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情锁娇妻:霸虐的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40: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锁娇妻:霸虐的爱

第一章我叫夏木,你呢?

人海茫茫,众生芸芸,遇见你,真的像赴那个偶然中必然的缘,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开学了,夏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A市最好的大学,她拖着Hellokitty的行李箱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哇~!这学校真是太棒了!教学楼都是清一色欧式建筑,她兴奋的有些得意忘形了,走着走着就情不自禁的跑跳起来,张开手臂快乐的转了个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海藻似的长发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大眼微闭深呼吸,陶醉在这迷人的晨光里。163女性网

“喂,新来的,你打扰到本少爷喝酒了!”一个声音慵懒的响起。夏木吓了一跳,四处寻找,除了来来往往的新生们,没有看到有人啊!突然地面一声闷响,一个高大的男孩跳下来站在她身后,帅气的吹了声口哨,夏木猛一转身,由于距离太近,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男孩眼疾手快,一把便将她扯进怀里,夏木睁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放大型俊脸,迷人的双眼透着太阳的光芒,高挺的鼻梁,微翘的嘴角,带着一丝嘲弄,天啊!这是什么情况?偶像剧吗?女主角左前方45度倒进男主角怀里?太扯了吧,不过,这个怀抱好温暖!

“我知道我很帅,也不用这么花痴的看着我吧?”男孩儿打趣地说。说是男孩,可是他的身形和样貌有不同于男孩子的稳重,刚毅的脸部线条透着一股成熟,深邃晶亮的眼睛里有一丝戏虐,嘴角邪气的挑起,胸膛宽阔结实,手臂修长有力,抱着夏木就像抱着一个小孩子。

夏木看着他的眼睛,半天才回神,发现这姿势确实暧昧了些,立刻推开他站好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是树上!”男孩指了指上面,夏木抬头望去,果然是一棵大树,再看看男孩,那么高跳下来都没事,“你没事吧?那么高诶!”

“你没事吧?那么蠢!”男孩有些生气,至于为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才蠢呢!”夏木微扬起头回敬他。

呵!多久了,没有听见过这样的挑衅,突然觉得这无聊的生活又有了些许生气。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突然很认真地问。网站http://www.163woman.com/夏木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人怎么思维如此跳跃,看他表示出对自己的友好,夏木到也没那么小气,立刻微笑回道:“我叫夏木,你呢?”男孩看到了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纯粹而美好,那灿烂的笑容和悦耳的声音如夜莺的歌唱般动听,他有些着迷了……

“夏木,夏木,夏天的木头,好奇怪的名字。”男孩喃喃地说。

“喂,你这个人……”

“翌宸,我的名字!”不温不火地打断了夏木的不满。使夏木又是一怔,“哦,你好!”思绪又被拉回来,“不是,你怎么……”

“要不要来一杯?”翌宸又一次打断她,举起手中的半瓶威士忌,晃了晃,夏木不甘示弱,“喝就喝,谁怕谁呀?”说着接过酒瓶仰起头灌了两口,顿时呛得她眼泪鼻涕一起流,猛咳起来,翌宸在一旁看着她逞强到几乎自残的行为觉得甚是好笑,呵呵地笑出声来,那低沉的声音好像有难以抗拒的磁性,使夏木情不自禁抬起头痴痴地望着他,是阳光的缘故吧,怎么看这个男孩的笑脸都散发着光芒,虽然穿着制服,却有些放荡不羁的味道,领口微敞,露出小麦色健康的皮肤,正在夏木望着他出神的时候,翌宸一把搭在夏木的肩上将他搂进怀里,:“小妹妹,有点意思,我喜欢你,我们做朋友吧!走,哥哥带你去宿舍!”不等夏木反应过来就一把接过她的行李,一手搂过夏木,不管夏木愿不愿意,就这样夏木踉踉跄跄,半拖半搂着被翌宸带走了。

一路上引来许多人的目光,夏木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人,总感觉女生的目光都不怎么友好,男生的目光则各有不同,或胆怯,或惋惜地朝她摇摇头,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低头默默走开,也有朝她微笑投来倾慕的眼神,,但是下一秒看到翌宸后又立刻转移目光投向别处,夏木感到隐隐地不安,用力挣开他的手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觉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翌宸也不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她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喝酒的缘故而变得红润的脸蛋儿,煞是好看!

“宸,你去哪里了?我们都找不到你,咦?小可爱啊,你哪里拣来的?”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夏木看清了来人,又是一个带点痞气的……嗯,帅哥,虽然他很没礼貌!与他一同走来的男孩子各个都那么出众,这些孩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啊?怎么都这么高啊,自己一米六的身高穿高跟鞋才到他们胸口的位置,害她好有压迫感,人多起来,夏木有点紧张,翌宸没有移开目光,只是淡淡回道:“一棵树下捡的,很有趣!所以就带来了。”

“是吗?让我看看,”又一个男生突然站在夏木面前,猛然凑近,夏木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向后猛退一步又撞上另一个人的胸口,“哦!小可爱你小心点儿,把我的小心肝儿都撞碎了!”接着就是一阵轻笑。哦,这些人真是够了!我也是有够倒霉的,开学第一天就遇见这么些坏学生,好吧,就算夏木再迟钝,也基本可以判断他们就是一群坏学生,:“喂,你们够了哦!我才不是捡来的!是你们老大,那个叫翌宸的硬拉我来的!”翌宸有些错愕,玩味的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他们的老大?”

“一看就知道啊,这很难猜吗?”夏木骄傲地说。来自163woman.com

“你喜欢我?”翌宸突然问,其他人也被他的问题震住了,翌宸很少和女生搭讪,几乎不近女色,怎会问她这样的问题,难道……众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心里有几分明了了。

“什么啊?胡说什么?我连知道你是谁都不知道,喜欢你?”夏木翻着大白眼不屑地说。

“这也不难猜啊,因为我很帅,而且刚才我抱你你也没有反抗,还跟着一个你不知道是谁的家伙走到了这里。”

“我,那个……“夏木一时语塞,我有反抗好吗,有啊,真的有反抗好吗?只是没有这厮力气大而已……

“哼!”恼羞成怒的夏木一脚踩在翌宸的脚背上,一把夺过行李箱大踏步离去,周围的人都愣住了,看着翌宸吃痛的捧着脚跳,都暗暗向夏木竖起大拇指,她做了他们兄弟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情!看来今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第二章认识新朋友

夏木兜兜转转终于在这个诺大的的校园里找到了新生报名处,排队等候登记领取学生证,就可以正式成为这个学校的一员了,都是那几个痞子的纠缠害我要排这么久的队。

正在夏木心中不满的时候,前排的一个女生突然转过头来与她搭讪:“你好,你也是大一新生吗?我叫孙艳,你是哪个系的啊?”夏木抬头,是个长相清秀的姑娘,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微笑,夏木对她顿生好感,:“你好,我是夏木,我是美术系,你呢?”女孩顿时激动的抢说:“我也是我也是,我们是同学了呢!”都是同龄的小女孩,一下子就成了朋友,可聊的话题越来越多。,“女生就是这样,很容易成为好朋友,因为喜欢同一双鞋,同一个包包,或者同一条裙子,就有说不完的话,因此变成最好的朋友,如果喜欢了同一个人,那就要另当别论了。版权163woman.com

终于轮到她俩了,登记处的是学生会主席汪嘉文,人如其名,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的一个大男孩,带着一个银边的眼睛,眼睛清澈而明亮,头发很短,说话和蔼客气:“你好,新同学,欢迎你,请出示一下你的入学通知书。”夏木从口袋里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入学通知书,双手递给汪嘉文,:“给你,麻烦学长了!”

“不会。”汪嘉文看着眼前这样明艳动人的女孩,心都漏跳了半拍,打开入学通知书,上面有她的名字;“夏木”。汪嘉文又抬头微笑着看她:“莺莺夏木啭黄鹂,好名字!”夏木听到学长的称赞,娇羞的笑了,道了声:“谢谢!”盖了章,发了学生证,汪嘉文笑着递给夏木,:“再次欢迎你加入我们学校,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夏木激动的接过学生证,兴奋地亲了一下期盼已久的证件,那率真的表情,落入汪嘉文的眼中仿佛给夏木整个人镀了一层闪闪发亮的金光,他确信,他爱上了这个女孩儿!

“嘿,夏木,快来啊,我们去宿舍看看!”孙艳迫不及待地呼唤着夏木。

“好,就来了!”夏木就这样蹦跳着离开了汪嘉文的视线。

“嘉文,想什么呢?”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

“哦,是子琪啊,没什么,有事吗?”

“主任让我们把新生花名册报过去,一起吧!”薛子琪甜甜的笑着邀请道。版权163woman.com眼睛里掩饰不住对汪嘉文的喜爱。只是汪嘉文选择视而不见,不是薛子琪不够好,而是自己无法像爱一个女人那样去爱她。再看薛子琪望向夏木背影的眼神,从充满甜笑瞬间变得阴狠起来。她从不曾见过汪嘉文的眼睛里有过这样的痴迷,况且还是对着自己以外的女人,这一点,深深刺痛了她。她绝不允许自己暗恋多年的嘉文哥哥轻易被别人抢走!

夏目和孙艳来到女生宿舍,找到自己床位,两人居然在同一间寝室,这个巧合又让这对新认识的好友激动了一下,叽叽喳喳的忙碌起来,正当他们收拾得起劲时,另一个女孩拖着一个奇大无比的行李箱走进寝室,:“嗨,我是大一美术系新生,我们是同一间宿舍吗?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敢恭维啊!”两人一起回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孩,脸上还化着精致的妆容,的确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气质出众,在夏木心里这样的女孩通常都是女神级的,女孩四下里打量着,眉头微皱,似乎有些嫌弃宿舍的环境,夏木忙走上前:“还好吧,简单打扫一下就好了,我是夏木,她是孙艳,都是美术系,以后我们要一起生活了,请多关照!”夏木伸出友好之手,谁知女孩高傲的越过她,没有同她握手,只懒懒地说:“我有洁癖,一般不和人握手。”

“哦,这样啊……”夏木尴尬的收回手,:“我叫张琳琳,你们叫我琳达就行,我睡哪张床啊?”说着她就朝夏木的床边走去,夏木刚刚收拾干净,她正准备坐下,孙艳突然跳出来:“诶,琳什么的,那是夏木的床位,那张才是你的!”孙艳从她一进门就对她没什么好感,再看她趾高气扬的对夏木说话,对她更没有好印象了,夏木为避免争吵赶忙说:“没关系的,你睡这张床,我睡那边。”孙艳拉过夏木,:“你干嘛啊?让着她她会感恩吗?一看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最看不惯这种人,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

“你别这样,以后要在同一屋檐下呢!”夏木小声劝她,孙艳翻翻白眼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就这样三个女孩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直到一切准备就绪,小小的宿舍有了一丝温馨,孙艳长出一口气:“呼~可以去吃饭了,走,夏木一起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好啊,琳达也一起来吧!”夏木邀请道。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我不去了,好累,我要休息一下!”琳达说着便斜着身子躺下去,不再理会门口的两人。

夏目和孙艳在去餐厅的路上边走边聊,偶尔嬉闹追跑,是啊,如花一样的年纪,正是充满活力和生机的年纪,所有美好都应该是属于这个年纪的。夏木边倒着走边与孙艳手拉手聊着天。

“哟,麟,看这不是宸捡来的小可爱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夏木背后响起。夏木听到这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就浑身发毛,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拉着孙艳朝反方向走,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可怎么拉不动呢?再看孙艳,已成花痴状石像一般站立不动了,搞什么啊,不会吧,孙艳也被这几个妖孽迷惑了吗?

“走了孙艳,快点,他们,他们不是好学生啦!”夏木拉着孙艳要走,被司徒一把揪住后领子拎了起来,怒道:“你说谁是坏学生?嗯?你也不打听一下新来的,司徒哥哥我可是IT界高材生!”夏木被他揪得脚都不沾地儿了,:“放开我,放手,放手!”夏木气得小脸通红,却又够不着人家,四只小爪徒劳的挣扎着。

“司徒,够了,她是宸的,别玩坏了!”麟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司徒从来不知道适可而止是什么,:“既然遇见了,那就带走吧!”夏木有些难以置信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好像自己是什么阿猫阿狗,谁都能随时牵走,这算什么啊?

“喂,你们问过我意见吗?我不去,我不去!”夏木真的生气了!

“那不重要!”麟淡淡地说。然后,微微侧身,使了个眼色,后面便上来几个高大的男生,一左一右将夏木架走了。

第三章过来,吃饭!

夏木奋力挣扎,冲着孙艳大叫:"孙艳,孙艳,回魂了,快救我啊!”孙艳反应倒也算快,紧追了几步,"哎,夏木,夏木!你们放开她!”然而没有人回头看一眼,夏木和那群人就这样消失在视线里……

怎么办?去搬救兵?找谁呢?对了,这里是学校,应该去找老师。转身朝办公大楼跑去。奈何每位老师一听说是司徒那些人带走了夏木,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孙艳辗转来到校长办公室,心中虽然胆怯紧张,但是救夏木要紧,站在校长办公室门口,鼓起勇气敲门,圣英学院的校长是个五十岁左右中年男子,名叫秦文书,在听到新生夏木被司徒他们带走的消息后,突然沉默了,然后扬起无害的笑脸对孙艳温和地说:孙艳哪,夏木不会有事的,学长们只是给新生开个玩笑,联系一下情感,嗯,做一个心灵上的沟通!”天,一把年纪了,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宫翌宸到底在搞什么啊?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对女孩子感兴趣了,什么时候才能送走这个瘟神啊??宫邢天,你欠我好大一个人情!孙艳对校长的话将信将疑,可是校长都这么说了,自己又是初来乍到的新生,没有理由不相信,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魂不守舍的回了宿舍。

话分两头,夏木一路叫嚣,一路挣扎地被带到学校后面偏僻安静的一处院落,这里有三幢复式建筑的房子,看起来像是别墅,环境清幽,又极尽奢华,居然还有泳池,夏木觉得圣英学院已经够大了,对于路痴级别的夏木来说能独自在教学楼里找到厕所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万没想到圣英学院还有这样的地方,叫嚣声变成目瞪口呆,司徒挖下耳朵,:"终于清静了,这女人终于认命了!”然………

"啊———!!!"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然后是夏木叽里呱啦的指责:"你们这群坏小子,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这是哪里?学校外面吗?你们不知道我是住校生吗?你们知道这个学校住宿费有多贵吗?我要回去,放我回去,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一连串的问题还在继续。

"把她打晕吧,好吵!"麟又是淡淡的语气。司徒笑笑说:"会有人心疼的!”说着,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夏木,微微弯下身子,(嗯,身高差的问题……)魅惑的声音响起:"麟说,要把你打晕,然后,我们……"话音未落,夏木立刻安静下来,司徒轻笑出声:"这才是个乖孩子!”大手轻抚她的头发以示赞赏,:"走吧!宸在等你。”

乖乖跟在司徒后面,进了别墅,餐厅里,翌宸独自坐在餐桌尽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背后落地式大窗透过傍晚的夕阳,似乎给这个神一样的男子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金色,一定是光的照射才产生的错觉,夏木想:一定是的,不然这个混蛋怎么看起来这么……好看!司徒和麟简短的打了招呼,便在餐桌两旁就坐,很自然的闪开了翌宸身旁的位置,侍者上来摆好餐具,夏木愣愣地站在原地,手脚也不知道往哪摆,翌宸一直盯着她,微点一下头:"过来,吃饭!”夏木其实是极不情愿的,可是双脚却背叛身体般不自觉的朝他走去,他坐在那里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吸引着她的靠近。

侍者上前拉开椅子待她就坐后又为她整理好餐盘餐具,夏木看着桌上精致的食物,除了牛排,什么也叫不出名字,总之海陆空的稀有动植物都有了吧?这是吃饭吗?这简直是作孽啊!这一顿吃掉了我四年的学费啊!夏木的心里又把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编排了一顿,人在屋檐下,还是人家的屋檐下,不敢怒也不敢言,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僵,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各自吃着自己的食物,动作优雅,不紧不慢,而且很少发出声响,夏木大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们肯定不是什么有钱的暴发户,各个举止优雅,气质出众,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与众不同的贵族气息,应该是不好惹的主儿。鉴定完毕!夏木自己还暗暗点头,赞同自己的看法。

"看够了吗?我们几个谁好看一些?”翌宸吃着牛排问,并没有抬头看她,继续切着牛排。

"我……"这时候说要走会不会被做成牛排呢?可是夏木真的想离开这儿,这儿的气场太过强烈,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别说吃饭了。"嗯,那个,我不饿,而且很晚了,我该回去了,孙艳会担心我的!”终于说出口了,说到孙艳,那个丫头怎么还不来救我?太没义气了!

翌宸突然顿住了,司徒和麟也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约而同抬头看着他,生怕下一秒发生什么似的,夏木更是吓傻了,怎么大家都停下了?翌宸缓缓抬头,额前几缕碎发稍稍遮住了他的左眼,突然对着夏木一笑,说:"先吃饭!”看来,根本没把夏木的话当回事,司徒和麟对视一眼,又低头吃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反正谁的人谁管就是,与他们何干?

"我说了我不饿,我要回去,我不要在这里吃饭。”夏木继续争取自由!

"据我所知,你从宿舍出来就是要吃饭的呀,怎么,这菜式不合胃口?我让他们重做!”翌宸如此温柔的语气,认真的眼神,让正在吃饭的司徒和麟差点被噎死。

"你怎么知道?你跟踪我?跟踪狂!”夏木眯着眼睛,伸出手指着他,凶巴巴的说。

"快点吃饭,我不想使用暴力,更不想你在众人面前难堪!"翌宸突然间严肃的口吻成功的打压了夏木嚣张的气焰。

"哦,"夏木拿起刀叉对着面前的食物大快朵颐,嘴里念念有词,餐具不停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在场的人看着她生气又不敢发飙的可爱样子禁不住都轻笑出声,没人注意翌宸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柔情与宠溺。

一顿饭就在夏木营造的轻松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只有夏木不认为是这样。

第四章逃跑

吃过晚饭,大家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夏木立刻提出要离开的要求,司徒对麟使了颜色,两人很有默契的起身离开,司徒临走叮嘱道:"小可爱,你可别把宸给惹毛了,他可没有我随和!"

客厅里恢复了安静,连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虽然嘴上嚣张,夏木心里还是有些虚虚的,眼神怯怯的看着翌宸开口:"那个,我吃完饭了,可以走了吗?"

"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就扑过去了!"

夏木赶紧收回眼神,左右看看,最后选择低下头。

"喝点什么?"翌宸接着问,站起身来走到酒柜前,拿了两只水晶杯,"香槟?红酒?还是,威士忌?"说到威士忌时,他想起白天时的相遇,忍不住嘴角微翘。夏木根本没有什么兴趣和他喝酒,一心只想赶快离开这里这里,:"我不想喝,我要回去!"翌宸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这大概是他最喜欢的酒吧,夏木如是想着。轻啜一口威士忌,翌宸缓缓开口:"小木木,如果你听话呢,我会让你在这里好过一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夏木被他喝酒的样子迷惑了,怔怔的看着他,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忽又快速摇头,哦!这个妖孽,快来个高僧收了他吧!

"我不明白,可是我感觉你在威胁我!"夏木不甘示弱。

"夏木,19岁,父亲是A市小有名气的律师,母亲是某上市公司一名小职员,家境虽不富裕,却也是小康水平,家住A市向阳街绿海华苑,你一直读女校,很少接触异性,且成绩优异,特长是画画,梦想是想办一次属于自己的画展,一直关在象牙塔里的姑娘,你太干净了,让我很不舒服!"翌一口气,寥寥几句就把夏木的人生给总结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他是谁?是坏人吗?看他一点也不像个学生的样子,夏木向来心里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呃,还有,挂在嘴上: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你要绑架我吗?你知道的,我家没钱!我爸不会赎我的"

"呵呵呵……"翌宸轻笑出声,实在是太有趣了!"绑架你?你以为你值几个钱?不过也不错,那就绑了你吧,你留在这儿陪我,直到我能离开这儿为止。"我想,我应该是太寂寞了,才会有这样荒谬的想法,养一个人来陪伴我!翌宸心想。

是错觉吗?夏木居然在他垂眸品酒的眼神里看到了落寞……明明说着这么嚣张的语言,也不管别人会不会受到伤害,自己却在下一秒变成了受害者一样。什么嘛,你才不值钱!什么叫"我能离开这儿为止?"他为什么不能离开这儿呢?

"我虽然不值钱,我也不想介入你的生活,翌宸少爷,您身娇肉贵,尊贵无比,何必跟我这种草民一般见识呢?我不属于你们的世界,让我走吧!"夏木继续争取自己的自由。

"可是我喜欢你的介入,就这么定了,今晚你就睡在这里,我这里房间很多,你挑一间你喜欢的,或者,二楼右转第一间,是我的,你也可以用,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睡。"翌宸安排好起身就要出去,:"哦,对了,别妄想趁我不在偷偷溜走,这里到处都是保镖,监控和陷阱,你走不掉的,还有,据我所知,你是个路痴!"魅惑的笑了笑,就离开了。

夏木又被那个妖孽迷惑了,那个颠倒众生的笑,亦正亦邪,还带点嘲弄,甩甩头,抛开这些杂七杂八影响自己判断力的想法,现在是什么情况?开学第一天就被囚禁了?荒唐,我夏木岂会乖乖就范?这青天白日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好吧,现在已经晚上了,晚上?好,我就等到深夜,夜深人静,溜之大吉!嘿嘿!夏木兀自想着心中的逃跑大计。

首先,得挑一个有利于翻窗逃跑的房间,夏木开始在这座大房子里转悠,每间房都打开窗户向外看看,再找出离别墅区出口最近的一条小路,可是,出口处有一间玻璃小房子,里面有保安人员看守,从正门跑看来是不可能了,那些保安看起来都好魁梧,而且站岗时一丝不苟,像军人一样,不像那种学校里的小保安,手里拿个胶皮棍在校门口悠闲的遛弯儿。夏木接着找房间,这有钱人真是作啊,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房间住得完吗?一周7天轮着睡也住不完,终于夏木找到一间窗户可以看到后院围墙的房间,就是这儿了!YES!计划成功第一步。

晚上,翌宸回来了,夏木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出乎他的意料,没有闹腾,也没有拆了这房子,值得表扬:"乖孩子,没有跑,也没有闹,该奖励点什么给你好呢?"翌宸脱下外衣走近夏木,和她坐在一起,夏木下意识地挪了挪位置,离他远一点,这男人有毒,短短一天,已经让夏木为他失神了好几次。夏木懒懒的回答:"你走时既然已经明确交代了我跑不掉的原因,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要睡那个房间。"夏木指了指一楼南面的那个房间,直奔主题。翌宸看了一眼那个开着门的房间,心下明了,丫头的小心眼儿一眼就被看穿了,

"好,虽然你我不在一个楼层,但是只要是在同一座房子里,我就会感觉到你的气息……"翌宸边说边靠近她的耳朵,那魅惑的嗓音充满了侵略性。"萍姐,帮夏小姐准备睡衣和洗漱用品。"翌宸不理会夏木因他的靠近而闪躲的颤抖身躯,突然坐直身子召唤侍者萍姐。

"是的,少爷。"

夏木长出一口气,这种气氛太暧昧了,她不喜欢。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理会,只要等到深夜就立刻逃走。夏木想着。

夏木换上了萍姐送来的白色睡衣,过膝长的裙子,泡泡袖蕾丝边,很有哥特风格的公主裙,夏木看着很是喜欢,有钱人的睡衣都这么讲究,要是在家里,穿个短裤背心就睡了。白色的拖鞋上一朵山茶花,夏木最喜欢山茶花,难道,他连这个也查到了吗?夏木洗完澡换好衣服,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要加油啊!要勇敢,今晚一定会顺利!

情锁娇妻:霸虐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锁娇妻 或 霸虐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宠妻恶魔5章(第5章 讨老爷子欢心)

    原标题:宠妻恶魔5章(第5章讨老爷子欢心)小说名称:宠妻恶魔第5章讨老爷子欢心最后一周课很少感觉过的特别快,周四的时候徐助理打来电话,说周六早上九点会去学校接她一起去看老爷子。转眼到了周末,宿舍里空荡荡的,有两个人本来就不怎么住宿舍,在外面和男朋友同居,夏冰昨天晚上也搬出去了,她找到一份暑假实习的工作,为了方便上下班,所以在外面租了房子。乔念八点半准时出门,本来以为还早,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宾利已经停在那里,那车她是认识的。乔念小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一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

  • 首席邪妃5章(第5章 恶毒嫡姐)

    原标题:首席邪妃5章(第5章恶毒嫡姐)小说名:首席邪妃第5章恶毒嫡姐这一边的慕洛,其实是听见结界外头有嘈杂的动静,才决定出结界看一下的。出了结界,她才发现,外头已经不是那个破烂的柴房,而是变成了一个小房间,自己正坐在房间的床上。不过,这房间也是破败的可以,塌了一半的天花板,还有床上破破烂烂的棉被,横看竖看,也没有比刚才的柴房好多少。只不过,此时这破烂的小房间里,却是站着一个绝世风华的白袍男子,和周遭的破败,真是格格不入。“桁,你出来了?”慕洛一怔,打量着四周,“这是……”“有人在搜寻柴房,我就带

  • 惊鸿一场爱5章(第5章 事情闹大)

    原标题:惊鸿一场爱5章(第5章事情闹大)书名:惊鸿一场爱第5章事情闹大夏日炎炎,街上车如流水人如长龙,一把把花雨伞像一条流淌彩色的河,把这燥热的城市装饰得五彩缤纷。街头上,有一个戴着鸭舌帽,身穿绿T恤白短裤,微笑着向路边行人发传单的女孩,她那朝气蓬勃、甜美可爱的样子犹如夏日里轻抚而过的微风,令人舒爽轻凉。不远处,有个记者咔嚓咔嚓地对着她拍照,同时还有一道深邃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在注视着她。凌薇虽然满头大汗,但仍客气礼貌地笑着将手上的传单递给路过的行人,陶子说帮她报仇,让她到街上来发传单,她已经坚持

  • 白天坏夜晚爱5章(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 我们说好了)

    原标题:白天坏夜晚爱5章(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我们说好了)小说名字:白天坏夜晚爱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我们说好了“你答应过让他们一无所有!”名可在北冥夜怀里挣扎了起来,抬头看他时,眼底已经蒙上屈辱的泪光,“你这个骗子!”他骗了她!听到名可的话,对面的许邵阳顿时冷汗吟吟,在北冥夜跟前,自己渺小得像只蝼蚁一样,他是生是死,就凭他一句话。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想让北冥夜对付他们!“北冥先生,可可年纪还小不懂事,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他魏颤颤地道,只是,根本没人愿意理他。名可依然

  • 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5章(第5章 给他冲杯咖啡喝)

    原标题: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5章(第5章给他冲杯咖啡喝)书名: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第5章给他冲杯咖啡喝简宁不幸住院了。白天淋了雨,半夜受了寒,再加上凌少宸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一击,简宁想不晕都难。从住院到出院这段时间,凌少宸统共来看过简宁两回。第一回的时候,简宁还在昏睡,他愣是一句话都没能跟人家说。第二回简宁醒着,但她一见着凌少宸就蒙头睡觉,主治大夫以“病人需要休养”为由,无情的将凌少宸拒之门外。凌少宸开始还忍着,毕竟是他害得简宁受了伤,还挂了两天点滴。但后来,简宁总是对他的“示好”视

  • 倾心倾情5章(第5章 小心我举报你)

    原标题:倾心倾情5章(第5章小心我举报你)小说名称:倾心倾情第5章小心我举报你苏末的脑子里在一分钟的时间里滚过了无数种猜想。一分钟之后,男人走过来很自然的扶住了她,“你没事吧?”他风轻云淡,苏末却窘的恨不得挖个地方把自己给埋了。“没,没事,咳……”她想逞强,一开口却剧烈的咳起来。丫的萧然可真狠,掐的她脖子都快断了,一说话里面都疼。“我看你还是跟我来看看吧。”男人说完就直接掐住了苏末的胳膊,把她往楼梯口处拽。苏末本来想拒绝,可又怕萧然那一下真的把她的脖子掐坏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绝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在

  • 我的女法医5章(第5章 她竟然调戏他)

    原标题:我的女法医5章(第5章她竟然调戏他)小说:我的女法医第5章她竟然调戏他“现在插播一条新闻,今日下午三点,警务司特聘一批法医作为专门人员,前去参加考核的人是有史以来最多的,其中女性占最大比例……”看着荧幕上的播报,黎安眉眼微微闪烁了一下,直接拦了一俩车去了警务司。她现在确实很需要一份工作。法医是一门很血腥很恐怖的职业,一般很少有女性会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血腥又少有前途,所以大多数人为男性。可是当看到门口密密麻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时,黎安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走错了。“这里是法医参加考核的地

  • 庶出小佳人5章(第5章 说话可以不喘气吗)

    原标题:庶出小佳人5章(第5章说话可以不喘气吗)小说名称:庶出小佳人第5章说话可以不喘气吗被云卿珞这么一看,云曈下意识握紧了手,但脸色不动声色。她对上云卿珞的眼睛,可是云卿珞很快就转开了目光,靠在云璧的怀里哭着说,“是有人推我,是有人推我,爹爹,您一定要给珞儿报仇!”“谁?谁敢推我的宝贝女儿,珞儿,你说,是谁推的你?”云璧显得怒气高涨,竟然是故意将他的珞儿推下云渺崖,到底是谁如此的歹毒!云卿珞伸手擦了擦眼泪,支支吾吾地开口,“女儿掉下去的时候看到一个身影,很像很像……”说话间,她的目光掠过萧陵落

  • 你的爱盛情难却5章(第5章 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

    原标题:你的爱盛情难却5章(第5章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小说书名:你的爱盛情难却第5章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苏沫点头,去吧台取了最贵的红酒,小秋是她高中同学,高三那年,她父亲脑中风住院,十万的手术费,小秋就是在那时沦落风尘。她吸了口气,端着酒走到了包房门口,推开门要进去的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陆景炎,这个人从来都是带光的,不管在哪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苏沫整个人都在颤抖,想要转身逃走,下意识的不想让她看到如此不堪的自己。今天刚听说他回来了,晚上就在这里遇到,真不知道该说他们之间是有缘还是冤孽。“把酒端

  • 半生你我5章(第5章 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

    原标题:半生你我5章(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书名:半生你我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不准哭!”他伸手有些不熟练的去帮她擦眼泪,然而表情还是很严肃的。连说话都是命令的口吻。见他没有回答,陈曦又机械的重复了一遍“如果我顺从你,你会帮我吗?”一想到秦枫现在正在跟官娜娜做着那样苟且之事,她就觉得说不出来的恶心,愤怒的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报复他们。虽然现在她还不清楚眼前这个帅气的有些过分的男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能让秦枫将她送到他床上讨好他的男人一定大有来头。她必须大胆尝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