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魂穿千金未婚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5:55: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魂穿千金未婚妻
序 请不要阻止本小姐

拥有金钱地位是否就能和幸福快乐掛勾?恐怕答案只有富贵人家才知道。魂穿千金未婚妻在线阅读

我只是个在普通的单亲家庭出生的平凡人,自从妈妈去世后,只有我和弟弟相依為命,於是一成年我就放弃学业,為这个家而拼命打工。

我没有金钱地位,没法买名牌衣服,还要日夜為钱奔波,但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比很多人来得好,我很喜欢这个家,对我来说最好什麼也不要改变,跟随著自己的步伐去生活,一切都由我自己决定,我才不需要别人对我指手划脚。

对了,我有个和我个性很不符合的名字,叫舒柔...另外,今天是特别的日子,所以当我转过街角时,一个刚成年的男生已经站在路旁等待了。

一看见他,我哈哈大笑著衝过去,一手绕上他单薄的肩膀用力一夹:“阿勇,等很久了吗?”

“姐姐,你是女生,不要这麼粗暴...”阿勇苦恼的在我手底下挣扎起来,不过怎可能逃出我的手臂呢?“你才是,明明已经是大男人了还这样柔弱,看来妈妈都把我们的名字改错了。”我心情特别的愉快直接拖著他的肩膀就向前走说:“来来来,今天是你生日,今晚我们去吃顿好的吧!”

“姐姐,痛啊!”

“不要废话那麼多,我们走!”

此时刚好夕阳西下,云彩在半空柔柔飘扬,形成了红霞满天的美丽景色,而我们很快就站在一间富丽堂皇的餐厅前,水晶吊灯划下串串光芒,穿著长裙西服的男男女女,在侍应的招呼下高昂著头走进去。

这间三星级餐厅,由国外厨师打理,是阿勇一直说最想去一次的餐厅。

我满意的点点头,正想走进去时,忽地一只手却被阿勇拉祝

“姐姐,这间餐厅很贵的,我们别进去吧。网站163woman.com”阿勇缩头缩脑的看著四周,高级餐厅裡穿梭著打扮高级的人们,在这人群中,一身便服而且亳不起眼的我们反倒变得显眼起来。

“放心,姐姐之前找人帮忙,拿到这间餐厅的招待卷,不用花太多钱的,更何况,你不是说过很想进去吃一次吗?”我豪爽的拿出拼命拜託老板才拿到手的招待卷,得意的向他晃晃。

“虽然是,但…我们这种身份…”阿勇扯了扯衣服的下摆,瞄了眼站在门口的侍应对我们不屑拉下的嘴角,越发手足无措,吶吶的垂下头,完全抬不起头来。

“小勇,你明明已经高过我,又是男生,干嘛总是低著头,男子汉顶天立地,挺起胸膛来!”我开始不耐烦的转头向他说教。

这时,狂风不知為何突然呼呼地吹来,颈子一凉,不禁打了个哆嗦。

毛骨悚然的感觉由心而上,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莫名发抖,目光刚好落在马路对面的一位男人,我下意识感觉到他的视线,心不知为何更是一凉。

那个男人高高瘦瘦的,外表非常普通平凡,穿著一身的斜纹西装,胸袋上放著一方白色手帕,看上去和随处可见的上班族一模一样,唯一显眼的地方,就只有他脸上的微笑,虽是笑容却机械得可怕。来自163woman.com

我认识这个人吗?我还来不及细想,突然一架银色的名贵房车吱呀一声停在我们身旁,刚好挡开了我的视线,我不自觉向后一退,向车子前方看过去,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我不禁抓了抓头,疑惑自己是否看错了。

这时阿勇却扯扯我手,回头一看,阿勇闪闪发亮的眼神落在忽然出现的车子上,我眨了眨眼睛,被他的反应打散了脑海的思索。看他的神情,大约猜到前面的车子又是什麼世界顶级名车吧?阿勇这孩子,总是对这些名贵东西这麼特别上心。

我只好不以為意地笑了起来,视线也跟著他转向眼前的车子。

就在此时,我感到有人从后挤上来,我皱皱眉,一个抢上车门旁的侍应毫不客气的推开我:“夏先生,欢迎光临。”

我被他挤得一跌,眼睁睁的看著手上的招待卷从我鬆开的手上吹开,慢慢飘到车前。

我吓了一跳,飞快地弯下身,正想伸手拿回地上的招待卷时,车内伸出一条长腿,一脚踏在卷子上,我抬头一望,修长高大的男人从车内走出,高傲藏在他瞇起的眉眼间,再加上深邃的五官,散发出明显与眾不同的气势,我顾不了那么多,下一刻便立刻大叫:“喂,你踩著我的东西了!”

那个下车的男人明显一愣,瞥了眼我身上的打扮,再低头看看脚下的招待卷,不屑的哼了声走开两步,若无其事的转头问侍应生:“和王先生的晚宴準备好了吧?我可不想等待。163女性网

“当然了,怎麼可能要夏先生等呢?”迎上来的餐厅经理,恭恭敬敬地為他带路。

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简直令人气结,我对著他离去的背影怒吼:“喂你这是甚麼意思!踩到别人的东西不用道歉吗!”

那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眼中的轻蔑显然而见,转头就走进了餐厅。

我几乎就要衝上前打训他一顿,是阿勇死死的拉著我才把我劝下来,我气呼呼的转头,打算先把招待卷拿回手上再说。

被踩过的招待卷染上污垢,站在前台的领班看了看我手上的卷子,厌恶的皱眉说:“这张不能用。”

“為什麼不能用,你刚才也看到了吧,是那个男人踩脏卷子,和我有甚麼关系!”我生气的大叫著说。

“那又如何,你以為你能和夏先生比吗,用了招待卷你也吃不起这儿,识趣的就快走吧。”领班傲慢的抬起头,狗仗人势的嘲讽我。163女性网

“你...!”我气得几乎要眼冒金星,阿勇这时才开口,尷尬的拉著我慌张地劝道:“姐姐,算了,我们走吧。”

我坚持地说:“不行,今天是你生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你在这庆祝!”為了招待卷我加了一星期的班,才哄到老板送给我,怎能让他们说用不了就用不了呢?“算了姐姐,我们还是回家吧。”阿勇抓著我的手,不断地左顾右盼。我发现他尷尬的表情,只好气冲冲地离开这间不知所谓的餐厅。

天已入黑了,我望向他,原本满腔的怒气消散:“抱歉阿勇,本来以為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和你在最想去的餐厅裡吃饭...”

“不要紧,姐姐。”阿勇笑嘻嘻的说著,一手摸摸自己肚子:“我肚子都饿了。”

我看了看四周关闭的店门:“那回家吧,今晚我煮饭好了。163女性网

阿勇眼神一亮,终於开心的笑起来:“真右的吗?姐姐的厨艺有妈妈的水準,如果姐姐的性格也有妈妈的温柔就更好了。”

“最后一句不用加好不好!”我没好气地吼道。

“说起来,妈妈的死忌快到了。”阿勇忽地低下头,嘴角下扬轻声说。

我用力一把拍上他背脊,害得他差点失足跌倒,他皱皱眉头道:“干嘛打我!”

“去扫妈妈的墓时不要露出这样难看的脸,免得她在天上也不安乐。”我回头大步向前走,却觉得脸上的笑容拉得发紧,我明白不能以这个勉强的脸容面对阿勇,这样只会令他更不开心。

我深呼吸一口气,转身一笑,强拉扯著阿勇:“来,我今晚為你煮一餐丰富的晚餐。”

没多久我们便经过了一间还开著的超市,我吩咐阿勇先回家準备,我则去买食材,一提到食物,他又回复开心的表情,笑嘻嘻和我道别。

这弟弟,真是一点也不男人,令人不省心。

我愉快地在超市大扫一轮,收获丰富地走出店面,很快便来到必经的小路前。

这条路分成两边,一条是我经常走的大路,虽然要走远点才能到家,但光猛的街灯在晚上令人安心不少,而另一条小径则横过一条河流,虽然比较快能回去,但一到晚上就没甚麼人经过,我向来都不愿意走这条黑漆漆的路。

就在我如往常般,提步向大路走去时,忽然瞥见小径上有人影闪过,是刚才那个穿斜纹西装的人!

我转念一想,好奇的脚步顿了下,改而往另一边前进,我很想问一下那个人是不是认识我,要不然,為什麼要用那麼奇怪的笑容看著我?这时的我并不知道,只是小小的改变方向,竟然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一章 你们是谁!?

奇怪,我刚刚明明看见那个人……

我东张西望的向前走,却不见刚才那男人的身影,没多久我就走到了小桥上,桥下清澈的河水发出哗啦啦的水花声。我停下了脚步,心在盘算是否继续向前,忽然我瞧见一个纤弱的身影出现小桥上,她坐在桥中央的栏杆,低头望向河水。

那是一个连身為女生的我也不禁惊叹起来的美女,她一头柔顺的长直髮,暗夜下看出她不施粉黛,但瓜子般的小脸上五官精緻秀丽,再加上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连女生也不自觉被吸引过去,现在的她正用那水汪汪的大眼暗淡的凝视著河面。

就在我呆呆的望著她时,突然她在栏杆上站直身子,迅速的向前一倒,我吓得立刻衝上前,整个人扑过去捉住她的身躯。

可惜身前一股大力传来,脚下重心一失,我感到身子正跟著她向下跌,迎面扑来的风甚至刺痛我的脸,意识渐渐消去……碰!

晕眩的意识慢慢从漆黑中回复,眼皮很沉重,我连动弹的力气也没有,只有呜呜咽咽的哭声一直钻进我的耳裡。

為何会有女人的哭声响起?我用力把紧闭的眼皮撑开。

“乖女儿,乖女儿你醒了!医生!医生快来!”陌生的女人声音徒然慌张大叫,吵得我直皱紧眉。

眼前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可是我第一眼看见的却是一位陌生的妇人,惊喜的盯著我,还不时用手帕抹去面上的泪水。

就在我看著她傻愣著时,穿著白袍的医生走过来,伸手想检查我的身体,我怔了怔,大力推开他的手。

可是手一动就发现自己浑身酸疼,根本发不出力来,只好苦著脸大喊:“我没事!滚开!”

医生被我一吓,动作立刻停止,口上安抚著我:“小姐,你刚醒来,让我检查有没有其他伤口…”

经他一说,我才发现自己的头痛得厉害,但脑中的记忆还是停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我好像跌下桥去了。

身旁的妇人也被我吓了一跳,彷彿见鬼般的瞪著我喊:“乖女儿你怎样了?為什麼这样说话!”

我回头看清楚那个妇人,身上满是名牌服饰和亮晶晶的珠宝,旁边还有两位穿著西装领带,打扮得像是保鑣的人。

我确定,我真的没见过她:“你是谁?”

那个妇人睁大双眼,脸色铁青的转头看向医生追问:“医生!这到底是怎样回事?我女儿她……她……”

她一手捂著胸口,焦急地把手向我伸来:“乖女儿,我是妈妈碍”

我吓得躲开妇人的手,开始大喊:“什麼妈妈!?你是谁啊!阿勇还在家等我,我要回家!”

我的答案好像把她吓倒了,她直挺挺的瞪著我,下一刻却身子一软,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这下反使我吓了一跳,瞪大双眼,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

“夫人!”妇人身后的两位保鑣动作迅速的扶起她,医生赶快為她检查一番,我从旁边不安的望过去。

她不会有事吧?待医生检查完毕,宣布只是过於激动,人没什麼大碍时,我才暗暗鬆了口气。

其中一位看上去年纪较大的保鑣,向另一个人轻声说话,我只听到他喊对方作晨,说话时还不停的看著我,向我弯身行礼才扶起妇人离开。

我疑惑至极看著他们离开,留下来的男人对医生低声说些甚麼,医生便点点头就走出房门,最后留在这裡的,只剩下我和那个叫晨的男人。

我管不了这麼多,径自急急下床,这些人太莫名其妙了,我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

可是我一动,黑色的头髮就垂到我面前,我怔呆的摸著那柔软的髮丝,甚麼时候我的头髮竟然这样长了?我下意识抬头,往旁边刷得发亮的窗子看过去,震惊的和映在上面的人亙瞪。

柔和的月光轻洒窗前,照射出苍白仍份外迷人的脸孔,我看著窗上陌生的脸容,一时间惊吓得说不出话。

心臟不胜负荷的强烈跳动,陌生的振动却告诉我,这不是我的身体,不是我的身体!在这身体内跳著的心臟,不是我的!

“小姐?雨嫣小姐?你怎麼了?”那个叫晨的人说话狠狠打中我我心,我下意识跳了起来,转身激动的指著自己:“我不是什麼雨嫣!!!我是舒柔!!”

“舒柔?你是指那个救了小姐,直到现在还在昏迷的那位小姐吗?”晨像没有发现不妥,只是接口问我。

“昏迷?什麼昏迷?”我混乱无比,只能断断续续大喊:“不是的,我…就是…”

我一把推开眼前的人,只想衝出去寻找自己的身体,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会在自己救的人的身上醒来!

“小姐,你想去哪裡?”晨上前来按著我的肩膀问。

“滚开!”我慌张的朝他吼道。

“你才刚醒来,还是请好好休息。”他体贴而又恭敬的开口。

我越来越不耐烦,狠狠瞪著他:“我要去哪裡关你什麼事!滚开!”

“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姐你一个女孩子出去很危险。”他继续劝阻我,按在我肩上的手毫不放鬆。

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以為我是谁…”

谁知我还未说完,晨的双手突然捉住我的手,用力把我按跌在床上,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时,他的脸容已凑到我面前,身体紧贴著我,仍然一脸平静的说:“小姐,只要一个男生这样子对你,你就无处可逃了。”

我愤怒得拼命挣扎,可是全身的气力像被抽走,软棉棉的起不到任何作用,最后我只能怒瞪著他大喊:“放开我!”

“抱歉。”晨放开手,立即低头向我道歉:“希望雨嫣小姐你明白,现在你真的要好好休息………”

“别叫我雨嫣,我不是雨嫣!”我忍无可忍的朝他大叫。

“小姐你……难不成你失去记忆了?”晨吃惊的看著我,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径自為我的举动下了定论。

“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我焦急起上来,猛地想抓住他的手,可是下一秒,我眼前一片昏黑,呼吸几乎喘不上来,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身体是多麼的弱不禁风。

“小姐。”晨立刻把我扶到床上躺卧:“你刚刚醒来,还是乖乖在床上休息吧。”

在床上的感觉好多了,我喘了口大气,这样子根本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不过现在连我也很难说服自己,明明我只是想救那女生,為什麼我现在却变成她?我自己的身体又如何了?我一发不语的胡思乱想,晨看见我终於安稳躺在床上而笑起来:“小姐你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

晨向我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留我一人独自烦恼。

过了一会儿,身体不再晕眩,我赶快小心翼翼爬起来,走出房间。

向护士询问我身体所在的病房。

一知道地点,我就急不及待加快步伐转过弯道,电梯出现我眼前时,我甚至不顾气喘吁吁的身体,心急得飞奔过去。

下一秒,电梯门骤然打开,我一时来不及反应,就和走出来的人迎头相撞,顿时我被撞得摔倒地上,按在地上的手碰到从那人身上跌下的墨镜。

我摸了摸发昏的头,再次嫌弃了下这个身体,小心吃力的站起来,想不到只是跑了一会儿,身体又开始沉重,再加上这一摔,感觉真不好受。

“雨嫣小姐?”似曾相识的讨厌声音忽地从头上传来,我定睛望向面前和我相撞的人,立即睁大双眼,伸手指著眼前的人。

我听见这身体再次传来激动的心跳声,我想我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怒气才行。

可是為什麼,我竟然在一天内又遇到这个人?

魂穿千金未婚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魂穿千金未婚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11章(第11章 告别的话)

    原标题: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11章(第11章告别的话)小说: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第11章告别的话阿零便又想伸手去摸那老头的眉毛,却被凌晔一把拉住了手。“危险!”阿零悻悻地把手缩回来,再看战世超也看着自己,竟是苦笑了一声说道:“跟无凌小时候真像。”“哪里像了?”阿零有些不解,歪着头问道。她可不觉得自己跟那个抢了阿一的女人哪点像了。“哪里都像,长得像,就连动作也像,她小时候,也爱伸手来摸我的眉毛……”战世超说着,抬眼望着天空,此时夕阳西下,天边红幕美得凄凉。“呵呵,庄主,被自己的女儿送去死,感觉好吗

  •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11章(第11章 因祸得福)

    原标题: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11章(第11章因祸得福)小说名: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第11章因祸得福我气急败坏的大叫但玩的不亦乐乎的勒川根本没听见,比赛场上的柯修杰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的技术出了问题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我急的不行这样下去柯修杰所在的篮球队就会输了,我挤进了人山人海的女生群中。在缝隙间不停往里面挤,嘴中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麻烦让一让……”终于我挤到了最里层来到篮球架下面,冲着勒川大喊,“你下来,你快下来。勒川,你听到没有,你别在这里阻碍别人……”我微弱的声音淹没在吵

  • 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11章(第11章 软磨硬泡)

    原标题: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11章(第11章软磨硬泡)小说名字: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第11章软磨硬泡说完话,我看着赵初,大眼瞪小眼的道。“那个,现在我人你也见了,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你是不是也该走了,我要睡觉了,”我往床上一躺,直接就下了逐客令。赵初一愣,没想前一刻还跟我好商好量的,这后一刻就要赶他,脸上有点不乐意,但又不好服软,嘴上别别扭扭的道。“这夜黑风高的,你让我去哪啊,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你这个女人不能这么无情,这样吧,我暂且跟你凑合一晚呗,我也不嫌弃你,明晚咱俩去挖宝贝,我保证

  • 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11章(第11章 恶毒母女)

    原标题: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11章(第11章恶毒母女)小说名字: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第11章恶毒母女见对方这么不知礼数萧烟霞嘴角带起一丝冷笑,果然是不懂规矩,越是这样越好,想到这里萧烟霞眼里好似都闪着光,看到自己幸福的未来。因为要回都城路途远些,所以当晚便借宿在一家寺庙,这也是一座古刹,萧子忠添了不少的香油钱住下,当晚,霍香凝以在外歇息担心女儿为名去萧烟霞的房间看望萧烟霞,母女两人就开始出毒计了。“娘,你不是说这次,一定要让那个贱丫头死无葬生之地么?怎么现在,她居然要跟我们一起回侯府,娘

  • 撩个总裁当老公11章(第11章 就跟着你)

    原标题:撩个总裁当老公11章(第11章就跟着你)小说名:撩个总裁当老公第11章就跟着你在看见霍靖远的时候,陈夭夭脑子一热,心底忽然腾起一种本能的冲动——她想拥抱他。在经历过这样的事后,任何一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是会有阴影的,她也不例外。所以,此刻的她,多么想寻求一个安慰啊。可他漠然的眼神,让她望而止步。呵,她现在是什么身份?是嫌疑犯呢,两手还被锁着手铐呢。他呢?他什么身份?是审问她的警官……他怕是一丁点关系都不想和她扯上吧。就像上学那会一样,三好学生和问题学生之间永远隔着一条三八线。这次审问,陈夭夭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1章(第11章 泡温泉)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1章(第11章泡温泉)书名: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11章泡温泉“小时候去过日本吗?”苏浅一脸懵懂。“没有,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B市。你要请我泡温泉,难道还要去日本?”“你不是问我屋子里有什么?温泉就在里边。”易天逍略微失望。不知为何,见到苏浅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也是三年前他打破从不多事的习惯贸然出手救她的主要原因,更是自己会被她轻易吸引的重要原因!只可惜,她好像并不是他记忆里那个女孩儿。苏浅再度看向那片古典式的朱红色建筑,在满天飘舞的樱花衬托下,

  • 战少,一宠到底!11章(第一卷第11章 客人,出手很大方)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11章(第一卷第11章客人,出手很大方)小说: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11章客人,出手很大方顾非衣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睡过去的。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在床上爬起来,身旁似乎还有一丝丝余温,以及男人身上那股香皂的清香。但,男人已经不在床上,似乎也不在房间里。酒店的房门被敲响,皇甫夜的声音传了进来:“顾小姐,起来了吗?”顾非衣摸索了下自己身上,裙子竟然已经穿好了,就连拉链都被拉上了。“可、可以。”她还戴着眼罩,根本不知道房间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要身上的衣服整齐,让皇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1章(第11章 奇异四国)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1章(第11章奇异四国)小说: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11章奇异四国恶美男抬了抬眉头,眼珠子转悠,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静有些不耐烦了,正想问他到底要不要还给她,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个头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他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换上俏皮的笑容,对她说道:“想要玉佩就去东麟国找我啊,我叫辰然,后会有期!”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退后一步,和魁梧的男人迅速离开。“什么东麟?”静想要上前追,却听见有人在叫她,回头看向朝她走来的夜,皱了

  • 秦少的秘密前妻11章(第一巻第11章 放了我丈夫)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11章(第一巻第11章放了我丈夫)小说: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11章放了我丈夫当再次出现在秦慕笙办公室的时候,舒安恢复了往常的顺从,静默着将泡好的猴魁放在他桌面上,就转身离开。瘦小的背影从门口闪开,秦慕笙的目光才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收回,停驻在面前那杯冒着缕缕轻雾,云卷云舒般伸展着的猴魁上……“慕笙,今天的是猴魁哦!”美丽欢快的女孩儿端着托盘从厨房里探头探脑得出现,触到他黑沉眸光中的调笑,便红了脸庞,他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轻松靠向沙发,有意无意询问,“猴魁是什么?”“什么啊!”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1章(第11章 撞见,这是做什么)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1章(第11章撞见,这是做什么)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11章撞见,这是做什么安锦玄认了母,却不肯再让安若素住王家,也不知他哪儿来那么多银子,在京城靠南城门的地界,买了座豪华的府邸,挂匾称为‘安府’。王楚收留安若素整整三年,这是个大人情,安若素本想把王楚接到安府同住,可王楚是聚义门的人,她怕安锦玄不同意。安若素特地挑了个好日子,和锦玄宝宝说过之后,果然遭到反对。她是娘吗?不,她是女儿!锦玄是她爹!哀怨归哀怨,安若素却知道,王楚住进来确实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