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我爱你,相濡以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7 2:04: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爱你,相濡以沫
第2章 像一条小母狗

阳光自窗户外倾洒进来,虚虚实实落在男人的脸上。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令男人的五官看起来是那么朦胧,犹如梦幻。

恍惚间,就令晴安想起了阿远。

一瞬间,胸口温情似暖流在激荡。

她的阿远!

她伸手,去触男人的眉眼。

男人却睁眼,目光凌然的扫向她的手指。

晴安的手微微一僵,被男人这刀剑寒霜般的凌厉目光一扫,她瞬间如坠冰窟。

夜晚的那些不堪记忆也瞬间回归脑海。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身体透心透底的凉。

凉意蔓延的全身,还有种坐立难耐的疼痛,一种由皮肉到血骨的疼痛,这种疼痛,就似乎身体被碾压了无数遍。

男人唇开唇合是毫无温度的三个字:“滚下去!”

晴安身上什么都没穿,抛开身上的疼痛不提,这一刻,她极为难堪。

她知道男人不可能把被子给她,垂着头的她,强忍着决堤的泪水下床去捡地上自己的衣服。

她将衣服穿好,却没离开,只垂头站在床边。

男人不理会晴安,下了床就去浴室洗澡。

晴安余光一扫就可以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点点刺眼的红。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这是昨晚上,她放荡的证据。

她这辈子,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明媚肆意的青春岁月,纯净美好的爱情生活,都与她再无干系。

男人出来的时候在慢条斯理的穿衣服。

晴安几次抬头想说话,却都没能鼓起勇气。

中间人说了,第一晚的余款,需要她和金主要,金主满意说不定会给她更多的小费。

男人穿戴整齐,终于站在了晴安的对面,语气里,无尽嫌弃:“怎么还不离开?”

晴安身子有些僵,她终于鼓着勇气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先……先生,还有百分之十的钱,没有打入我的账户。推荐163woman.com

男人闻言冷笑了一声,他伸手,修长而干净白洁的手捏住晴安的下巴:“还以为你是尝到被人上的滋味所以不愿走了呢,原来是为了钱,婊子果然无情!”

他不理会晴安面上一瞬间羞愤欲死的神情,更不理会晴安紧紧抿着唇僵直的、故作坚强的样子。

他走到柜子前,将公文包里的拉链拉开,拿出一沓钱递给晴安。

晴安忙伸手去接。

可男人的却没松手。

晴安抬头对上他一脸讥讽的目光,唇动了动,神情平静着,终究什么也没说,只缓缓收回手,恭敬的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男人没说话,手一扬将钱散落一地。

他对上晴安的目光,唇角微勾着似笑非笑,他伸手捏了捏晴安的面颊:“你昨晚真荡,多出来一百元,是对你奖赏。”

他话说完,却并没离开,分明是要看着晴安捡钱。163女性网

晴安没有回应他的话,男人捏着她面颊的手劲很重。

她疼,疼的想哭,却没有眼泪。

最疼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又怎么会在意这点。

等着男人将手收回,她这才缓缓蹲下身,一张一张的,将地上那些钱捡起来。

男人抬脚踹了踹她的屁/股:“这么蹲下还真像条小母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低着头的缘故,晴安的泪水一瞬间就滚出了眼眶。

第3章 把所有的痕迹遮盖

但马上,泪意就被晴安强压了住。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她不敢让男人发觉她流泪。

她捡钱的时候背着男人快速拭了拭眼,将留在脸上的泪擦干净。

逃一般的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晴安手里紧紧抱着装钱的包。

她知道自己选择了这种路,就别想再有什么尊严,她的一切一切,都被她舍弃了。

如今,她只想要钱,只想要这些钱让她妈妈的病能尽快好起来。

所以,她不能委屈,不能哭泣,不能难过,更不能沮丧。

这条路,她自己选的,她要走下去,不能回头,更不能后悔。

走路的时候很疼,那一处就像是有玻璃渣子一般,令她疼的实在痛苦。

她忽略周围人看她那异样的目光,先把钱存进了卡里,又去了药店买了点药。

回到租住的地下室,晴安给自己上了药,又检查身上那些青青紫紫以及各种牙印血痕。

这个男人就像是有暴力倾向,对她一点都不温柔,她身上好些地方都被他咬破了,尤其胸口,被他咬破好些痕迹。

不过,她想,或许男人在外是谦谦君子,只不过觉得她是个花钱买的消遣,所以才如此对待她。

休息了一会,下午煲汤去医院。

去之前,晴安将自己打扮的精神些,又穿了娃娃领的衣服,外套一件校服,将脖子以及胳膊上那些痕迹都遮住。

去的时候她的母亲李文芳正在和对床的林阿姨夸晴安从小就是学校第一名,就连上大学也一直都是拿各种大奖的事情。

晴安被对床的林阿姨打趣夸奖,她有些羞涩尴尬的笑着接了几句,这才盛了汤为自己的母亲喂饭。

饭后,晴安把母亲的衣物全都洗了,她在母亲的床边坐了没一会,母亲就赶她回学校:“上学要紧,功课要紧,我身体好着呢,什么事情都没有,有事我也会给你打电话的,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路上小心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有什么事记得给妈妈打电话……”

晴安拗不过母亲,只得离开。

她其实没告诉母亲,她已经申请了休学,

母亲为了她一直没有嫁人,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这辈子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她上大学当硕士当博士变成一个有能力有文化有自理能力不被人看轻的女孩。

要是知道她休学,母亲或许会气疯。

太了解母亲的性格了,所以晴安不能告诉母亲休学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晴安去夜店里兼职卖酒。

夜店里灯红酒绿,人声嘈杂,这么热闹的地方,晴安像其她的推销员一样卖力的游说那些人买酒。

她不知道自己被吃了多少次豆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手摸过她的腿。

明明屋子里那么暖,可她却浑身的鸡皮疙瘩。

“想要我买几瓶酒?我不太想喝酒啊,要不然,你今晚陪我一起喝酒,喝多少,我买多少怎么样?”

一个头发有些秃的中年男人起身搂住了晴安的腰笑眯眯的说着,他的那只手还不规矩的摸向晴安的臀。

晴安朝后躲去,中年男人继续去抓晴安的手:“你放心,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晴安躲闪间,手中的酒盘倾斜,酒杯包括里面的酒全都洒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

第4章 她的身体肮脏

中年男人立刻不满,抬头去按晴安胸口的位置:“一个服务员,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让你倒杯酒怎么了!”

他的手还没碰到晴安,一只手抓住了他手腕,将那手腕咔嚓一捏,中年男人杀猪一般的哭叫了起,却是手腕断了。

晴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胳膊就被人抓住半拖着朝外走去。

是,昨晚上的金主!

“昨天刚满足你吧,怎么,没吃饱吗?迫不及待的又出来勾搭男人,连那种你都能下得了口,你是不是贱啊你。”

“需要男人是吗?好啊,我满足你。”

“多少钱,我给你!”

晴安被拉的跌跌撞撞进了地下停车场,她试图挣扎着说话:“不是,先生,不是您看到的那样……”

可她的声音被男人吞进了口中。

男人开了车门把她扔进去,抬手就撕了她衣服。

依旧很疼。

旧伤还没好,且男人这一次极为粗暴,晴安终于没能忍住,发出了低低的抽泣求饶声:“求你了,别这样,求你了……”

“五万!”

晴安泪水汹涌而出,可求饶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男人却没继续,他坐好,说:“自己过来,取悦我。”

晴安蹲过去,垂着头声音弱弱的说:“可不可以,在房间里!”

男人声音讽刺:“你连酒吧里那种男人都能随时勾搭,这车里怎么了?既不愿意,就滚下去!”

晴安到底也没滚下去。

她的尊严没了。

她的脊背弯了。

她的身体肮脏。

她已无廉耻!

这一个晚上,晴安依旧是和男人回的酒店。

昨晚是在黑暗中,今天却是在灯光通亮的卧室里。

很疼,很疼。

那是一种,撕裂的伤口被再次撕裂的疼痛。

她不知道被男人折腾了多久,头昏昏沉沉的时候,恍惚间的睁眼,似乎看见了黎远。

那个舍不得她受半点疼痛的黎远啊!

她忍不住抱紧他的腰,似梦非梦般的委屈无比的喃喃:“阿远,疼……”

话落,身上的男人一僵,随即捏住她的脖子,令她头后仰在床下边,她踢蹬着、挣扎着、却迎来了更粗/暴的对待。

晴安挣扎,可她的挣扎在力气大的男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泪水从眼角一颗颗的滑落。

这不是她的阿远,这怎么可能是她的阿远。

她的阿远,早就被她推开了。

她恍惚还能记起,那一日她是如何言辞激烈而又残忍的打击阿远,她是如何不顾阿远的乞求一次次推开他的手离开的画面。

脖子上的那只大手越来越用劲,晴安在某一刻窒息的缺氧晕了过去,可她马上就又清醒了。

男人俯身闯入她口中,直接咬在了她的舌上。

她是被疼醒的。

男人目光灼灼的望进她眼中,随即迸发……

事毕,男人起身去了浴室,冷冽的声音头也不回的对晴安说:“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若是再让我发觉你协议期间出去勾搭别的男人或是身上有那种恶心的味道,吞到肚子里的钱,你双倍吐出来。”

我爱你,相濡以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爱你 或 相濡以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14章

    原标题: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14章小说名: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第十四章有意思苏之语不断地后退,许久后才深吸一口气,对眼前人故作镇定说道。“本是和我没有关系,可这段日子母妃与父皇提起了为本皇子选妃,你若是个疯子,那这位置非苏之柔莫属,可若你不是,我倒觉得这场选妃,可以更好玩。”只见锦墨手划过苏之语的脸颊,靠近苏之语耳边,低声说出了一段,暧.昧的动作还有那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苏之语的耳垂上,浑身都僵硬在原地,让苏之语动弹不得。“你……放开我。”苏之语咬着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不过只说出一句,沉吟半晌

  • 邪妃太嚣张14章

    原标题:邪妃太嚣张14章书名:邪妃太嚣张第14章发现卫陌寒感受到不对劲,掀开轿帘一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阵寒光,一把长剑从他眼前划过,卫陌寒整个人后仰才躲过了长剑。“叶竹叶雨最起码还有半个时辰才能追上来,咱们出来的时候没带什么人。”司宁看向了卫陌寒,算是给这人分析此刻情况,不容乐观。“你在这里等着。”卫陌寒冷着脸色,一瞬间做出决断,说罢还不等司宁说什么,从马车里走到赶车的位置上,将马夫的尸体一脚踢下,自己坐在了赶车的位置上,立即勒住了缰绳,让马车停了下来,自己则是足尖轻点一个飞身朝马车顶去。司宁咬牙,

  • 我曾爱你入骨14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入骨14章小说名字:我曾爱你入骨第14章孩子是你的,你信吗方晓染完全没有预料到,沈梓川不顾她的激烈反抗,强制把她囚禁在房间里,绝不允许自由进出。当触及到男人眸底冷冽的光,她整个人快要崩溃了,“沈梓川,我不是罪犯,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沈梓川原本是不打算跟她解释的,听到她的指责,转过身去,俯身,方晓染的下巴被粗暴地钳住,“就凭你和萧景城不清不楚,就凭你肚子里父亲不详的孩子。”说完这句,他又冰冷地补充道,“别试图挑战我的耐性,否则,明天萧家和萧景城就会从桐城彻底消失。”方晓染满脸的绝望

  • 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14章

    原标题: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14章小说名称: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014章大不了之后多补偿她“爷爷,您说妈她到底是良心发现,还是……”宋依依自己说着都摇头,觉得这样的想法挺可笑的。张慈怎么可能会突然良心发现对自己好起来呢,她肯定是另有目的,只不过现在还没露出真面目罢了。反正她也挺闲的,就陪着玩玩好了。当打发时间了。把跟爷爷唯一的合照收好,宋依依洗了澡就早早睡了。连接两天,张慈对宋依依都特别亲热。嘘寒问暖的。但是除此之外,别的又什么都不说。宋依依虽然警惕,也实在看不出来张慈到底要做什么。这天,

  • 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14章

    原标题: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14章小说名: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十四章:不要再把穷人看成贱人江家。气氛紧张,一触即发。江爷爷、江爸爸、江妈妈、还有江弟江妹全部在家,他们围着客厅的沙发坐得满满当当。江爷爷坐在上首,军姿挺拔,神情严肃,威慑四方:“跪下!”芸思梦吓得直哆嗦,害怕又不能服软,她捏着双手紧张地站在中间顽强反抗:“好好的为什么要跪下?我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还请爷爷给我一个跪下的理由。”“离婚这个理由还不够?”“离婚是婚姻自由,每个人都结婚的自由,也有离婚的自由。”“在别人家,这个自

  • 捡个娘子来种田14章

    原标题:捡个娘子来种田14章小说名称:捡个娘子来种田第14章自己动手赵氏被打了一顿,估计是破相了,之后一两天都没出来。陆曼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野菊花拿出来蒸了。正弄着,陈小姑出来了。陈小姑本名叫做陈柳儿,很好听。人如其名,腰肢软的像棵柳树。只是,对待他们这些嫂子的时候,却像是一棵长了刺的柳树。看见陆曼在捡柴火,她立刻尖叫起来。“三嫂,又不是做饭时间,你在浪费柴火!”自从陈子安打了她之后,她再也不敢叫自己的名字了。陆曼淡淡的说道,“我蒸东西。”“这些柴火都是拿来煮饭的,可不是给你蒸东西的。你

  • 冷情帝少深深宠14章

    原标题:冷情帝少深深宠14章小说名称:冷情帝少深深宠第14章耍心机的蠢女人要是夏霓裳知道此刻男人心里想些什么,她一定会吐槽——天地良心,她口中的“下人”自然仅仅是那些女仆!夏霓裳不明白对方有什么好质问的,难不成她还能要求这个魔王总裁吗?被碰一下身体就洁癖到把对方送到非洲去,她才不敢向他请求帮忙,再说男女有别。“麻烦您了……”夏霓裳很没志气地用了“您”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特别在她还没摸清这个魔王总裁底线有多短的情况下,客气一点也不会少块肉。冷霆斯薄唇微勾满是嘲讽,向夏霓裳走近。见此,夏霓裳心

  • 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14章

    原标题: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14章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14章你睡床,我睡沙发Jayce进去客厅之际,还没来得及询问莫忆城是什么情况,男人已经目光幽凉的落到他脸上:“明天开始,锦绣园的安保加强。”莫忆城的言下之意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来,特别是像女人这样的生物。Jayce:“……”BOSS,当初不是您说不要安保人员,让锦绣园维持着普通人家的氛围吗?这怎么就……然而,心里吐槽着,Jayce面上却是绝对性的恭敬。他对着莫忆城恭敬颔首:“是,BOSS,我现在就去安排。”虽然现在是晚上

  • 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14章

    原标题: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14章小说名字: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十四章取名清梦回房休息后,一觉醒来,夜色袭来。秋儿,不用帮我准备晚饭了,我去湖边乘乘凉。清梦睡得时间太久,浑身无力,实在是没什么胃口。是,小姐。秋儿道。不知是将军府环境好还是怎的,湖面似有若无的飞着萤火虫,好不美丽。清梦来了这么多天,还没有被蚊子咬过,便问道,这凉亭旁边是种了什么驱蚊的草吗?如此炎热的季节,竟没有蚊子叮扰?秋儿很是疑惑,小姐,蚊子……是为何物?哦呵呵呵,没事没事,我随口问问。清梦这番很是尴尬,这地方什么气候?大

  • 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14章

    原标题: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14章小说: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第14章又回来九两银子文艺笑了笑说:“这要看兄长在后娘眼里值多少?”“你不要太过分!”后娘自己生的孩子在她看来当然值钱呀,可是要拿银子出去,是要命的呀。“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后娘执意要把我卖给傻子,就是为了要五两银子给兄长娶媳妇儿,既然娶媳妇都要五两银子了,换他一条命,七两银子也不算过分吧?”哎呀!后娘听了文艺的提价,一口气没提上来,咚的一声栽倒在雪地上。“娘,娘,你怎么了?”阳才顺生怕他娘死了,就没人支付银子给文艺。呼呼呼!后娘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