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大明星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56:22 来源:网络 []

书名:大明星

第一章 初见

时下午六点,魔都十三高中的周五,一间地段宽敞的舞蹈室中。版权http://www.163woman.com/老师宣布下课后,一群穿着雪白芭蕾舞裙的十几岁小姑娘们抱着衣服,说说笑笑地去更衣室换衣,说好下周再见。

成蓼蓝蹲在一面镜墙前系鞋带。

旁边扔着桔红色书包,毛衣长裤,忒的朴素。

头顶突然罩下来一个黑影,一下子将她埋了。

把罩着头的扒拉下来,是一件长及膝的厚羽绒服。一个脖颈修长的着芭蕾舞裙的妙龄少女坭着眼,高冷看她,“干嘛呢?这么大的羽绒服扔到更衣室你就给忘了?还要我给你取回来。”

成蓼蓝继续蹲着系鞋带,道,“没有忘。原文163woman.com是给你穿的。下午跳舞时就看你穿着单衣,瑟瑟发抖的,这会儿外面零下几度,再给你冻病了。我穿着保暖衣呢,外面羽绒服就给你了。”

高冷少女,即,陈安愣了愣,漫不经心的目光收了收,看好友重新把羽绒服丢到她怀中。羽绒服来回交换时,好友抬了头,乌灵水润的美丽无论看多少遍,都闪瞎人眼!

十五岁的少女是标准的古典脸,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嘴。

组合到一起,便是一张清新而明艳的美人脸。

陈安毫不心虚地说,即使放眼现今娱乐圈,能比起她好友这张脸蛋的女星,也寥寥无几。原文163woman.com每每看,每每惊艳。

而就是顶着这么张美人脸的成蓼蓝,在练武结束后,细心地发觉陈安的困境,从而不动声色地把羽绒服借出去。

“你……”陈安鼻子有些塞,待人向来冷漠的她脸向外偏了偏,有些不自在,“谁要你的衣服,我又不冷。”

“好啦,”成蓼蓝穿好了鞋,站起来跳两步,黑如缎子的长发在脑后一甩一甩,她好脾气地勾住陈安脖颈,“虽然我多管闲事,但你也不能辜负我的心哦。”

“哼,自恋!”陈安白她一眼,但在好友黑尾一羽的微笑眼眸下,也不再故意拿乔。闺蜜要与她同甘共苦,她非要推搡,太辜负人好心了。但是看一眼成蓼蓝一身单薄的衣服,她下决定,“先不回家了,去逛街买衣服!”

成蓼蓝“呃”一声,犹豫,“不要了吧,我回家还有正事呢……”

“少来!”陈安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你不过就是忙着回去上天涯刷八卦,这叫什么正事?陪我逛街!”

成蓼蓝笑嘻嘻地反驳,“上天涯看八卦怎么就不是正事啦?我这是为我的未来预热你懂吗?”

陈安哼一声,拖着好友出了舞蹈室,却并没有针对这句反驳成蓼蓝。版权163woman.com

陈安是高一上芭蕾舞课认识的成蓼蓝,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陈安家境差,性子冷,心思重。而成蓼蓝,则是活泼的花季少女。但这位活泼可爱的花季少女,却有一个明星梦——

有次说起对未来的打算,平日向来无忧无虑的少女,却认真地道,“我想要拍戏,进娱乐圈,成为影后,站到最高点!”

那时,夕阳烂烂,少女那张因为梦想而发光的面孔,漂亮得让陈安心动。

虽然许多漂亮小姑娘都想进娱乐圈,但因为那天夕阳下少女的专注,陈安坚信她的好友与众不同。一个为名为利,另一个,却是梦想。

拥有梦想的人,任何时候都值得尊重。163女性网

陈安尊重成蓼蓝想进娱乐圈做大影后的梦想,但陈安又哪里知道,这条路,成蓼蓝已经走了十年。

……

上一世,程兰是横店一个跑了十年龙套的小演员。家境贫困,长相普通,高中辍学后就进了娱乐圈,扑摸打滚了十几年,却因为没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又不愿潜-规-则,硬是遥遥无出头之后。近三十岁时,才在一个电视剧中演了个女儿,从而小红……可惜尚未欣赏胜利果实,就在庆功宴上喝多了酒,回去发生了车祸。

再次醒来,世界已经改变,没有横店老龙套程兰,这个世上,只有十五岁的高一女生,成蓼蓝。

成蓼蓝家境小康,父母慈爱,自幼学芭蕾舞。

上天最照顾程兰的是,成蓼蓝有一张一看惊艳、二看难忘的古典美人脸。网站163woman.com这张脸,不光让成蓼蓝成为十三高中的校花,更为日后的演艺生涯大开了金手指——前世程兰最恨的,不是演艺圈的残酷,而是她没有一张好看的脸。

那时她常想,哪怕她稍微好看那么一点,一次次女主角,也不会全部与她擦身而过。

她不是没有演技,她是连机会都没有。

纵是再热爱演戏,没有观众缘,便什么用都没有。

如今好了,上天重新给了机会。

因为年纪小了些,成蓼蓝并不急着早早演戏,还是先读书为好。她并不着急,这条路,十年她都等下来了,还有什么能阻拦她呢?只是心中发痒,闲下来,会忍不住上天涯,贪婪地看那些明星们的八卦,算是怡情吧。

……

日暮西陲的高中校园,学生们早已三三两两地下了学,校园将空。一个穿着厚风衣的中年男人,眉头紧皱,踩着一地枯叶,慢吞吞地在操场上散步。走了许久,心中郁气散了些,男人才长长吐口气。

他叫魏子章,是一小有名气的导演。最近新筹备了一个剧,投资、策划、编剧、服装等都已到位,连主要演员都已经选好,却在一个重要配角上卡住了。投资方想让一个最近小红的女明星演那个角色,魏子章却以“漂亮而无灵魂”拒绝。层层施压,投资商那边已经不耐烦。但魏子章依然不肯退一步。

但其实,即便不选那个女星,魏子章也并没有别的更好人选。

人说他吹毛求疵,到了这一步,他也有些茫然。

这日又在公司吵了一架,经副导劝和,魏子章抑郁开车出门,路过母校,就进来散步。

正是走了一圈又一圈、心烦意乱之际,忽听到后面的教学楼前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魏子章无意地回头看去,大脑轰得一声,血液凝固、心跳加速,整个人呆呆地看着——

很多年后,提起这次初见,已经是金牌导演的魏导开玩笑,“见到成小姐第一眼,我就知道,她就是我的onlyyou了!”

第二章 有人要抢角色

金色夕阳中,女生将头靠在同伴肩上,扎起的马尾一甩一甩,乌黑浓亮,丝绸一样。她的脸蛋带有少女的青涩,秀眉凤眼,眸子灿然。同伴说了句什么,她露出开心的笑来,朱唇贝齿,让人跟着一同心情愉快。

那样的干净,不染纤尘。世上一切尘埃,都无法掩饰她的动人。

魏子章看得几乎呆住,这一瞬,好像他心中的那个角色活了过来。编剧写出这个人物后,他们一干人琢磨过,都没有一个定式。而现在,少女在校园里的这个笑容,与剧本里的角色相重合,鲜活明耀。

魏子章定定地看着,屏住呼吸,眼睛里迸出狂热的光芒。这一瞬的激荡,入了定般,心里有个念头疯狂浮现:是她!就是她!

当他从震惊中醒来,发现那两个女孩已经快要走出校园大门了。魏子章一下子着急,连忙追了上去,顾不上门卫奇怪的目光,冲着那两个女孩子挥手,“等一等!小姑娘,等等我!请等一下!”

成蓼蓝和陈安走得好好的,突然听到身后的大声呼喊声。两个小姑娘好奇地回头看,就见一个一脸激动的大叔向她们跑过来。那种发光的眼神……成蓼蓝吓了一跳,本能上前,把好友护到身后。

陈安冷静道,“门卫就在旁边呢,你这小身板,又有什么用?”

说话间,那个大叔已经到了她们两人面前,眼睛紧紧盯着成蓼蓝。大叔喘了口气,才镇定下来,从风衣里掏东西,但他掏了掏,什么都没掏出,在两个小姑娘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注视下,尴尬地笑了笑,伸出手来,“你们好,我是一个导演,是来选演员的。小姑娘你叫什么?你的条件特别好,这里有个很适合你的角色,你一定会喜欢的。”

成蓼蓝和陈安互相看看。余光瞥到校门口站着的门卫,她们镇定了些,想来这个大叔就算是坏人,有门卫看着,也做不了什么。

稍微冷静下来,她们认真地打量这个大叔。

导演?

陈安很警惕,把好友拽到了旁边。虽然心中忐忑,但她天生冰脸,并看不出什么来,“导演?请问您贵姓?有拍过什么片子吗?”

魏子章很尴尬地搓了搓手,以他的阅历,当然能看出这两个高中女生把他当骗子看了。可惜他今天出门时,是来母校散步的,根本没准备什么名片。他哪里想得到,自己会在一所高中校园,见到理想的角色演员?

“我姓魏,叫魏子章,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我之前拍过一部戏,叫帝国十三年,你们这样大的小孩子,大概没看……”

“看过,”成蓼蓝恍然大悟般,盯着男人半天,对魏子章甜甜一笑,“魏导,我看过您的戏。您拍得特别棒!”

魏子章惊喜地看着这个小姑娘:他之前的那部戏,是古装男人戏,拍的大气恢弘,还在国内几个奖项中获得了提名。正因为之前的好成绩,拍这部戏时,他才能梗着脖子跟投资方提条件。

帝国十三年得到专业人士和历史迷的夸赞,但也有诟病。拍得太严肃,收视率很差,不讨观众缘。

魏子章根本没指望两个高中女生会看那部戏,成蓼蓝的回答,无疑给了他惊喜。

他语气更好了,“太好了。既然这样,咱们约个时间……”

……

陈安跟成蓼蓝一同去成家,今天周五,明天放假。没想到,两人出学校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叫魏子章的导演,口口声声看中了成蓼蓝,似乎成蓼蓝不同意,是天大的损失一样。

幸好成蓼蓝有前世的经历,又在天涯看过扒这位小有名气的导演的帖子,才能与那个明显激动的魏子章沟通下去。但落在陈安眼中,那个魏导演,骗子的可能性很大。

“蓝蓝,明天你真要去面试?”陈安问。

“嗯,”成蓼蓝点头,“就当玩一玩嘛。”

她的眼睛在发亮,用力握住好友的手,“安安,你不觉得很神奇吗?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走在路上,就被星探看中了。我从来没有被星探看中过……这种感觉,真好……”

陈安原本想劝好友,说也许那是骗子,但看她如此,话到口边变成了,“可是就算你面试成功了,你不是还要上学吗?伯父伯母会让你演戏吗?”

说到这个,成蓼蓝也迟疑了一下,咬咬唇。但很快,她轻声笑,“你想的也太远了吧?还不知道能不能被选中呢。去试一试呗,起码没有遗憾。”

陈安心说,如果那个魏子章不是骗子,是真的导演,那被他当场看中,你被选中的可能性太大了。

半晌,陈安坚定了眸子,紧握住好友的手,说,“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好啊!”成蓼蓝眉眼弯弯,“安安,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当晚回到家,成蓼蓝飞快上网,果然在天涯看到魏导筹备新剧、海选演员的消息。她认真浏览完帖子,又在腾讯上跟好友交流了一晚上,心里大概有了底。往上纷纷说海选卡在一个重要角色上没有进展,恐怕今日魏导就是为这个角色找上的她。成蓼蓝耐不住心中的雀跃,给另一个同班好友许佳打电话,想要分享这个好消息。可惜许佳一家人出去玩了,没有联系到。

当小姑娘们满怀期待地分享梦想时,位置金华的一个五星级酒店,今年小红的女星穆雯刚从横店回来,进了房间,小助理就把电话接给了她。敷着面膜的穆雯听了电话后,笑道,“张导,我知道了,麻烦您了。这个角色我真的很喜欢,也有信心演好,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我想没人比我更适合了……哦?魏导看中了一个高中生……呵呵……您说笑了……好的,谢谢您,改天我请您吃饭。”

放下电话,递给一旁的助理,穆雯闭上眼假寐。

年轻的小助理抱怨道,“穆姐,你说魏导演到底什么意思啊?看上一个高中女生?这不是搞笑么?您这么有名气,他却选一个没有演戏经验的新人,也不选您,太不给您面子了!”

闻言,穆雯的神情更冷了,握着手机的手指用力,指节青白,“哼!我倒要看看,谁敢抢走我的角色!”

第三章 接过剧本

订了个咖啡馆,用作面试的地方。这部叫“金陵春事”的剧,是个民国戏。因为前期的海选和宣传,也颇有知名度。主要演员现在都已定下,女主定的是正当红的小花旦杨可晴,杨可晴气质清雅如菊,颇有观众缘;男主则是来自宝岛的流行歌手邵凌出演,此人相貌出众,歌迷众多,是第一次演戏,也颇得观众期待。其他男配女配等重要角色,也都被七七八八地分好了。只剩下一个角色,导演魏子章举棋不定,一直拖到了今天。

昨晚一通电话,魏子章说了今天的面试。因时间仓促,又只有成蓼蓝一个人面试这个角色,并不用所有人都赶去看。只要魏导能说服投资方,大部分剧组人都是没意见的。魏子章跟投资方那边的人联系,对方昨晚答应得好好的,说今天一起过来。但是二十分钟前,投资方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来不了了。

魏子章在电话里语气很好,挂了电话后,脸色却很难看。他自然知道对方这是借此在表达不满,却也不能说什么。在这个圈里混,有些规则不说破,还是要遵守的。

“魏导?”他正低头看着手机,听到女孩儿的声音,立即抬起头来,收了一脸阴郁,露出和气的笑,“你们来啦,快请坐。”

他目光从陈安脸上一扫而过,重点放在成蓼蓝身上。这一看,脸上的笑更加真诚了。

成蓼蓝上身是一件桑蚕丝喇叭袖的V领系系带裸色衬衫,下面一条酒红荷叶边不对称半身裙,跟他握手时,裙摆飞扬,裸色配酒红,让她更添明艳。这个小姑娘很漂亮,但她只有十五岁,娱乐圈里,漂亮的女星多了。成蓼蓝打动魏子章的,是她身上的那种明朗的气质,蓝天一样。还有她的笑容,张扬又纯真,还带着少女的青涩干净,把人一下子拉回学生时代。

他需要的便是成蓼蓝给人的这种感觉。只要这种气质在,即使她演技差一些,观众也不会在乎的。

两个女孩儿入座,点了两杯咖啡。

“我要不要回避?”陈安问。

魏子章当然知道这个女孩是陪好友来面试的,爱屋及乌,他对陈安语气很好,“不用,你坐一边看着就行。”

陈安点头,安静地坐在一旁,咬着吸管,有些好奇地看着成蓼蓝如何面试。

“别紧张,相信我,这个角色其实很适合你的。”魏子章对成蓼蓝宽慰一笑。

成蓼蓝说了句俏皮话,“我不紧张,我看您比我还紧张。”她指了指魏导放在茶几上不停摩挲的两手。

“哈哈!”魏子章开心大笑,心中对她评价高了一些。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坐在自己面前,竟还能气定神闲,实在是了不起。

随即,他收了笑,脸色严肃了起来,对成蓼蓝说,“好,现在,给我一个笑。要露出牙齿,像天使一样,像阳光一样,尽你可能的清澈、明媚、温暖,尽你可能的充满感染力,最好能让观众跟你一起笑起来那种……就像你昨天在学校里的那种笑。”

昨天在学校?

成蓼蓝一回想,顿时有些明白了。看来自己让魏导看中的,就是昨天跟陈安说话时的笑容吧。

成蓼蓝昨晚上网了解后,就想过,像她这么小的年龄,魏导面试她,角色大概是跟学生差不多。所以今天出门时,她也没怎么打扮,清清爽爽地出去,不正是个学生吗?魏导见到她时的那个夸赞的笑,也让成蓼蓝心中确定:自己猜中了。

而现在这个笑容的要求,没让成蓼蓝放松,反而更上心了。

想想看,一部主角都定下来的电视剧,却卡在了配角一栏上。这说明这个配角的难度,定然不低。且自己打动魏导的居然是笑容……娱乐圈中,笑起来灿烂明亮的女星,应该不少吧?那么多女星,魏导都看不上,反而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可见魏导的要求不低。

不过呢……换个角度讲,自己昨天的笑能打动魏导,今天定然也可以。

怕小姑娘还不明白其中的重要性,也怕昨天的笑是偶尔,魏子章耐心给她讲戏,“这出民国戏,名字叫‘金陵春事’。它有男女主,但我毫不夸张地说,这部剧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你的这个笑。没有你的笑,就没有男女主,也没有整个故事。你笑成功了,这部戏就成功了大半。笑不出来,这个剧便是没有灵魂的。这个笑是全剧的点睛之笔,只要这个笑能保证,其他都可以放低要求。”

“我明白了,导演。”成蓼蓝认真点头,心中有些激荡。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她要尽量拿下来!

陈安在一旁看着好友面试,听了导演的话,松了口气。笑容吗?蓝蓝的笑,确实是很有感染力的。

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成蓼蓝抬起头来,面对双手放在茶几上的魏导,嘴角上扬,慢慢的,露出一个笑来。她眉眼弯弯,笑意一点点扩大,嘴角张开,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

上午十点钟的阳光照在少女脸上,她的笑容比日光还暖。那是一种极为动人的气韵,集天地间的秀和灿于一身。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她的脸也在发光,你看着她,觉得自己在拥抱整个世界。

“好!”魏子章重重一拍茶几,激动地叫出来。

见导演满意,成蓼蓝与旁边紧张的陈安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面试到此几乎已经成功了大半,接下来的氛围就比较轻松了——

“给我一个侧脸。”

“站起来,转一圈给我看看。”

“嗯……你的形体很棒,是学舞蹈的吗?”气氛更加自如了,魏子章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笑道,“那你算是得到加成了。这个角色有舞蹈底子的话,效果会更好。对了,平常听戏吗?”

“这个角色需要唱戏吗?”成蓼蓝一下子紧张,“我不怎么听戏……”

魏子章并没有失望,“哦,没关系。这个后期可以配,我只是问一问。会的话更好,不会也没关系。毕竟你已经有一个舞蹈底子了。”

魏子章测试完别的这些,这才从旁边拿出一个剧本,递给对面的成蓼蓝,“好,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演技和台词功力。看看这个场景,熟悉一下,一会儿跟我对下戏。如果可以的话,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了。”

重生后,第一次,成蓼蓝再次看到了熟悉的剧本。

她深吸口气,郑重接过。

第四章 对戏

咖啡馆里放着舒适的音乐,客人很少,气氛安静。成蓼蓝低着头看剧本,陈安和魏子章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陈安自是挂心好友,魏子章则是在考量其他的。

今天的面试,前面的他都很满意。只要成蓼蓝的演技没有差到烂泥扶不上墙的地步,魏子章已经在考虑如何说服制作方了。制作方也知道这个角色画龙点睛的重要性,不然不会把他们立捧的穆雯硬要塞进来。魏子章已经将成蓼蓝刚才的笑拍了下来,相信看到这样的笑容,他再让出一些利益,制作方也会退一步的。

接下来,就看成蓼蓝的演技了。

成蓼蓝正在看剧本。

演戏四个基本要求:声、台、形、表。

缺一不可。

成蓼蓝有十年的演员生涯,她拿到过认可演技的奖,她对自己的演技是有信心的。现在,该是她拿出真本事的时候了。

时间紧张,又没有签约,作为一个新人,魏导不会把完整的剧本给她看。成蓼蓝拿到的剧本,只是一段场景。大雨中,女方已经和男方分手。女方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去北平求学。这个场景,便是在火车站,女方和男方告别的场景。

之前魏导让成蓼蓝演这个角色时,成蓼蓝就在一点点拼凑这个人物形象了——

她笑起来灿烂,性格该是明媚活泼的,并且是在校学生。她会唱戏,那文化底蕴应该也很好,沉静不语时,该是很有文艺气息的。有这种底蕴在,又是学生,那她的家境应该也不错,至少吃穿不愁,不然是没有能力学这些的。

而导演给的这个场景,又补充了一个这个角色的性格——倔强,执拗,绝不回头。

成蓼蓝抬起头,“导演,我看完了。”

“哦,好,”魏子章和善笑,拿过另一份剧本,“来,咱们对对戏。”

成蓼蓝放下了剧本,几乎在一瞬间,气质就发生了变化。方才还是一个年轻小姑娘,当她抬起眼睛,看向魏子章时,魏子章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意。淡淡的冷,如丝般,不强烈,却坚韧,不可拔。她的眸子冷得发亮,望着前方,却又好像不在看前方。

这样的变化,让她的脸型都似乎发生了改变。不再是一个十五岁的无忧无虑的女学生,而是长大了些,是一个拥有成熟思想的、被男友分手后并没有歇斯底里的民国女性。

魏子章愕然看她,听到她淡淡开口,“白先生,就送到这里吧。我该上火车了。”

魏子章眉头挑了挑,有些震惊——这、这,难道他挖掘到了一个天才少女吗?天生为戏而生?!

他低头看剧本,念出声,“金小姐,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是再也不要跟我见面了吗?”

成蓼蓝垂眼,有些冷漠地看对方,眼睛空空的,“是的。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你怪我?”

“并没有。我们之前便说的很清楚,感情是自由的,我们是自由的。谁也不束缚谁。”

“你能这样想,真的很好。我希望分手后,我们还是朋友。以后……”

“不,白先生,我们不是朋友。我想和你做陌路人。”

……一段冗长的、你来我往的对话,有对感情的倾诉,对对方的质疑。只言片语中,可得知这两人是和平分手。但只言片语中,成蓼蓝隐隐有感觉,男方似乎不耐烦,是男方厌弃了女方,主动放弃的这段感情。场景中并没有明说,但作为女人,成蓼蓝有这种直觉。

她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按照直觉来演。

结束了这段对话后,有括号说明,火车中,金明珠怔怔望着远方的人影。

成蓼蓝并没有按照剧本中所写的那样只是发呆,而是眼睛空茫茫的,有泪光点点在眼中流转。那泪意潮湿,湿润了明亮的眸子。但是少女怔怔然望着前方,眼睛一眨不眨,噙了满眼眶的泪,竟是一滴都没有落下来。

她的满腔失望和留恋,借着这双空空的眼睛,传到了所有人心中。

一旁看着的陈安坐直身子,心脏像是被一只巨手用力握住一样,好像完全能感受到对方的那种空茫绝望,快要喘不上气来。她第一次知道,她的好友,演技居然这样好!

陈安尚且震动,成蓼蓝带给魏子章这种专业人士的震撼,只会更加强烈。

他长时间地看着成蓼蓝,不言不语。

直到成蓼蓝结束了表演,擦干净眼中的泪,虚心喊“导演”,魏子章才回了神。

这一次,他站起身,郑重其事道,“好的,成小姐,今天面试就到这里结束了。相信我,你会得到这个角色的!”

成蓼蓝和陈安对望,两人眼中都闪过欣喜——这是成功了吗?

魏导之前一直说“可能”“大概”“也许”,而今,他居然给了肯定的答案!

“谢谢导演!”

魏子章笑眯眯地看着欢喜的小丫头,她的笑容确实好看,自己也被她感染到了好心情。他说,“回去等我电话吧。”

待送走了两个小姑娘,魏子章脸上的笑便淡了下去。他摸出手机,开始打一个电话,“喂,张导,我决定了,穆小姐不符合我的心理定位,金明珠这个角色,我要交给成小姐演。”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魏子章一脸强硬,“这样吧,咱们一会儿见个面。我拍了视频,你应该看看。看了后,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角色交给成小姐了。”

很快,他挂了电话,起来结账。午时阳光很好,正如魏子章此时的心情般。

但同一时间,另一个人的心情却很不好。

张副导脸色很难看。他昨晚才跟穆雯保证,说这个角色肯定是她的。本以为不过一个高中生,能强到哪里去?结果才一个早上,左右摇摆的魏子章就坚决地告诉他,他要把角色给一个十五岁的女学生。

这太可笑了!

绝对、绝对不可能!

任何人都不会同意这个方案的!

大明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大明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宠妻恶魔5章(第5章 讨老爷子欢心)

    原标题:宠妻恶魔5章(第5章讨老爷子欢心)小说名称:宠妻恶魔第5章讨老爷子欢心最后一周课很少感觉过的特别快,周四的时候徐助理打来电话,说周六早上九点会去学校接她一起去看老爷子。转眼到了周末,宿舍里空荡荡的,有两个人本来就不怎么住宿舍,在外面和男朋友同居,夏冰昨天晚上也搬出去了,她找到一份暑假实习的工作,为了方便上下班,所以在外面租了房子。乔念八点半准时出门,本来以为还早,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宾利已经停在那里,那车她是认识的。乔念小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一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

  • 首席邪妃5章(第5章 恶毒嫡姐)

    原标题:首席邪妃5章(第5章恶毒嫡姐)小说名:首席邪妃第5章恶毒嫡姐这一边的慕洛,其实是听见结界外头有嘈杂的动静,才决定出结界看一下的。出了结界,她才发现,外头已经不是那个破烂的柴房,而是变成了一个小房间,自己正坐在房间的床上。不过,这房间也是破败的可以,塌了一半的天花板,还有床上破破烂烂的棉被,横看竖看,也没有比刚才的柴房好多少。只不过,此时这破烂的小房间里,却是站着一个绝世风华的白袍男子,和周遭的破败,真是格格不入。“桁,你出来了?”慕洛一怔,打量着四周,“这是……”“有人在搜寻柴房,我就带

  • 惊鸿一场爱5章(第5章 事情闹大)

    原标题:惊鸿一场爱5章(第5章事情闹大)书名:惊鸿一场爱第5章事情闹大夏日炎炎,街上车如流水人如长龙,一把把花雨伞像一条流淌彩色的河,把这燥热的城市装饰得五彩缤纷。街头上,有一个戴着鸭舌帽,身穿绿T恤白短裤,微笑着向路边行人发传单的女孩,她那朝气蓬勃、甜美可爱的样子犹如夏日里轻抚而过的微风,令人舒爽轻凉。不远处,有个记者咔嚓咔嚓地对着她拍照,同时还有一道深邃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在注视着她。凌薇虽然满头大汗,但仍客气礼貌地笑着将手上的传单递给路过的行人,陶子说帮她报仇,让她到街上来发传单,她已经坚持

  • 白天坏夜晚爱5章(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 我们说好了)

    原标题:白天坏夜晚爱5章(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我们说好了)小说名字:白天坏夜晚爱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5章我们说好了“你答应过让他们一无所有!”名可在北冥夜怀里挣扎了起来,抬头看他时,眼底已经蒙上屈辱的泪光,“你这个骗子!”他骗了她!听到名可的话,对面的许邵阳顿时冷汗吟吟,在北冥夜跟前,自己渺小得像只蝼蚁一样,他是生是死,就凭他一句话。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想让北冥夜对付他们!“北冥先生,可可年纪还小不懂事,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他魏颤颤地道,只是,根本没人愿意理他。名可依然

  • 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5章(第5章 给他冲杯咖啡喝)

    原标题: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5章(第5章给他冲杯咖啡喝)书名: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第5章给他冲杯咖啡喝简宁不幸住院了。白天淋了雨,半夜受了寒,再加上凌少宸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一击,简宁想不晕都难。从住院到出院这段时间,凌少宸统共来看过简宁两回。第一回的时候,简宁还在昏睡,他愣是一句话都没能跟人家说。第二回简宁醒着,但她一见着凌少宸就蒙头睡觉,主治大夫以“病人需要休养”为由,无情的将凌少宸拒之门外。凌少宸开始还忍着,毕竟是他害得简宁受了伤,还挂了两天点滴。但后来,简宁总是对他的“示好”视

  • 倾心倾情5章(第5章 小心我举报你)

    原标题:倾心倾情5章(第5章小心我举报你)小说名称:倾心倾情第5章小心我举报你苏末的脑子里在一分钟的时间里滚过了无数种猜想。一分钟之后,男人走过来很自然的扶住了她,“你没事吧?”他风轻云淡,苏末却窘的恨不得挖个地方把自己给埋了。“没,没事,咳……”她想逞强,一开口却剧烈的咳起来。丫的萧然可真狠,掐的她脖子都快断了,一说话里面都疼。“我看你还是跟我来看看吧。”男人说完就直接掐住了苏末的胳膊,把她往楼梯口处拽。苏末本来想拒绝,可又怕萧然那一下真的把她的脖子掐坏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绝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在

  • 我的女法医5章(第5章 她竟然调戏他)

    原标题:我的女法医5章(第5章她竟然调戏他)小说:我的女法医第5章她竟然调戏他“现在插播一条新闻,今日下午三点,警务司特聘一批法医作为专门人员,前去参加考核的人是有史以来最多的,其中女性占最大比例……”看着荧幕上的播报,黎安眉眼微微闪烁了一下,直接拦了一俩车去了警务司。她现在确实很需要一份工作。法医是一门很血腥很恐怖的职业,一般很少有女性会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血腥又少有前途,所以大多数人为男性。可是当看到门口密密麻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时,黎安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走错了。“这里是法医参加考核的地

  • 庶出小佳人5章(第5章 说话可以不喘气吗)

    原标题:庶出小佳人5章(第5章说话可以不喘气吗)小说名称:庶出小佳人第5章说话可以不喘气吗被云卿珞这么一看,云曈下意识握紧了手,但脸色不动声色。她对上云卿珞的眼睛,可是云卿珞很快就转开了目光,靠在云璧的怀里哭着说,“是有人推我,是有人推我,爹爹,您一定要给珞儿报仇!”“谁?谁敢推我的宝贝女儿,珞儿,你说,是谁推的你?”云璧显得怒气高涨,竟然是故意将他的珞儿推下云渺崖,到底是谁如此的歹毒!云卿珞伸手擦了擦眼泪,支支吾吾地开口,“女儿掉下去的时候看到一个身影,很像很像……”说话间,她的目光掠过萧陵落

  • 你的爱盛情难却5章(第5章 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

    原标题:你的爱盛情难却5章(第5章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小说书名:你的爱盛情难却第5章就喜欢这丫头的调调苏沫点头,去吧台取了最贵的红酒,小秋是她高中同学,高三那年,她父亲脑中风住院,十万的手术费,小秋就是在那时沦落风尘。她吸了口气,端着酒走到了包房门口,推开门要进去的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陆景炎,这个人从来都是带光的,不管在哪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苏沫整个人都在颤抖,想要转身逃走,下意识的不想让她看到如此不堪的自己。今天刚听说他回来了,晚上就在这里遇到,真不知道该说他们之间是有缘还是冤孽。“把酒端

  • 半生你我5章(第5章 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

    原标题:半生你我5章(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书名:半生你我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不准哭!”他伸手有些不熟练的去帮她擦眼泪,然而表情还是很严肃的。连说话都是命令的口吻。见他没有回答,陈曦又机械的重复了一遍“如果我顺从你,你会帮我吗?”一想到秦枫现在正在跟官娜娜做着那样苟且之事,她就觉得说不出来的恶心,愤怒的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报复他们。虽然现在她还不清楚眼前这个帅气的有些过分的男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能让秦枫将她送到他床上讨好他的男人一定大有来头。她必须大胆尝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