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诡域档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35:08 来源:网络 []

书名:诡域档案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一章 断弦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华夏国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室里还亮着灯,这里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只是会场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推荐163woman.com

喻中国副部长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两句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五个侦察员失踪了,而我们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这是我们的失职啊!”喻中国的拳头敲打着桌子,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喻中国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人:“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解决问题。岳志伟,失踪的人是你们五局的,你说说,有什么想法?”岳志伟摁灭了手上的烟头:“喻部长,自从五局接手金佛案以来,我们的侦察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已查明,肖航集团明里只是一个文物走私团伙,暗里却干着出卖国家机密的勾当。”

岳志伟看了喻中国一眼:“这些我已经向喻部长汇报过,我们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挖出与肖航集团进行秘密交易的境外组织,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侦察员却出事了。不过据我们的了解,这件事情应该与肖航集团无关,不过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在失踪前一天曾经通过我们的渠道给我送来一份东西。”

说完他从桌子上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样子东西:“就是这个,经过鉴定中心的鉴定,他们认为这是一根类似于琴弦的东西,应该是从什么琴上取下的断弦。诡域档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喻中国说道:“断弦?”岳志伟点了点头,秦雪也说道:“嗯,我们仔细检查过,确实是根弦,不过我们却不知道这弦应该属于什么乐器。”喻中国接过来看了看:“什么材质分析出来了吗?”秦雪苦笑着说道:“分析出来了,象是人或者动物的筋腱。”岳志伟说道:“所以我们认为这应该和某个宗教组织有关。”

樊江河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听到岳志伟的话,他抬起头来说道:“岳局,五名侦察员失踪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遭遇?”樊江河是一局的局长,是个解密的高手,他直觉认为这件事情并不寻常。岳志伟说道:“有,从他们的任务日志上看,五人失踪前几天都曾经和一个叫伊莲的女人有过接触。”

喻中国问道:“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汇报?”岳志伟说道:“这个伊莲是我们在当地请的向导,所以之前我们还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樊江河问道:“这个伊莲现在在什么地方?”岳志伟说道:“也失踪了,和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一起失踪的。阅读163woman.com

喻中国说道:“岳局长,说说你的打算。”岳志伟说道:“喻部长,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喻中国说道:“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快说吧。”岳志伟喝了口茶:“大家还记得六年前的彭刚案吗?”

岳志伟话才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家的眼光全部停留在他的脸上。

岳志伟说道:“当时我们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

岳志伟看了一眼秦雪:“当时鉴定中心给出的尸检报告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彭刚同志是窒息死,颈部有明显的勒痕,他的手指中有筋腱的残留物。严部长当时对这个鉴定结果很不满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优秀的侦察员就这么没了,被人活活勒死了,居然还没有任何人看见凶手。版权http://www.163woman.com/最后严部长指示,这个案子必须彻查,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查出一点线索。”

陈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秦雪,秦雪咬着嘴唇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喻部长,我们在给断弦做鉴定的时候也有发现,具体的让陈斌向大家说吧。”

喻中国点了点头,陈斌说道:“各位领导,我们在对断弦进行结构分析的时候发现这根断弦的分子结构和当年彭局指缝中残留的那个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也就是说,彭局指缝的残留物是属于这根断弦的!”

喻中国没有再说话,这个案子一旦扯上彭刚案,就透着无比的诡异。

终于,他站了起来:“好吧,这个案子五局再继续跟进,至于断弦和彭刚案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许再提,散会!”

陈斌的脸上有些失望,又看了看秦雪,秦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岳志伟上了车,正准备发动车子,就接到了喻中国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阎秘书在电话里说道:“岳局吗?喻部长请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岳志伟赶到了喻中国的办公室,喻中国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阎正洋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关上门出去了。来自163woman.com喻中国从办公桌边走了过来,也在沙发上坐下,掏出浅蓝色包装的软盒“熊猫”烟,扔了一支给岳志伟:“志伟啊,叫你回来是有件事情要你去办。”岳志伟接过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舍不得点。

喻中国说道:“散了会以后我把会议的情况向严部长进行了汇报,严部长指示,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并案调查,不过调查必须秘密进行。调查工作还是由你们五局负责,不过严部长建议,在你们五局下面成立一个特别部门,这个部门只有一个代号,叫‘诡域’,专门负责对诡异案件的秘密调查,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就交给这个部门去办吧。”

岳志伟说道:“喻部长,那‘诡域’的人员你看……”喻中国摆了摆手:“人员的问题你不用操心。”他走到桌前,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片递给了岳志伟:“这个人是严部长亲点的‘诡域’负责人,至于他的手下,由他自己去挑吧,你只要配合他把组织关系给落实了就行了。”岳志伟苦笑道:“看来这个部门在五局只是挂名吧?”

喻中国笑道:“怎么?还有想法啊?”岳志伟说道:“怎么会?部长放心,志伟一定会给予他们全力的支持。诡域档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喻中国说道:“‘诡域’这个部门是不能为外人知的,就算是我们内部也只局限于几个领导知道,所以他们还必须有对外的身份,方便他们办案。”岳志伟说道:“这样吧,我们五局原本有八个处室,他们对外的身份就是五局九处吧。”

喻中国指了指岳志伟拿着的纸条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和他联系,严部长可说了,这个人不一定会答应,不过严部长交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出来主持这个工作,也只有他才能够胜任。”岳志伟站了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鉴定中心,陈斌说道:“秦主任,你说这件案子会不会和彭局长的案子一样,又不了了之了?”秦雪黯然地说道:“不知道,小陈,这个案子太诡异,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所以部领导自然会很谨慎。”陈斌叹了口气:“可是秦处长,彭局是你的未婚夫,你难道就不希望他的死因能够真相大白吗?”

秦雪说道:“好了,小陈,别说了,我相信部里一定不会放弃调查的。小陈,你也是部里的老人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一定要有分寸,一定要严格遵守保密制度。”小陈说道:“我知道了,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岳志伟便驱车来到了坎儿胡同。

“坎儿胡同89号,应该就是这了。”岳志伟见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着,便走了进去,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在院子里的自来水管边刷牙,岳志伟问道:“小姑娘,请问这里有个叫舒逸的人吗?”小女孩朝南边的那间屋子指了指。

岳志伟轻轻地敲着门,半天,门才打开:“谁呀?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望着岳志伟,男人的头发有些长,看上去很油腻,象是很久没洗理过了,胡子拉茬的。岳志伟笑着问道:“请问舒逸是在这住吗?”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岳志伟,让开了门,丢下一句“进来吧”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岳志伟跟着进了屋,屋子里乱得哪里有他下脚的地,男人理了理沙发上那堆衣物和书籍:“我这里太乱,让你见笑了,来,坐吧。”他手上拿着一双臭袜子,觉得放哪都不太合适,干脆塞进了裤兜。岳志伟看了看屋里,不象有其他人的样子,他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天哪,他不会就是舒逸吧!

还真让他猜中了,男人在他对面的一张小板凳上坐了下来,双脚交叉伸向前面:“我就是舒逸,找我有什么事?”岳志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严部长看中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舒逸淡淡地说道:“你很失望吧?”岳志伟点了点头。舒逸说道:“谁让你来的?季天恒还是严正?”岳志伟知道季天恒是警察部部长,而严正就是他们安全部部长的名字,这人居然一眼就大抵看出了自己的来头,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惊。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二章 要权

“看来是严正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舒逸这么快便断定自己是严正派来的,岳志伟更觉得神奇,他问道:“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是严正让我来的?”舒逸说道:“我说话的速度很慢,当我说到季天恒的时候,你虽然有些惊讶,但反应并不大,而听到严正的名字的时候,瞳孔却有些微的放大。”

岳志伟说道:“那又能说明什么?”舒逸没有解释,而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事说事,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岳志伟好歹也是国家安全部的一个局长,舒逸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不过舒逸刚才的表现却让他不敢小看,他说道:“确实是严部长让我来的,他想请你为我们做事。”

舒逸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为你们做事了?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岳志伟说道:“舒先生,每一个华夏国的公民都有义务为国家出力的,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他还没说完,舒逸便说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回去转告你们严部长,请他以后别再骚扰我的生活。”说完,他站了起来,便要送客。

岳志伟心里窝火,脸上却仍旧挂着微笑:“舒先生,严部长说了,这个案子非你莫属,他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一定把你请回去。”舒逸望着岳志伟:“如果我坚持不愿意呢?”岳志伟也有些生气了:“就算是架我也会把你架回去。”

舒逸居然笑了。

他说道:“说来听听吧,你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岳志伟把侦察员失踪的事情以及彭刚的案子都简略地说了一遍,舒逸从头到尾都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岳志伟说完,舒逸才轻轻地问道:“秦雪她还好吧。”岳志伟不明白舒逸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秦雪,舒逸接下来的话才让他释然。

舒逸叹了口气:“彭刚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一颗心也跟着死了。”彭刚与秦雪的恋人关系,部里知道的人并不多,而舒逸是怎么知道的?岳志伟问道:“你认识秦雪?”舒逸看了他一眼:“我曾经也是秦雪的追求者,如果彭刚没有出事,我还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是彭刚却死了,他把秦雪的一颗心也带走了。”

岳志伟没有想到这个舒逸竟然还是秦雪的追求者,早知道就叫秦雪一起来了。

舒逸说道:“怎么?想让秦雪也来做说客?”岳志伟的心思才动,舒逸就把它说了出来,岳志伟突然有种感觉,舒逸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这个人太可怕了。

岳志伟说道:“舒先生,既然你那么在乎秦雪,你就更应该把彭刚的死查个水落石出,因为这也是秦雪的心愿。”舒逸沉默了,他双手轻轻地揉搓着,最后他站了起来:“好吧,我答应你们,不过我有个条件。”岳志伟听舒逸应承下来,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舒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舒逸说道:“既然案子交给我,我希望我能够有独立办案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得干预与阻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只好请你们另请高明。”岳志伟哪敢拍板,他说道:“你稍等,我把你的要求向上级汇报一下,应该马上可以给你答复。”

在得到喻中国明确地答复后,岳志伟对舒逸说道:“你的要求部领导已经同意了。”舒逸说道:“那好,请他们做出书面的保证。”岳志伟苦笑道:“用不着吧?”舒逸说道:“不,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程序,不然以后你们翻脸不认账了,我找谁哭去。”

岳志伟无奈地说道:“行,回去我们就给你书面的保证。”舒逸说道:“那好吧,你等一下,我换好衣服我们就走。”

舒逸洗漱了一番,然后刮干净了胡子,换了套衣服走了过来。他穿了一套黑色的中山装,锃亮的皮鞋,胡子刮干净了,就连头发也洗干净了,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温文儒雅。岳志伟望着舒逸,差点认不出来了。

舒逸淡淡地说道:“我们走吧。”两人出了门上了岳志伟停在外面的奥迪车,岳志伟发动了车子,向国家安全部总部驶去。

岳志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舒先生,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舒逸的身子向后靠了靠,换了个他觉得安逸的姿势:“怎么?严部长没有告诉你?”岳志伟摇了摇头,舒逸说道:“我是搞心理学研究的。”岳志伟心里充满了疑惑,一个心理学家怎么能够担当“诡域”的负责人?可偏偏舒逸说了这句便不再说什么了。

岳志伟说道:“一直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岳志伟,国家安全部第五局的局长。”舒逸笑道:“岳局长。”岳志伟说道:“舒先生将要进入的部门叫‘诡域’,隶属于五局,对外称为五局九处。”舒逸说道:“那以后岳局长可得多多包涵。”岳志伟以为舒逸在客套,也笑道说道:“舒先生,我会支持好你们的工作的。”

舒逸也不解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岳局长,你别左一个舒先生又一个舒先生的叫我,往后我可是你的手下,你就直接叫我舒逸吧。”岳志伟说道:“行,那我可不和你客气了。”

严正的办公室里,严正正和喻中国在谈着什么,听秘书说岳志伟把舒逸给请来了,喻中国笑道:“这个岳志伟还蛮能耐的,老严,你可是碰过不少次钉子的。”严正说道:“这次不一样,只要舒逸听到事关彭刚案,他必然会答应的。”喻中国说道:“看来他还是放不下小秦啊。”严正对秘书说道:“快,快请他们进来。”

岳志伟和舒逸走了进来,严正笑着迎了上去:“小舒来了?快请坐。志伟,你也坐。”舒逸很随便地在沙发上坐下,相比之下,岳志伟则拘束多了。秘书泡好了茶便退了出去,严正对舒逸说道:“我想志伟已经把事情和你说了吧?”舒逸点了点头。

严正说道:“那我就不罗嗦了,我希望你能够尽快投入工作,尽快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有关案件的具体资料一会让五局移交给你们,我现在要听听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能够尽快破案,我们一定会无条件地支持。”

舒逸拿起了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支,然后慢慢地说道:“既然什么都可以提,那么我就说吧。首先一点,也是最着急的一点,我刚才已经和岳局长说了,‘诡域’,或者说是五局九处的工作必须绝对独立,我只对你一个人负责,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没有权利阻挠或干涉我的办案,这一条,希望你能够给出书面的承诺。”

岳志伟和喻中国对视了一眼,喻中国微笑地看着舒逸,没有说话,岳志伟也只得不作声,不过心里却有些不满,这个舒逸,俨然是要搞独立王国。

严正想了想说道:“好,我答应,不过要稍微改动一下,你不只对我一个人负责,因为具体的事务,更多是由喻部长在负责,所以他才是你的直接领导。”舒逸说道:“行。那我说第二个要求,九处的人员由我自己挑选,而且我的选择范围不局限于体制内。”虽然严正和喻中国早就说了“诡域”的人员由舒逸自行挑选,但在他们看来,挑选的范围应该是在安全部内部进行,没想到舒逸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按照舒逸的要求,那可是面向社会选拔。喻中国看了看严正,严正想了想点头道:“好,答应你。”舒逸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我挑了人,你又提出这样那样的理由来拒绝。”严正笑道:“这你放心,既然答应你的事情,你就算是捞个囚犯,我也认了。”

舒逸说道:“第三,必须保证我们的活动津费。”严正说道:“这当然,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是不是啊,老喻?”喻中国也笑道:“那是那是。”岳志伟想不通严正为什么会那么看重舒逸,心里充满了疑惑,一定要找机会问问严部长。

严正说道:“还有吗?”舒逸认真地点了点头:“有。”严正道:“说吧,你到底有多少要求一口气全说出来,舒逸,我还从来没见过象你这样讨价还价的。”舒逸也笑了:“这是最后一个要求!我要特权。”

喻中国正喝着茶,听到舒逸这话差点噎住,严正也楞住了:“特权?什么特权?”舒逸收起了笑容:“我的行事作风严部长应该知道,我想要不受地方军警干扰的特权。”严正这次并没有爽快地答应,他心里清楚,舒逸这是在告诉自己他的行事或许会超出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这个特权他还真不敢轻易答应。

舒逸见严正迟疑,他说道:“放心吧,这特权只是为了便于查案,不会用在办案以外的其他地方。”严正望着舒逸,半天他才轻轻地说道:“好吧,我同意,我还是那句话,尽快破案,这个案子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地控制了范围,还是在安全部门引起了一些恐慌,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所以小舒,你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三章 点将

严正说完,对岳志伟说道:“岳局长,舒逸我可就交给你了,他是你们五局的人,以后你可得多支持他的工作!”岳志伟一直没有机会插话,这时他才说道:“部长放心,我一定会做好舒处长的后援。不过,舒处长,你不会五局的人一个都看不上眼吧?”舒逸说道:“哪里,五局的人我肯定要要的,这样吧,一会你带我去看看。”

从严正的办公室出来,岳志伟问道:“看样子你和严部长挺熟的。”舒逸只是“嗯”了一声,岳志伟知道舒逸是在有意逃避这个话题,他也不再问了,只是说道:“舒处长,我能不能给你推荐一个人?”舒逸不置可否地微笑着说道:“说来听听。”

岳志伟说道:“他叫叶清寒,第七局外勤B组组长。”舒逸问道:“第七局?”岳志伟点了点头:“是的,彭刚案的目击者,不过彭刚出事以后他好象是变了个人,原本很乐观开朗的一个男人,现在整天却沉默寡言。”舒逸说道:“这样吧,岳局,先去看看你给我安排的办公室,然后让他到我办公室来,我和他谈谈。”

岳志伟已经不去计较舒逸说话的语气了,他在心里苦笑,到底谁是谁的上级?哪怕是名誉上的。

岳志伟把舒逸领到了办公室,办公室不大,一套办公的桌椅,后面有壁书柜,一个铁皮文件柜,前面是一张茶几,茶几旁是一长两短三张沙发。岳志伟问道:“你看还缺些什么,我让人给你添置。”舒逸说道:“暂时不用了。”岳志伟又说道:“要不要开个小会,我介绍局班子的成员和你见个面?”舒逸微笑道:“不用了,我想我和他们不会有多少交集。”

岳志伟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先走了,一会我会让人把两起案子的卷宗给你送来。”舒逸说道:“好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舒逸听到有人敲门:“请进!”

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走了进来:“舒处,岳局让我把卷宗给你送过来。”男人的身高约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看上去很英俊,但却让人觉得冰冷。他也在打量着舒逸,那目光带了丝挑衅。

这样的注视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男人的目光没有退缩,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舒逸这才微笑着道:“叶清寒吧?坐!”叶清寒楞了一下,他并没有做自我介绍,舒逸是怎么知道的?舒逸说道:“岳局长和你说了吧?”叶清寒点了点头:“说了,不过我本人对你的能力有怀疑。”

舒逸“哦”了一声,两眼紧紧地盯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叶清寒说道:“彭局的案子,部里已经查了六年了,却一点头绪都没有,我们安全部的人大都是科班出身,如果我们都查不出的案子,我不相信还有人能够有这能耐。”舒逸淡淡地说道:“叶清寒,其实你对我的怀疑并不是因为我对案件侦破的能力,而是你自己内心的那份恐惧吧。”

叶清寒没有说话,他的脸微微发白。

舒逸继续说道:“你害怕的是什么,不是我舒逸欠缺侦察的手段,因为这是你的强项,你害怕的是彭刚案并非是人力所为,而是另一种不为人知的力量,无论是彭刚还是你,抑或我都没有能力与之抗衡!”

叶清寒的身子无意中的向后靠了靠,双手也握到了一起。

舒逸静静地看着叶清寒,叶清寒的目光开始逃避舒逸的眼神。舒逸说道:“六年,你已经在恐惧中逃避了六年,你难道想一起逃避下去吗?”叶清寒咬着嘴唇:“你是个魔鬼!”舒逸笑了:“或许只有魔鬼才能对抗魔鬼吧。”

叶清寒长长地出了口气:“好吧,我答应加入。”舒逸却摇了摇头:“虽然岳局向我推荐了你,我也答应和你见面,但你是不是有资格加入却是另一回事。”叶清寒抬起了头:“为什么?”舒逸说道:“说实话,你给我的印象很糟糕,胆小、懦弱,没有担当,只会逃避,所以我觉得你不适合加入我的团队。”

叶清寒红头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怒意,舒逸端起了茶,轻轻地喝了一口:“你回去吧,谢谢你给我送来的卷宗。”说完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着卷宗,坐到办公桌着看了起来。

叶清寒楞在那里,没有动,他的一双眼睛黯淡下来:“我不是胆小,我也不懦弱。”他的声音很小,小得仿佛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听得清楚。

舒逸抬头望了他一眼,又继续看着手中的材料。

叶清寒见舒逸并不理他,垂下头,转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听到舒逸说道:“告诉我你有什么特长?”叶清寒顿住了身形,直到确定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他才急忙转身走到舒逸的办公桌着:“报告舒处,我精通搏击、暗器、枪械,最擅长易容、跟踪。”

舒逸听了点了点头:“听着还有那么些用,好吧,我可以把你留下,不过我有我的规矩。”叶清寒说道:“什么规矩?”舒逸说道:“加入九处,你就只有一个领导,唯一的领导,那就是我。”叶清寒说道:“我能够做到。”舒逸诡异地笑道:“你可要想好了,我上面可还有局长、部长什么的。”

叶清寒道:“不管上面还有谁,在叶清寒的眼里只有九处,只有舒处。”

舒逸说道:“记得你说的话,去吧,把手头的工作移交一下,找岳局给你办理调动手续。”

望着叶清寒的背影,叶清寒的心里已经让彭刚案笼上了一层阴影,看来这个案子果然不简单。当然不简单,不然严正又怎么会找上自己?舒逸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关于案子的材料并不多,都是一些目击者的证词,大同小异。彭刚案之前舒逸并不知道原委,虽然严正很看重他,但这个案子一直是安全部的最高机密,严正自然不会在他面前提及,甚至平时关系很好的秦雪,对他也讳莫如深,直到今天岳志伟才告诉他。

舒逸之所以会答应岳志伟,并不完全是为了秦雪,他是被这个案子深深地吸引了,他在听到岳志伟向他述说案件经过的时候就已经得出了结论,结论和叶清寒的一样,这个案子很可能不是人力所为。

“诡域,这名字蛮好听的,我喜欢。小和尚,你也该出山了。”舒逸自言自语是说道,他从笔筒里取出一支铅笔,在资料袋上写下了一个名字:释情!

内线电话响了,“舒处长,我是喻部长的秘书小阎,中午严部长和喻部长请您吃饭,岳局长派人接你。”舒逸说道:“嗯,知道了。”说完放下了电话,阎秘书挂了电话,小声的嘀咕道:“一个小小的处长,架子这么大。”喻中国正好从房间里出来:“小阎,你在嘀咕什么呢?”

阎秘书说道:“这个新来的处长架子也太大了吧?我打电话告诉他中午两位部长请他吃饭,他竟然就嗯了一声,说知道了,连句谢谢都没有。”喻中国笑道:“有本事的人都这样,不过小阎,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乱说,严部长很看重他,虽然只是个处长,可他的权利不亚于局长。”

阎秘书道:“知道了首长,我会注意的。首长,你觉得这个舒处长真能够查清这个案子?”喻中国叹了口气:“严部长说他是个能人,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查清楚这两个案子,那个人就是舒逸,小阎,以后对人家客气些。”阎秘书恭敬地说道:“是。”

中午十一点半钟,叶清寒又来了。

舒逸笑道:“这么快就来了?手续都办好了?”叶清寒回答道:“嗯,喻部长交待过特事特办,所以没费多少时间。”舒逸说道:“你是来接我去吃饭的吧?”叶清寒点了点头:“岳局拨给我们两台越野车,我是来给舒处当司机的。”舒逸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资料,放入了文件柜:“好,走吧。”

两部崭新的越野车停在院子里,是国产的“猎豹”。上了车叶清寒说道:“舒处,有个问题我憋了一上午了。”舒逸微笑着递了支“贵烟”给叶清寒:“是不是想问我上午是怎么知道你的心思的?”叶清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舒逸说道:“其实这很简单,以后我会慢慢教你。”叶清寒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有些不甘心:“舒处,你就告诉我吧!”舒逸说道:“以后吧,反正我们相处的时间还长。天寒,五局的外勤人员你都熟悉吧?”叶清寒笑道:“熟悉,舒处,你是想从五局外勤人员里面挑人吧?”

舒逸微笑着点了点头。叶清寒说道:“这事你怎么不问岳局呢?”舒逸说道:“我怕他藏私,舍不得给我好的。”叶清寒说道:“五局有个宝贝,还真不知道岳局舍不舍得给你呢。”舒逸坐直了身体:“谁?”叶清寒说道:“盛荣光,别看他只有二十七岁,却是个多面手,擒拿格斗,枪械爆破都是好手,不过最厉害的还是他对电脑的精通,顶级的黑客,监听、监视也是一流的。他的绰号也很有特色,‘小鹰’。”

舒逸说道:“你没吹牛吧?”叶清寒说道:“绝对没有,他可是岳局的心肝宝贝,岳局曾经说过,给他一个团都不换。”舒逸促狭地笑道:“那就他了。”叶清寒说道:“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四章 还俗

严正笑着说道:“小舒啊,今天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接风宴,你就多少喝点,意思一下吧。”舒逸摆了摆手:“严部长,别怪我不给大家面子,我真的喝不得酒,沾上一滴就浑身皮肤过敏,你们随意吧,我就以茶代酒,谢谢你们了。”喻中国说道:“那算了,严部长,你也别难为小舒了。”

严正说道:“那好吧,小舒,我们就不管你了。”舒逸笑了笑:“嗯。”接着扭头对岳志伟说道:“岳局,我记得早上你好象说让我在五局里挑人,这话还做数吧?”岳志伟说道:“当然了,五局九处,不在五局里挑人哪成。”舒逸说道:“两位部长,你们可是听到的。”岳志伟看到舒逸脸上略带得意的笑,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这小子不会是在给自己下套吧。

严正看了一眼岳志伟,又看了看舒逸,他心里也乐了,舒逸这个人他可是非常了解的,看来岳志伟这次又让他算计了。严正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嗯,我和喻部长给你作证,是不是,老喻?”喻中国也笑了笑:“嗯,说吧,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了?”

舒逸说道:“好,我要盛荣光。”岳志伟的脸色变了,尽快站起来说道:“不行,他不能给你,除了他,你要谁都行。”舒逸叹了口气:“岳局,当着两位部长的面你也敢耍赖?”岳志伟苦着脸说道:“部长,盛荣光可是我们五局的宝贝,我用惯了。”接着他瞪叶清寒一眼:“一定是你小子嘴快。”叶清寒一脸无辜的样子,专心吃他的饭,脸上却有掩不住的笑意。

舒逸说道:“我知道他是你的宝贝,不过这两个案子很复杂,能够有小盛这样的帮手,我们的调查工作更有保障。岳局,这个人我还真的必须要。”说完他看了看严正和喻中国。严正此刻也正色地说道:“志伟,就把小盛给他吧,我们可是答应过,要对他全力支持的,可不能够光停留在嘴上。”

岳志伟苦笑道:“好吧,舒处,我算是领教你的厉害了。舒处,还想要谁,一并说出来吧。”舒逸摇了摇头:“部里我就只要这两个人,其他的我自己去找。”严正问道:“有目标了吗?能不能透露一下,让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

舒逸说道:“暂时保密。”

吃过午饭,舒逸和叶清寒把严正、喻中国和岳志伟送走后才上了车。叶清寒问道:“舒处,不回办公室吗?”舒逸说道:“不,我们到佛学院去。”叶清寒不解地问道:“去佛学院做什么?”舒逸微笑着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到了佛学院,舒逸带着叶清寒径直到了学员宿舍,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他敲了敲门,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和尚打开门,看到舒逸,小和尚露出喜色:“舒先生,你怎么来了?”舒逸笑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走,我们出去聊聊。”

三人出了学校,在湖畔的凉亭里坐下。舒逸问道:“戒空,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吧?”戒空小和尚点了点头:“是的。”舒逸微笑着说:“提前毕业你愿意吗?”戒空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舒逸没有直接回答,望着湖水荡起的涟漪:“起风了!”戒空问道:“舒先生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舒逸轻轻说道:“大麻烦,你听说过用筋腱做成的琴弦吗?”戒空两眼放光:“你是说琉璃琴?”舒逸点了点头:“琴弦会杀人。”戒空双手合什:“阿弥陀佛!”舒逸说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不过可能你就没机会接任宝光寺的住持了。”戒空淡淡地说道:“修行在心,先生,我愿意帮你。”

舒逸说道:“戒空,有一点我必须和你说清楚,如果你真的愿意帮我,就必须还俗,加入国家安全部。”戒空笑了:“既然修行在心,俗或不俗,有区别吗?心是佛心,出世是佛心,入世亦佛心。”舒逸说道:“既然这样,我们走吧,其他的手续会有人帮你办理的。”戒空点了点头:“好!我去告假,别让他们以为我失踪了,半小时后我们在学院门口见。”

戒空说完便离开了。

叶清寒不解地问道:“舒处,你怎么找个年轻的小和尚啊?”舒逸淡淡地说道:“小吗?不小,他可是普洛山金光寺的高僧,他是个弃婴,从小就在寺庙里长大,十三岁就已经精通佛理,十七岁便开坛讲法,今年二十二岁,却也将是一寺的住持了。”叶清寒吃了一惊,二十二岁的高僧,他想都不敢想。

叶清寒又问道:“什么是琉璃琴?”

舒逸说道:“佛教中的天神‘天龙八部’之一的紧那罗使用的一种乐器,紧那罗又名‘乐天’,即音乐天的意思,《大树紧那罗王所问经》中记载,大树紧那罗王与无量之紧罗那等人,共自香山诣佛所,于如来前弹琉璃琴,大迦叶等诸罗汉感叹:‘此妙调和雅之音鼓动我心,如旋岚风吹诸树身,不能自持。一切诸法向寂静,如是乃至上中下,空静寂灭无恼患,无垢最上今显现。’”

叶清寒道:“虽然我不完全明白,但我感觉好象对于紧那罗的音乐评价挺高的。”舒逸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过琉璃琴只是在佛教的典籍中提到过,传说它的琴弦便是用筋腱做成的,而彭刚案和五个侦察员失踪的案子竟然和筋腱做成的琴弦有关。”叶清寒这下明白了,为什么戒空听到琉璃琴后会答应舒逸的邀请,甚至同意还俗。

半小时后,戒空上了车。舒逸对叶清寒说道:“回部里。”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岳志伟便带了一个年轻人过来,当他看到一身僧侣打扮的戒空时他楞了一下:“舒处,这位是?”舒逸回答道:“九处的新成员,戒空法师。岳局,一会还要烦劳你给他办下手续。”岳志伟说道:“可他是出家人。”舒逸说道:“他已经还俗了,他有名字,叫释情。”

岳志伟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他已经无语了,内心却有些责怪两位部长,怎么会由着这个舒逸胡闹。舒逸又说道:“哦,对了岳局,释情是华夏佛学院在读研究生,还有半年毕业,麻烦你给他处理一下,让他提前毕业吧。”岳志伟说道:“嗯,这事我会让人去处理。”

他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帅小伙:“我把小盛给你送来了,还有,他们的办公室就在你的隔壁,房间紧张,暂时用会议室将就一下吧。先给他们摆了四张办公桌,你看行不?”

舒逸说道:“先这样吧,反正我们呆办公室的时间不多。对了,这几天我们可能都会在外边跑,先向领导说一声。”岳志伟苦笑道:“你不用向我请假的,喻部长已经交待了,你们的行动是绝密,不受任何人节制。”舒逸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也要向领导请示,是不是先给我一点津费。”

岳志伟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三十万,密码六个一,你自己改改,喻部长说不够了你再向他申请。”舒逸接了过来说道:“谢谢了。”

岳志伟一分钟都不愿意在九处多呆,在舒逸面前他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是领导了。他的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对于舒逸,他越来越好奇了。

舒逸让叶清寒关上了门:“我们开个短会。”舒逸让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然后简单明了地把两个案子都说了一下:“现在部里决定把两个案子并在一起进行调查,从今天起,‘诡域’就算正式成立了,对外我们是华夏国国家安全部五局九处。明天开始,我们就要投入紧张的工作中去了。”

舒逸看了看盛荣光:“小盛,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盛荣光摇了摇头:“没有,我服从组织安排。”舒逸点了点头:“那好,既然你愿意加入九处,我可得把规矩告诉你,先讲后不乱,从今往后,你只能有一个领导,那就是我,你只用对我负责。”盛荣光望向叶清寒,叶清寒点了点头,盛荣光说道:“是。”

舒逸说道:“我知道你是岳局的爱将,不过九处的工作是最高机密,就连岳局问起你都不能够透露关于九处的任何一个字。”盛荣光说道:“明白。”舒逸满意地笑了笑:“好了,天寒,你去找岳局落实我们的证件和配枪,然后你和小盛回去和家人打个招呼,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部里碰头,然后去云都省。”

他又扭过头去对释情说道:“一会我陪你去置办几身行头,再买个手机。”释情点了点头:“好。”

不一会,叶清寒便把四人的证件和配枪领来了,他把一支枪递给释情:“会用吗?”释情说道:“我用不着。”舒逸道:“拿着吧,会用上的。”释情不再推迟,接了过去。

舒逸给释情买了五六套衣服,又选了两顶帽子,这帽子得戴到他头上长出头发,把戒疤遮掩掉为止。穿上西装的释情看上去很精神,也很帅气,就是戴了一顶帽子感觉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也没办法。舒逸见释情浑身的不自然,他说道:“不会怪我吧?”释情摇了摇头:“入世也是为修行。”舒逸点头道:“我们认识八年了,我还真没想到过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一起共事。”

释情也露出了笑容:“其实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殊途同归。”舒逸轻轻应道:“是啊,看来是我着相了。”

诡域档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诡域档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到此为止第10章邮件庄潇潇对儿子没办法,只能妥协了下来,不忘嘱托道,“记得让保姆阿姨陪在你身边打下手。”“知道啦!”小熠熠兴奋跑下了楼。看着儿子的背影,庄潇潇烈焰的红唇勾出了温柔的笑意,她的生活被仇恨打压的很悲凉,只有儿子的陪伴才能让她看到一丝温暖。来到了书房,庄潇潇打开了电脑,页面上蹦出了一份崭新的邮件。Lisa,这边的事情我已帮你处理好,成功恭喜你成功攻破阻碍,成为顾氏集团和庄可儿并肩的设计师。署名,老板。庄潇潇眼眸里闪过了一抹狡

  • 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010章走后门“总监,我不认为这全部是我的责任。”梗着脖子红脸说道。宋笑眯起眼:“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是谁的责任?”“我们被SJ删除名单难道是仅仅是因为我不陪那个猪头睡觉吗?身为领导你不考虑发展自己公司的能力,却只想用一些歪门邪道,把自己公司员工送上合伙人的床,我看你这样的公司,不待也罢。”伸手将脖子上的工作证扯了下来,放在桌子上。“抱歉,宋总监,我不干了!”说完转身离开。宋笑当场愣在原地.安好景这几年一直安安稳稳的

  • 小说谁寄锦书来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谁寄锦书来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谁寄锦书来第十章:女人,我会轻一点一股剧痛瞬间袭来,我忍不住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后背,他也愣住了,用那好看的桃花眼瞪大眼睛看着我。乖,女人,我会轻一点。他的声音暖暖的,动作也变得温柔起来。我慢慢迷失在了冰与火的天空,满屋旖旎。后来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浑身酸痛的就像被碾压一样,轻轻一动就好像要散架了。我看了身边睡的正香的男人,一阵脸红,我刚才是把他吃了吗?真倒霉,为什么会遇见这个骗子,虽然他的技术还不赖,可是第一次给了这个骗子,心里还是有

  • 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恨一线牵第10章:一大早抽什么风宋楚然感觉现在特别的累,特别的困。进了屋,关上门,白皎皎见宋楚然进了卧室,也好奇的跟了过去。宋楚然在衣帽间里面挑选了一套衣服,然后拿着一双配套的高跟鞋从里面走了出来。反正白皎皎是女的,而且一起去游泳的时候对方身上到底长什么样儿,宋楚然心里面早就有数了。所以也没有顾上其它,当着白皎皎的面,宋楚然就脱下身上的衣服,开始换衣。可是一觉睡醒她忘了自己身上被磕到的伤。所以在听到白皎皎鬼哭狼嚎的时候,宋楚然都吓了一跳。“你

  • 小说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0章我可不是吃素的第十章不是吃素的封熠的情绪一般人很难猜测,更别说含笑的看着谁了。不过他也是个人精,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随即收了自己的视线,毕恭毕敬的说:“封总,‘魅惑’的老板叶明辉来了。”洛璃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叶明辉来了?这个时候他来干什么?是为了提醒自己还是为了和封熠攀上关系?洛璃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殊不知她的举动和表情早就被封熠给捕捉到了。封熠突然握住了洛璃的手腕,洛璃却惊呼了

  • 小说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0章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颜伟昌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苏沛珊继续说道:“你尽管把颜艺嫁给许凡,从今天开始,岚岚就跟在我身边,我要把公司的一切事务都教给她,是你自己说过的,岚岚结了婚,这公司就是时候让她接手了。”颜伟昌脸涨得通红,却无法反驳苏沛珊的话。当初是他自己说的只要颜岚结了婚就把公司交给颜岚管理,那时候的他一心以为颜岚把颜艺当亲妹妹看,颜艺能力不足,把公司交给颜岚,以后颜艺的生活也不用愁,哪成想竟落得今天这种场面。“至于颜艺

  • 小说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0章生日宴-撕逼大战“噗嗤——”安楚楚刚刚回神,扭头就看到了陷入奶油堆里头的林雅茹,油腻的奶油和头发混在一起,脸上身上满是浑浊,这一番模样可笑又可怜。顷刻,周围的人哄堂大笑,目光全部都聚焦在了林雅茹的身上。“你这个贱人!”林雅茹挣扎的想要起身,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气的发狂,眼眶都红了起来,都怪这个贱人,如果不是这个贱人,她怎么会如此狼狈!“不怪我,有人绊倒我。”安楚楚带着促狭道,耸了耸肩,“哎呀,你这还是去洗洗吧,内衣都

  • 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你是我的情劫第10章推了一下边说着,她边欲上前去拉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沈问之有些不耐,伸手将苏沐晓一把拉开,顺道还推了她一下,苏沐晓重心不稳,往后踉跄退了几步才堪堪没有跌倒在地。沈问之的一双鹰眸里冰冷异常:“不是说了让你去扎帐篷了吗?”苏沐晓看着站在沈问之一旁脸上带着几分得意林婉瑜,垂在两侧的拳头紧紧攥了攥,而后转身,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如平常无异:“好吧,那我就先去扎帐篷了好了。”语气洒脱的狠,可沈问之却硬是听出了几分寂寥之意。他的眸色微

  • 小说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十章对面不想和你讲话世界好像只剩下这种声音。她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挂倒档,缓缓倒退了几十米后,忽然踩下油门,以时速百米的速度飞驰,朝长椅方向撞了过去。因为强光的直射,骆荨一直睁不开眼。好不容易车子后退,她以为要左转时,没想到那车子略略静了几秒后,突然发动,卷起一阵沙石,朝她所在的方向飞驰碾压过来!这人想要她的命?这个想法刚在脑中一闪而过,她甚至来不及让左腿抬上长椅,甚至来不及呼吸,车子就已经到了眼前。离她越来越近

  • 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十章我是杂种,那你呢?老杂种虽然自己被污水淋了一身,但沈夕云的图纸并没有淋湿,一并寄给了叶全真。臭烘烘的回到家,沈曦玥一个熊抱扑过来,让沈夕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大哥!!!!”“怎么了?小公主!!”沈夕云笑着刮了刮沈曦玥的鼻子,一脸宠溺。“好消息好消息!!小三遭报喽!还有那个开了你的剧组也遭报应啦!!!!”沈曦玥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沈夕云打开一看,腾讯新闻那条微博一下子留言二十万,全是骂永爱珠宝,那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