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我爱你,相濡以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26 23:09: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爱你,相濡以沫

第9章 试衣间的龌蹉

韩佳佳爬在柜台上犹豫着低声又问她:“你,你既然没去国外,那有没有去看过黎远。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晴安还没回应,就听到男人说:“这条裤子,还有这条,这条,这条,都取个号,我试试!”

晴安忙去找裤子双手递给了男人。

男人进了换衣间的时候,微微抬了抬下巴面无表情的对晴安说:“你过来,侍候我换裤子。”

先前他是那些外套都是韩佳佳亲自动手帮他,晴安连近身也不能,此刻听到男人的话,晴安一愣,下意识的望向韩佳佳。

韩佳佳推了推她:“去呗,黎哥哥人看起来凶,但也不会吃人,别怕。”

韩佳佳如此坦然,晴安羞的更加无地自容,她不敢露出半点的异样,只能在男人冷淡的目光下小步快跑的进了试衣间。

试衣间的门刚被关上,男人突然就掀起了她上班穿的黑色短裙,将她的丝袜撕开。

韩佳佳还在外面,晴安根本不敢发出半点的声音。网站163woman.com

她想挣扎,可刚一推男人,就被男人抓住她手腕朝旁边一带,她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男人已然推她面对着墙壁,抬她一条腿,拉了内裤在一旁,强势进入。

太干了。

没有任何的前兆,这一刻的晴安疼的几乎要哭出来了。

可是她不敢出声,一点点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她想扭头去瞪男人,男人却掐住她脖子不允许她扭头。

这是在试衣间。阅读163woman.com

依稀还可以听到有顾客进店,同伴们在招呼着顾客。

依稀听到韩佳佳无奈的自言自语:“怎么试个裤子这么慢呀。”

韩佳佳说话的时候柔柔的,虽然抱怨却也天真。晴安听着她这语气,就知道她对这个男人非常看重。

因为性格比较沉默孤僻,晴安在学校没什么好友,又因为校草黎远是她男朋友,好多女生都针对她孤立她,只有韩佳佳愿意和她往来。

某一方面来说,韩佳佳也算是她唯一的朋友。

可是现在,她在一门之隔的地方,和韩佳佳看中的男人做着这种龌蹉之事。163女性网

甚至她和这个男人,还签了那种不能言说的协议。

她知道自己错了,可明知道错了,她也不能利索的断了与男人的一切。

她对不起韩佳佳这唯一的朋友!

男人在这时候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臀。

很疼,非常疼,晴安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却马上又被她微微仰头逼了回去。

她扭头,想用目光将男人逼退,可男人却变本加厉,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处。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肉被男人的牙齿撕裂,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被男人吸进口中。

这一次,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自163woman.com

但马上她就咬唇,侧头用胳膊将眼泪擦净,仰着头,不让自己再流一点。

男人快速撞了她几下后,将她身子翻转按的蹲下,液体尽数进了她口中。

晴安有时候觉得,她在男人的面前完全不是一个女人,或许,她就是男人的一个随时可发泄的用具。

曾经她还可以告诉自己,她是为了钱,这就是银货两讫的买卖。

可是现在,在这个狭小的试衣间里,她的那种绝望崩溃几乎要到了迸发的边缘。

第10章 回不到过去了

晴安恨不得把自己里里外外的搓洗,搓洗无数遍,把属于男人的印记全部的擦掉。

但,她心底悲哀的又知道,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样。163女性网

还是会选择这条路。

出去的时候,男人衣冠整齐,她亦是!

但就算如此,晴安还是觉得自己和男人的事情好像被所有都知道了。

她觉得所有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那些目光就像是无形的针芒,扎的她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她几乎不敢对上韩佳佳的脸,找了个内急的借口就去了洗手间。

蹲在马桶上的晴安,思绪恍恍惚惚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她也不敢想,除母亲的事情,她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敢再想。

有时候,生活的那种绝望甚至让她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

可她,必须活下去,她一定要有勇气,她的母亲只有她可以依靠,而她,只有母亲一个亲人。

卫生间外面,韩佳佳的声音响了起:“晴安,你在这里吗?晴安?晴安?”

她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便转身离了开。

晴安脸色泛白。

她刚刚那一刻,吓的浑身血液似乎都停滞了一般。

她觉得自己根本没勇气见到韩佳佳。

她想到男人会是韩佳佳的意中人,她心底的那种绝望和悲哀就更甚。

她厌恶这样的自己,可是她,却无法改变。

下午晴安去医院的时间比较早,却没在病房里看到她的母亲。

隔壁床那个与母亲年岁差不多的林阿姨招呼着晴安去吃她桌子上放的水果:“真是个好孩子,学校那么远还天天跑过来。”

“林阿姨,您见我妈她去哪里了吗?”

林阿姨闻言,面上微微犹豫了瞬:“你妈妈啊,她……”

晴安一听她这犹豫的语气,心底便一咯噔。

她妈妈,她妈妈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快步的就朝门外走去:“我妈,我妈她去哪里了,她最近好好的肯定不会有事……”

话没说完就被地上的一个椅子绊了倒。

林阿姨忙叫:“你这孩子,别急,别急啊你,你听我把话说完,唉哟你妈妈本来要我帮她瞒着的,你说你,你要我怎么和你说。”

晴安从地上爬起,脸色依旧惨白:“我妈,我妈她怎么了?您快说,您快说……”

话问到最后已经哽咽不成声。

林阿姨忙安慰她:“你妈没事,就是她白天的时候,她在医院当护工……”

对上晴安惊愕的目光,林阿姨叹了口气:“你妈妈她晚上的时候疼的直哼哼,有时候一晚上都不睡觉,白天还要去当护工,虽然有时候就一两个小时,可这样对她身体也不好啊,她一直要我们瞒着你,可我觉得,这事儿还得你知道,你妈妈有时候还把医生给她开的镇定药物省下,都低价卖给了隔壁几个病人。”

晴安在最初被惊吓的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后,渐渐就因为林阿姨的话浑身都在僵硬。

心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揪了住,她张了张口,喉咙似乎被液体堵住了般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第11章 母亲,母亲

她的妈妈,晚上疼成那样,竟然没有吃药?

她的妈妈,在当护工?

林阿姨也不知道晴安妈妈今天是在哪一层当临时护工。

晴安跌跌撞撞的,一层层的找。

找了两层,晴安终于到第三层的楼梯口看到了她的妈妈。

她最亲最亲的妈妈,她宁愿自己身陷地狱,也不愿有任何事情的妈妈,此刻不停的朝一个病人家属作揖。

“多谢多谢,下次还找我啊,我吃的了苦,也不怕脏不怕累,我什么都可以做的,我就在709病房里,你们要缺人照顾了找我!”

等病人的家属进了房间,她的妈妈这才长长松了口气,而后扶着墙揉了揉腰,做完这些不忘又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数了数。

都是十块二十的,她数了好几遍,期间有一些病人经过还与她打招呼:“李姐,今天不错呀。”

“嗯,多亏有你们照顾,你们要是有事喊我呀,我就在楼下709,买饭啊刷洗,我都可以的。”

……

晴安站在楼梯口一动也不动。

她小的时候,母亲是个小学教师,她印象里,母亲可喜欢干净了,和陌生人握完手也要用洗手液反复的洗手,衣服也永远都是干净整洁。

后来她上了初中,补课费很贵,母亲的工资太低了,供她很吃力,干脆辞去了工作开了补习班。

可母亲一个人实在没什么精力开补习班,所以干脆回家租了个场地养猪。

就算那样,母亲也依旧是个整洁爱干净的妇女。

什么时候,母亲不怕脏不怕累了?

李文芳数完钱,满足的将钱装在自己的口袋里,扶着墙又缓了缓,这才抬头朝前走去。

可没走一段路,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晴安。

李文芳眼睛近视的厉害,虽然距离远,可她还是一眼就确定,那地方站着的是她女儿。

她站在原地,一时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还是晴安几步走过去扶住了她。

相互对视一眼,都没说话。

进了电梯,下了楼,李文芳乖乖的坐在床上,任着晴安给她打了水,擦脸洗手,喂饭……

林阿姨已经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出去散步了,病房里就母女俩人。

李文芳不太确定晴安在那地方站了多久。

所以饭后她试探着说:“一个人在医院里太无聊了,所以去楼上找认识的病人一起聊了聊,安安,你今天下午没有课吗?怎么这么早过来呀,你吃过了没?”

“妈……”晴安对上母亲那小心翼翼的目光,她眼眶一软,压抑了许久许久的泪水汹涌而出:“妈,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啊你……”

她哽咽着,连话都说不清,李文芳手忙脚乱的安慰晴安:“妈没事,妈真的没事,我就是去楼上转了转,你不喜欢,妈再也不去了,乖安安别哭,是妈妈不对,安安别哭。”

晴安听了这话,越加忍不住,抱着李文芳嚎啕大哭:“妈,你怎么能这样作践你自己的身体,你是不想要我了吗?你是不是要我不念书了天天过来陪你呀……”

第12章 情趣酒店

“不是,不是,妈就是闲不住,安安别说胡话,妈妈再也不这样了,真的不会了……”

明明是她让母亲受了苦,可如今,小心翼翼和她道歉的却是母亲。

晴安忍着泪水缓和着情绪,又是威胁又是安慰,得了母亲的保证,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下,她这才离开医院。

刚回到了地下室打开手机,男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在哪里?”

毕竟是自己的金主,晴安小声说:“在住的地方,今晚还需要我过去吗?”

“你住在哪里?”

晴安没回应。

男人不耐烦的就又问了一遍:“住在哪里?”

口气越来越冷硬。

隐隐还有威胁之意。

晴安只得报了自己的住址,末了加了一句:“我在小区的南门口等您!”

“我去你住的地方。”

晴安:……

她不知道男人发什么疯。

她这个地下室,男人这种人怎么能来!

不到半小时,男人就来了,晴安是在小区门口等的他:“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钥匙,门进不去了。”

男人盯着晴安:“打电话给开锁匠。”

晴安垂头:“您,您去我住的地方做什么?”

男人冷笑:“看看你有没有拿我的钱养男人。”

晴安只得在前面带路,到了小区单元楼,男人没见晴安按电梯,微微皱眉的他刚要伸手去按,晴安一转弯推开了后楼道的门:“先生,不进电梯,是在这里。”

男人跟着晴安进了黑乌乌的后楼道,见晴安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并没有上楼,而是朝楼下走去,心头虽然疑惑,却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都没有答话的意思。

到了地下一层,楼道里有灯,晴安便关了手机,她走了几步到了自己住的屋子前将门打开,又把里面的灯也打了开,这才站在门口小声对男人说:“还没来得及收拾,地上有锅碗,先生您小心些。”

男人站在门口,看着小小的不到五平米的小房子。

这么小,没有窗户,没有桌子,仅有一张一米宽的高低床,床的上面放了零散行李,下面则是被褥。

不用进去都能闻到那股子令他不舒服的潮湿发霉的味道。

墙壁上贴的是旧报纸,没有相片,也没有属于少女的装饰,床上依稀放着一本医书。

他面无表情,转身就走,走了几步皱眉望着没有跟上他脚步的晴安。

晴安识趣,忙关了灯关了门,跟上了男人的脚步。

上楼梯的时候男人因为走在前面又没开手机的灯光,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晴安也不敢伸手去扶他,默默把手机灯光照在他前面。

一路无话,男人带着晴安去了一家情人主题的酒店。

晴安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起来和正常的酒店一样,可打开门看到里面的那些布置,以及男人在那些器具上折腾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这种酒店的可怕之处。

心底担心着母亲晚上会不会疼的彻夜睡不着,晴安完全没法入戏,叫声自然也不如平日里。

男人便一次次的咬她:“死鱼一样,不想侍候我说,立马就能滚。”

第13章 你不知道吗?

晴安微微仰头望着他:“先生!”她轻声的说:“今天是我月事来的第一天,我有些疼。”

“晦气!”

男人捏了一把晴安的肚子,却没有停下。

不过,这一次倾泄之后,他也没有继续。

晴安不敢打扰他,像只猫一样缩着身子睡在最边缘。

男人大约是身体不爽,一下又一下的,捏着她的腰,是用了劲的那种捏掐,不是打情骂俏。

晴安纵是疼也不敢出声。

她甚至隐隐觉得,只要男人不与她做那种事情,就算这样掐她她也是极为愿意的。

第二日去商场上班,晴安刚到店里,就被店长训斥了一顿,说接到投诉,晴安借着帮顾客穿衣服的名义勾引顾客。

众目睽睽之下被店长这样训斥,晴安羞的无地自容。

她猜是自己和男人在换衣间里的事情被人看出了头尾。

垂着头的她也不辩解,事后就提了辞职。

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刚出商场就看到了韩佳佳。

“晴安,咦,真巧,又遇到你了,我们两个人走哪里都能遇到,还真是缘分。”

晴安心情不好,不过她善于隐藏自己,笑着和韩佳佳点了点头打招呼。

韩佳佳拉住晴安的胳膊:“走走走,我们找个咖啡馆坐坐,好久没见你了,我真是好想你啊。”

“我,我还有事。”晴安生怕韩佳佳会问她近况,立刻说:“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一步。”

韩佳佳一脸的失望:“晴安,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怎么觉得你如今躲我如蛇蝎一样。”

晴安慌忙摇头:“不是,不是!”

韩佳佳似笑非笑的瞧着晴安:“晴安,你不会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吧,怎么连看我都不敢,这是心虚吗?”

晴安身子一激灵,却没说话,只抬头望着韩佳佳:“佳佳,我真有事。”

韩佳佳却朝她挥了挥手:“算了,当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把你当了个好朋友,你别在意我的话,你既然有事就先走吧。”

晴安垂头,欲言又止,终是转头。

可她刚走了没几步,韩佳佳又喊她:“晴安,你知不知道黎远出车祸去世的事情?”

许是太阳太烈了,晴安脚步一个踉跄竟有些昏眩。

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的干干净净,耳边轰隆隆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全世界好似就只剩下那一句话“晴安,你知不知道黎远出车祸去世的事情”

晴安,你知不知道黎远出车祸去世的事情!

黎远出车祸去世。

黎远出车祸去世!

阿远,她的阿远……

心在狂跳,似乎要从喉咙里跳了出去。

眼皮也在跳,她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周围一瞬间连半个声音都没有。

她的唇动了动,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还是韩佳佳朝她又挥手:“晴安,再见!”

陡然就反应过来,她脚步快速的踉跄着走到韩佳佳面前,她揪住韩佳佳的肩膀,嘶哑着声音问:“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她舌头僵僵的,说出的话完全不成调。

第14章 许你个一生难忘的新婚夜

韩佳佳盯着这样的晴安,她嘴角微微上扬。

但是下一瞬,她脸上是比晴安还要惊讶的表情:“你不知道?天哪,晴安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没去国外吗?怎么会不知道黎远出车祸的事情啊,要知道当时不仅仅班里,就连整个校园都炸开锅了,你作为黎远的女朋友,竟然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你和黎远那么好,黎远那么爱你,你竟然不知道黎远去世的事?你,你真的不知道吗?”

她拍了拍晴安的肩膀,叹了口气说:“已经过去很久了,节哀顺变啊,不过,你都和他分手了,想必也没几分感情了。”

“再见啊晴安,祝你以后能找到比黎远更喜欢你的男孩子。”

“不过,黎远那么喜欢你,你可能找不到比他更喜欢你的人了吧。”

……

晴安不知道韩佳佳是什么时候走的。

她觉得自己头昏脑涨的,大脑里就像是冻了冰块一样,什么思维都没有。

太阳太刺眼,晴安觉得自己的眼前都是刺的人睁不开眼的太阳光。

可这么多的阳光让她不仅没觉得热,反而很冷。

彻骨彻心的冷,冷的想发抖,可身体却僵僵的一动也不能动。

晴安浑浑噩噩,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大马路上去的。

四周按喇叭的声音一片又一片刺耳而又尖利。

某一刻她的胳膊被人抓住,有人拉扯着她的肩膀在她的耳朵旁大叫:“找死吗你,你是不是找死。”

晴安被他抓着胳膊肩膀扯过来扯过去,她耳朵嗡嗡的什么都听不到,她愣愣的瞪着眼前的人。

恍恍惚惚的,似乎看到黎远站在她的面前,就像是一头受伤的小兽,悲伤而又绝望的望着她,一遍遍的问她:“为什么要分手?说好了天长地久,为什么分手!”

晴安的张了张口,她知道,她应该说“黎远我已经累了,我不想和你再在一起了,你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和你在一起我被好多人孤立排斥,被好多人指指点点,我太累了,黎远分手吧,我不想再被你的事情拖累我的学习……”

她知道她应该说这种话。

她知道她应该说的越狠心绝情越好。

然而这一刻看着眼前的人一脸慌促望着她的样子,她那些狠心的话语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双手抱住眼前的人,紧紧的抱住,张口想说话,却变成了嚎啕大哭:“阿远,怎么办,怎么办啊阿远……”

她紧紧地、紧紧地抱着眼前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不放手:“阿远,阿远,别离开我,别离开我,阿远,怎么办,怎么办……”

晴安从小到大都是品学优良的好学生,她和黎远是初中同桌,高中同桌,后来又一起上的大学。

黎远是从小到大的坏学生,学习差还经常逃课。

他们两个人明显就是两个世界,可初中时的偷偷暗恋,到高中时的偷偷相恋,考大学的时候,黎远为了能和晴安同上一所大学,整个高三都在复习功课。

我爱你,相濡以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爱你 或 相濡以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19章(第十九章 离开宴席)

    原标题: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19章(第十九章离开宴席)书名: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九章离开宴席宋茗微微微一笑,看曾氏那样,心里暗道,谁不想活了敢让他脱衣服不成?玄亲王落座之前扫了眼宋茗微这桌,宋茗微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那一身白衣红纱衬地她两颊酡红,她似乎轻笑了声,鲜活地有些不像话。对,不像话!她不知道,男宾这多少人正透过屏风那些缝隙目光发直,一个个地豺狼似的。这班牲口!允祀眯起了眼,一会儿便请他们到玄亲王府做个客,操练场到夜里空旷地很,倒是适合比一比。随着喜婆那句送入洞房,盛怀安就朝宾客席这走来

  • 佳妻有毒:总裁老公,太腹黑!19章(019 你这丫头,怎么还那么鲁莽?)

    原标题:佳妻有毒:总裁老公,太腹黑!19章(019你这丫头,怎么还那么鲁莽?)小说书名:佳妻有毒:总裁老公,太腹黑!019你这丫头,怎么还那么鲁莽?他穆毅笙看上的女人,便注定只能是他的女人,任何人都别肖想。而她,更是不可能逃离!安子爱闻言,不知怎么的,心猛地一跳,竟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他喜欢?这是什么概念?若是说,他对她一见钟情,这……不可能!若是说,因为他们滚床单,那……更不可能!这世上滚过床单的男女不知有多少,还不是一言不合就分了手,各走各的路?但除了这些,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交集吗?答案是…

  •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19章(第019章 酒壮怂人胆)

    原标题: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19章(第019章酒壮怂人胆)小说名: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第019章酒壮怂人胆洗浴间挂着一件崭新的浴袍,正红色的上等丝绸,团花簇拥,跟叶擎的那件黑色浴袍款式相近,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东西。他从不沉迷时下的时尚,总是偏爱这种耐看精美的中国风,品味很独特。柔软的丝绸披上身,质感微凉,昨晚的限制级画面历历在目,她不由得打了个颤栗。但毕竟是学心理学的,她很快调整心态,镇定自如地走入了卧室。水晶茶几上有一对高脚杯,叶擎倾倒着红酒,缓缓摇晃着透明酒杯。身上的黑色衬衫解开了两颗扣

  • 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王爷,来啊!快活啊!)

    原标题: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王爷,来啊!快活啊!)小说名称: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第十九章:王爷,来啊!快活啊!船家上了酒菜,江荆浩无心与菜色上,他频频往外看去,那一艘停在湖面上的庞大画舫,一想到一万两银两就此没了,他的心在滴血。他好几次看向洛向萱,想想如何从一万两中扣一点下来。毕竟他们并未坐多久。奈何洛向萱无动于衷,拉着冯如雪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就算如此,她手中的酒杯,杯中酒见底甚快。一旁的倩儿反倒是热情为洛向萱倒酒。这酒醇厚,酒烈,也许并不是上等好酒,可喝多了却仿佛上瘾一般。

  • 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19章(第19章 半路夫妻)

    原标题: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19章(第19章半路夫妻)小说名称: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第19章半路夫妻一出门,门口就躺着一具‘尸体’。苏婉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惊叫一声就往后退去,文舒雅还在厨房呢,就冲了出来,“这……”“妈,你看看这人活着还是死了?”文舒雅看这身影越看越熟悉,眉头不由越皱越深,最后一拍大腿,“小婉,这,这不是斯城吗……你这孩子连人都认不出?”苏婉一听。面上不由有些尴尬。她和冷斯城本来就是半路夫妻。相处的时间又不长,而且大多都是晚上关了灯后进行某项运动才会亲密接触……“哦。”她

  •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19章(第十九章 狭路相逢狗男女)

    原标题: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19章(第十九章狭路相逢狗男女)小说名: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第十九章狭路相逢狗男女“顾锦昕,你要不要嫁给我,跟我结婚?”“所以……你现在考虑的如何?要不要和我结婚?”要不要嫁给我?要不要和我结婚?结婚。嫁给我。结婚……嫁给我……“啊——”顾锦昕生生从自己的梦里吓醒过来。床畔的闹钟此时嘀嘀嘀地指向数字三,窗外的天空还披着一层浓墨,厚重的模糊了远方,令人看不真切,只能依稀分辨出几个大致的轮廓。现在才凌晨的三点多。她伸手虚虚的拂去额际的汗渍,掀开被子坐起来,拿过一旁的水

  •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19章(第19章 冰棺)

    原标题: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19章(第19章冰棺)小说: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第19章冰棺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莫名的有些感动。不管这个男鬼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在此之前,他为我所做的一切真的让我有些动心了。我想我是疯了。我发现在这个冰棺里面,我居然可以呼吸,可以活动。轻轻地动了一下,萧子墨却微微皱眉。“你想死?”他的声音多了一丝温怒。我连忙停止了动作,有些委屈的说:“这里很窄,我躺着不舒服。”“你想要怎么舒服?这棺材本来就是单人棺,要不是你长得还不胖,你以为我乐意和你挤?”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19章(第十九章 奇葩兄妹)

    原标题: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19章(第十九章奇葩兄妹)小说名称: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第十九章奇葩兄妹洛水镇是和阳县最大的镇子,和县城里也近,所以洛水镇也还算繁华。此时,镇子里多是起早来赶集的人,所以十分热闹嘈杂。赶车的老爹将车停好了以后,几个人便下了车。他坐在牛车上抽着旱烟休息,悠闲的等待着这些人回来。因为卖的东西不同,红雪姐妹也只能和孙菊青分道扬镳,不过两人约定在一个茶棚会合。红雪几步跟上陈鹏飞,问道:“你平常的猎物都卖给谁的?”陈鹏飞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伸手道:“我帮你带过去,一会把钱给你

  • 山里汉宠妻有道19章(第十九章:老人很不错)

    原标题:山里汉宠妻有道19章(第十九章:老人很不错)小说:山里汉宠妻有道第十九章:老人很不错既然老人都那么说了,罗玲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好的奶奶,明天早些时候我就过来。”罗玲低着头,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乖顺。虽然胡氏总感觉这个孙女有些不一样了,不过仔细看看,人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么的木讷、害羞。可能是她的错觉吧。胡氏心里想着,又道:“晚饭就在爷奶这里吃,一会儿让你大生哥送你回去。”孙女自己不争气,她这个做奶奶的也没有多少法子。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把玲子嫁出去了,至于她那个爹娘,还是不要指望

  •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19章(19.玩套路,谁不会)

    原标题: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19章(19.玩套路,谁不会)小说书名: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19.玩套路,谁不会童熙不耐烦的抬起手腕,盯了一眼手表。已经八点,公司主要几个部门的经理还未到场。长桌首位是总裁席,空空如也。视线掠过座位前名牌上鎏金的“总裁”二字,童熙双眸危险的轻眯,浮现一层势在必得的决绝。一直到十点半,陆川才姗姗来迟。四五个穿着干练的助理和秘书簇拥着他进来,陆川低着头,皱眉倾听着身旁那位助理对他汇报今日工作的流程。一抬眼,瞧见童熙站在门边。他立即抬手,示意秘书闭嘴。童熙就站在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