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在线阅读

2017/11/25 6:27:06 来源:网络 []

小说: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

第一章 魂兮归来

吉时已过去了半刻,顾家上下皆焦头烂额地等着,顾芷念穿着红鸾嫁衣,戴着朱钗凤冠,盖着牡丹花开鸳鸯戏水红盖头,盖头下一张抹了几层胭脂的脸仍是看得出她的心悸,顾芷念死死地绞着嫁衣上的流苏,虽是寒秋,也能看见她额上细密的汗珠。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在线阅读

  顾府正堂上顾家老爷一掌拍在桌子上,将茶杯振到了地上,摔碎了,茶水淌了一地,顾家几个女眷皆吓得破了胆,低呼了一声。

  “好个司马宰宸!竟如此无视我们顾家!季茂还没回来吗!?”顾家老爷怒吼道。

  此时一个小厮急急忙忙跑进来,颤抖道:“老...老...老爷,季叔回来了,正在往正堂赶呢。”

  小厮话音刚落,季茂就出现在正堂大门,一进门看到破碎的茶杯,就全身冷汗地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颤微道:“老爷,小人在栖姮楼找到了琅琊王,只是王爷已经酩酊大醉,恐怕今日是不能来府中迎娶大小姐了。”

  顾家老爷一听,怒发冲冠,一掌劈裂了梨花木桌,顾府女眷吓得急抚胸口,顾家二夫人忙上前,柔声道:“老爷,快别生气了,仔细气坏了身子,您也知道琅琊王放浪形骸,不拘小节,出入风月场所更是家常便饭,他又年少贪玩,怕是玩得忘记了时辰。”

  “哼!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他司马宰宸分明是不把我这个解甲归田的老将军放在眼里!他这是在羞辱我们顾家!”顾家老爷说完后,一甩衣袖,走出了正堂,二夫人朝季茂使了个眼色,季茂忙跑出去追上顾家老爷。

  “季茂备车!老夫这就上京,求圣上解了这桩婚事!”顾家老爷忿忿道。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在线阅读

  季茂不敢忤逆自家老爷的意思,只得备好轿辇,坐在马车的横辕上挥鞭驾车,北上华京。

  琅琊王醉宿栖姮楼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顾芷念的闺房,顾芷念顿时清泪两行,想她堂堂顾将军嫡长女,顾家大小姐,顾芷念身着繁复的嫁衣,戴着十几斤重的朱钗凤冠在自己的闺房中待了一个时辰,却只等来这么个消息,他司马宰宸未免太过狂妄!竟为了青楼女子不顾她将门之女!她本就不愿嫁与司马宰宸这么个风流浪子,奈何司马宰宸的母后,当今的太后娘娘硬是赐了这么一桩婚事,任凭她爹爹驰骋沙场,建立战功无数也不能违逆太后的懿旨。

  只是今日以后,她顾芷念该如何见人,如果司马宰宸醉宿栖姮楼,枉顾未嫁之妻的消息传了开来,她顾芷念该如何做人!思及此处,顾芷念腾地站起身,她身后的嬷嬷丫鬟本都急得唉声叹气,捶胸顿足,见顾芷念没预兆地站起来,都定住了,顾芷念掀开盖头,嬷嬷和丫鬟们这才看到她们大小姐哭红的双眼和惨白的脸颊。

  顾芷念将盖头扔在地上,鸳鸯戏水一览无余,顾芷念望着鸳鸯戏水,森然一笑,道:“君既薄寡义,勿复妾相思!”

  说完,几个嬷嬷和丫鬟还一头雾水,顾芷念就提起裙裾,跑到院中湖边,举身投入寒秋冰冷的湖水中,惊了一池锦鲤,荡了半池残荷。

  嬷嬷和丫鬟听到扑通的落水声,见到自家大小姐投入湖中,慌慌张张,大惊失色地跑去前院找老爷夫人,只余几人在岸边呼着:“大小姐,大小姐!”

  一个小丫鬟犹豫了一会儿也跳了进去,她从后面抱住顾芷念,紧紧环住顾芷念的柳腰,往岸上拉,可是她一个小丫头想拉起顾芷念也是艰难万分,顾芷念的身体越来越重,不住地往下坠沉,小丫头咬紧牙关使出吃奶得劲儿抓着顾芷念,可是顾芷念还是往下沉去,顾芷念的眼睛此刻却意外地睁开了一条缝,小丫头有些缺氧更没有力气了,正在此时,其他人喊来了救兵,几个顾府的府卫跳了下去,正待从小丫头手中接过大小姐,却没想到小丫头也因为缺氧晕在了湖水中,她紧抓顾芷念的手也渐渐松开了,两个府卫,一个迅速游下去接住下沉的顾芷念,一个抓住小丫头的衣领,往岸边拖,岸上的人见两个府卫上岸,又看见湿漉漉的顾芷念和小丫头都松了口气。

  一个嬷嬷却不放心地上前,探了探顾芷念的鼻息,虽然微弱但却是有的,于是嬷嬷放下心来,其他人看她神色轻松,更是安心,众人皆双手合十,口中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二夫人此刻也赶到了,赶忙请了大夫来给顾芷念医治,也顺便医治那个小丫头。

  第三日,顾芷念终于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环境,空洞的眼神似乎是对这里很陌生,她正四处打量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尖叫:“啊!”

  “菩萨保佑!大小姐您终于醒啦!”

  顾芷念揉了揉耳朵,转头望着床边的小丫头,皱眉道:“你是?”

  此时,一个嬷嬷端着一碗棕色的药汁走了进来,看到顾芷念醒来,顿时笑逐颜开,道:“小姐,您可醒了!急死老奴了欸!”

  说完又对床边的小丫头嗔道,“青笛,你也不告诉我一声儿,救小姐的功劳已经被你占去了,这伺候小姐的功劳你就不能让给梁妈我吗?”

  顾芷念闻声望人,心想: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中国还有未进入社会主义的地方?她们传成古代人的样子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没有摄像机,不是拍戏啊,难道真的有陶渊明说的什么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不过我只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了个觉而已,不至于梦游到世外桃源吧?这也太扯了吧?

  顾芷念抓狂地扯着锦被,怒道:“你们是谁啊!把我掳来这里是几个意思!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快点把我放回去,虽然我拼不起爹,但是我可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保护的!你们这些无知愚民,快放我走!”

  “大小姐,你在说些什么啊?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倒是长得特别,不过小姐你是晋国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可不适用呀。原文163woman.com”青笛眨巴着眼睛道。

  梁妈眯起眼睛望着顾芷念,道:“小姐,你莫不是脑袋进水了,不太好使?”

  顾芷念腾地一脚挑开被子,光脚站在地上,摆着跆拳道的架势,怒道:“你才脑子进水!我可是智商二百五的天才美女顾有麒!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有种单挑!”

  梁妈一看顾芷念杀气腾腾,不由地一哆嗦,将药碗摔在了地上,浓浓的药汁散发着苦涩的气味,熏得顾芷念几乎晕了过去。

  青笛急忙打圆场道:“哎咳咳,小姐想多了,梁妈怎么能跟您打呢,伤着您了,她可担待不起,哎呀,你看这药都洒了,梁妈你还不快去再熬一碗!”

  说着青笛朝梁妈打着眼色,梁妈呆滞的眼神过了一阵子终于领悟到青笛的意思,木然道:“哦哦,好,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梁妈逃也似地出去了,顾芷念冷哼一声,道:“小妮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抓我来,意欲何为!”

  青笛听顾芷念语气不善,顿时像炸毛的猫一样,怯怯懦懦地低着头道:“小姐,您不记得啦?这是顾府您的闺房啊!”

  “呵!我家那两室两厅啥时候变成顾府啦?我的闺房?我有病我才相信这是我房间!”顾芷念精气神十足地一边挥舞着手一边唾沫横飞地吼着。

  青笛双臂护在脸前,颤抖地嗫嚅道:“小姐,您是怎么了?青笛好害怕。”

  顾芷念突然怔住了,心想:不是吧,看着小丫头这么认真,难道这真是我家?老爸老妈啥时这么下得了血本买这么大的房子?她家那两室两厅才与那小丫头口中的她的闺房相差无几,还是说,她与百万狗血女主一样,穿越到古代了?不是吧?我只是睡个觉而已。

  “难道我睡着睡着睡死了?那些女主穿越不都是死后重生于古代吗?难道是地震?海啸?不可能啊,老爸老妈不可能不叫我的,还是说我在二十一世纪的哪个饰品有开启时空隧道的功能?这不能够啊!我最近一件饰品是在三个月前买的,三个月前不穿越,这时候穿越,咦?难道是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对了,今天本来应该是圣诞节的!可是圣诞节不是外国的节日吗?难道古代人那么潮,已经在过圣诞节了?”顾芷念确切的说是霸占着顾芷念身体的唠叨的顾有麒的灵魂喃喃自语着。版权163woman.com

  青笛目瞪口呆地看着碎碎念的顾芷念,暗道:“大小姐莫不是真傻了吧?”

  “喂!你,告诉本美女这是什么朝什么代,本美女家世如何,本美女饶你不死。”顾芷念经过一番科学详细的推理和猜测之后,决定暂时认为自己是穿越了。

  青笛抖了一下,抖出了一身冷汗,跪在地上道:“回禀倾国倾城的大小姐,现在是晋朝皇祐四年,大小姐是顾将军的原配大夫人之女,所以是顾府的嫡长女,顾家家底殷实,老爷百战百胜,北上灭夷,南下驱蛮,是晋朝不可多得的将才。”

  “哎哟,不错嘛。”顾芷念听后乌溜溜的眼睛一亮,满脸都是笑意,“二十一世纪我拼不起爹,现在本美女可有资本拼爹啦,哈哈哈哈。”

  青笛愕然,她家大小姐什么时候这么露齿的笑过,虽说她家大小姐是将门之女,但是却是斯文得紧,颇有大夫人的娴雅风范,如今却是如此失节,淡淡道:“不过老爷已经辞官归田了,所以现在顾家一百来号人都是靠种地养活的。”

  “啥?!”顾芷念一脸的义愤填膺,愤然道,“不由爹爹领兵打仗,圣上怎能高枕无忧,黎民怎能安居乐业,爹爹怎能如此自私,为了一人享乐而致天下于不顾,毫无范仲淹范先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风骨!”

  顾芷念本想着青笛会为自己精彩激昂,无与伦比的演讲而鼓掌喝彩的,谁知小丫头却眨巴着眼睛,问道:“大小姐,谁是范仲淹啊?”

  顾芷念掰了掰手指,掐指一算,瞪大眼睛,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晋朝在宋朝前面。163女性网

  青笛虽然很想问宋朝在哪儿,不过她越看自家大小姐越觉得不靠谱,最后她下定决心还是不要问了,估计跟大小姐在一起久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顾芷念若有所思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突然她看见一面铜镜,于是臭美地跑过去想看看自己穿古装的样子,然而她却惊愕地发现镜中之人虽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是镜中之人的脸却不是她的脸,她揉揉捏捏搓搓挠挠,然后指着自己,转头问跪在地上的青笛道:“喂!这人是怎么死的?”

  青笛吓晕了过去。

  后来几日,顾芷念身体里的顾有麒灵魂渐渐摸清了顾家的事情,因为顾家的几个夫人都轮番来照看她,跟她东讲西扯,劝慰她别太伤心,不过贪婪的顾有麒灵魂觉得自己扮可怜可能会得到更多东西,于是一直披头散发,一脸病容,用丝绢手帕擦拭着眼角不存在的泪滴,不过顾有麒觉得顾芷念真的挺可怜的,那司马宰宸确实狂妄极了。

  “念儿啊,你要好好休息,保重身体,别再为那浪子茶饭不思,仔细熬坏了自己的身子,三娘疼你呢!”半老徐娘的三夫人风韵犹存,说话间泪光点点,是几个夫人中最慈祥的也是最照顾顾芷念的,顾芷念低着头装模作样地擦拭眼泪,委屈地点点头。

  这时三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瑾琼过来了,说是三夫人的姐姐,先皇的敬妃,如今的敬太妃传话让她进宫一叙,三夫人整了整衣裳站了起来。

  “念儿,三娘就先走了啊,你可千万记住三娘的话。”三夫人一边拭泪一边叮嘱顾芷念,顾芷念梨花带雨地点点头,道:“三娘快些去吧,别让太妃娘娘等急了。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三夫人点了点头,道了声好久由瑾琼搀着离去了。

  “喂!青笛小丫头,本美女想去栖姮楼一会我那未婚夫,奈何本美女不识路,你荣幸地被本美女选为带路人,怎么样?”顾芷念看三夫人走远,奸佞地笑道,青笛打了个寒颤,可是她一个小丫头,又不能违逆主子的命令,于是只好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顾芷念想晋朝民风开放果然名不虚传,女子进青楼都没什么问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不知道自己那未婚夫是圆是扁,不过管他圆扁,害自己穿越到古代来受苦的人就是混蛋!

第二章 寻而初遇

虽说晋朝民风开放,不过顾芷念觉得就这样穿着女儿装大摇大摆地进去也是不好的,万一被人笑话丢了她老爹的脸就不好,于是她让青笛倒腾来两件顾府小厮的衣服,她和青笛一人一件,换好后,顾芷念在铜镜前转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调皮一笑道:“果然是长得好看就是好,天生的衣服架子啊,小厮的衣服也能给她穿出别样风味,哈哈!”

  青笛浑身一颤,暗道:“大小姐又脑子不好使了。”

  “对了,青笛小丫头,我老爹进京几天了?啥时回来?”顾芷念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青笛苦笑道:“我的大小姐,老爷进京六天了,啥时回来,奴婢也说不准啊。”

  顾芷念撅着嘴,皱着眉,点了点头,“好吧,那你着人飞鸽传书给我老爹,让他回来时记得买点好玩好吃的给我。”

  青笛捶胸顿足,哭笑不得,飞鸽传书就为了这点事儿?

  “好!现在我们就出发,逮他个正着!”顾芷念握紧拳头,她终于要去报仇了,突然她又想起些什么,回头对青笛道,“欸,对了,你说他现在会不会不在栖姮楼啊?”

  青笛冷眼看着顾芷念,真亏她还想到这个问题了,道:“放心吧,琅琊王一定在那里,他每日必去,最近更是整日宿在栖姮楼。”

  顾芷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手一挥,豪迈道:“我们出发!”

  顺利走出了顾府,东门大街上,顾芷念昂首阔步地走着,青笛无精打采地跟着,偶尔提示一下顾芷念栖姮楼的方向,顾芷念在路边的小摊上玩玩这个,摸摸那个,终于到达了栖姮楼,这是一座江南样式的小楼,白墙灰瓦,只是那灰瓦是琉璃灰瓦,在阳光的照射中五彩斑斓,反射的光刺痛人的眼睛,被反光射到眼睛的顾芷念忿忿道:“好好的江南意境就这样被毁了,真没品味!”

  “哎哟,这位小爷,脾气倒是不小呢,”顾芷念和青笛听到娇媚如酥,酥软人骨的声音后都情不自禁地浑身一颤,然后转头看到一个穿着色彩斑斓的衣裙,露着肩膀,摇着纨扇,梳着飞天髻,满头碧玉珠花的女人正扶栏摇曳生姿而下,她走到顾芷念面前,用纨扇抬起顾芷念的下巴,眼波中媚笑之意流转,酥声道,“这位小爷,您来我们栖姮楼是寻欢呢?还是作乐啊?”

  顾芷念邪魅一笑,推开女人的纨扇,转而拦住女人的纤腰,女人低呼一声,柔媚无比,若顾芷念真是个男人,只怕早就把持不住了,深情地望着女人的眼睛道:“良辰美景,佳人在傍,吾复何求?自是要寻欢作乐一起,不知佳人可否消受得住?”

  饶是经历了万千男人,这位栖姮楼的老鸨,年过三十的扈堇碧还是心跳停了一拍,不过她还有要务在身,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给这个人进栖姮楼,他身上穿的是顾府小厮的衣服,顾府之人不得入栖姮楼,这是琅琊王的意思。

  扈堇碧定了定神,娴熟地挣开顾芷念的手臂,像她对付其他男人的手段一样,她用鄙夷的眼光打量着顾芷念,一边绕着顾芷念转圈,一边摇着纨扇道:“有俊公子相邀,我扈娘自然是乐于奉陪的,只是栖姮楼不比他处,莫说在琅琊郡了,就算是京都的犀凤楼也要拜于我家姑娘的石榴裙下,寻欢作乐更是千金一掷,小爷可有千金?”

  顾芷念微微一笑,成竹在胸,握住扈堇碧的纤纤玉手道:“千金何难?能博佳人一笑,在下万劫不复。”

  纵然扈堇碧是情场老手,更知眼前之人分明是想进入栖姮楼寻得琅琊王才如此油嘴滑舌,不过因着那张举世无双的俊脸,扈堇碧不禁有些沦陷了。

  顾芷念看扈堇碧面色微动,暗笑一声,果然在魏晋这个凭脸吃饭的年代,长得好看才是王道啊,顾芷念体内虚荣的顾有麒灵魂顿时对顾芷念这幅好皮囊顶礼膜拜。

  “佳人仍不邀我入幕为宾吗?”顾芷念看着复杂的神色在扈堇碧脸上变幻莫测,走近她,因着顾芷念比扈堇碧高些,于是顾芷念俯身真切地望着扈堇碧为了掩盖衰老而涂满粉脂的脸,痛心道。

  扈堇碧犹豫再三,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就在此时,顾芷念凑在扈堇碧的耳边,轻声道:“你我都是明白人,我来此的目的只怕你早已知晓,你放心,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是来替我们小姐问一声琅琊王:近来可好?不知佳人可否代我传到?”

  扈堇碧感受着顾芷念的热气,顿时一阵酥麻,意乱情迷之间,扈堇碧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就转身直奔琅琊王司马宰宸的房间而去。

  此时,司马宰宸正卧在美人怀中饮酒,美人抚着他的头发,道:“已经第六日了,你也不去顾府看看,顾家大小姐好歹也是你未过门的妃子,你这样整日呆在我这儿,怕是说不过去吧,到时那些人又给我按上什么妖孽的骂名了。”

  “整日沉迷女色,醉宿栖姮楼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我的样子,我何不好好给他们看看,所以嫣儿不要再说这些话了,也不要担心我会离开你。”司马宰宸丝毫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嚣张跋扈,在这个美人面前,他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美人掩唇而笑,轻捶司马宰宸结实的胸膛,柔声道:“那敢情好,你就终生不娶,我一直陪着你,就我们俩。”

  司马宰宸睁开眼,满眼的笑意,温柔之至,他起身将美人抱在怀里正欲将美人的柔软的樱唇含在自己口中。

  “哎!哎!我不出声,你们真当这儿就你们俩?”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子终于忍不住怒道。

  司马宰宸看了一眼男子,笑道:“尹河何时来的,我竟不知。”

  白尹河皱着眉,有一种想抓起杯子砸过去砸死他的冲动,无奈人家是皇族,砸死了可是要诛九族的,虽说司马宰宸只是个落魄的皇族。

  “你有你的蕴嫣妹妹就够了,什么时候注意过我啊,我长得又不如她漂亮不是。”白尹河苦笑道。

  卢蕴嫣又掩唇而笑,道:“尹河哥哥可是生气了,那嫣儿这就出去,把这间房子留给你和宸哥哥。”

  白尹河摆了摆手,道:“你要出去了,只怕司马宰宸会把我瞪出两个窟窿。”

  卢蕴嫣又笑了,司马宰宸道:“尹河此次前来有何事?”

  白尹河深吸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就从你六日前逃婚开始说起吧,啊不对,你根本连去都没去,就那日顾将军就日夜兼程赶往京都,这些你也都知道,顾家大小姐举身投湖自杀你也知道,边关吃紧急需良将你也知道,顾将军南征北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也知道,皇上要任命归还京都的顾将军为定西大元帅你也知道,只是顾将军说若不解除你与顾家大小姐的婚约就不受命之事,你可知道?”

  司马宰宸这才睁开了慵懒迷离的眼睛,道:“此话当真?”

  白尹河深沉地点了点头,此时扈堇碧在外敲着门,道:“王爷,王爷,顾家大小姐派人来了,他替顾家大小姐问你,近来可好。”

  司马宰宸和白尹河一听,相视点头,白尹河随即道:“哦,如此,就劳烦扈娘将那位传信人带来此处罢。”

  扈堇碧道了声“欸”,就又风一样地下了楼梯,穿过一座座庭院,回到前门,向顾芷念回禀,司马宰宸为了图个清静,花重金扩建了三座庭院和他与卢蕴嫣同居的小楼。

  廊腰缦回,曲曲折折,在扈堇碧的带领下,顾芷念和青笛到了那座小楼,来到司马宰宸的房间,扈堇碧敲了敲门,道:“王爷,顾家大小姐的传信人带到。”

  “好,你让他进来吧。”房内马上传出声音,顾芷念一听觉得这人声音真不错,还挺好听的,温柔的很,哪里像外界传言一样了。

  顾芷念也不客气,推门而入,转身朝扈堇碧抛了个眼色,笑道:“来日再约佳人一同寻欢作乐可好?”

  扈堇碧一听,心花怒放,喜不自胜地如同二八年华的小姑娘一样掩面离开了。

  顾芷念一进门,屋里的人就放下茶杯,道:“顾小姐派你过来,应该不止是让你传来,近来可好这四个字的吧?”

  顾芷念望着坐在桌前的男人,他正披散着头发,冲着茶,甚是怡然自得,语气里也满满的都是自信,顾芷念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帅了,虽然现在她只看到他的侧脸,但是已经能确定他很帅了,因为他的自信。

  不过顾芷念可不吃美男计这套,她是来报仇的。

  “当然,我家小姐说了,本该迎她入门那日,你迟迟不来害得顾家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你得赔精神损失费,我家老爷日夜奔波马不停蹄地赶往京都,你要报销路费,车的保养费,马的饲料费,还有我家老爷的营养费,再就是我家小姐自己投湖自杀,如今仍是精神恍惚,你得赔医药费,我家小姐说了,念在你以前是他的未婚夫的份儿上,给你打个九折,所以你一共要赔给顾家五千两银子。”顾芷念掰着手指,侃侃道。青笛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前面她还有些不知顾芷念所云为何物,听到后面她也就明白了,最好笑的是她看到琅琊王的脸也是先疑惑后满头黑线,实在是可笑极了。

  顾芷念又望了望衣衫不整的男人,道:“对了,还是我家小姐的名誉损失费,女子名节大于天,你要再多赔些,五千两,黄金!”

  顾芷念顿了顿中气十足地喊出黄金两个字,桌前的男人已经无言以对了。

  男人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望着顾芷念道:“你家小姐是推你来跟我讨债的啊?”

  “不然呢?难道是让我来死乞白赖地求你去顾家娶了我家大小姐?我可告诉你,我家老爷此次入京就是为了解除你与我家小姐的婚约,你不要在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家小姐错过一次就永远追不回来了。”顾芷念觉得说得太爽了,果然人长得漂亮就是有底气的!

  正在顾芷念暗爽的时候,门外又一次传来扈堇碧的声音,她道:“王爷,顾家又来人了,这次还跟着太后娘娘的人,拿着太后娘娘的懿旨呢,我不敢不让他们进来啊。”

  男人皱了皱眉,顾芷念也皱着眉,这是怎么回事?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男人不耐烦地说。

  扈堇碧道了声欸,就把人放进来了,穿着宫中太监服的男人比着兰花指,指着顾芷念和青笛道:“哪个是你家小姐啊?”

  此言一出,男人惊讶地望着顾芷念和青笛,没想到顾家大小姐竟亲自来这烟花之地寻自己的未婚夫,真是出人意料。

  这时从太监身后走出一个侍婢,虽然顾芷念记不得她的名字,但是知道她在自己的院里当差,只怕她与青笛密谋来栖姮楼的事被她听到了。

  侍婢看了两人一眼,道:“高些的是我们小姐。”

  太监走到顾芷念面前,作揖道:“顾小姐,奴才李福吉是太后身边儿伺候的人,今儿个过来是要请您呐进京入宫一趟,奴才本打算亲自去顾家接您,可是您不在家,听家中丫头说您来了栖姮楼,于是奴才就追上这几个小公公赶来了栖姮楼。”

  顾芷念听他罗里吧嗦一大堆,无非是想说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想必这个公公一定是太后面前的红人,这样拉拢自己,太后意欲何为?为了让她嫁给这个司马宰宸?

  思忖着,顾芷念又看了一眼放浪形骸的司马宰宸,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公公竟不拜见琅琊王,倒是先跟自己说起话来了。

  此时,从房间屏风后面走出了一对璧人,男子英姿飒爽,世无其二,女子风姿绰约,倾国倾城,顾芷念看得有些呆愣,她本以为眼前这个司马宰宸已是将帅字发挥到了极致,没想到这个男子更是俊逸,顾芷念喃喃道:“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奴才拜见王爷。”李福吉朝男子鞠了一躬,道。

  顾芷念听到李福吉的拜谒,如梦初醒,指着从屏风后走出来的男子道:“王爷?他是琅琊王?”看李福吉点头,顾芷念又指着桌前坐如松的男人道:“那这个人是谁?”

  李福吉摇了摇头,倒是司马宰宸先开口了,声音充满了蛊惑力道:“他是本王游戏人间的朋友,怎么?爱妃有兴趣认识他?”

  顾芷念捶胸顿足,怒道:“你几个意思!本大小姐才不是你的爱妃!我老爹已经进京要求圣上解除婚约,你不要逞口舌之利,小心闪了舌头!”

  司马宰宸微微一笑,“爱妃看到我身边的美人儿,是在吃醋吗?好好好,我让她退下。”

  司马宰宸说完这句话,那个粉雕玉琢的美人儿就掩唇而笑,步步生莲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而后司马宰宸走到顾芷念面前,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地望着顾芷念,顾芷念看着这张俊脸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司马宰宸转头对着众人道:“你们都出去吧,我与爱妃有话要讲。”

时就重华:将女涅槃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时就重华 或 将女涅槃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余情与你共白首第3章致命的陷阱我们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离城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旅游小镇桐义。桐义的旅客住房非常有特色,是建在乡间的独栋木屋。何旭选了一栋,靠山,位置较偏,他说那里清静。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时,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术工具箱。何旭解释说,“你怀了孕,我带你出来是有风险的,有备无患。”归置好行李之后,我们去桐义几个标志性的景点逛了逛。因为怀孕,我走得很慢,他也不急,放慢脚步照顾着我,上山时还不忘牵着我的手。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扮演一个好丈夫的角色,

  • 小说情难自控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难自控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难自控第三章铃铃铃,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的手从厚重的毛衣里面伸出,越过被子将电话贴在耳朵上,对面传来了何风温柔的声音。“沈离,我想要见你。”这是我从那次画展以后第一次接到何风的电话。我躺在床上,将被子捂住头顶。“好啊,什么时候见面,我也想见你。”我现在对于何风的任何要求都来者不拒,我上次拒绝了他的请求,如今有些后悔。何风听到我的回答有些高兴,问道我家地址在哪里,他现在开车来接我。我有些木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索性答应了他的请求。“胡集小区,六单元。

  • 小说风生水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风生水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风生水起第三章三煞墓“你确定是女人的声音?”我再三向唐荣确认。“错不了,细长幽怨,还有那骚媚的动作,肯定是女人。”唐金十分肯定地说道。我心里一慌,回想起昨晚顶我屁股的,绝对是个男的。女的哪里有那玩意儿。这就奇怪了呀!唐荣他们家里到底有几只鬼?真是祸事,这种凶棺,一般有脑子的人都不敢去招惹。这下好了,凭我的这点微末本领,还不知道能不能帮唐荣夫妇的忙。我眉头紧皱着,对唐荣说道:“荣哥,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可别吓到。”唐荣僵硬地点了下头,摒息听我说道:“

  • 小说妻子的秘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子的秘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妻子的秘密第三章,百合之季她母亲正好也不在家,出差了几天,她可以带着她的情人回来肆无忌惮了,只是让我觉得伤心难过的是,我难道真的就只是个玩物么。我也想要反抗了,长期的压抑令我十分的难受。不过已经天黑了,我知道那女人肯定决定留下来了,我还是决定先在沙发上住一晚上吧,她母亲不在家我最好还是不要得罪她的好,我准备上去取我的被子。我来到了楼上听着安琪娇笑道:“怎么样雨柔,我们家还可以吧!”那个女孩子笑嘻嘻的说道:“不错不错,像我老婆家里的样子,只是你房间里那

  • 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三章初显端倪元气如汩汩溪流,一缕缕冲唰筋脉。“蜕凡境、破!”林宏心中暗哼一声,身体细胞外围一层薄薄的屏障突然破碎,林宏身上霎时间传出一股无形气浪,震得周围树木簌簌作响幸亏旁边没有人,要不然可能会被吓得失禁,以为白天遇鬼。身体表面漫出一层薄薄黑色杂质,身体元力一震,杂质飘散消失。林宏握握拳头,眼中闪过一抹杀伐,双手一挥之间拥有上千斤力量,已经足够面对今天晚上的十几个小混混。淡紫色元力滚滚,冲唰着全身血肉,林宏感觉身体在不断蜕变,全身

  • 小说百鬼夜行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百鬼夜行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百鬼夜行章三黄金肉汽车速度快,爷爷朋友所居住的地方虽说是穷乡僻壤,但经过半天的跋涉,在中午前还是安全到达了目的地,“姜老,就是这吧。”“对,对,就是这。”在村子里最好的一栋房子前停下了车,红色的大铁门,高院墙,门口还有两个石狮子,很是气派,爷爷下车后打量几分,嘻呵呵的大笑,“这老药匣子看来是发家了,院子这么气派,今天一定让他出出血。”这才过去推开门而进,大步进入了院子,喊道:“老药匣子,老药匣子,我来看你了,我老豁牙子来看你了。”“谁啊,谁啊。”村里的

  • 小说乡村小神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乡村小神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乡村小神医第三章村花很热班有班花,校有校花,村里,也有村花。赵婷婷就是赵家村的村花。她和从外面嫁过来的杨玉兰不一样,赵婷婷是赵家村村长赵锅子的闺女,也是赵家村最漂亮的女孩儿,从小就是赵齐贤的梦中情人。赵婷婷也是赵家村唯一一个上完了大学的人,比赵齐贤大了三岁,去年刚毕业,却没留在城里,而是回到了赵家村,成了赵家村村委的会计。赵婷婷的皮肤和普通的村民不一样,肤若凝脂,柔滑细嫩,体态轻盈,杨柳细腰不堪一握,身材标致的不像话,甚至在赵齐贤看来,赵婷婷比那

  • 小说求邪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求邪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求邪第三章命该如此那几天我寸步不离地跟在我爷爷身边,我爷爷有空就给我讲讲风水,其他的什么都不说,我家附近也没见有人出来。那天晚上,我正躺在炕上睡觉,就听见庙门被认砸得嘣嘣直响,外面那人嗓子都要喊哑了:“展叔,救命啊!我家狗子中邪啦!快救命啊!”我爷爷从炕上坐起来,伸手摘了墙上的火枪翻身下地,趿拉着鞋往门口走时,我也从炕上坐了起来,睡眼朦胧地看着我爷爷往外走。我爷爷刚走到门口,我就听见身后的窗户上“砰”的一响,等我回头时,有人已经从窗户里钻进来半个身子…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我心口一痛,心里脑里全是沈寒的残忍与无情,逃避地嘶吼道:“我不去医院!死都不去!”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直勾勾地看着我,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我知道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悻悻躲开他探究的眼神,有心转移话题:“谢谢你救我出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哦对,不是说去你家吗?”他眉梢一挑,倒是没再说‘医院’两个字,“你知道去我家,意味着要和我上床么?”我感到脸上顿时烧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低了下去:“我知道。”他敛回目光,之后

  • 小说爱你,倾尽一生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倾尽一生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倾尽一生第3章不知死活龙骁解开裹在身上的浴巾,换上浴袍,来到阳台点燃了一根烟,嘴里吐出几圈烟雾,俯瞰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拨通了李牧的号码。“我需要顾氏地产所有的资料,包括、顾明生的女儿顾知夏!”李牧是他的特助,跟在他身边有好些年了,对龙骁非常了解,很多事,龙骁只需要提一下,他就知道该做什么,不过,突然间让他去查顾氏地产的资料,倒是有些诧异,更费解的是,居然还要他去查一个女孩?在他的印象中,龙骁一向对女人没兴趣,前几年,还有些不知死活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