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TXT

2017/12/1 12:16:33 来源:网络 []
书名:你是我的刻骨铭心
001:怎么,你又缺钱了?

  我和陆臻再一次重逢是在医院。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当时他衣着光鲜地被保镖簇拥着,架势大得像是即将要去走红毯的明星,而我,正为了孩子的医药费,在电话里跟老公大吵特吵,歇斯底里地像是一个泼妇。

  他出现得太过猝不及防,就在我和老公吵架时烦躁地一个转头间,我甚至喷了几粒唾沫星子在他脸上。

  然后,当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我没想到时隔五年以后,我还会再一次见到他,还是以这么狼狈的姿态。

  老公的骂声还在通过手机听筒传出来,愣了两秒之后,我匆匆转身,整个人像是踩在泥沼里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开了。

  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望着彼此对视了两秒,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亦或是怎么在心里想我的,我没工夫去在意,儿子的医药费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身上,我没有精力去想太多。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苏岚我告诉你,钱我一分都没有,你要医治你儿子那是你自己的事,别想从我这再拿到一分钱去给那个拖油瓶!”

  走到僻静处我重新拿起手机,老公杨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紧接着,他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页面,崩溃得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怨恨杨凯的狠心,但我却没有立场指责他什么,因为他说得没错,我的儿子不是他的种,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拖油瓶。

  五年前我和陆臻分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我是个孤儿,舍不得这个孩子,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亲人有个牵绊,于是我固执而任性地留下了他。

  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杨凯,他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收入不错,人看上去也比较老实忠厚,他说他不介意我怀着别人的孩子,他说他愿意娶我,我以为我嫁给他是准没错的,却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刚结婚那一年他对我还是挺不错的,我想吃城西的鸭脖,他二话不说也不顾是半夜两三点,穿好衣服就跑出去给我买,对儿子也是视如己出,对外都说儿子是他亲生的。

  可是好景不长,儿子的五官一天天长开,和他是一点都不像,他的朋友们开始拿儿子和他开一些隔壁老王的玩笑,至此,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臭,说话也一天比一天冲。163女性网

  我知道男人都爱面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玩笑,我尽量的去谅解他,容忍他,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冷嘲热讽。

  我提过离婚的,他不愿意,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这次儿子生病。

  白血病,一听就很可怕的三个字,需要巨额的治疗费,还不一定能治好,杨凯不愿意掏这个钱,我怪不了他,我提出算是我找他借的,他还是拒绝,于是我一着急就和他吵了起来,然后,我就以最狼狈的姿态重逢了我年少时那个梦。

  陆臻。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帅气,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打磨得他更加的从容冷硬,天资非凡。

  而我早已经嫁做人妇,熬成了黄脸婆。

  “乐乐妈。网站http://www.163woman.com/”身后传来护士的声音,“您和乐乐爸商量好了吗,医药费什么时候能交,你已经欠了医院两万块医药费了,再不交费就只能让乐乐出院了。”

  我无力地转过头去,僵硬的扯着唇角赔笑,“不好意思,我会尽快凑齐医药费的,乐乐的治疗不能停,拜托了。”

  护士一脸为难的表情,“乐乐妈,我知道你们当爸妈的不容易,可是谁活着容易啊?就乐乐欠的这两万医疗费,还是我们科室的同事们见乐乐可怜,每人凑了点给他垫付上的,不然早几天就该让他出院了,真不能再拖了,要是你实在拿不出钱,干脆把他接回去得了。”

  护士的态度很好,但说出的话却句句扎我的心。我知道医生护士们都已经尽力帮我了,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谁也不宽裕,他们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

  难道把儿子接回家去等死吗?

  我急得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见到的陆臻。

  三十万的医药费,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巨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连根汗毛都算不上。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或许我可以找他借……

  这个想法一旦在脑子里闪过,就开始疯狂的滋长,一遍又一遍疯狂的蛊惑着我,怂恿着我,侵蚀着我的理智。

  我疯了一般往刚刚遇到陆臻的那条走廊上跑过去,万幸的是,他还没有离开,正坐在长椅上像是在等着谁,身边两个保镖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的守在他旁边。

  我刚一扑过去,就立即被保镖给控制住了。

  “你是做什么的?离这里远一点!”

  我一边挣扎,一边不管不顾地叫道:“陆臻,陆臻,我是苏岚,我有话跟你说!”

  陆臻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不带任何的感情,冷冽得像是寒冬里的风。

  然后,他淡漠地开口,甚至带着恶劣的语气:“苏岚?哦,原来是老熟人,你不说名字,我还真是一点都没认出你,怎么,你又钱不够用了?”

  我被他一鲠,想到五年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其实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换做其他时候,我可能已经羞愧得落荒而逃了,但是一想到儿子的医药费,我还是厚着脸皮点了头:“没错,我又缺钱了。”

  “苏岚,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163女性网”陆臻的面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又很快隐去,“可是你缺钱关我什么事呢?”

  我急急地看着他,无视掉他眼里的鄙夷和嘲讽,“给我三十万,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三十万?”他冷哼一声,“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能值这三十万?”

  我不值,我知道。

  可是我不能放过这唯一能拿到钱的机会。

  我面子里子全不要了,奋力的挣脱开左右两个保镖的束缚,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就亲了他一口,“三十万,我保证你会物超所值,你也不想我把当年咱俩之间那些破事抖落出去吧?”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亲过去,被我亲了个结实,整个人都失神一般的愣了一下,随即嫌弃似的撇开脸,眼底是狂风暴雨般的神色。

  “苏小姐这是打算卖身?你觉得你这肮脏的身体能值三十万?”

  我听着他嘲讽的话语,心如刀割,只剩下本能还在对他说:“只要你能借我这三十万,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那就跪下来,求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柔情。

  我绝望地与他对视着,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想法。

  我很想逃,逃得远远的,远到这辈子再也不要看到他。

  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逃,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儿子,不过是下跪而已,我可以做到的。

  我麻木地弯下膝盖,扑通就要跪下来,却在即将跪下的时候,被他给推到了一边。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

  “三十万我可以给你,反正我给夜总会小姐的小费也不只这些,但是,苏岚,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眼里连坐台的小姐都不如,懂么?”

  我心如刀绞,却不得不放下所有的自尊和人格,弯下腰去捡那张支票。

  会诊室的房门在这时候打开,一个打扮精致的美貌女人走了出来,她对着陆臻甜甜一笑,声音温婉好听。

  “阿臻,我检查完了。”

  随后小鸟依人般的投入陆臻的怀抱。

  陆臻娴熟地搂过她的腰,语气温柔,“那我们走吧。”

  他们没有看我一眼,好像我根本就是一团空气,就那么相携着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是妇产科。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陆臻来陪着看妇产科呢?

  女朋友?还是妻子?

  她叫他“阿臻”,这是曾经属于我的专属称呼,他看着她的眼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那也是曾经专属于我的……

  已经五年过去了啊。

  我捏着支票,僵硬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就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等到白头等到你12章

    原标题:等到白头等到你12章小说名字:等到白头等到你第12章让你被大火活活烧死秋恋手肘撞到墙上,一阵钻心的痛。她抬起一双红肿的眼,恨恨瞪着霍尊,疯了一般咆哮。“是,我疯了!被你们逼疯了!”这个眼盲心瞎的男人,曾经她到底爱他什么呀?瞥了一眼秋恋,霍尊拧着眉心拢得更紧,那个单纯善良的秋恋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谁都没逼你!秋恋,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他音色冰冷,墨色的眸中却残存着一丝痛惜。苏娅把脸埋入霍尊的怀里,哭哭啼啼起来,“阿尊,我头好晕好疼,会不会有脑震荡啊?”“走,我带你去做检查。”霍尊

  • 今生为你不言婚12章

    原标题:今生为你不言婚12章小说名称:今生为你不言婚第12章江锦绣死了云儿直接跪倒在地,一双眸子哭的红肿。几个守门的宫女推搡着她,“赶紧走吧,若是惊扰了贵妃娘娘,小心你的小命!”楚墨晟沉默了片刻,大步走到云儿面前,他冷声道:“什么事!”见到楚墨晟,云儿猛然爬了起来:“皇上,求您救救我家娘娘,救救我家娘娘吧……”云儿哭声凄惨,那几个丫鬟见到皇上出来,一个个连忙退到后方。楚墨晟心中一急,不由得揪紧了起来,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不急不缓的问道:“江锦绣又怎么了?”云儿不出声,只是低着头浑

  • 有生之年遇到你12章

    原标题:有生之年遇到你12章小说书名:有生之年遇到你第十二章他的大沈江寒不喜欢去酒吧那种嘈杂的地方,但这一次,他却在自己讨厌的地方喝得大醉。卫添不知道自己老板为什么会喝成这样,他不敢问,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他回家。凌瑶在沈宅大门口翘首以待,看到沈江寒被卫添扶下车,立刻跑上前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对沈江寒问寒问暖。“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快进屋,我给你泡好了解酒茶。”沈江寒不想说话,任她搀着进屋,躺到床上。端来解酒茶,凌瑶跪在床边,像旧社会的贴身丫鬟一样侍奉着他,“江寒,我好心疼,答应我,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

  • 情愿一生爱如初12章

    原标题:情愿一生爱如初12章小说:情愿一生爱如初第12章我不要这个孩子了辛柏初的话让许愿愣住,她慢慢仰起头,呆呆的看着他,额头上的血徐徐划过她的眉心……“不!”目光呆滞的许愿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号,她的双手紧紧的覆在小腹上,不停的摇头,哭喊,“不……”展阳心痛的搂住她,此刻的他,把辛柏初撕碎的心都有……而许愿瘫在展阳怀里的脆弱模样,反而让辛柏初心头那股无名之火更盛,他一脚把展阳踢开,目光凝在许愿毫无血色的脸上,字字寒凉,“看来你是真的很想留下这个孽种?呵呵,好啊,那就等着给傻子收尸吧!”他说

  • 执迷不悟12章

    原标题:执迷不悟12章书名:执迷不悟第11章曾经的旧时光陶雨墨记得,在莫凌川对她说出结婚可以,但是他不会碰她、也不会和她生孩子的时候,她心头难过,还找聂小晴聊过这件事。可是,却没想到,自己向来信任的朋友,竟然背过来给她一刀!一幅幅画面一点点拼凑起来。她想起,当初第一次见莫凌川的情景。那个时候,莫凌川才刚上高中,她上初二。她并不喜欢看班级篮球赛,可是,几乎所有同学都去了,所以,她也只好过去。可是,她觉得干坐着浪费时间,于是,抱着电脑去坐在了一个角落。那会儿,她比较迷恋一款游戏,可是,不知道那天电脑

  • 如果我变成回忆12章

    原标题:如果我变成回忆12章小说名:如果我变成回忆第12章最后一丝期许湮灭猝不及防之下夏星茹倒退了几步,直接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嘶……”夏星茹痛的吸了一口冷气。“你在干什么?”赵臣屹好看的剑眉皱起,冷着脸问。乔语嫣背对着赵臣屹,不知道他是冲着自己发火。转过身,乔语嫣捂着被水烫到的手背就贴着赵臣屹撒娇,“臣屹,手好痛!你这佣人也太不懂事了吧。”赵臣屹的怒火熊熊升腾,他猛地推开黏在他身边的乔语嫣怒斥道,“老子是在问你!你想干嘛?嗯?”乔语嫣被赵臣屹的样子吓得花容失色,她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帮你教训

  • 此生最好不相见12章

    原标题:此生最好不相见12章小说名字:此生最好不相见第十二章离婚站在别墅前,薄弈寒忽然发现这是结婚以来,他第一次白天出现在这里。被迫和蓝小凌结婚,对于薄弈寒来说,是一件让他觉得蒙羞的事。每一次走进这个家门,都会让他又一次的想起当初记者们破门而入时那个窘迫的场面,让他对蓝小凌更加的憎恨。所以他在市区又买了房子,这里,对他来说早已不算是家了。在门边站了很久,屋子里一片寂静。薄弈寒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午饭时间吗?即使那个女人不知道他回来,张妈呢?难道他不在家,她连午饭都不做了?他自行按下了指纹

  • 爱我,别走12章

    原标题:爱我,别走12章小说名字:爱我,别走第十二章借给我五百五十万乖乖听话,邵佳怡跟在他的后面,返回病房。邵佳怡有些怕热,所以病房的空调没有打开。进门感觉气温偏低,霍景尧弯身从病床上拿过遥控器,将气温定到二十六度。他的这个举动,令心寒无数次的邵佳怡终于温暖了一回,没有忍住,她诺诺地开口,“你是担心我冷吗?”冷笑,他摘掉手上的黑色真皮手套,用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回答,“手术前,你不能再生病,乐乐等不起。”“……”自嘲,邵佳怡的唇角微微扬了扬。霍景尧捕捉到她这一抹心酸的笑,眉头微蹙,扭头不再看她,“

  • 也曾深深爱过你12章

    原标题:也曾深深爱过你12章小说名字:也曾深深爱过你第12章想哭就哭吧忽然被点名,余向晚有些无措,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倒是李梦柔先出声打了圆场:“哎呀楚大哥,我怎么感觉你对晚晚特别严苛?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你这个做领导的还是别管人家小两口的事啦。”小两口?楚离轻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翻看着手里的菜单,好像刚才说那句刻薄话的人并不是他一样。半晌,他忽的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对傅学易说:“傅先生,有些女人只适合玩玩而已,千万不要看走眼,浪费自己的感情。”余向晚的脸因为楚离的这一句话,而刷的一下变成一片苍白

  • 心慌慌,情瑟瑟12章

    原标题:心慌慌,情瑟瑟12章小说:心慌慌,情瑟瑟第12章男色撩人楼上主卧房,叶繁城冷脸“瞪着”秦瑟瑟,虽然看上去挺能吓唬人,但其实有些力不从心。短短一个月,这个女人就全面侵入了他的生活,无时无处都是她的痕迹别的不说,先是缠着他一起睡,他再怎么疾言厉色,她就一句:“我怕黑,我不要一个人睡。”然后成功入驻他的房间、他的床。再然后……叶繁城此时站在浴室里,伸出手臂把秦瑟瑟困在墙壁和他的胸膛之间,低头对着她,脸色沉的不能再沉,“你也把我当废人。”秦瑟瑟对上他的眼,沉默。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但她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