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老公是冥王》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30 23:22:13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老公是冥王

第002章:穿越千年

痛!

  很痛!

  非常痛!

  除了这几个字能强烈的表达语姿现在感受之外,语姿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版权163woman.com

  “你要醒了吗?”还未睁开眼便听见一声悦耳的声音。

  挣扎着想睁开双眼,使原本快痛的要散架的身子更加激烈的刺激着语姿的痛觉神经,受不了了!

  终于在使完力气的最后一刻,语姿睁开了双眼。

  刺目的光直射双眼,用手挡住光线,让眼睛慢慢适应四周的环境。

  “你终于醒了!”一张超大的娃娃脸忽然闯进语姿的眼帘。

  “嗯!?”

  咋舌了!

  语姿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张娃娃脸,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对自己眨巴眨巴的,两道弯弯的秀眉如柳叶一般好看。殷红的嘴巴小小的,真的是可爱之极。

  “我这是在哪啊?”语姿打量着四周,忍不住吃了一惊。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破旧的茅草屋中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桌子,还有两张可怜的板凳。窗户是纸糊的,还很适宜的从破口里吹出几缕风来,再看看眼前这位小姑年的打扮,粗布麻衣,外加N个补丁,而且还是中国古代的传统服饰。

  MYGOD!

  语姿揉揉双眼,再次睁开,眼前还是一摸一样,用力的掐自己一把。疼!

  果然不是在做梦啊!

  “请问,这里是哪里啊?”语姿望着眼前的小女孩愣愣的问道。

  小女孩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自己身边:“这里是我家。”

  这简直就是废话,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那你家在哪里?”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尽量让自己柔下声继续问。

  “我家在这里。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小女孩天真的回答道。

  狂晕!

  “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是想问,你家住在哪个镇?哪个村?那个乡?明白?”语姿看着她感觉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这里是彦红村,往前面走就是玄兼国的帝都了!”小女孩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语姿。

  玄兼国?!

  帝都?!

  语姿惊讶的张着嘴巴,半天合不拢嘴。

  天啊!离家出走,走到古代来了!这下好了,连自己的家都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子沉了,再也见不到哥哥了,再也不用回家了!

  “哥哥,哥哥!哥哥也是来参加科考的吗?”正当语姿沉思之际,一双小手不停扯着语姿的衣袖。

  “哥哥?”语姿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孩。

  “难道不是哥哥吗?”小女孩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163女性网

  语姿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变啊!再看了看自己的服饰,也没变啊!为什么叫我哥哥啊?莫非这小女孩脑子进水了?

  “我是女的,你应该叫我姐姐,知道吗?”语姿耐下心来教导着小女孩。

  “哦。”小女孩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语姿问道。

  “我叫江竹,江水的江,竹子的竹。那姐姐叫什么名字?”江竹好奇的问道。

  “姐姐叫语姿,圣语姿。原文http://www.163woman.com/圣明的圣,语言的语,姿态的姿。”语姿微笑道。

  “姐姐是一个人的吗?”江竹眨巴着无辜的双眼问道。

  语姿微微沉凝了一下,随即微笑道:“是啊!姐姐就一个人呢!那江竹呢!江竹家里应该还有人吧!”

  “没有了!爹爹和娘娘都死了!”江竹说着垂下了头。

  语姿心里不禁抽搐了一下,看着眼前垂着头的小女孩,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柔软了!

  “以后江竹就和姐姐在一起吧!”语姿揽过江竹肩,让对方靠在自己的怀里:“反正姐姐也是一个人,江竹就和姐姐一起吧!”

  江竹抬起头看着语姿,嘴角荡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眼里一闪而过的狡洁。

  即便是一闪而过,可是也被语姿捕捉到了。

  这个小鬼!

  语姿看着江竹,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网站163woman.com

  差点就被算计了!果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不过对付语姿这种识人老手,这简直就是小儿科。

  江竹,其实很想让自己留下来吧!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真的对她来讲太过孤单。还有生活的压迫,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太苛刻了!如此压迫的生活下江竹应该已经失去原有的童心了吧!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语姿不禁苦笑。

  “姐姐在想什么呢!表情怪怪的!”江竹疑惑的望着语姿。

  收起失落,语姿甜甜一笑:“江竹既然叫我姐姐了,就把原本的那些小聪明都收起来吧!姐姐不会离开你的。”

  江竹一怔,望着语姿讷讷的开口,眼里闪着害怕,紧张还有一丝祈求:“姐姐知道了!我——”

  “好了,江竹不用多说了,姐姐明白。”语姿拍拍江竹的肩。

  “那姐姐不会离开江竹吧!?”半信半疑。

  试探还是怀疑?

  语姿蹙眉:“既然江竹叫了我姐姐,就要相信我!”

  “嗯。”坚定的声音伴随着甜美的笑容终于打入了语姿冰封已久的心。

  “真乖!”语姿欣慰的笑了。

  —————————————————————————————————————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子沉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语姿,可是还没等子沉理清思路就被一阵尖叫声从沉思中惊醒了。

  “少爷,少爷醒了!”

  子沉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禁傻了眼。

  古色古香来形容子沉所见的一切再适合不过了。白色的帷帐,铺着宣纸的书桌,笔墨纸砚齐全。镌刻着华美图示的房梁,用的绝对是上乘家木。透过窗子可以看见种满荷叶的池子,还有一大群人急匆匆的向这里行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语姿呢?语姿在哪?

  还没等子沉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就被一个人紧紧抱在怀里,紧接着是扑鼻而来的脂粉香。浓重的香气让子沉透不过起来。

  “儿啊!真的是你吗?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就是不信,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一个年纪大概五六十岁的贵妇紧紧抱住自己。

  子沉打量着眼前的这群人,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是古代,他居然穿越了!

  自己居然追着语姿追到古代来了!

  “请问你是谁啊?”子沉意识到自己处境后的第一个问起便像一块巨石落入平静的湖面一样,激起了千层浪。

  “儿啊!你该不会把你娘给忘了吧!”贵妇颤巍巍的抖着双手,眼神从惊讶变成了惊惧,又从惊惧变成了难以置信。

  “儿啊!你可曾记得我?”这时有一位中年华服男子挤到了子沉面前,眼里除了焦急之外还是焦急。

  子沉茫然的摇了摇头。

  “啊!失忆了!”不知是谁吼了一声,紧接着所有人都这样一字不差的喊起来了。

  子沉不禁觉得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没事,没事,失忆总比死了好!”自称为子沉娘的贵妇终于在脸上露出欣喜。

  “是,是,是。”随即自称是子沉爹的老头也附和道。

  —————————————————————————————————————

  “这件衣服是谁的?”语姿扯着身上的一套男士长衫问道。

  “是爹爹的。”江竹看着语姿,眼睛像狐狸一样弯弯的。

  “是你爹生前留下的?”语姿有些尴尬的问道。

  “是啊!可是这件衣服爹爹从来没穿过,一位这件衣服是娘送给爹的生日礼物,爹放在柜子里不舍得穿。”江竹解释道。

  “那还是新的了?”语姿将信将疑的说道。

  “是啊。”江竹点点头。

  “你爹都不舍得,你舍得吗?”语姿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鬼,眼里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你是江竹最后一个亲人了,如果爹爹还在世的话,一定也会同意的。”江竹有些得意的说道。

  唯一的一个亲人!

  语姿回味着这句话,不禁哑然。

  “放心吧!姐姐会照顾好你的。”语姿摸了摸江竹的头。

  “江竹相信姐姐。”语气里除了信任还是信任,让语姿再也找不到任何杂质。

 

第003章:考取功名

玄兼国,帝都。

  语姿语姿也不知道自己是处在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知道现在中国有五个国家,玄兼国的北边是禁龙海,南边是萧月国,北边是凤仪国,凤仪国过去就是金昭国,西边是舞华国,五国之间兵力最强的是萧月国,最繁荣的是玄兼国,最贫瘠的是舞华国,最有野心的就是凤仪国。

  五国论总体概势,应当是旗鼓相当的吧!一个制衡着一个谁也没有顶尖,十多年来也没有人打破这种僵局。

  帝都是玄兼国的核心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所以市场经济相当繁荣。

  语姿走在大街上,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在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让语姿感到惊奇,有很多事情让语姿感到惊讶,比如说,帝都当街拉人去科考!

  “江竹也真是的!让我在这里等她,一下子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语姿站在一棵树下东张西望的嘀咕道。

  半个时辰前——

  “江竹,这里就是你们的帝都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语姿饶有心却的问道。

  “是啊!”江竹一脸自豪的点头。

  “还会很不错嘛!”语姿忍不住夸了一句。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江竹走在语姿身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一副要算计人的表情,可惜语姿只顾着来帝都的兴奋,没有注意到此刻江竹的表情。

  “可靠不是只有男的才可以参加的吗!?”语姿想也不想得说道。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江竹小声嘀咕道。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语姿笑道。

  就和姐姐一个人吗!?

  江竹微微沉凝了一下,猛地一抬头看着语姿,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

  语姿站在树荫下左等右等的不见江竹回来,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这个小鬼该不会耍自己吧!

  回想起江竹临走前的决绝,语姿就觉得一身颤抖。

  该不会被算计了吧!

  正当语姿想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肯定是江竹那个小鬼!

  “江竹,我说你——”话说了一半,看见来人,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

  “你也还是来参加科考的吧!再不进考场的话,要迟到了。”来人还没等语姿反应过来就一把把她拽到一间府邸的前面。

  白墙黑瓦的房子,正门前有两头石狮,有很多貌似秀才的人陆陆续续的进到里面。

  “快进去吧!”说着又要把语姿拽进去。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参加科考了?”语姿望着那人,一脸疑惑。

  “不是你妹妹说的吗!站在科考试殿前的大树下不正是你吗?”那人看着语姿一脸费解的神色。

  “妹妹!”该不会是江竹吧!

  “是啊!”那人点点头。

  现在这种状况,不仅让语姿想到半个时辰前的对话——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

  这个小鬼!绝对不会放过她!

  “公子,公子!”一声唤,把语姿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啊!”语姿有些发愣的看着边上的人。

  “监考官来了,要发试题了!”那个就坐在语姿身边,所以见语姿正在发愣就小声提醒道。

  “你是什么时候帮我拉进来的?”语姿讷讷的问。

  “就在你发呆的时候,我见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那人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

  哎!没办法了!只有和你拼了!

  至于江竹那个小鬼等我考完试再来收拾。

  语姿刚想到这里,试场外的江竹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有人在说我吗?”

  王子星失忆的事情已经闹得附上沸沸扬扬的。

  经过多天的努力子沉终于知道现状了。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玄兼国九王爷的家里,而他就是九王爷唯一的儿子玄肃清,现在的他算起来也是皇亲国戚了!

  而他与九王爷的相遇存在了相当大的戏剧化。

  那日九王爷和他的夫人得知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归家的途中遭到遇刺,经家丁的描述,玄子沉不行惨死歹人手中,而老妇人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英年早逝,所以就每天都去庙里烧香拜佛,祈祷自己的儿子没死,结果在和九王爷回来的途中遇见昏迷的王子星。

  没想到,我会和玄子沉长得一摸一样,而且连名字都一样,郁闷。子沉心里嘀咕道。

  “少爷,你有一个人发呆了!”一声呼唤叫回了子沉漂浮的思绪。

  “东来,我叫你查的人,你查到没?”子沉看着身边一副书童打扮的小厮问道。

  “还没呢!”东来摇了摇头。

  “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快点找到她!”子沉沉声说道。

  “是,公子。”东来说着退出了子沉的书房。

  语姿,语姿,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你?

  王子星苦恼的摇了摇头。

  为了找到语姿,子沉就对就往也撒了一个小谎,说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叫做圣语姿的女子救了自己,可是那女子就好了自己的伤就消失了,所以就让九王爷到处找人。

  “自己是追着语姿来到这里,按道理说,语姿应该也在这个空间里才对啊!可是怎么会找不到人呢?”子沉望着窗外的荷花池喃喃自问。

  “子沉!子沉啊!又在想你的救命恩人的事了!”一双慈爱的双手拍了拍子沉的肩。

  子沉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一位于自己样子差不多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自己的父亲,玄方。

  垂下眼睛,很变扭的叫道:“父亲。”

  “子沉刚刚回来,应当多陪陪你娘,你不在的这几日他总是挂念你。”玄方淡淡的笑着,语气温婉。

  “孩儿明白,只不过没有见到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故人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孩儿,只是想报恩而已。”子沉看着玄方淡然说道。

  考了一个下午的试,又不能提前交卷,让语姿坐在位子上大打瞌睡。

  搞什么嘛!这种小儿科的题目也来靠我!古代的人寒窗苦读十年都学什么去了!

  想到这里语姿又不禁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瞌睡。

  实在是没有事情做得语姿,只能盯着监考官发呆了。

  黑玉般的长发垂在胸前,剑眉星目,两眼虽是温和的咖啡色,但是炯炯有神,古铜色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文官啊!好像叫什么曼寒来着的吧!

  曼寒觉得有人不停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像语姿的方向看来,正巧对上语姿打量自己的眼神。

  语姿在与曼寒视线相触的一刹那,马上低下头看自己的考卷。

  曼寒微微蹙眉,但没有多说得什么,便转向别的地方了。

  语姿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的无聊感顿时有侵袭了上来。

  无聊啊!

  发霉了!

  语姿在心里大声喊道。

  四下看了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还没写完,这回语姿彻底郁闷了。

  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好写?莫非答个题还得凑字数?可是不对啊?是写文章没错啊?可是监考官好像没说要写几个字吧!

  看看考题:攻城者当作何?

  语姿想也不想的就对了几句: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二,攻城者下,攻心者上。三,既来之,则安之。四,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五,一鼓作气。

  整张白纸上就写了这么几个字,再看看别人的考卷上,那个满啊!比高考作文还危险!不禁令语姿汗颜。

  想到这,语姿心里忍不住偷笑,还好在家里的时候琴棋书画都学过,要不然到了古代还不被挂掉!

  想想书法拿过金奖语姿心里那个激动啊!

  爷爷,你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想到当初在家里,爷爷不停地逼着自己学这学那的模样,语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至今还记得爷爷说的那句话:“你是圣氏公司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学,而且学得多,要不然你就不配姓圣!”

  当时爷爷的眼里除了严厉之外,应该还有关心吧!

  可是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第004章:金榜题名

当语姿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天边已挂满了晚霞,边上的大树底下,江竹正站在那里焦虑的等待着自己。

  语姿见此,原本有一肚子的火,也在瞬间被浇熄了。

  江竹见语姿从试场出来兴冲冲的迎了上去。

  对于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语姿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反正考试也已经考过了,后悔也晚了,只希望日后男扮女装的事情不要被发现才好。

  “哥哥,你出来了!考得怎么样?累不累?试题难吗?”听着江竹连珠炮似的话,语姿无奈的笑了。

  “试题一点也不难,很简单!像你哥哥我这种高手,做这种试题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手到擒来的是嘛!”语姿自恋的吹嘘道。

  “手到擒来还说的过去,可是这愉快简直就是骗小孩子,我看你都打了一个下午的瞌睡了!”声音自语姿的后方传来。

  语姿转身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盯着看了一个下午的监考官。

  语姿当场尴尬的要死,恨恨的盯着曼寒。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你看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还没看够?”曼寒讥笑道。

  “我何止是看够啊!我简直就是看到想吐了!”语姿也毫不吝啬的还以颜色。

  “是嘛!既然是想吐干嘛还呆在这里?”曼寒眼里微露严厉之色。

  “我想站那我就站那!这块地又不是你买的,我凭什么不能站!”语姿挑衅的挑了挑眉。

  “果然是牙尖嘴利。”说罢,转身上了马车。

  搞什么飞机啊!在我面前摆阔吗!我在21世纪开法拉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哪呢!一辆破马车就拽成那样,让你开一辆凯迪拉克还不把中国掀翻了!

  鄙视!

  江竹看着语姿生气的神情,准备脚底抹油先溜了,可是还没等她走开一步的时候就遭到语姿碎碎念的攻击。

  “江竹,你准备去哪啊?”语姿一把揪住江竹的衣领,一脸奸笑。

  江竹打了一个冷战,讨好的笑道:“我没准备去哪啊!”

  “是嘛!那就好!那让我们来算算总账吧!”语姿说道这里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算,算账!?”江竹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啊!随便帮我决定我不想做的事情,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朝堂之上,你说这笔帐,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算算呢!”语姿用无害的眼神看着江竹,声音甜美,婉转。

  “哥哥,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行!”

  一声历吼,划破了原本平静的天空。

  王子星站在案台旁边,在铺平的宣纸上画着画。边上的东来看得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子沉没有看边上的东来只是静静的看着染墨的宣纸,但话却是对着边上的东来讲的。

  “只是觉得奇怪。”东来笑笑。

  子沉挑眉,搁下手中的笔,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东来。

  “哦!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可奇怪的?”子沉淡淡的笑道,无不流入出高贵淡然的神色。

  东来一滞,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以前的公子总是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现在的公子温文尔雅,看上去很高贵的样子,还有,以前公子都喜欢去喝花酒之类的,给人一种纨绔子弟的感觉,现在的公子,喜欢看书画画,简直就是和以前判若两人。”

  “是吗?那你说,是现在的公子好还是以前的公子好?”子沉柔声的问道。

  “当然是现在的公子比较好!”东来想也不想的就说出了口,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家的公子又拿起画笔开始画画了。

  还以为死定了呢!东来的松了口气。

  子沉见东来如此紧张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看来玄子沉这个少爷当得并不好啊!居然被别人说成这样。

  无奈,摇头!

  离考试结束已经有三天了,语姿整日呆在屋中足不出户,像极了以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哎!”

  当江竹忍不住在叹第108次气的时候语姿终于忍不住了。

  掀开被子,看着坐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江竹,蹙眉,在蹙眉。

  “小小年纪,学别人家唉声叹气,你以为很好听么?”语姿瞪了江竹一眼,冷冷开口。

  江竹转过身来,静静的看了语姿几秒钟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语姿建见状,不禁觉得汗毛倒数了起来。

  真个小鬼,心里该不会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吧?语姿心里嘀咕道。

  江竹见语姿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倒也不是很介意,只是淡淡一笑,方才开口:“姐姐可是这三天以来第一次对江竹讲话呢?我还以为姐姐再也不理我了呢!”

  说罢,走到语姿床边坐下。

  语姿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你讲话的,但看在你年纪轻轻,做事鲁莽,所以暂且饶你一次好了。”

  江竹一听语姿有原谅自己的意思,马上像牛皮糖一样的黏了过去。

  “但是。”语姿半眯着眼看着江竹,欢欢突出后面几个字:“下不为例。”

  “谢谢姐姐。”

  正说到这里,门外一怔喧哗,惊醒了两位正在交谈的人。

  语姿惊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江竹马上跑向屋外,看看究竟是所谓何事。

  江竹一只脚刚刚踏出门外,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怔住了。

  所有的乡亲父老全都集中在自己的家门口,使劲的点着脚往里望,只恨自己长得不够高,脖子不够长。

  大家一见江竹从屋中出来,二话不说,一把把江竹拉到了人群之中。

  一位七十多旬的老大爷,微颤颤的握住江竹的手,泪眼迷蒙,就差差点跪下来磕头了,死命的盯着江竹看,过了许久,在众人的盼望中,缓缓开口:“你家哥哥,中了!金榜题名了!是咱们乡里出的第一个状元!”

  刚刚从屋里出来的语姿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愣在原地。

  宁静的后花园中,一名白衣男子轻轻的摇着折扇,风微微吹起他的长发,,阳光折射在他的脸上,泛出点点金光,这种美景任谁都不舍得打破。

  可是——

  “少爷,少爷!”

  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喊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白衣男子微微蹙眉,发现是自己手下的小厮,虽然只是浅浅一望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尽是不满。

  小厮跑到白衣男子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少,少爷,打,打听到了,那,那个叫,圣语姿的人了。”

  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听了这个消息以后,立即眉开眼笑了起来。

  一把揪住小厮的领口,一脸的迫不及待,忙追问道:“现在他,在那里!”

  小厮被子沉的行为吓到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圣语姿,是当今状元!皇上钦点的。”

  什么!

  子沉觉得有一道雷从自己的头顶炸开,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提着小厮领口的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松了开来。

  这,这怎么可能?!

  语姿居然成了状元!

 

第005章:再遇王子

朝堂上寂静无声,金座上的君主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玉帘后的那双眼睛没有人看得懂,也没有人敢抬头看,唯有一人光明正大的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

  阳光照在那人的肩上,发出淡淡的金光。

  他是整个朝堂上唯一一个敢看君主的大臣,玄兼国的大将军曼寒。

  曼寒看着玉帘后的那一双眼睛,微微勾起了嘴角,玉帘后的皇帝也报以同样的微笑。

  那一抹玩味的笑容。

  “喧!金科状元,圣语姿,进殿!”

  语姿跟随着一名小太监来到大殿门口,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不免小小惊讶了一番,眼前真的只能用金碧辉煌这四个字来形容。

  不过——

  这简直就是像第二个自己的家嘛!

  因为父亲喜欢古代皇宫建筑,母亲喜欢欧洲贵族的建筑,所以家里的所有设计全都是由专业研究这两种建筑的建筑师综合设计出来的。

  有自小的培训下,语姿还是比较能够适应这种环境!

  “臣,圣语姿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语姿一边说一边压制自己胃里一阵翻腾感。

  这么恶心的话要是被子沉知道,还不笑掉大牙,古代人就是虚伪,明明活不过一万岁,却偏偏还要叫万岁,讽不讽刺啊!

  “平身!”慵懒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威严。

  “谢陛下。”语姿起身,站在朝堂正中间,低头挺胸。

  玄兼帝玄凤孤透过玉帘看着站立在朝堂正中间的语姿,再次勾起了嘴角。

  这个就是出言顶撞曼寒的考生?果然很有意思。居然还拿到了状元!不知道以后在朝堂上会表现出怎样的行为?

  语姿站在朝堂的正中间听候皇上的吩咐,可是过了半晌也没见皇上开口,心里不禁开始泛起了嘀咕。

  这个皇帝在抽风吗?半天也不说一句话!还是哑巴了啊?

  郁闷!

  正思及此处,只听见上头又开口说话了:“你还未通过吏部的考核,所以这几日就先待在状元府,等待十月份的吏部考核吧!”

  十月份,开什么玩笑!那么长时间!这个皇帝脑子果然有问题,要么就是这科举制度有问题!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语姿没有表现一点不悦,依旧是一脸平静。

  “什么?十月份?”一声惊叫,震得语姿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放下茶杯,不满的看着江竹:“是啊!十月份,现在好像还是七月天吧!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放松,真好!”

  江竹一听语姿如此说来,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哥哥,别人都说早点经过吏部的考试可以早日升官发财,你却。”江竹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语姿。

  “可是这样待家里不是一样有银子拿吗?何必计较的那么多!”语姿懒懒的说道,完全不把升官发财当一回事。

  也是,当初去科考也是稀里糊涂的被拐进去的,全过程每一样是自己自愿的。

  语姿刚一说完,一名家丁就急匆匆的进来。

  “老爷,有人来访!”

  “谁?”语姿颇感兴趣的挑了挑眉。

  我才刚刚中状元,椅子还没坐稳就有人来找我,这拉拢人也拉拢的太急了吧!也不怕被皇帝知道。

  “是九王爷家的公子,玄子沉。”

  听了这句话,语姿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什,什么!”语姿只觉得舌头打结,说起话来不觉有些结巴。

  家丁被语姿的动作吓到了,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忐忑不安的重复了一遍:“是,是九王爷家的公子,玄子沉。”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吗?

  语姿来不及多想什么,急匆匆的跑向大门,江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也焦急的追着语姿向大门的方向跑去。

  当语姿看着门外的人的时候当场愣住了,就连呼吸也不自觉的困难了起来,伴随着心脏的跳动,一步一步往前走,只觉得想要伸手去触摸眼前的人,只想走近一点,看清这一切是否是真的。

  真的,真的是他!

  “子沉。”

  语姿觉得自己的声音莫名其妙的嘶哑了起来,眼睛不知为何觉得酸酸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想把这几天来的委屈,寂寞,害怕全都哭出来。

  子沉没有想到当今状元居然真的会是语姿,惊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本能的向语姿走去,想亲手摸一摸,他是否真的存在自己的眼前,还是幻觉,会不会是一场海市蜃楼,等自己醒来的时候会不会什么也没有,最后空欢喜一场。

  直到子沉的手覆上语姿脸颊,确定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才幽幽开口:“语姿,真的是你吗?”

  语姿咽哽了一下,覆上子沉在自己脸上的手:“是我啊!是我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我以为我什么都没了!”

  子沉没有多说什么,一把抱住语姿,就怕下一刻她会从自己眼前消失。

  “对不起,是我来迟了!”子沉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可是这种心情哪有一下子平复得了的,反而让心里更加的激动了。

  正当两个人陷入重逢的喜悦之中,边上的一群下人由于受到了太大的冲击,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每个人的心里都同时闪过四个大字:断袖之癖!

  江竹虽然没有往这方面想,但心里也吃惊不小,她想不到自己的姐姐居然还有认识的人,原本只认识她的啊!原本只有她的啊!

  该死的玄子沉!

  可怜的江竹开始讨厌子沉了。

  语姿轻快的哼着小调,一脸眉飞色舞的表情,而边上的江竹一脸忧心外加一脸的郑重,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语姿,你有必要那么开心吗?瞧这喜形于色的!”子沉走在语姿身边,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语姿。

  语姿转过头,一脸笑眯眯的说:“我这叫他乡遇故知,自然是高兴了!难不成你不高兴?”

  “那倒不是,只不过没有你那么夸张而已。”子沉摇了摇头。

  “对了!”语姿似乎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拉住子沉的手,蹙眉问道:“你追我来的时候,哥哥是不是跟在你身后?”

  子沉沉凝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一天我们见你跑出家,就在在后面急急追来,没想到有车会撞你,我和圣天当场就被吓的半死了!可是忽然之间有一道白光出现了,你和车子同时消失了,我和圣天当时什么也没多想就向白光冲去,或许,圣天也跟着我们到这里了!”

  “嗯,不错哥哥也是极有可能跟过来了。”语姿心里有些激动,手心不自觉有些手汗出来。

  “那我派人找找,或许会找到圣天。”子沉一脸严肃的说道。

  江竹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二人,他们讲什么自己一点也没听懂,唯一听懂的就是,他们原本就是认识的,而且还要再找一个人。

  想到这里江竹心里又不爽起来。

  一个玄子沉已经把一半的姐姐抢走了,要是再来一个的话,另一半姐姐也没掉了!

  这可如何是好?

  子沉与语姿都沉浸在找圣天的思路中,全然不顾边上正欲发狂的江竹。

  “那么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语姿对子沉展颜一笑。

  “我们是什么关系,说拜托就见外了!放心吧!会找到他的!”子沉点了点头。

  “嗯。”语姿用力的点头,眼里充满了信任。

  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哥哥你在这个空间里,你一定要相信,我和子沉一定会找到你的!然后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哥哥,等我!

 

我的老公是冥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公是冥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世界油画经典:那个年代的 美好的歌谣

    那个年代就是文艺复兴时期,下面的画作也大多选自那时。应该将它们视做经典吧,无论你是画什么油画的,都是从它们学习过来的。话不多说,作品在这,自己揣摩吧。

  • 80后书家董晓琪,师从胡崇炜,书作写出了礼器碑的古雅清秀!

    董晓祺,1981年6月生于辽宁省新民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临帖班辅导教师。现供职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放疗室。董晓祺自幼习书,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胡崇炜先生。他以10年之专、之功、之悟,默默地、踏实地、思辨地临创隶书,终以从容古雅、又不失灵动骨力的韵致于全国书坛脱颖而出。董晓琪上小学时候就酷爱写字,方方正正的中国字在他小小的心灵中仿佛有魔力;到了中学,学校的板报成为他的乐土,播种收获,不知疲倦,就这样一直写到了大学。董晓琪从1999年起,就开始关注以实力驰

  • 自学成才,一年画一幅,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他的作品

    看看这位女子,你能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么?就是这样一幅“图片”,竟被拍出了6000万的高价,就是这样的一幅油画,出自于冷军之手!冷军的作品可以让观赏者感受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所有的观者都会对他纤毫毕现、精细入微的画面叹为观止。冷军是中国当代超现实主义油画领军人物,这幅油画《肖像小相——小姜》就是其代表作品。他的画可以逼真到什么程度呢?当他在深圳画展展示出来的时候,受到一位美术老师的投诉:“画家把画拍成照片开展览,画展成了摄影展,这是要欺骗观众?”杜甫曾在诗句中写出,好的作品要有风骨,要“有神”。而

  • 不能忘却的记忆

    历史是昨天的真实,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处在相对和平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列强侵略者曾经对我们发动的长达105年之久的侵华战争,更不能忘记国仇家恨、流血牺牲和百年屈辱与苦难!以史为镜,可以正衣冠,明理德,知兴亡!从1840年到1945年的105年间,列强侵略者对我们发动的侵略和战争多达数万次!下面,列出主要的列强侵华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6月~1842年8月)英国派出远征军侵华,战争前期中国军民奋起抵抗,但是抵抗不住英国的侵略,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 唐僧投胎不仅仅九世,而且不只是沙和尚吃过他,大鹏鸟也吃过他

    西游记中会有一个误解,就是唐僧投胎了九次,而且每次都是被沙和尚吃了,让人们产生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沙和尚在原著中对观音菩萨说的这样一段话:“菩萨,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很多人通过沙和尚的这句话就认定那九个不能沉入流沙河的头颅就是唐僧前九世留下的。这样就推断出唐僧投胎过九世。小编认为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首先原著中并没有说明唐僧投胎轮回过多少次。其次,唐僧的前世还被一个人吃过,而

  • 追思魏源,200多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思想依然闪光

    第一次知道魏源老先生这个人,那是很多年以前了,还记得是初中的历史课堂上,当时的历史老师讲到近代史时,特意声情并茂、浓墨重笔的讲到魏源,几乎讲了一节课,情绪特别激动,一开始就来一句,“同学们,书上已经告诉你们了,魏源是我们邵阳人,可是你们知道魏源又是邵阳哪里的人么?我告诉你们,魏源不仅是邵阳的,而且还就是我们这里的,离我们这里不过几十里地,同学们,了不起啊,这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至今依然记得那一堂课,让我第一次认识了魏源老先生,“咦,魏源,开眼看世界第一人,还是我们隆回人!”,非常惊讶,这么伟

  • 素描插画-人物角色怪兽游戏线稿素材

    微元素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文章源自网络,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折纸工艺-立体五角星的折纸方法

    一、准备五张红纸,或黄色的纸。先用一张纸如下,开始折一个角。按如下图绿色箭头方向折过去从上面过程折好后,看下面图示绿色的线,这个地方要折出印子,,现在不用,只是后面沾好后拉伸会有用。折好如上图同样五个角。如下图绿色地方,用胶水沾住。我这里没胶水,用的透明胶。也一样,总之要角对角,边对边沾住。一个接一个的沾。一个接一个沾好后,如下图。按绿色箭头方向向外拉。轻一点慢慢拉。上图向外拉的同时,如下图注意。收拢的地方要小心向内折。好拉,下面就是红色的五角星。如下图是用黄色的纸折的五个五角星。一个大一些,四

  • 影响人物派:著名传播学者吴飞教授正式签约西北政法大学

    雨敛轻尘,新柳依依。4月24日,陕西省“百人计划”入选者——著名传播学者吴飞教授及反恐领域著名专家张金平教授受聘我校签约仪式隆重举行。校长杨宗科教授出席签约仪式,副校长王健教授主持仪式,党政办主任赵全宇、组织部部长李燕、发展规划与学科建设处处长王政勋教授、教务处处长陈京春教授、研究生教育院院长孙昊亮教授、人事处副处长孙静,以及反恐怖主义法学院院长穆兴天教授和我院院长孙江教授参加了仪式......吴飞教授简介吴飞,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传播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博士后,威斯康辛

  • 我是大魔王-插画师HEHE

    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首先更正一下昨天头条推送标题的错误:极乐鸟误写成了飞乐鸟,在此道歉并作声明!今天继续来介绍A-soul小组的小HeHe吧,至于她和大吉的关系,就不说了。:P找到她r时候,发现粉丝数很迷人。:)然后,我果断的点了关注,打破了这个迷般的数字。:PHeHe简介:原名:何可人生日:1986.6.27故乡:贵州贵阳星座:巨蟹座工作室:A-SOUL工作室喜欢的动物:乌龟大河马仓鼠龙猫兔子作品:《浪漫传说》(连载于《知音漫客》锐幻萌燃四刊,单行本已集结成册出版)《天庭学园》(连载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