不然等到把女儿嫁过去了,才来后悔,想想都后怕。

“爹爹,女儿现在不想嫁人,姐姐都还没嫁呢,做妹妹的却先嫁了,这事出了,会被别人笑话的,还会以为我出了什么事非要嫁人呢。”降香终于讲出了呢心里话,之前看过的这么多少爷,都被降香以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给拒绝了。

“爹这不是想抱抱孙子嘛,素馨早就说不想嫁人,现在降香你也这么说,你们俩现在都大了,素馨在就过该嫁人的年纪了,做爹爹的当然愁。”

“可是爹爹,女儿已经……”降香突然住了嘴,想到自己和南烛的关系还不能公众,可是南烛今天的样子像完全不认识自己似的,降香想到这里又有些难过,双素馨和双老爷看着不知为何有些失落的降香,面面相觑。

004、向你许诺

从那次之后,南烛几乎每次都会在降香和双素馨出门时碰面,而南烛在外的冷漠每次都会在私底下和降香见面时消失,就像从没有过似的。

今夜,在降香用完夜食回房时,在黑暗中原本打算点亮烛台时,降香突然被拦腰搂住,身后传来浓重的酒香味,光是闻着就有些醉人,“南烛。”降香知道是谁,可是为什么南烛要喝这么多酒?

“降香,今日有人要我性命。”南烛说出的话让降香感到害怕,有人要南烛性命?为什么?

降香就任由南烛抱着,她感到身后的人现在似乎很软弱,“降香,为什么我会生在这种地方,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我性命。”南烛似乎要哭了,但是却好像没有,“降香,我不想伤害你。”南烛仿佛是被抽空了力气。

“南烛。”降香想回身抱住他,可南烛却突然放了手,紧接着就是开门声,“南烛?”空荡荡的房间让人觉得南烛不曾来过,只有残留下的酒香让降香还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

“听说大小姐最近老是和一个男子一起出去埃”

“啊?大小姐不是很少出门的嘛!”

“是啊,可是最近大小姐都偷偷外出呢。”

“不好好打扫,在聊什么?被总管发现了可是要扣月钱的。”降香的出现让聚在一起嚼舌根的仆人们纷纷惊慌得散开了,等降香走后,仆人们又七嘴八舌得说起了八卦,降香在仆人中是亲近的主人,他们从没见到降香发火过。

最近姐姐是越来越常外出了,每次回来时都是兴高采烈的说着自己又见识到了什么新东西,这虽然很让降香开心,因为平常姐姐都是待在府中不远外出,可现在常常出门又有些不好,府中都传遍了说是姐姐在外被人迷住了心智。

“降香!”说曹操曹操到,降香一转身就看到不计形象飞奔而来的双素馨。

“姐姐,又外出了?”看起来姐姐今天又在外头玩的不错,原本白皙的皮肤都有些被晒红了。

“降香,我今天去城外了,我从没去过城外,今天我是见识到了,太美了!”双素馨兴奋得向降香报告着今天一整天的趣事。

“姐姐,你今天又和谁去了啊?”降香的问题换来的只是‘秘密’两字,看着这么开心的双素馨,降香也不太担心了,双素馨一向是强势的,不会轻易让自己吃亏,“下次我让他来登门拜访,让降香也见见他。”果然又是这样,自己决定。

“姐姐,你快去换件衣服吧,今天娘从宫内回来了。”降香笑着将接近癫狂的双素馨带回房内,不动声色的说出了双素馨最怕的话语。

“什么?娘这么快就回来了?”双素馨果然是吓一大跳,从小到大双素馨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娘亲,“我知道了,我去换件衣服。”

降香一点也搞不懂双素馨为什么这么怕自己的娘亲,虽然娘很对双素馨很严格,但是还是宠爱有加的。

“降香,我的皮肤都被晒红了!”里屋内传来双素馨的哀嚎,被晒得红彤彤的皮肤应该是被晒伤了,“好了,我知道了。”降香有些嗤笑的退出了房,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小园子,在园子靠近阴暗处找到了长得肥嫩的芦荟,芦荟的内里是镇定晒伤的好东西,降香小心将芦荟割下一片,并取芦荟中的汁液,芦荟的汁液可直接涂与肌肤或面部,可使肌肤光滑柔嫩。

“姐姐,快来涂点芦荟汁液。”降香将盛满芦荟汁液的瓷碗小心的放置红木桌上,过会儿,双素馨从里屋走出,为了严肃的娘亲,双素馨特地打扮了一番,果然不愧是倾城的美貌,晒红的皮肤不但没有为那绝美的面容减分反而增加了脸颊的红晕,更显妩媚。

“这看着粘稠的东西是芦荟?”双素馨感到有些不适,想着这些粘稠的汁水要敷在自己的肌肤上就有些寒意,“这是芦荟的汁水,不多解释了,娘亲应该快到了。”

终于将汁水从自己脸上洗净的双素馨对自己的妹妹是不由骄傲的,降香对于花花草草总是能知道它们真正的用处。

“素馨,这次我进宫是因为什么,你也是知道的,我过几天还要再进宫一次,那次你就和娘一起进宫。”双家的团聚总是那么的冷清,不知是不是双夫人性子冷淡的原因。

“娘,带上降香吗?降香也没去过宫里呢。”双素馨偏头看向正在神游的降香。

“也好,降香也一起吧,荣妃娘娘也想见见你了。”突然被提到的降香,虽不想进宫但也没办法,也就淡笑着点点头。

“爹娘,明儿,女儿带个人来拜访。”双素馨笑颜明媚,看来是之前说的那人了,降香想着,自己也想看看让自家姐姐愿意外出的人到底是谁。

“谁要来?”双夫人还是淡淡的语气。

“等明儿就能见到了,是我的中意之人。”这句话硬是将原本冷清的气氛有了些波折。

“你也是到了要嫁人的岁数了,明儿就看看吧,如果对方不错,你自己也喜欢就定下来吧。”但是也就只有淡淡的回应,双老爷就像知道似的,也就只有降香是震惊不已,但也没表示出来。

终于迎来了朝阳,降香还是依照惯例在园子中踱步,看着园子中大大小小的花草,等天有些亮了,降香才想返回屋去。但却看到侧坐在房顶的南烛,南烛似乎坐了很久了,看见降香发现了自己,一跃而下站在了降香的面前,“降香,我好久没来见你了。”是的,自从那晚降香就再没见过南烛,而南烛也没来找过降香。

南烛今日似乎不太一样,平时见到南烛都只是普通的麻衣,但今日却是带着精细刺绣的锦衣,“南烛,今日是要去见公子吗?”降香每次见到南烛这么穿着都是南烛说要去见大公子。

“不,今日不见,今日是为了见你。”南烛伸手轻轻抚着降香的秀发,见我?降香有些不解。

“今日我是来向你许诺,明年今日,我必定会娶你为妻,我希望你能等我,若是中途有变,请你信我。”南烛的铮铮誓言让降香心动不已,不由点头。

“降香,我想一直保护你,不想让你受伤害,但若有天我伤到你,你能原谅我吗?”降香突然感到有些晕眩,南烛的话语带着无奈,降香在失去意识之前脑海中只有南烛带着悲伤的眸子,为什么会悲伤?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誓言?为什么你会伤害我?降香想好好得问问南烛,但意识已经不允许自己开口。

等到降香醒来已经是晌午过后了,自己的院子空无一人,安静的很,降香呆滞了了好久才想起今天有重要的人来访,仆人们都在大堂伺候着,降香虚无的坐着,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有些残缺,记得自己明明在园子里,怎么就躺在床上了,自己失去意识前好像有谁来过,但是谁呢?有是谁将自己带到屋内?仆人们应该都在大堂内。

降香怎样都想不起来自己残缺的记忆,看看外面的赤日,应该快到未时了,现在前来拜访的人应该走了,自己还是继续休息。

“二小姐!”听着咋呼的声音,应该是小纸回来了,“二小姐,大小姐的未来,啊不是,今天大小姐说要来拜访的人竟然是位大人!”小纸的喊声大老远的就传进降香的耳中。

看着小纸一惊一乍得跑了进来,虽然有大人来客是很稀奇,“小纸,你今天是什么时候去大堂候着的?”降香掀开棉被,穿上绣鞋,慢悠悠的来到方桌前。

“啊?今儿辰时去的,大小姐一早就开始准备了,今天可热闹了,而且啊,那个大人长得也甚是英俊呢,看来呀,大小姐是非他不嫁了,而且大人人又彬彬有礼,待人温和小纸我也要爱慕上了呢……”

“小纸,你这么说小心被别人听到了。”降香立马截住小纸的话,这话要是让他人听去,可是要受罚的。

听到降香的话,小纸也立刻用手堵住自己的嘴,看着降香,点点头。

不过想到小纸刚才说的,降香也是好奇,姐姐认识的彬彬有礼,待人温和的大人会是谁?

终于到了要入宫的日子,降香也有些觉得紧张,毕竟宫内的规矩多,一个不留神就会犯错。

因此在进宫之前,娘也对自己讲了不少宫中的规矩,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前几日见过了大人,今日坐在马车内的双素馨显得格外的安静成熟,马车外,一路上传来的小贩的叫卖声,车内的气氛也没有被外界的热闹所感染。

“素馨,降香等会入了宫记得跟紧我,不要到处跑,不然惹出了什么祸端。”双夫人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却是很明了了,“特别是你。”双夫人转头盯着正在暗自高兴的双素馨,双素馨被双夫人盯得浑身发毛,赶忙说“娘,不用担心,我知道了。”

医官降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官降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传统民居雕饰:充满人文气息

    编者按第三章远者何如近者亲——公共空间村落是由古代先民在农耕文明进程中,在族群部落的基础模式上,进而因“聚族而居”的生产生活需求而建造的,是具有相当规模、相对稳定的基本社会单元。传统乡村是熟人社会,村民之间彼此了解。在共同生活、生产的历程中,形成了互助互爱、互帮互敬的优良传统,营造了融洽的邻里关系。自古以来,乡村也存在着公共空间,诸如村口、街头、树下、河边、渡口、广场、桥边、晒场、茶馆、磨坊、水井、合作社、村委会、村小学等,还有各种乡村民俗节庆、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这些都可以成为乡村公共空间。这

  • ​ 【茶知识小课堂】末茶or抹茶,确定不是通假字?

    古时:将春茶嫩叶,用蒸汽杀青(现在中国的茶叶大部分是炒青,说来话太长,不是主题,下次有机会再讲这个做茶的的工艺)然后做成团茶(饼茶)保存,有点像现在的普洱茶饼一样,但是那时候茶叶是上层阶级的享用之物,非常讲究,上贡的茶饼还有龙和凤的模印,所以也叫龙凤团茶。然后,喝的时候放在火上烘焙干燥,然后用天然石磨研磨成粉末。古人磨粉的工具那是相当齐全的。首先用茶臼(jiu)把茶碾碎。其次茶碾。其次茶磨继续。经过三道程序,茶叶成末末了~然后可以开始点茶了,点茶师先用一茶勺,将粉末茶盛入建盏,冲入沸水,用茶筅快

  • 见闻|别再被古装剧误导了,古代女性才不戴这样的首饰!

    经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ID:atmuseum)授权转载由于懒怠考据,看某些古装剧的时候总有一种“大家来找茬”的无力吐槽感。就拿女性的发饰来说,打着复古的名号,却做着莫名其妙的改造。甚至明说自己是“架空”,让人无言以对。▲《绣春刀》中万贵妃剧照要知道在古代,女性的发饰有“头面”之称,既然称为“头面”,代表的就是脸面,它不仅代表了财富、审美还有身份地位。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开心,顺便乱戴。▲《女医·明妃传》剧照这部发型还是比较尊重史实的本着惩前毖后,正我汉风的决心,小编时隔许久为大

  • “末日”来临前要做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并与其结婚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据美国《人物》杂志近日报道,两名美国犹他州男子,不仅绑架多名幼童,竟然还做出交换彼此未成年的女儿,与其“结婚”的荒唐事儿。这两名男子,一个叫萨缪尔·沙弗(SamuelShaffer),今年34岁,另一个叫约翰·科尔萨普(JohnColtharp),今年33岁。据犹他州当地媒体《盐湖城论坛报》获得的一份搜查证词显示,沙弗向警方透露,他与科尔萨普的8岁女儿结婚,而科尔萨普与他的7岁女儿结婚。这件事之所以被捅出来,源自约翰·科尔萨普的前妻,去年12月1日

  • 贾乃亮,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转载自视觉志经公众号授权转载沉默许久的贾乃亮,在昨晚发了一条长微博,解释这次李小璐出轨事件。他说,这对他,对他的家庭都是巨大的打击。他说,他错了,给所有爱他的人添堵了。是他做得不够,他原本以为自己给李小璐的,可以是童话般的婚姻,是一个浪漫且有烟火气的人生,只是,最终却成了最大的遗憾。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竟然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满篇都是自责和抱歉。承担责任,请求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空间,检讨自己,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作为一个受害者。然而他却还在遭遇谩骂。PGone的粉丝把自己的偶像当做受害者,把一

  • 悦读|别人的看法,真没那么重要

    经公众号“二次元猫小姐”(ID:tqq1214cat)授权转载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她家茶几上的车钥匙。我跟她认识两三年,根本不知道她家有车,感觉很意外,便问她:为什么从没见过你开车呀?朋友告诉我,她不会开车,也不太想学,因为上班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平时的活动范围也是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和商场,她根本就不需要用车。朋友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她自己也不开车,这辆车算是个摆设。朋友跟我大吐苦水,买车原本不是刚需,是结婚时讲排场,硬着头皮买下来的。老公兄弟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有购置房车,轮到自己的婚礼时,房子车子任缺

  • 严歌苓小说《赴宴者》选段:“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新浪微博:@严歌苓读书会赴宴者精彩选段“《赴宴者》中董丹用假的身份发现了更多假的东西。实际上,他只是大量虚假中小小的部分。比较起来,他是最无辜的,只是拿了几个红包,骗了几顿吃而已。小说虽然是早几年前写的,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时,这些年,现实非但没有转好,还越来越糟糕。大量的假依旧横行,危害社会,危害道德,危害生命。更加糟糕的是,似乎大家对这些糟糕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严歌苓装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从《赴宴者》谈起“你从来不想成为记者?”“刚开始的时候想,后来就不想了。”“为什么?”“太

  • 对不起,我的善良很贵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我们都知道善良是一种美德,对人要和睦,处事要豁达。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善良,越是会变成被欺压的对象。当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不断的施舍,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人性都有贪婪的一面,时间久了,你的一碗米不够,二碗不够,三碗四碗还是堵不住他的口,尽心竭力也是杯水车薪。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心肠太软,容易被当软柿子捏;心眼太好,容易被当缺心眼看,最初

  • 给岁月,留一份温暖和珍重

    作者:枫林秋水来源于品读时刻这个世界,唯一爱你一生的人就是自己。走过风雨,唯有爱是慈悲;历尽薄凉,宽容才是温暖。一直相信,以一份感恩,初心不改,岁月终会待以温柔。红尘路上,在一场不经意的重逢里,遇到一朵尘缘的花开。走过光阴的山山水水,用了一生的时光,寻找岁月的梵音。终于等到一个阳光的午后,一个温馨的小屋,一盏茶香和一首安静的诗。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今生所有遇见,都是循着前世种下的果。繁华落尽,尝遍人间冷暖,前行的路上,顾影自怜,一个人的风景,终要走出自己的城。时光的静处,更喜欢一种纯美

  • 2018女人标准体重表

    减肥是女人永远的话题这里给大家分享2018女性标准体重表如果哪个二货跟你说要减肥了把上面的表甩给他同时给他下面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