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王爷,本妃要休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47: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王爷,本妃要休夫

第001章 这是男主角?

凌晨三点

叶冉冉依然得卖力的舞着那把道具“清风剑”,在半空中做妙曼的飞行状,谁让自己是武打替身演员呢。说明http://www.163woman.com/这都是命!

终于,导演一声:“咔!发宵夜吧。”

叶冉冉一撇嘴:说的好听,宵夜?哪天的宵夜不是盒饭呢?可导演话音未落,剧务、灯光、场记就已经飞奔而去,三秒钟不到,一摞盒饭已经被风卷残云的抢光了。

“宵夜……给我留一份埃”叶冉冉一脸的苦相,原来盒饭都是这么的抢手。盒子还有,饭却没了。

“叶小姐,地下室还有没装盒的饭菜,你去吃点吧。”送盒饭的大爷实在不忍心看叶冉冉欲哭无泪的模样,终于给叶冉冉指了一条明路。

“大爷,你是咱剧组最可爱的人了。王爷,本妃要休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叶冉冉戏服都来不及换,就向充当临时厨房的地下室跑去。

“喵……”一声猫叫在楼梯上响起,一只偷嘴的肥猫企图从叶冉冉的脚边夺门而逃,一人一猫就撞在了一起。

叶冉冉还来不及反应,脚下一空就从楼梯上栽了下去。慌乱间手里抓着了那只肥猫的尾巴……叶冉冉感觉身子不住下坠,正在纳闷这地下室怎么这么高,就摔在了软软的一团东西里。随即头顶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落下来,把叶冉冉和那只猫整个罩在了里面。

叶冉冉伸手胡乱的一摸,入手都是柔软的丝质物,第一感觉是摔在了戏服和布景里,不然哪来的这么多丝绸?“死肥猫,别乱抓,你爪子挠到我脸了。”叶冉冉想要伸手掀开自己头上的东西,可那只猫却不停的乱挠一气,刚刚掀开一条缝隙那只猫就先钻了出去,害的叶冉冉又是好一番挣扎才从那堆布景道具里爬出来。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叶冉冉才刚喘口气抬起头来,就被眼前的男人惊呆了。

男主角!这丫的肯定是这部戏的男主角,不然怎么如此美艳动人,哦,不,是俊美绝伦?也不对,是英俊潇洒,王者之风?还不对……叶冉冉的脑袋一时间混乱了,只愣愣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古装男子发呆。

赫连铭勋一张俊脸冷冷的看着面前趴伏在地上的娇小女人,他还未见过女人会有这么狼狈的模样。一头秀发凌乱的披散着,一朵廉价的珠花斜插在鬓间;小有姿色的脸蛋却留下了两条猫抓的血痕;衣领散开露出修长的脖颈之外,竟然还露着半片香肩。

“哼……”冷笑一声,赫连铭勋扫了一眼被这个女人翻腾的一片凌乱的床榻,心中升起一股厌恶之意,叫道:“来人。”

“是。”马上有人在门外应了一声,随即大门一开,两排身穿忠勇服的侍卫涌了进来,齐刷刷的抽出雪亮的佩刀,将叶冉冉团团围祝

只是这些侍卫都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这地上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为首的一个更是有一滴冷汗从额角滴落下来。推荐163woman.com他们明明严加防范了,为何还有一个女人不知死活的溜进来,还是……,还是直接爬到了王爷的床上!

“呃,这是那一场?”叶冉冉的鼻子尖正好被一把大刀指着,只差毫厘就给她破相了。关键是那刀上传来的凉气和刀锋的利度让她感觉这可不像是道具埃

“那一场?刑常”赫连铭勋修长的大手一挥,转身准备离开。这间房他是不打算再住了,有女人污染过的屋子他会觉得脏。

“不对不对,刑场那场戏不是我替身埃”叶冉冉眼见雪亮的刀举了起来,身子一翻就地一滚,娇小的身子倒是十分灵活。

叶冉冉出其不意的用这样“滚地龙”的方式从那几个侍卫的中间滚了出来,样子虽然不雅却极为实用,而且一翻身就滚到“男主角”的脚下,双手一搂就将他的小腿抱了个正着。

第002章 直踢要害

“大胆,快放开王爷!”那几个侍卫一下子慌了,没有人想到这个看起来娇小柔弱,又好像少根筋似的小女人竟然出其不意的去行刺他们主子,十来个人手起刀落就劈了下来。

只是刀在一半,叶冉冉就窜身跳了起来,猛的往“男主角”的身后一缩。163女性网她做替身演员也是要有真功夫的,虽然不知道导演加的这是哪场戏,但她叶冉冉可没有爬地上等人砍的道理。

然而叶冉冉的身子才闪开一半,猛然眼前人影一花,随即脖子就被铁钳卡住了一样的生疼,呼吸立刻不畅,胸肺间也好想要炸开一样的疼。

“放手,你要……要掐死我呀。”叶冉冉双手都掰装男主角”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憋的脸通红才叫出这一句来。可还没吼完,就觉得那只大手又是一紧,这丫的不是想要掐死自己,分明恨不得把自己的脖子掐断埃

“导演,我……我不拍了。”叶冉冉又吼了一声,可脖子被掐着,那声音就像是从胸腔挤出来的一样嘶哑难听。

而面前“男主角”俊脸上的冷意和杀气演的太过逼真,脖子上的力道更是让叶冉冉痛入心扉。163女性网一时间求生欲使她双手猛的抓向了对方的俊脸,脚下也是用尽全力的一个“撩阴腿”,直奔那男人的腰下要害。

眼见叶冉冉的撩阴腿踢了过来,众侍卫都是倒吸一口冷气,敢在他们主子身上用这么下流龌龊的招数,这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谁派你来的?来这里做什么?”赫连铭勋原本怒极的脸上反而泛起了一丝笑意,这女人的招数虽然下流,但气息纷乱、内力全无,并不像是真正的杀手。

可这样不入流的角色都敢偷偷的摸到自己的王府,还直接登堂入室的爬到自己的床上,要么是对方脑子太蠢、要么就是这个女人胆子太大。

“我是……是来吃宵夜的。”叶冉冉差点就断气了。

可微微一睁眼就看到面前一臂之外“男主角”的那张俊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双丹凤眼邪魅入骨,仿佛可以摄人心魂一样,顿时咬牙又说了实话。

来吃宵夜的!这可是赫连铭勋听过最可笑的一句话了。居然有女人爬到他床上,乱糟糟的滚过一遍之后说是来吃宵夜的?叶冉冉还在奋力的为了不被掐死而踢着腿。

赫连铭勋深邃的双眸半眯起来,看向面前好像是被揪住耳朵的小兔子般乱扑腾的女人,忽然发现这女人的眉宇间是丝毫不带奸诈与心机,似乎不像是说谎。

尤其见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略带迷离的看着自己,模样竟然……竟然有几分的俏皮可爱。

赫连铭勋大手一松,刚刚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小女人颓然的滑到在地上。看她因为咳嗽而不住颤抖的赢弱双肩,赫连铭勋虽是冷冷一笑,却忍不住有了些宽宏的意思:“若是说出谁让你来的,来做什么,我就留你一命。”

“盒饭大爷让我来的,我来吃宵夜埃”叶冉冉狠狠的白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认为自己吃宵夜不犯法吧。

可这气氛又让她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了,一双大眼睛四处扫扫,却没有发现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别说摄像机没有,就连剧务、场记这样的闲杂人等都不见一个呀。就算是清场拍戏,那导演哪儿去了?“女人,别贼溜溜的乱瞄。盒饭大爷真名为何?你们又在哪里接头?暗语是宵夜吗?”为首的侍卫手里的大刀一晃,恨不得现在就严刑逼供。这个三脚猫功夫的女人害自己和这般兄弟有失职之嫌,总得问出幕后之人才行。

“导演,出来,我不拍了,给我结账。”叶冉冉才不理会那个为首的侍卫如何的叫嚣,忍不住心里的那份忐忑不安,放声的大叫起来。

第003章 内衣式夜行衣

叶冉冉觉得冤枉埃她是来做替身的,可不是来做替死鬼的。

看这架势是实拍吗?实拍有掐脖子要掐死人的吗?不对,全不对了,她要结账走人,不能为了还房贷不要命,为了一顿只是盒饭的宵夜就连夜赶戏了。

可叶冉冉叫了两声只发现周围有冷冷的目光射来,除了面前冷面艳容的绝美“男主角”之外,就是那几个凶神般叫嚣的小兵,导演在哪里,哪里?“王爷,她说导演……”

“嗯。”赫连铭勋抬手示意手下闭嘴,他则是蹲伏下身来,修长的指尖划过叶冉冉的脸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从她那刚刚被猫抓过的血痕上掠过。

叶冉冉疼的一呲牙,伸手就想要打掉“男主角”的手。

手还没打到,赫连铭勋的大手就将她的下颌紧紧的钳住,声音也冷了几分:“没有完成任务就想要结账走人?怎么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

赫连铭勋的意思是:杀手的基本规矩是不完成任务就拿不到一两银子,更可能会以死谢罪。

可叶冉冉的想法完全不同,双手掰不开面前男人的大手,下巴给掐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气的她干脆右手食指、中指成“V”状插向了赫连铭勋的双眼,而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抓住了对方散落在肩膀上的一缕发丝,用力一扯。

赫连铭勋就算武功卓绝,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用这样的手段,左手虽然轻轻一下就拂开了叶冉冉插向自己眼珠的手指,可头发狠狠一疼,给扯的头皮发麻。

“你……”赫连铭勋反手一掌拍在叶冉冉的肩头,将她整个人打的斜飞出去,一头撞在身后一名侍卫的腿上。

“你奶奶的有病啊,老娘拍戏拿钱,不想干了走人,男主角了不起吗?当心我爆料你。”叶冉冉给撞的七荤八素,可嘴上不服输的嚷了起来。

“噗”一声响,叶冉冉就感觉眼前白光一闪,随即就是胸前一凉,身上绸缎的戏服散开两边,露出了黑色蕾丝的抹胸来……赫连铭勋手里的剑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愣住了,这女人衣服里面穿的是什么东西?为何像是两只倒扣的小碗拢住了雪白的酥胸?原本只是想要劈下一剑吓唬吓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却没想到看到这样令人莫名其妙又血脉喷张的一幕。

“咳咳,这刺客的夜行衣好奇怪。”一边的某个侍卫声音沙哑、喉咙发紧,也在眼巴巴的瞧着面前这个敢辱骂王爷奶奶的奇女子……嗯,里面的“夜行衣”,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都出去。”赫连铭勋眼神扫过那十几名侍卫,冷的像是一把冰剑。

正看西洋镜入神的侍卫们这才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主子的气从何来,还是转身退了下去。

“说,你是谁?”赫连铭勋手里的剑尖直指着仍半坐在地上的叶冉冉,只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那剑尖递到距离叶冉冉胸前一寸的地方就开始发颤,好像再不能往前分毫了。

看毛线,没见过比尼基美女呀。叶冉冉心里暗骂一句,可偷眼瞄一下自己胸前冷飕飕的剑尖,还是小声的回了一句:“我叫叶冉冉。”

“来做什么?”见这女人终于肯老老实实的回话了,赫连铭勋才把剑撤回几分。但随即马上补充道:“别说你是来吃宵夜的。说出实话,我保你不死。”

“我……”叶冉冉恨不得站起来掐死这美艳的男人,他那一双贼溜溜的丹凤眼一直盯着自己的抹胸也就算了,还逼着自己说假话?不是来吃饭的,难道是来色诱的?

第004章 爷,您就依了我吧

叶冉冉暂时咽下了这口气,脑子飞快的转着。想着最近种种的新闻里导演或是主演潜规则的事件,难道现在这位男主角要“潜”了我?莫非想潜我又怕我爆料,所以才诱着我说纯属自愿?

又看了一眼“男主角”手里冷森森的剑,叶冉冉索性把心一横:反正现在剑指在胸口上,让这么一个美艳的男人潜上一次总比被秃头的导演或是肥猫似的副导演潜好吧。

虽然叶冉冉做替身演员也有那么三、五个月了,可潜规则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遇到,难道说自己要火了!!

想到这里,叶冉冉下意识的伸手裹了下披散开的戏服,可又觉得不对,反手又拉开了衣襟,忽地换上了一副暧昧、娇俏、柔的能挤出蜜的笑容,声音也掐细了装嗲的回了一句:“我来服侍您的呀?爷,您就依了我吧。”假的她自己都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赫连铭勋更是俊脸一抽,莫名的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再看一眼这女人故意挺起来没有几分料的胸脯,原本清澈的大眼还好像抽筋似的挤来挤去,这模样是要诱惑自己吗?哪个嬷嬷调教出来的!

“阿文。”赫连铭勋起身把剑入鞘,朗声叫了一句。立刻就听到门口传来“咚咚”的脚步声,随即大门一开,一个铁塔似的壮男走了进来。

这高壮的男人威风凛凛的一进门,却把叶冉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觉得是不是那演王爷的男主角有什么怪癖,不然自己都准备为艺术献身了,他怎么还叫了别人进门?心里发虚,叶冉冉的身子往后一缩,双手环抱着裹紧了衣服,狠狠的吼了一句:“姐不玩儿3P,我要回家。”

“主子,她是……”阿文还是第一次在主子的卧房里见着女人,而且还是个衣衫不整、发髻散乱、酥胸半露的女人,其吃惊程度不亚于看见六月飞雪、冬月荷花开了。

“问问是哪个嬷嬷手下的丫头,带回去调教好了再来。”赫连铭勋伸手抚额,一脸的无奈。这样姿色的女人闯进他赫连铭勋的卧室,还如此难看的抛着媚眼,如果被人知道了不是笑他府里没人了吗?“是。”阿文瞪着眼睛又瞧了瞧这个小兔子一样缩着身子的女人,却听到耳边赫连铭勋一声阴测测的提醒:“不该看的别看。”

阿文上前弯腰,将叶冉冉从地上拉了起来。原本还想要上下打量一番,却记着主子刚才那句“不该看的别看”,赶紧管好了自己的眼珠子,将叶冉冉向门口推去。

“等等,什么叫给嬷嬷调教好了再来?你这是什么地方?”叶冉冉一头雾水却感觉后脖子冷飕飕冒着凉气,貌似这场戏拍的很奇怪埃

“你走运了。走吧。”阿文闷钟似的声音响起来,推着叶冉冉出门不忘回手将木门关严,转而这才敢把面前的这个小女人瞄上两眼。

可左右看看没见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颇有神采之外,脸蛋也只能算是清丽、可爱,既不是倾城绝色,也不算是天生尤物,怎么王爷竟然破例的不杀,还加上一句“调教好了再来”?!!

而叶冉冉却没注意身旁高大的男人如何的打量自己,只是瞪着一双眼睛左右看着,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爬上了心头。

叶冉冉抬头看天,天上虽然还是那个月亮,可满天的星星灿若珍珠,又繁又密的钉在那深蓝色的夜空里,叶冉冉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了。

再侧耳细听,微风徐徐带来一声声似有若无的虫鸣、鸟鼾,却听不到一丝的汽车喇叭叫;空气中都飘散着一股树木的清香,仿佛能嗅到没一片树叶上那清透的露珠芬芳。

这是个什么地方?

王爷,本妃要休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爷 或 本妃要休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相门庶女:皇的弃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门庶女:皇的弃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相门庶女:皇的弃妃003无奈凤君熙在这个当口向礼官点了点头,礼官忙将怜儿的话盖了过去,快速给阮绵绵盖好盖头,大声喊道:“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凤君熙回到了正位上,新娘抱着名叫九宝的大公鸡站在礼堂中央。“一拜天地!”宾客们看着新娘抱着一只大公鸡慢慢弯下了腰,大公鸡在新娘怀里左动右动,很不耐烦的模样。“二拜高堂!”怜儿一边哭一边扶着自家小姐转了个身,然后看着自家小姐用力抱紧了那只大公鸡,再次慢慢弯下了腰。“夫妻对拜!”名

  • 小说纨绔邪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纨绔邪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纨绔邪帝第三章可爱的小花冯聪进入写书“书”字的金门,刚到金门前,他就被吸了进去。冯聪只感觉眼前一晃,便出现在另一个天地。只见一排排书架上,一本本书排列着,有薄有后,材质不一。“小少爷跟我来。”正在冯聪看着愣神的时候,冯聪身边出现一个灰袍人。“又是灰袍人。”冯聪心里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觉都是高手,在我不知不觉中就到我眼前了?这是第三个了,这个地下还有没有?冯聪已经很高估冯家,没想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震惊他。冯聪点点头便跟着灰袍人走去,走的同时,

  • 小说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003雇工003雇工“魏梓涵,你在干嘛?”就在莫水月要下手的一瞬间,一个一身火红的女子冲了进来。莫水月收起脸上的冷色,那银针在她的手中一闪而逝,抬起的手,安静的放在魏梓涵的腰间。“如你所见。”魏梓涵嘴角闪过一丝邪气的笑意,转过身,面对着那红衣美女。红衣女子先是一愣,然后整个脸上的五官都恨不得凑在一起,怒目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尤其是魏梓涵怀中的女子,她更是狠狠的看了两眼。“魏梓涵,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随便从大街上找

  • 小说亡妃出没请注意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亡妃出没请注意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亡妃出没请注意众妃PK战妃子们终于回过神来,一边手忙脚乱地捡衣服穿上,一边指责太子妃:“是啊,太子妃,您也算是后宫的主子,是咱们姐妹的榜样,是太子的正室,怎么能够穿成这样晃来晃去呢?地毯都被弄湿了——”她们从来就没有将这个太子妃放在眼里,心里已经认定她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即使刚才被她的突然出现吓到,但是,她们又没有亲眼看到她落水身亡,消息若是假的也不奇怪,她们怕什么?就算她突然回光返照,跟平时大不一样,但也不能改变她是小绵羊的本质,没什么可

  • 小说超级手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手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超级手机第三章弹指间身家千万“是的,前辈!”看着秦斌的表情,女修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这位修为深不可测的高人,反应似乎有点太大了吧?然而她却不知道,秦斌哪里是什么前辈高人,他只不过是都市中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秦斌彻底傻眼了,发生在眼前的一幕,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难道,这是个梦?想到这里,秦斌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剧烈的疼痛顿时让他嘴角扯了几下,而在这般疼痛中,他也终于确定,这件事情虽然看似荒谬,但却真实地发生在眼前。紧接着,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狂喜

  • 小说王爷绝宠废柴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爷绝宠废柴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王爷绝宠废柴妃第三章废物苏悦儿以为这是梦境,可当两个嬷嬷抓住她的胳膊,捏她下巴强行灌酒时,她感觉到了痛,也感觉到了生命的不甘。“不!”苏悦儿使劲儿的扭头避开嬷嬷的手,她忍着一切疼痛想要为自己去找寻生的可能。她选择了挣扎,选择反抗,可是她的身体不止是痛的,还没有什么气力,以至于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不能从两个嬷嬷的臂膀下逃出……而那绿油油的瓷瓶,就在她的嘴边一次次的擦过,这使得内心对死亡恐惧的苏悦儿,最后只能猛然张口,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嬷嬷的腕子

  • 小说无敌保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敌保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无敌保镖第003章职业的就是最好的!“表妹,桀桀桀,表哥来看你了…”正在叶辰宇和上官香香一个激动一个悸动,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从公寓之外响起。“那个王八蛋来了?”听到声音,上官香香神情一变,充满了比对叶辰宇更大的厌恶感,排斥情绪充斥在脸颊上一点都不掩饰。“来的人你很讨厌?”叶辰宇问。或许是叶辰宇不施“毒手”了,上官香香的胆子也大了许多,轻哼一声:“和你一样讨厌。”“你讨厌我?”叶辰宇眼睛直溜溜的看向上官香香,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一

  • 晚清“四大名臣”张之洞书法欣赏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香岩,又号壹公、无竞居士,晚年自号抱冰。汉族,清代直隶南皮(今河北南皮)人,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其提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对洋务派和早期改良派基本纲领的一个总结和概括;毛泽东对其在推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方面所作的贡献评价甚高,曾说过“提起中国民族工业,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教育方面,他创办了自强学堂(武汉大学)、三江师范学堂(南京大学)、湖北农务学堂(华中农业大学)、湖北武昌幼稚园(中国首个幼儿园)、湖北工艺学堂(武汉科技大学)等。张之洞与曾国

  • 探访台湾5大特色图书馆:从建筑美学到人文空间

    台北市立图书馆北投分馆在林木茂密的台北北投公园里面,有全台湾第一座“绿建筑”图书馆——台北图书馆北投分馆。这座图书馆曾被评为全球最美的25座图书馆之一。有作家这样描写这个图书馆:“走进图书馆内,小小的空间,兴奋交织着局促与新奇,电流般将每个人连成一个磁场。在这里,太阳馈赠的能量让自然环境与人文气息水乳交融,令人一见倾心。”地址:台北市北投区光明路251号辜振甫先生纪念图书馆台湾大学社科院辜振甫先生纪念图书馆由日本知名建筑师、2012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设计,并获得2013年第35届台湾建筑佳

  • 凌晨4点外卖小哥发短信:“谢谢你,让我彻底告别这一行”,看哭无数人……

    人世百态,总有百般滋味,你曾感到过生活的残酷吗?被伤害被抛弃被误解满肚子的委屈不知与谁人说只能深夜流着眼泪咽下肚子前几日,杭州外卖小哥的一条短信让人看得心酸。凌晨4点,杭州萧山下起了小雨,一位外卖小哥冒雨骑行20多里路送餐。可谁知,小哥到达送餐地点时,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顾客。打了几遍电话没人接,敲门也没反应,不敢结束订单,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外卖放在了门口。往回走的路上,电瓶车没电了,大雨倾盆,寒风刺骨,小哥艰难地推着电瓶车步行六公里回家。寒冷的雨夜里,眼泪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委屈地抹掉眼角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