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在线阅读

2017/11/25 6:27:06 来源:网络 []

小说: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

第一章 魂兮归来

吉时已过去了半刻,顾家上下皆焦头烂额地等着,顾芷念穿着红鸾嫁衣,戴着朱钗凤冠,盖着牡丹花开鸳鸯戏水红盖头,盖头下一张抹了几层胭脂的脸仍是看得出她的心悸,顾芷念死死地绞着嫁衣上的流苏,虽是寒秋,也能看见她额上细密的汗珠。推荐163woman.com

  顾府正堂上顾家老爷一掌拍在桌子上,将茶杯振到了地上,摔碎了,茶水淌了一地,顾家几个女眷皆吓得破了胆,低呼了一声。

  “好个司马宰宸!竟如此无视我们顾家!季茂还没回来吗!?”顾家老爷怒吼道。

  此时一个小厮急急忙忙跑进来,颤抖道:“老...老...老爷,季叔回来了,正在往正堂赶呢。”

  小厮话音刚落,季茂就出现在正堂大门,一进门看到破碎的茶杯,就全身冷汗地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颤微道:“老爷,小人在栖姮楼找到了琅琊王,只是王爷已经酩酊大醉,恐怕今日是不能来府中迎娶大小姐了。”

  顾家老爷一听,怒发冲冠,一掌劈裂了梨花木桌,顾府女眷吓得急抚胸口,顾家二夫人忙上前,柔声道:“老爷,快别生气了,仔细气坏了身子,您也知道琅琊王放浪形骸,不拘小节,出入风月场所更是家常便饭,他又年少贪玩,怕是玩得忘记了时辰。”

  “哼!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他司马宰宸分明是不把我这个解甲归田的老将军放在眼里!他这是在羞辱我们顾家!”顾家老爷说完后,一甩衣袖,走出了正堂,二夫人朝季茂使了个眼色,季茂忙跑出去追上顾家老爷。

  “季茂备车!老夫这就上京,求圣上解了这桩婚事!”顾家老爷忿忿道。163女性网

  季茂不敢忤逆自家老爷的意思,只得备好轿辇,坐在马车的横辕上挥鞭驾车,北上华京。

  琅琊王醉宿栖姮楼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顾芷念的闺房,顾芷念顿时清泪两行,想她堂堂顾将军嫡长女,顾家大小姐,顾芷念身着繁复的嫁衣,戴着十几斤重的朱钗凤冠在自己的闺房中待了一个时辰,却只等来这么个消息,他司马宰宸未免太过狂妄!竟为了青楼女子不顾她将门之女!她本就不愿嫁与司马宰宸这么个风流浪子,奈何司马宰宸的母后,当今的太后娘娘硬是赐了这么一桩婚事,任凭她爹爹驰骋沙场,建立战功无数也不能违逆太后的懿旨。

  只是今日以后,她顾芷念该如何见人,如果司马宰宸醉宿栖姮楼,枉顾未嫁之妻的消息传了开来,她顾芷念该如何做人!思及此处,顾芷念腾地站起身,她身后的嬷嬷丫鬟本都急得唉声叹气,捶胸顿足,见顾芷念没预兆地站起来,都定住了,顾芷念掀开盖头,嬷嬷和丫鬟们这才看到她们大小姐哭红的双眼和惨白的脸颊。

  顾芷念将盖头扔在地上,鸳鸯戏水一览无余,顾芷念望着鸳鸯戏水,森然一笑,道:“君既薄寡义,勿复妾相思!”

  说完,几个嬷嬷和丫鬟还一头雾水,顾芷念就提起裙裾,跑到院中湖边,举身投入寒秋冰冷的湖水中,惊了一池锦鲤,荡了半池残荷。

  嬷嬷和丫鬟听到扑通的落水声,见到自家大小姐投入湖中,慌慌张张,大惊失色地跑去前院找老爷夫人,只余几人在岸边呼着:“大小姐,大小姐!”

  一个小丫鬟犹豫了一会儿也跳了进去,她从后面抱住顾芷念,紧紧环住顾芷念的柳腰,往岸上拉,可是她一个小丫头想拉起顾芷念也是艰难万分,顾芷念的身体越来越重,不住地往下坠沉,小丫头咬紧牙关使出吃奶得劲儿抓着顾芷念,可是顾芷念还是往下沉去,顾芷念的眼睛此刻却意外地睁开了一条缝,小丫头有些缺氧更没有力气了,正在此时,其他人喊来了救兵,几个顾府的府卫跳了下去,正待从小丫头手中接过大小姐,却没想到小丫头也因为缺氧晕在了湖水中,她紧抓顾芷念的手也渐渐松开了,两个府卫,一个迅速游下去接住下沉的顾芷念,一个抓住小丫头的衣领,往岸边拖,岸上的人见两个府卫上岸,又看见湿漉漉的顾芷念和小丫头都松了口气。

  一个嬷嬷却不放心地上前,探了探顾芷念的鼻息,虽然微弱但却是有的,于是嬷嬷放下心来,其他人看她神色轻松,更是安心,众人皆双手合十,口中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二夫人此刻也赶到了,赶忙请了大夫来给顾芷念医治,也顺便医治那个小丫头。

  第三日,顾芷念终于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环境,空洞的眼神似乎是对这里很陌生,她正四处打量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尖叫:“啊!”

  “菩萨保佑!大小姐您终于醒啦!”

  顾芷念揉了揉耳朵,转头望着床边的小丫头,皱眉道:“你是?”

  此时,一个嬷嬷端着一碗棕色的药汁走了进来,看到顾芷念醒来,顿时笑逐颜开,道:“小姐,您可醒了!急死老奴了欸!”

  说完又对床边的小丫头嗔道,“青笛,你也不告诉我一声儿,救小姐的功劳已经被你占去了,这伺候小姐的功劳你就不能让给梁妈我吗?”

  顾芷念闻声望人,心想: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中国还有未进入社会主义的地方?她们传成古代人的样子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没有摄像机,不是拍戏啊,难道真的有陶渊明说的什么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不过我只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了个觉而已,不至于梦游到世外桃源吧?这也太扯了吧?

  顾芷念抓狂地扯着锦被,怒道:“你们是谁啊!把我掳来这里是几个意思!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快点把我放回去,虽然我拼不起爹,但是我可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保护的!你们这些无知愚民,快放我走!”

  “大小姐,你在说些什么啊?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倒是长得特别,不过小姐你是晋国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可不适用呀。163女性网”青笛眨巴着眼睛道。

  梁妈眯起眼睛望着顾芷念,道:“小姐,你莫不是脑袋进水了,不太好使?”

  顾芷念腾地一脚挑开被子,光脚站在地上,摆着跆拳道的架势,怒道:“你才脑子进水!我可是智商二百五的天才美女顾有麒!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有种单挑!”

  梁妈一看顾芷念杀气腾腾,不由地一哆嗦,将药碗摔在了地上,浓浓的药汁散发着苦涩的气味,熏得顾芷念几乎晕了过去。

  青笛急忙打圆场道:“哎咳咳,小姐想多了,梁妈怎么能跟您打呢,伤着您了,她可担待不起,哎呀,你看这药都洒了,梁妈你还不快去再熬一碗!”

  说着青笛朝梁妈打着眼色,梁妈呆滞的眼神过了一阵子终于领悟到青笛的意思,木然道:“哦哦,好,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梁妈逃也似地出去了,顾芷念冷哼一声,道:“小妮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抓我来,意欲何为!”

  青笛听顾芷念语气不善,顿时像炸毛的猫一样,怯怯懦懦地低着头道:“小姐,您不记得啦?这是顾府您的闺房啊!”

  “呵!我家那两室两厅啥时候变成顾府啦?我的闺房?我有病我才相信这是我房间!”顾芷念精气神十足地一边挥舞着手一边唾沫横飞地吼着。

  青笛双臂护在脸前,颤抖地嗫嚅道:“小姐,您是怎么了?青笛好害怕。”

  顾芷念突然怔住了,心想:不是吧,看着小丫头这么认真,难道这真是我家?老爸老妈啥时这么下得了血本买这么大的房子?她家那两室两厅才与那小丫头口中的她的闺房相差无几,还是说,她与百万狗血女主一样,穿越到古代了?不是吧?我只是睡个觉而已。

  “难道我睡着睡着睡死了?那些女主穿越不都是死后重生于古代吗?难道是地震?海啸?不可能啊,老爸老妈不可能不叫我的,还是说我在二十一世纪的哪个饰品有开启时空隧道的功能?这不能够啊!我最近一件饰品是在三个月前买的,三个月前不穿越,这时候穿越,咦?难道是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对了,今天本来应该是圣诞节的!可是圣诞节不是外国的节日吗?难道古代人那么潮,已经在过圣诞节了?”顾芷念确切的说是霸占着顾芷念身体的唠叨的顾有麒的灵魂喃喃自语着。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在线阅读

  青笛目瞪口呆地看着碎碎念的顾芷念,暗道:“大小姐莫不是真傻了吧?”

  “喂!你,告诉本美女这是什么朝什么代,本美女家世如何,本美女饶你不死。”顾芷念经过一番科学详细的推理和猜测之后,决定暂时认为自己是穿越了。

  青笛抖了一下,抖出了一身冷汗,跪在地上道:“回禀倾国倾城的大小姐,现在是晋朝皇祐四年,大小姐是顾将军的原配大夫人之女,所以是顾府的嫡长女,顾家家底殷实,老爷百战百胜,北上灭夷,南下驱蛮,是晋朝不可多得的将才。”

  “哎哟,不错嘛。”顾芷念听后乌溜溜的眼睛一亮,满脸都是笑意,“二十一世纪我拼不起爹,现在本美女可有资本拼爹啦,哈哈哈哈。”

  青笛愕然,她家大小姐什么时候这么露齿的笑过,虽说她家大小姐是将门之女,但是却是斯文得紧,颇有大夫人的娴雅风范,如今却是如此失节,淡淡道:“不过老爷已经辞官归田了,所以现在顾家一百来号人都是靠种地养活的。”

  “啥?!”顾芷念一脸的义愤填膺,愤然道,“不由爹爹领兵打仗,圣上怎能高枕无忧,黎民怎能安居乐业,爹爹怎能如此自私,为了一人享乐而致天下于不顾,毫无范仲淹范先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风骨!”

  顾芷念本想着青笛会为自己精彩激昂,无与伦比的演讲而鼓掌喝彩的,谁知小丫头却眨巴着眼睛,问道:“大小姐,谁是范仲淹啊?”

  顾芷念掰了掰手指,掐指一算,瞪大眼睛,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晋朝在宋朝前面。版权163woman.com

  青笛虽然很想问宋朝在哪儿,不过她越看自家大小姐越觉得不靠谱,最后她下定决心还是不要问了,估计跟大小姐在一起久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顾芷念若有所思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突然她看见一面铜镜,于是臭美地跑过去想看看自己穿古装的样子,然而她却惊愕地发现镜中之人虽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是镜中之人的脸却不是她的脸,她揉揉捏捏搓搓挠挠,然后指着自己,转头问跪在地上的青笛道:“喂!这人是怎么死的?”

  青笛吓晕了过去。

  后来几日,顾芷念身体里的顾有麒灵魂渐渐摸清了顾家的事情,因为顾家的几个夫人都轮番来照看她,跟她东讲西扯,劝慰她别太伤心,不过贪婪的顾有麒灵魂觉得自己扮可怜可能会得到更多东西,于是一直披头散发,一脸病容,用丝绢手帕擦拭着眼角不存在的泪滴,不过顾有麒觉得顾芷念真的挺可怜的,那司马宰宸确实狂妄极了。

  “念儿啊,你要好好休息,保重身体,别再为那浪子茶饭不思,仔细熬坏了自己的身子,三娘疼你呢!”半老徐娘的三夫人风韵犹存,说话间泪光点点,是几个夫人中最慈祥的也是最照顾顾芷念的,顾芷念低着头装模作样地擦拭眼泪,委屈地点点头。

  这时三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瑾琼过来了,说是三夫人的姐姐,先皇的敬妃,如今的敬太妃传话让她进宫一叙,三夫人整了整衣裳站了起来。

  “念儿,三娘就先走了啊,你可千万记住三娘的话。”三夫人一边拭泪一边叮嘱顾芷念,顾芷念梨花带雨地点点头,道:“三娘快些去吧,别让太妃娘娘等急了。阅读163woman.com

  三夫人点了点头,道了声好久由瑾琼搀着离去了。

  “喂!青笛小丫头,本美女想去栖姮楼一会我那未婚夫,奈何本美女不识路,你荣幸地被本美女选为带路人,怎么样?”顾芷念看三夫人走远,奸佞地笑道,青笛打了个寒颤,可是她一个小丫头,又不能违逆主子的命令,于是只好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顾芷念想晋朝民风开放果然名不虚传,女子进青楼都没什么问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不知道自己那未婚夫是圆是扁,不过管他圆扁,害自己穿越到古代来受苦的人就是混蛋!

第二章 寻而初遇

虽说晋朝民风开放,不过顾芷念觉得就这样穿着女儿装大摇大摆地进去也是不好的,万一被人笑话丢了她老爹的脸就不好,于是她让青笛倒腾来两件顾府小厮的衣服,她和青笛一人一件,换好后,顾芷念在铜镜前转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调皮一笑道:“果然是长得好看就是好,天生的衣服架子啊,小厮的衣服也能给她穿出别样风味,哈哈!”

  青笛浑身一颤,暗道:“大小姐又脑子不好使了。”

  “对了,青笛小丫头,我老爹进京几天了?啥时回来?”顾芷念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青笛苦笑道:“我的大小姐,老爷进京六天了,啥时回来,奴婢也说不准啊。”

  顾芷念撅着嘴,皱着眉,点了点头,“好吧,那你着人飞鸽传书给我老爹,让他回来时记得买点好玩好吃的给我。”

  青笛捶胸顿足,哭笑不得,飞鸽传书就为了这点事儿?

  “好!现在我们就出发,逮他个正着!”顾芷念握紧拳头,她终于要去报仇了,突然她又想起些什么,回头对青笛道,“欸,对了,你说他现在会不会不在栖姮楼啊?”

  青笛冷眼看着顾芷念,真亏她还想到这个问题了,道:“放心吧,琅琊王一定在那里,他每日必去,最近更是整日宿在栖姮楼。”

  顾芷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手一挥,豪迈道:“我们出发!”

  顺利走出了顾府,东门大街上,顾芷念昂首阔步地走着,青笛无精打采地跟着,偶尔提示一下顾芷念栖姮楼的方向,顾芷念在路边的小摊上玩玩这个,摸摸那个,终于到达了栖姮楼,这是一座江南样式的小楼,白墙灰瓦,只是那灰瓦是琉璃灰瓦,在阳光的照射中五彩斑斓,反射的光刺痛人的眼睛,被反光射到眼睛的顾芷念忿忿道:“好好的江南意境就这样被毁了,真没品味!”

  “哎哟,这位小爷,脾气倒是不小呢,”顾芷念和青笛听到娇媚如酥,酥软人骨的声音后都情不自禁地浑身一颤,然后转头看到一个穿着色彩斑斓的衣裙,露着肩膀,摇着纨扇,梳着飞天髻,满头碧玉珠花的女人正扶栏摇曳生姿而下,她走到顾芷念面前,用纨扇抬起顾芷念的下巴,眼波中媚笑之意流转,酥声道,“这位小爷,您来我们栖姮楼是寻欢呢?还是作乐啊?”

  顾芷念邪魅一笑,推开女人的纨扇,转而拦住女人的纤腰,女人低呼一声,柔媚无比,若顾芷念真是个男人,只怕早就把持不住了,深情地望着女人的眼睛道:“良辰美景,佳人在傍,吾复何求?自是要寻欢作乐一起,不知佳人可否消受得住?”

  饶是经历了万千男人,这位栖姮楼的老鸨,年过三十的扈堇碧还是心跳停了一拍,不过她还有要务在身,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给这个人进栖姮楼,他身上穿的是顾府小厮的衣服,顾府之人不得入栖姮楼,这是琅琊王的意思。

  扈堇碧定了定神,娴熟地挣开顾芷念的手臂,像她对付其他男人的手段一样,她用鄙夷的眼光打量着顾芷念,一边绕着顾芷念转圈,一边摇着纨扇道:“有俊公子相邀,我扈娘自然是乐于奉陪的,只是栖姮楼不比他处,莫说在琅琊郡了,就算是京都的犀凤楼也要拜于我家姑娘的石榴裙下,寻欢作乐更是千金一掷,小爷可有千金?”

  顾芷念微微一笑,成竹在胸,握住扈堇碧的纤纤玉手道:“千金何难?能博佳人一笑,在下万劫不复。”

  纵然扈堇碧是情场老手,更知眼前之人分明是想进入栖姮楼寻得琅琊王才如此油嘴滑舌,不过因着那张举世无双的俊脸,扈堇碧不禁有些沦陷了。

  顾芷念看扈堇碧面色微动,暗笑一声,果然在魏晋这个凭脸吃饭的年代,长得好看才是王道啊,顾芷念体内虚荣的顾有麒灵魂顿时对顾芷念这幅好皮囊顶礼膜拜。

  “佳人仍不邀我入幕为宾吗?”顾芷念看着复杂的神色在扈堇碧脸上变幻莫测,走近她,因着顾芷念比扈堇碧高些,于是顾芷念俯身真切地望着扈堇碧为了掩盖衰老而涂满粉脂的脸,痛心道。

  扈堇碧犹豫再三,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就在此时,顾芷念凑在扈堇碧的耳边,轻声道:“你我都是明白人,我来此的目的只怕你早已知晓,你放心,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是来替我们小姐问一声琅琊王:近来可好?不知佳人可否代我传到?”

  扈堇碧感受着顾芷念的热气,顿时一阵酥麻,意乱情迷之间,扈堇碧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就转身直奔琅琊王司马宰宸的房间而去。

  此时,司马宰宸正卧在美人怀中饮酒,美人抚着他的头发,道:“已经第六日了,你也不去顾府看看,顾家大小姐好歹也是你未过门的妃子,你这样整日呆在我这儿,怕是说不过去吧,到时那些人又给我按上什么妖孽的骂名了。”

  “整日沉迷女色,醉宿栖姮楼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我的样子,我何不好好给他们看看,所以嫣儿不要再说这些话了,也不要担心我会离开你。”司马宰宸丝毫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嚣张跋扈,在这个美人面前,他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美人掩唇而笑,轻捶司马宰宸结实的胸膛,柔声道:“那敢情好,你就终生不娶,我一直陪着你,就我们俩。”

  司马宰宸睁开眼,满眼的笑意,温柔之至,他起身将美人抱在怀里正欲将美人的柔软的樱唇含在自己口中。

  “哎!哎!我不出声,你们真当这儿就你们俩?”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子终于忍不住怒道。

  司马宰宸看了一眼男子,笑道:“尹河何时来的,我竟不知。”

  白尹河皱着眉,有一种想抓起杯子砸过去砸死他的冲动,无奈人家是皇族,砸死了可是要诛九族的,虽说司马宰宸只是个落魄的皇族。

  “你有你的蕴嫣妹妹就够了,什么时候注意过我啊,我长得又不如她漂亮不是。”白尹河苦笑道。

  卢蕴嫣又掩唇而笑,道:“尹河哥哥可是生气了,那嫣儿这就出去,把这间房子留给你和宸哥哥。”

  白尹河摆了摆手,道:“你要出去了,只怕司马宰宸会把我瞪出两个窟窿。”

  卢蕴嫣又笑了,司马宰宸道:“尹河此次前来有何事?”

  白尹河深吸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就从你六日前逃婚开始说起吧,啊不对,你根本连去都没去,就那日顾将军就日夜兼程赶往京都,这些你也都知道,顾家大小姐举身投湖自杀你也知道,边关吃紧急需良将你也知道,顾将军南征北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也知道,皇上要任命归还京都的顾将军为定西大元帅你也知道,只是顾将军说若不解除你与顾家大小姐的婚约就不受命之事,你可知道?”

  司马宰宸这才睁开了慵懒迷离的眼睛,道:“此话当真?”

  白尹河深沉地点了点头,此时扈堇碧在外敲着门,道:“王爷,王爷,顾家大小姐派人来了,他替顾家大小姐问你,近来可好。”

  司马宰宸和白尹河一听,相视点头,白尹河随即道:“哦,如此,就劳烦扈娘将那位传信人带来此处罢。”

  扈堇碧道了声“欸”,就又风一样地下了楼梯,穿过一座座庭院,回到前门,向顾芷念回禀,司马宰宸为了图个清静,花重金扩建了三座庭院和他与卢蕴嫣同居的小楼。

  廊腰缦回,曲曲折折,在扈堇碧的带领下,顾芷念和青笛到了那座小楼,来到司马宰宸的房间,扈堇碧敲了敲门,道:“王爷,顾家大小姐的传信人带到。”

  “好,你让他进来吧。”房内马上传出声音,顾芷念一听觉得这人声音真不错,还挺好听的,温柔的很,哪里像外界传言一样了。

  顾芷念也不客气,推门而入,转身朝扈堇碧抛了个眼色,笑道:“来日再约佳人一同寻欢作乐可好?”

  扈堇碧一听,心花怒放,喜不自胜地如同二八年华的小姑娘一样掩面离开了。

  顾芷念一进门,屋里的人就放下茶杯,道:“顾小姐派你过来,应该不止是让你传来,近来可好这四个字的吧?”

  顾芷念望着坐在桌前的男人,他正披散着头发,冲着茶,甚是怡然自得,语气里也满满的都是自信,顾芷念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帅了,虽然现在她只看到他的侧脸,但是已经能确定他很帅了,因为他的自信。

  不过顾芷念可不吃美男计这套,她是来报仇的。

  “当然,我家小姐说了,本该迎她入门那日,你迟迟不来害得顾家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你得赔精神损失费,我家老爷日夜奔波马不停蹄地赶往京都,你要报销路费,车的保养费,马的饲料费,还有我家老爷的营养费,再就是我家小姐自己投湖自杀,如今仍是精神恍惚,你得赔医药费,我家小姐说了,念在你以前是他的未婚夫的份儿上,给你打个九折,所以你一共要赔给顾家五千两银子。”顾芷念掰着手指,侃侃道。青笛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前面她还有些不知顾芷念所云为何物,听到后面她也就明白了,最好笑的是她看到琅琊王的脸也是先疑惑后满头黑线,实在是可笑极了。

  顾芷念又望了望衣衫不整的男人,道:“对了,还是我家小姐的名誉损失费,女子名节大于天,你要再多赔些,五千两,黄金!”

  顾芷念顿了顿中气十足地喊出黄金两个字,桌前的男人已经无言以对了。

  男人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望着顾芷念道:“你家小姐是推你来跟我讨债的啊?”

  “不然呢?难道是让我来死乞白赖地求你去顾家娶了我家大小姐?我可告诉你,我家老爷此次入京就是为了解除你与我家小姐的婚约,你不要在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家小姐错过一次就永远追不回来了。”顾芷念觉得说得太爽了,果然人长得漂亮就是有底气的!

  正在顾芷念暗爽的时候,门外又一次传来扈堇碧的声音,她道:“王爷,顾家又来人了,这次还跟着太后娘娘的人,拿着太后娘娘的懿旨呢,我不敢不让他们进来啊。”

  男人皱了皱眉,顾芷念也皱着眉,这是怎么回事?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男人不耐烦地说。

  扈堇碧道了声欸,就把人放进来了,穿着宫中太监服的男人比着兰花指,指着顾芷念和青笛道:“哪个是你家小姐啊?”

  此言一出,男人惊讶地望着顾芷念和青笛,没想到顾家大小姐竟亲自来这烟花之地寻自己的未婚夫,真是出人意料。

  这时从太监身后走出一个侍婢,虽然顾芷念记不得她的名字,但是知道她在自己的院里当差,只怕她与青笛密谋来栖姮楼的事被她听到了。

  侍婢看了两人一眼,道:“高些的是我们小姐。”

  太监走到顾芷念面前,作揖道:“顾小姐,奴才李福吉是太后身边儿伺候的人,今儿个过来是要请您呐进京入宫一趟,奴才本打算亲自去顾家接您,可是您不在家,听家中丫头说您来了栖姮楼,于是奴才就追上这几个小公公赶来了栖姮楼。”

  顾芷念听他罗里吧嗦一大堆,无非是想说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想必这个公公一定是太后面前的红人,这样拉拢自己,太后意欲何为?为了让她嫁给这个司马宰宸?

  思忖着,顾芷念又看了一眼放浪形骸的司马宰宸,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公公竟不拜见琅琊王,倒是先跟自己说起话来了。

  此时,从房间屏风后面走出了一对璧人,男子英姿飒爽,世无其二,女子风姿绰约,倾国倾城,顾芷念看得有些呆愣,她本以为眼前这个司马宰宸已是将帅字发挥到了极致,没想到这个男子更是俊逸,顾芷念喃喃道:“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奴才拜见王爷。”李福吉朝男子鞠了一躬,道。

  顾芷念听到李福吉的拜谒,如梦初醒,指着从屏风后走出来的男子道:“王爷?他是琅琊王?”看李福吉点头,顾芷念又指着桌前坐如松的男人道:“那这个人是谁?”

  李福吉摇了摇头,倒是司马宰宸先开口了,声音充满了蛊惑力道:“他是本王游戏人间的朋友,怎么?爱妃有兴趣认识他?”

  顾芷念捶胸顿足,怒道:“你几个意思!本大小姐才不是你的爱妃!我老爹已经进京要求圣上解除婚约,你不要逞口舌之利,小心闪了舌头!”

  司马宰宸微微一笑,“爱妃看到我身边的美人儿,是在吃醋吗?好好好,我让她退下。”

  司马宰宸说完这句话,那个粉雕玉琢的美人儿就掩唇而笑,步步生莲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而后司马宰宸走到顾芷念面前,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地望着顾芷念,顾芷念看着这张俊脸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司马宰宸转头对着众人道:“你们都出去吧,我与爱妃有话要讲。”

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时就重华 或 将女涅槃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2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2章小说: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二章:突遭横祸在博卿一冷锐的视线下,奈小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怂了点,她奈小金是谁?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微博大V!这样想着,奈小金又不甘示弱地瞪视回去。博卿一这个人本来就是个渣,她这么做完全是为民除害!奈小金的身体已经被绑的紧紧实实,她像一条毛毛虫一样在地上蠕动着,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博卿一见这个造谣败坏他名声的女人居然完全无视了他,当即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女人,回答我!”博卿一的声音冷的跟冰渣子一样。奈何奈小金只

  • 阴夫别太猛 2章

    原标题:阴夫别太猛2章小说名字:阴夫别太猛第二章鸟不拉屎的地方按照我往常的作息习惯,不睡到日上三竿我是不会起床的。第二天一大早,叫我起床的是,工厂那边的来电,波涛汹涌,狂风骇浪。打电话过来的男人全名叫胡男,我都叫他南哥。平常店里订货都直接联系他,南哥人很好说话。合作差不多一年下来,南哥见我一个女孩自己做生意,平常也都挺很照顾我的。而且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毛手毛脚的行为,是一个很正直本分的买卖人。“小安,你这订单怎么回事?大早晨起来吓我一跳,我以为哪个孙子故意搞我呢。一看是你的订单?”南哥声音异常惊异

  • 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 2章

    原标题: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2章小说名字:倒霉男人升迁记:八美女图第二章:袭击犹豫了一下,我终归没理她,酒吧里人太多,我丢不起这个脸。而且跟一个女人争吵,大家鄙视的对象只会是我,走才是上策。可是,刚走出几步我就被袭击了,被袭击前我听见那个女人说:“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袭击我的是两个刚从厕所方向走出来的男人,那个女人一喊完他们立刻对我动手,我背部被砸了一瓶子。回过身,看见一个男人挥舞着拳头向冲过来,我快速闪到一边,顺势掐住了他的脖子。我没想打架,问题是控制住了一个,另一个亦张牙舞爪向我冲过来

  • 中蓝海保镖 2章

    原标题:中蓝海保镖2章小说:中蓝海保镖第002章没骑过的千里马然后女军官指使我张开双臂,她用手扇着风嗅了嗅我的腋窝,接着,让我双腿并拢,检查是不是‘O型腿’或者‘X型腿’,再就是足弓,确认不是‘扁平足’后,女军官又让我回过身体,全身上下各处角落都没放过。好一番认真地检查后,女军官站直了身体,依然不冷不热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回过头去。亲眼目睹了前面两位仁兄被‘枪毙’之后,我内心剧烈紧张,但愿她没挑出我的毛病……我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甚至央求观音姐姐,千万,千万不要把我‘枪毙’啊……“这个赵龙,身体上

  • 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 2章

    原标题: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2章小说名称:罪爱红颜:我和漂亮女总编第002章那个周末那个周末,我没有去江海大学找留校工作的晴儿,推说工作忙,没时间。这是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个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儿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我不知道经历了这酒后唐突的一夜会改变我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却并没有睡好。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柳月,这个比我大12岁的迷人少妇,这个带我进入生命之源的妩媚少妇,这个让我迷醉在温柔乡里的成熟少妇。和晴儿这许久

  • 情缘随风爱淡淡2章

    原标题:情缘随风爱淡淡2章小说书名:情缘随风爱淡淡第2章祸害遗千年季凉川不知怎么又改了主意,虽然眼睛里仍是对沈知夏刺骨的鄙夷和恨意,但竟然主动打开车门对保镖吩咐道。于是沈知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又被保镖架到了车上。汽车一路飞驰,最终在医院门口停下。沈知夏被保镖一路架着,最后在手术室门口被季凉川往医生面前冷冷一推,“RH阴性血来了,要多少就抽多少,往死里抽都无妨,但清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季凉川说完,拿出手帕擦拭着刚刚碰到沈知夏身体的指尖,表情冰冷嫌恶至极。唰!犹如一盆

  • 我的妖孽女总裁 2章

    原标题:我的妖孽女总裁2章书名:我的妖孽女总裁第二章:她主动让我看的芋头在警察局门口蹲在,嘴角叼了一支烟,寒风从街口吹过来,整个身体都在轻微的发抖,斜着眼任然不忘来回欣赏着从身边走过的美女。用芋头的话说,这年头,美女已经不多了,恐龙满大街都是,所以他更愿意选择性的去审美。因此他蹲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大腿……“你能不能换个地方猥琐?”古少强走过去鄙视的白了他一眼。“我猥琐吗?我猥琐吗?”芋头抽完最后一口烟,意味深长的笑着站起来。“我再猥琐也不至于去偷窥。”“我真没偷窥,天地良心,我和你

  • 女神总裁爱上我 2章

    原标题:女神总裁爱上我2章小说名:女神总裁爱上我第2章世家美女这是任何人都能听出什么意思的话。那个男人一言不发。狠狠的瞪了那女人一眼。半天迸出一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早就怀疑你行为不检了。难怪你总经理经常带你去旅游,买一些贵重的东西。我要和你分手。”说完随即一甩头走了。女人狠狠的瞪了钱小多一眼,慌忙追了上去,哭丧着脸叫到。“你这个死人头。你就随便相信这个人的话。你给我站住。”钱小多显然成了众人眼中的能人。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钱小多有些激动,多少年了,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殊荣啊。真如做梦。解

  • 都市大御医 2章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2章小说名:都市大御医第二章:你医死人被砸了一拳,曹子扬感觉脑袋晕晕的,鼻子热乎乎的。可那还不够,村长另一拳又砸了过来,无法躲过去,虽然他有武功底子,但武功正是村长教的。基本上,沟子村的青年都有武功底子,每年冬天大家都会到祠堂学拳,老一辈的村长负责教。村长之所以横,之所以是村长,也因为他武功好,在同辈中是佼佼者。试问,曹子扬怎么可能躲得过?所以,最终被村长几拳砸昏了过去,怎么回事都不知道。醒来,曹子扬发现自己在一辆破烂的警车上,双手被铐着,傍边有个三十岁左右满脸胡子的警察,正在

  • 你是我的缠绵入骨2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缠绵入骨2章书名:你是我的缠绵入骨第2章野种流了最好“滚开,我不想听你说。”安小暖瞪着顾绍辉:“你是不是和她睡过了?”顾绍辉理直气壮:“是,湘湘比你纯洁比你善良,她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她的第一次给了我,我要对她负责。”“啪!”安小暖甩手给了他一耳光:“你们真让我恶心。”被安小暖打,顾绍辉生气的抬头回瞪她。“你怎么有脸说我恶心?整天在男人堆里打转,难道你不恶心?你被多少男人骑过你数得清楚吗,我不过和湘湘睡了一次,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顾绍辉口不择言,安小暖懵了。“你胡说八道,我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