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身陷围城心在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26 23:08: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身陷围城心在外

第九章那她的孩子算什么?

“不要,不要打我……”

苏晓曼是被噩梦惊醒的,梦里徐素芬一遍遍的指着她骂,而她不论怎么解释徐素芬都听不进去。原文163woman.com

迎来的只是更加狠烈的打骂,直到她看到鲜血从她大腿的根部流出,才猛然惊醒。

刺眼的阳光让苏晓曼下意识的重新闭上眼,隔了一会才重新睁开适应周围的环境。

“太太,你醒了?要不要喝点粥?”

苏晓曼循着声音看着站在床头的保姆,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病房里。

她这才恍然想起,那一切并不是梦,她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肚子。

“孩子没事。”像是知道苏晓曼心中所想,保姆解释道。

苏晓曼悬着的心渐渐放下,没事就好。阅读163woman.com

只是是谁送她来的医院,她好像模糊中看到顾南城了,是他吗?

病房的门恰好被人推开,徐素芬这一回没像昨天一样直接冲到苏晓曼面前,而是对着一边的保姆道:“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

保姆担忧的看着苏晓曼,又想着这里是医院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迟疑片刻便先出去了。

原本就安静的病房里这一次显得更加寂静,苏晓曼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开口道:“妈。”

“你别叫我妈,我担不起。”徐素芬将手里的包重重的扔在病床上,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苏晓曼毫不留情道,“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也不是你妈了。”

“南城和可儿就要结婚了,苏晓曼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苏晓曼僵硬的身子一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苏晓曼挣扎道:“不能等我生完孩子再离婚吗?”

如果孩子跟着她,将来还有什么前途?

“你觉得我的孙子只有你能生?”

苏晓曼紧握的手突然就松了,对啊,以顾南城的身份,想要个孩子,怕是有大把的人要给他生。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可如果他们现在离婚了,那她的孩子将来算什么,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吗?

徐素芬看苏晓曼脸色越发苍白心里觉得快意,继续道:“苏晓曼,我劝你识相的赶紧离开,至于你肚子里这个孩子,南城是绝不会稀罕的!”

看苏晓曼失魂落魄的样子,徐素芬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虽然苏晓曼之前想过将孩子打掉,但那只是一时冲动。

随着孩子一点点在她腹中长大胎动,现在这个孩子与她是比命还重要的存在,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

所以她绝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顾南城报复的对象。

更不能让他成为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她要离开这里,哪怕孩子以后没有父亲,哪怕生活艰苦也好过名不正言不顺下辈子被人戳着脊梁骨。

第十章 没有拒绝的权利

苏晓曼故意支开了保姆,偷偷回家,既然想要离开她不能空着手走。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除了必要的身份证件,她还带上了一笔钱,保证一直到孩子生下来,他们都不至于被饿死。

简单的收拾好行李,苏晓曼看着床头的位置上还摆放着她跟顾南城的合照。

照片里她笑颜如花,而男人则是一脸宠溺,可谁又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呢?

“你想去哪儿?”

苏晓曼放回相框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僵直着转过身子,看着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顾南城:“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女人居然还敢问他怎么回来了,是在责怪他打乱她想要离开的计划吗?

顾南城扯了扯领带,带着盛怒的危险气息一步步靠近苏晓曼:“苏晓曼,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收拾这些东西是想要离开!”

刚收拾好的行李箱就放在脚边,苏晓曼知道是瞒不过了。

“南城,我爸爸的事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已经死了。苏家现在也在你手里,你放了我吧。”

苏晓曼每说一句,顾南城就会逼近一步,这种压迫性的窒息感让她不自觉的后退,却还是强迫着自己将所有的话说完。

“你跟她也要结婚了,我不想我的孩子沦为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还要背负自己妈妈是个情妇的名称。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你还知道你爸爸的事?”顾南城咬着牙步步紧逼,直到苏晓曼退无可退的倒在床上,他顺势而上,“你是忘了我说过的话吗?你这辈子都欠我的,想离开我除非死!”

苏晓曼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她不想见到这样的顾南城。

可没想到她的动作反而激怒了身上的人,苏晓曼的力气不大,可那仅有的力气也让顾南城的怒火不可遏制。

亏他昨天看到她那样慌乱的送她去医院,为了保她和肚里的孩子答应了徐素芬娶柳可儿,她居然只想着离开他!

现在居然还想推开他,她凭什么?

“南城,你放开我…”

顾南城猛地抓着苏晓曼的手压过头顶,低头咬上她的唇辗转研磨。

“放开,放开你让你离开我?”

顾南城气息不稳,嘴角的笑更是带着一丝残忍,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苏晓曼,胸腔里奔腾燃烧的怒火让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狠狠撕碎。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屈膝分开苏晓曼紧紧靠在一起的腿。

顾南城抬手抓着苏晓曼的衬衫领口用力,纽扣发出清脆的声音在空中飞过不知散落到何处。

失去了遮掩,苏晓曼姣好的身材一览无遗,如脂的肌肤白皙透亮,微微显怀的腹部却更显诱惑,挺翘的浑圆被黑色包裹着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163女性网

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顾南城瞳孔微缩。

苏晓曼察觉到顾南城的动作,挣扎的更加厉害,因为顾南城眼里的意图太过明显,强烈到让她害怕。

“南城,你放开我,我怀孕了,我不能跟你……”

“你有拒绝的权利吗?”

苏晓曼不知道,她的求饶并不能让顾南城有一丝的怜悯,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残暴。

顾南城直接扯下领带,将苏晓曼的手腕绑在一起,再不紧不慢的解着皮带,残忍的笑道:“苏晓曼,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别想离开我。”

裙摆被掀到腰间苏晓曼甚至连做出最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没有任何前戏,顾南城就这么粗暴的进入。

第十一章 这样一副样子给谁看?

明明是顾南城的妈妈在羞辱她,为什么到最后受辱的还是她?

“顾南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苏晓曼泪眼朦胧的哭诉着,用尽了全力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可双手被捆,她挣扎的动作只能加深了男人的欲望,迎来更加猛烈的掠夺。

“不要,疼……”

看到苏晓曼眼泪的那一刻,顾南城控制不住的想要去吻她。

这种只有他一个人沉迷其中的感觉让他很是恼火,修长的手指熟练的在苏晓曼身上游走,原本被疼痛包围的苏晓曼,瞬间被一阵酥麻的感觉包裹,身体是从未有过的欢愉。

她,想要更多。

苏晓曼忍不住嘤咛出声,顾南城看着她白皙的小脸渐渐涌上情动的红潮,讽刺道:“苏晓曼,你说如果苏从海知道他的女儿现在在我的身下求欢,会是什么反应?”

苏晓曼浑身一僵,被挑起的情欲迅速退去,她一脸震惊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他怎么可以用这样的事情羞辱她?

因为对她身体的了如指掌,所以他故意引诱她,只为了给她更大的屈辱?

他就那么恨她爸爸,以至于那么恨她吗?

“怎么?刚才不是很有感觉,现在这样一副样子给谁看?”

残忍的话在苏晓曼心口又划下深深一刀,让她连呼吸都失去了力气。

直到腹部突然传来的抽痛让苏晓曼心里一惊,她开始拼命的想要推开身上的人。

“孩子,我的孩子……”

“苏晓曼,别拿孩子说事。”

顾南城以为她是用孩子提醒他,他们之间的约定,毫无耐心的他低头咬住苏晓曼的唇,将她要说的话尽数堵住。

所有的求饶、恳求都被无视和忽略,苏晓曼不知道这场折磨持续了多久。

“怎么回事?”

等顾南城惊怒的声音响起,苏晓曼才渐渐回过神来。

她感觉有什么从她身体不断的往外流着,而她真的像个破旧的玩偶一样残破而不堪,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苏晓曼想,顾南城原来真的是恨惨了她,这样也好,她也可以死心的离开。

顾南城看着她身下汹涌流出的鲜血,几乎是浸透了身下的衣衫,他方才还以为那些润滑是苏晓曼的情动,原来……

顾南城觉得自己或许犯了大错,他强忍住头皮发麻,身体冰凉,甚至僵硬:“苏,晓曼,你等着,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原来她刚刚说孩子,不是在威胁他!

顾南城不知道一路闯了多少个红绿灯,一直到苏晓曼被推进手术室,他才发现他竟然出了一身的汗。

手上还沾着鲜红的血,那是苏晓曼身上流下来的。

顾南城绷着一张脸,觉得耳边轰鸣作响,心痛至极。

他握住医生的手,生平第一次哀求别人:“医生,医生我求求你,一定要保住大人和孩子,如果,只能保住一个,那请务必保住大人。”

站在手术室门口,顾南城觉得自己骨头缝都仿佛被人敲打着。

一想到可能会失去苏晓曼,他就害怕到浑身都痛。

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再次被推开。

第十二章 她的爱情死了

顾南城快步走到医生面前,焦急道:“医生,我太太怎么样?”

医生摘了口罩责备的看了顾南城一眼,才开口说明情况。

“病人孕期不足三个月本来就危险,你做为丈夫这点都忍不了?”送过来时病人下体大量出血再晚一步不说孩子就是大人都保不住。

顾南城脸上闪过一丝难堪,继续问道:“那我太太现在情况怎么样?”

“大人没事了,孩子没了。”医生说着终究不忍心,叮嘱道,“你太太很重视这个孩子,手术的时候一直求我们保住孩子,现在……你多劝劝她。”

顾南城面部僵硬的点点头,看着医院外面的瓢泊大雨,心里五味杂陈。

“苏晓曼,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顾南城低垂着眸,目光闪躲,他有点不敢面对她。

“顾南城,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轻声说道,声音轻的像羽毛一样扫过他的心。

“既然孩子也没有了,那我们可以离婚了。”她面无表情说道

刚刚被控制的怒火再次被点燃,顾南城加紧了手上的力道一把将苏晓曼拉到怀里,“苏晓曼,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开你的,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着,别再想着怎么离开我。”

明明是近到暧昧的距离,可苏晓曼的心却一点点的冷下来,连着动作都彻底停了下来。

苏晓曼想要从顾南城脸上看到哪怕一点对那个孩子的愧疚,可没有,顾南城眼里只有对她的恨意。

这一刻,苏晓曼终于明白过来她跟顾南城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爱情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而现在她的爱情也死了。

看着苏晓曼眼里渐渐暗下去的光彩,顾南城几次想要说的话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看着顾南城远去的背影,苏晓曼心底慢慢下了一个决定。

顾南城喝了一夜的酒,宿醉醒来,头疼欲裂,睁眼看去,却是两个人躺在床上。

“南城,你醒了?”女人单手搂着被子将胸前的风光半遮半掩更显诱惑,脸上还带着丝丝红晕娇羞可人。

可这些景色落在顾南城眼里都显得很是无趣,脑袋疼的厉害,因此对昨晚的种种更是全没有印象。

顾南城目光落到不着寸缕的两人身上,毫无留恋的起身穿衣。

“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跟你只是雇佣关系,我雇佣你来破坏我跟我太太的婚姻,让你假扮怀孕,但是我并没有让你真的爬到我床上来真的怀孕。”

顾南城翻手机的动作让柳可儿心紧了一把,好在昨晚她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她带着几分羞意开口道:“昨晚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来了之后你就拉着我…”

剩下的话柳可儿没再继续说下去,但此刻两人的处境和她所有的表情都已经说明了一切。

顾南城皱着眉看着手机上确实有自己拨出的电话,又看着床上的女人,有些懊恼昨晚不该喝那么多的酒。

“南城,你不是要跟她离婚吗?怎么还留着她的照片。”

“与你无关。”

顾南城说着将床头的照片向下扣在桌面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喜欢此刻他跟别的女人在他们婚床上的样子被苏晓曼看到,哪怕看到的仅仅是照片。

柳可儿在一边将顾南城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暗恨,面上却是更加温柔。

第十三章 祝你们百年好合

“南城,你别忘了,你答应过阿姨会娶我的。”柳可儿从背后抱着顾南城,将自己的身子贴在他精壮的后背上,“而且那个女人她根本不爱你,她连你们之间的孩子都不想要,如果她知道了我们两个人的事,一定也不会在乎的。”

一想到苏晓曼如果知道了昨晚的事,顾南城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转过身子,直接将身后的柳可儿重重扔在床上,压着她的身子威胁道:“我可以娶你,但这件事除了你我,媒体不能知道,更不能让苏晓曼知道!”

“如果让我知道你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柳可儿,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不痛快!”

柳可儿被压的胸口喘不过气,强大的压迫感逼的她只能点头答应。

看着顾南城毫不留恋,转身就走的背影,柳可儿看着床头被扣下的照片眼里满是恨意。

苏晓曼,既然你在他心里这么重要,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趁着苏晓曼在医院坐小产月子,顾南城终于肯向他妈点头,举行一场没有宾客的婚礼。

他想,暗自和柳可儿举行一场给他妈的婚礼,等他妈走了,他还是爱跟苏晓曼在一起,就在一起。

可他没想到这场婚礼不仅宾朋满座,更是将维城大半的记者都请了过来。

“南城,你可算来了,可儿都等你半天了。”

徐素芬看着从进门开始,就冷着一张脸的顾南城,知道事先没有跟儿子说清楚,顾南城肯定是要生气的。

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顾南城的妈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南城一定不会给她难堪的。

被徐素芬半拖半拽的拖到柳可儿面前,顾南城看着那张浓妆艳抹的容颜,脸上并没有一丝的笑意,甚至于他眼底满是厌恶,“柳可儿,我记得跟你说过别动什么手脚。”

“南城,不是…我…”

看着柳可儿被吓得不敢说话的模样,徐素芬将人挡到自己身后,责备顾南城,“这是我的主意,哪有人办婚礼没有宾客的。再说了,可儿是明星,这么大的事当然要请记者。”。

“婚礼取消。”他冷冷吐出几个字。

“你说什么,妈不同意!”记者都请了,这个时候取消婚礼像什么话,更何况他们现在站在这儿已经让那些记者开始好奇了,如果真按顾南城说的,待会整个头条都将是他们怎么丢人的。

“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把婚结了,否则就别认我这个妈。”

顾南城敛着满腔怒火看着自己的母亲,正考虑着怎么解决这件事,身后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满堂寂静,缓慢的脚步声,在这时候异常清晰。

看着一步步走进来的消瘦身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顾南城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声音里带着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紧张:“曼儿,你怎么来了?”

苏晓曼张望周围的一切,满室缤纷张灯结彩,这样奢华的婚礼是多少人梦寐一切的,包括她苏晓曼。

跟顾南城结婚的时候,顾南城推说工作忙没时间办婚礼,连领证都是代办的,可现在呢?

她刚刚失了孩子,他却在这儿和别人如此盛大的婚礼,甚至问她怎么来了?

她不该来吗?

她当然要来,何况不是他们给她送的请柬吗?

明知道来这里只会受到更大的羞辱,她苏晓曼还是来了。

“我来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她脸色苍白的笑着,看的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苏晓曼从包里取出不久之前的B超照片,歪着头笑看着顾南城说:“这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喜欢吗?”

顾南城看着那张B超照片,浑身僵硬,那模糊的图像仿佛一把钢刀似得狠狠扎在他的心上。

苏晓曼,你这招真狠,你赢了!

顾南城仿佛认命般闭起双眸,再睁眼来不及说话,看到苏晓曼渐渐苍白的脸色和迅速倒下去的身体吓得魂飞魄散。

“曼儿,曼儿。”顾南城慌乱的接住苏晓曼着急的喊道。

可不管他怎么呼喊,怀里的人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

“南城,你要去哪儿?”柳可儿看着顾南城抱着苏晓曼往外走拦下来。

“让开。”

柳可儿摇摇头,泪眼朦胧,“南城,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不能离开。”

“我再说一遍,让开!”往前一步,顾南城声音狠戾,“如果曼儿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第十四章 只剩下三个月

顾南城本想陪着苏晓曼到她醒来,可是家里他妈不断以死相逼,医生过来告知他苏晓曼可能要晚上才会苏醒,他这才打算快点驱车回去。

等家里的事情全部搞定,他再回医院陪着苏晓曼,再不离开。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苏晓曼迟疑的看着熟悉的环境,单调的房间纯白的窗帘被风吹起飒飒作响,一身白衣的医生正站在床头询问着她如何。

“我怎么在这儿?”她昏迷醒来,不是应该在妇产科吗?

苏晓曼抬眼看去,重症病监护室?

医生看着苏晓曼一脸凝重道:“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你有家属吗?具体情况我们需要跟家属交流下。”

“我一个人。”苏晓曼想着,反正如今她一无所有,大不了就是一死吧。

医生看她被送医院这么久也没人来看她,目光里多少带了点怜悯:“那我就跟你说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在给你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你得了乳腺癌,癌细胞目前已经扩散全身,也就是说,你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

苏晓曼愣在原地,她的手下意识抚摸上腹部,她想,要是孩子不流产,可她得了癌症,估计这个孩子也保不住,这个孩子,终究不属于她。

顾南城一回到家里,就看见坐在一旁的柳可儿,不过几秒他又看向自己妈妈,竟然是完全无视她?

然后她听着顾南城的声音带着戾气,对徐素芬道。

“妈,我的事你不用再插手了,我给你订最快的航班,你出国散散心吧。”

徐素芬没想到顾南城居然会因为这件事就要把她送出国,她撒泼道:“我不走,我是你妈,怎么就管不了你的事。你要是再见那个苏晓曼,妈就死在你面前。”

徐素芬说着抓着旁边的水果刀一副随时准备自杀的模样。

顾南城看着她的动作,语气凉薄开口道:“随你,你要是死了我陪你一起死。”

徐素芬抓着水果刀的手一软,刀尖往下正好戳进一颗苹果里。

她赌不起,这是她的儿子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性格更比如何人都知道顾南城说这话时是多么认真。

这时顾南城的电话响起,徐素芬却是抢先一步拿过手机,怒声道:“是不是那个贱人又给你发消息?我倒是要听听她怎么迷惑你,让你连你妈都不顾了。”

徐素芬按下接听,再按下扩音键,偌大的客厅里顿时飘荡着苏晓曼空洞洞的声音:“顾南城,我得癌症了,医生说完活不过三个月。”

癌症?

顾南城心一紧,上前一步抢过自己的手机,可他喉咙里堵得厉害,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有微微颤抖的手说明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我知道你在听,顾南城,我爱你,很爱很爱,即使你现在这么对我,我也还是很爱你。可是我好累,我真的累了。”

“南城,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还有,爸爸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现在也无从去求证对错,但是我从头至尾只是爱你,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你在哪儿,曼儿,你等我,我现在来找你,我一定能找人治好——”

“来不及了,”苏晓曼出言打断顾南城,电话里还是像从前一样温温柔柔的笑着:“我在我们从前相爱的南山大桥上,我想回到我们最初认识的地方,南城,我希望下辈子再也不要认识你。”

“不要……”

顾南城意识到苏晓曼想要做什么,几乎是下意识大吼出声,可是太迟了,电话那头,苏晓曼纵身一跃,就听“噗通”,电话“嘟嘟——”几声,忙音响起。

身陷围城心在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身陷围城心在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情难自控12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12章小说书名:情难自控第十二章偷听我知道何风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一定会亲口的告诉何奕鸣,要和我结婚的消息。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这一天晚上,何风吃完饭之后,迟迟的都没有回到我们的房间。我的心兴奋的快速跳动着,有种预感告诉我他一定是去找何奕鸣谈论我们的婚事了。想到这里,我在房里再也坐不下去。这场我精心安排的好戏,我又怎么可以错过呢。我换上轻便的睡衣,光着脚出了房门,走下了楼梯。果然,客厅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我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在楼梯的暗处,竖起耳朵,细细的聆听着从客厅里面传来的

  • 风生水起12章

    原标题:风生水起12章小说名字:风生水起第十二章旧棺埋新骨老严的贼耳朵特灵,一听有什么宝贝东西,跟耗子见了肉似的,跨步跳进石棺里头。“怎么的?那李有财还给咱留下点好东西?”哪还有什么宝贝,这石棺里头除了一条红色的丝绸垫布,连个铜板都不见。老严期盼地看过来,我指了指石棺壁上刻着的地图,石棺内侧其他位置没有,唯独我眼前的有,上面用行楷字写了三个字:鬼谷图。“老严,古代石棺里头,都刻这种图?”看着跟黄河十八道拐似的,九曲回肠的道路,应该是十分偏僻的地界,如果说真是什么藏宝图的话,恐怕也是艰难险阻的所在

  • 妻子的秘密12章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12章小说:妻子的秘密第十二章,报复!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去找李天了,我自然要快点行动了,今晚上安琪就要陷害李天了,不过我上次带着面具差点没打死李天,这次必须用真人的样子,千万不能让李天认出来。不然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我来到了酒吧里,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这里依然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换好了衣服后这时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吓了我一跳,我急忙转身看去。是黄鱼踹的我,我是红姐聘进来的人,但是红姐是主管,而黄鱼是我的组长,专门负责我的还有别的服务员的管理。他看到我回头看他瞪着我说道

  • 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

    原标题: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十二章杀手来袭“小宏,遇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饭桌上,林宏一家人吃着饭,林宏脸上露出点点笑意,直看得李芸以为自己儿子发神经了。“妈,没事,你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林宏夹着一根青菜说道,神情竟是有点憨傻,这一刻的林宏看起来才真的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如果林宏此时的表情被他前世干掉的那些敌人知道的话估计要在心中感到委屈了。这个憨货真的是无极帝主吗?劳资当年怎么就被这个憨货干掉了?“你小子不是谈恋爱了吧?”林朝军问道,他心中疑惑,总觉得林宏这

  • 百鬼夜行12章

    原标题:百鬼夜行12章小说名:百鬼夜行章十二老猞猁林玉儿实际年纪比我要大三岁,今年已经二十六,与她师父闯荡江湖多年,不敢说是老油条却也是鬼道高手。本事不在我之下,实战经验还要比我高哩。一一介绍完了。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底,她这几年果然没有白准备,对于对付那鬼王有了几分信心,“你的本领与我相差无几,想来实战必然比我要强,一般鬼王的话,咱俩应该能够对抗。”不在慌乱,但林玉儿的为人却让人哭笑不得,“师父叫什么名字啊,看来来头不小,我听听,怎么就培养出你这样的骗人精。”“不许说我师父坏话。”林玉儿媚眼一眨

  • 乡村小神医12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12章小说名字:乡村小神医第十二章:新房完工赵齐贤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一番云雨过后,身体格外畅快,身体懒洋洋的不想动。心里想着,再过几个星期就是山货完全成熟的时候了,是最合适采摘的时候,这几天还是先把自己这房子给修建好,村里的刘大脑袋的建筑队也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点头就可以开工了我。赵齐贤第二天一起来吃了早饭就开始干修建房子的事,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扔进仓库,在赵麻子遗物里找到的那本医典也被他随手扔到了仓库的柜子里,仓库透风,不用担心潮湿的问题。赵家村挺小,赵齐

  • 求邪12章

    原标题:求邪12章小说:求邪第十二章猫踪围墙那边就是一片被拆掉了的废楼,赵宣就躺在废墟的边缘上。等我赶过去时,心里忍不住一沉——赵宣前胸、下腹被人捅了不下二十刀,到处都是血糊糊的窟窿,肚子上甚至还有翻出来的内脏。赵宣虽然没死,却也只剩下了一口气,嘴里还翻着带血的气泡。他拼命想要抬起来的手,却仅仅往远处指了一下,就重重地垂落了下去。我抽身往赵宣所指的方向追出一百多米之后,眼前忽然闪过了一道黑色的人影。我瞬时抬起弩箭向对方射了过去,离弦而去的劲弩疾飞十米开外,那道黑影却仅仅在弩箭前面晃动了一下就消失

  • 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

    原标题: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2章受不了他强来我的突然难受得不行,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和傅言殇接触多了受了他的影响,等再看沈寒的时候,我竟能硬生生压下愤怒,投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想打电话给傅言殇就尽管打吧,我为什么要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哪里,我要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做什么?”沈寒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似乎我突然的平静和淡漠让他很不习惯。“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孩子还会再有的?他究竟是自

  • 爱你,倾尽一生12章

    原标题:爱你,倾尽一生12章小说书名:爱你,倾尽一生第12章金牌医生为顾浩宇做手术龙骁一脸冰冷,没什么反应。顾知夏有些无奈,这男人就跟个冰块一般,也许,他根本理解不了‘人’的想法吧?吃完早餐,顾知夏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的,说是一会就安排顾浩宇的手术,让她过去签字。她昨天没开车过来,匆匆来到门口,希望龙骁能送她过去。“上车吧。”龙骁喊了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顾知夏赶紧钻到车里,系上安全带,“刚刚医院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安排浩宇的手术,能先送我一下不?”龙骁点头,轻轻嗯了声,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根

  • 绝品小农民12章

    原标题:绝品小农民12章小说书名:绝品小农民第12章林浩暴怒放着的两个鱼竿,也是老林头给做的,虽然这鱼竿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里掺杂着林浩和他爷爷的回忆,这鱼竿还是林浩前天在这钓了鱼,因为临时有点急事,才没有把鱼竿带回家,有人要是动了这鱼竿,那铁定一顿打是少不了的。四个人已经上岸,马上就拿起鱼竿,还有模有样的把鱼线往水里一扔。正在几人得意之时,林浩从旁边走了过来,见几个陌生人在摆弄他的鱼竿,顿时就怒火中烧,对着他们大叫一声道:“谁他妈让你们动的,赶紧把鱼竿给老子放在原处。”“咦?这是那个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