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修仙狂徒在线阅读

2017/11/25 1:42:06 来源:网络 []

小说:修仙狂徒

序之章

七月的武汉,高天流火,闷热非常,时间刚过上午九点,那毒辣的太阳就已经开始发威了,晒得人毛孔里痒痒地想出汗。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汉正街。

来过武汉的人知道这条街,没来过的也听说过这条街名,这条街可谓名声在外。

这里自古乃是商贾聚集之所,当代也不例外,上午时间,街面儿上就忙碌起来。开店的,买货的,批发的,倒手的,来捣腾点小玩意的,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街道上熙熙嚷嚷,热闹非凡,一派火热的交易景象。

不过此刻,迎面走来的三位,却明显不是交易之人。

领头的男子,黑T恤黑皮裤,二十几岁的样子,头发长长短短,黑里带白,披肩而下,戴个黑墨镜,仔细看倒有几分帅气。

他斜叼着一根香烟,走路摇摇摆摆,左晃右荡,走几步还用小指挠挠头皮,然后也不管旁边有人没人,就是那么一弹。原文163woman.com不过就算真有人“中奖”了,最多也就是心里恶心一下,不敢去招惹这些人,因为他脸上仿佛写着四个大字……我是流氓。

汉正街上的流氓当然不简单,带着的两小弟也都彪悍非常,寸头,黑色紧身小背心,勾勒出力量十足的虎背熊胸,胆小的朋友看见这两哥们,腿肚子就有点不由自主地发颤了。

三人一路走来,很快,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家门口地上满是鞭炮皮,显然是刚刚开张的店铺门前。

“龙虎相面馆。”

领头的流氓用手扶着墨镜,抬头观看,看完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一推玻璃地弹门,走进店铺中。

店中装潢倒是很简洁,白墙白顶,点缀着几盆的兰花,看得出没在装修上花太多的钱。不过店内大堂摆放着几张红木沙发那是价值不斐,更何况,这才几点,这家店的空调就已经把屋里整得凉风习习,舒爽饴人。修仙狂徒在线阅读

那流氓男子也是眼光惊人的主,默默点点头,这店主八成是不差钱的,今天这保护费应该不难收。

“这面馆环境不错,可就是没桌子,莫非客人都是站着吃面?”后边的彪悍小弟一声嘀咕,惹得内室出来的一个小姑娘咯咯直笑。

这小姑娘不错,明眸漆点,唇红齿白,一笑自有种动人的明媚。那领头的流氓青年眼前一亮,回头骂道,“日他仙人板板,平时也不知道多看点书冲冲电,没文化,出来尽给我丢脸,什么面馆,这她妈明明是相面馆!记住!出来混也是需要文化地!”

流氓青年骂完小弟,回头冲着小姑娘露齿一笑,自我介绍道,“不知姑娘贵姓,在下叶空,附近商户给面子,都叫声空哥。”

虽然叶空彬彬有礼,可他骂小弟的出口成脏给小姑娘印象深刻,又看他说话间掉下团老大烟灰,小姑娘顿时眉头一皱,不客气地说道,“大叔,请你不要站在这抽烟!”

叶空是谁?这条街的流氓混混,地头蛇。平日里旁人都得给个面子,听小姑娘这一说,顿时心里不爽,更何况还有那个称呼。“大叔”,真是可恶,哥们今年才二十四,正经女朋友还没有呢。推荐163woman.com

“不要站这抽烟?莫非大姐要安排张床给哥们躺下抽?”叶空斜了小姑娘一眼,很不客气地反问道。

遇到这么有性格的人,还真不好对付。不过小姑娘也不是一般人,根本不接话头,而是柳眉倒竖,也不说话,一双美眸就瞪着叶空。

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

也不知道这流氓是不是良心发现,大约十来秒种之后,叶空举手无奈说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这就灭了还不行?唉,这年头,连个抽烟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人倒是不坏,还知道好歹,就是太有性格了。小姑娘忍住笑意,对此人的恶感减了不少,等对方出门扔掉烟头才又开口说道,“我姓赵,是这儿的老板,三位大叔,是要相面算运程,还是要取名取字号。修仙狂徒在线阅读

算命取名,一般干这行的都是越老越好,最好是白发皓首,三绺长须,一看就是长寿神仙的模样,要不就是戴个墨镜充盲人,今天却是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蒙人的。

不过叶空却也管不得那些,走回来道,“赵老板,我从来不相信封建迷信,也不会让别人帮我选择命运,所以你是骗不到我的钱地。”

算命的一恨人不信,二恨人说骗子,叶空这句话一下就犯了小姑娘的忌讳,刚放下的怒意顿时又涌了上来。

“那各位来小店有何贵干?没事还是不要耽误各位的工夫了!”这就下逐客令了。

叶空没动,犹自一笑,“赵老板,我们是汉正保安公司的,看贵店安全方面做得不尽人意,所以给您送保安来了。”

小姑娘没明白对方话里的潜意思,立即回绝,“谢了,本店地方小生意也小,养不起保安,更何况也没地方让他站。”

看见小姑娘不懂事,叶空继续说道,“赵老板这话就不对了,这敞开门做生意,难免有流氓混混捣乱,或者小偷小摸上门,再不然还有人算完命不给钱,请个保安有备无患,至于没地方站就更别烦恼了,不出事……本公司保安是决不上门的。修仙狂徒在线阅读

小姑娘心里好笑,流氓混混,你们自己就是流氓混混,不出事不上门,难道你们想白拿钱不成?

小姑娘不明白,不代表别人不明白,这时后边内室又走出一个年轻帅男,男子年纪不大,可那脚步动作却有种说不出的出尘飘逸,手中更是托着一本青卷古籍。

“他们这是来收保护费的。”年轻帅男把书一收,背在身后,款款站定小姑娘身边。

“啊?真的有收保护费的?”小姑娘大概刚出来混社会的样子,有些诧异,接着她又轻唤了一声,“师兄……”意思让这男子出头。

叶空一看,坏了坏了,帅师兄靓师妹,青梅竹马,情深意长,哪里轮得上自己插一腿呢?

那就公事公办吧,干脆也就挑明说道,“这位朋友说的没错,也可以说是保护费,在汉正街做生意都得受我们汉正帮保护。”

那被叫做师兄的少年倒是在社会上混过的,立即问道,“不知道每月交多少呢,我们这小本生意又刚……”

不过这师妹却又不悦了,本以为师兄要大发神威赶走地痞流氓,谁知道一来就讨价还价了。

“师兄,怎么能向这些流氓无赖,社会恶势力低头呢?难道你还怕他不成?”赵姑娘打断说道。

叶空冷冷一笑,震震虎躯道:“赵老板,这是我们汉正街的规矩,你去打听打听这条街哪有一家不交保护费的?你们也是运气好,刚好是我叶空管的地盘,一个月不多,只收300,再往前边,傻强收的那才叫个多。”

其实这对师兄妹是龙虎山当代掌门座下弟子,出来历练的,这年头和尚道士都富得流油,特别是这种名山大寺,香火善款,前边没花完后边就又有人巴巴地送来,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

那师兄虽然不怕混混,可知道这些混混难对付,可那师妹却是年少气盛,疾恶如仇。

“不行!我们不能对这些丑恶行为低头,我要报警!”小姑娘怒道。

叶空嘿嘿一笑,“报警,那你就报好了,我们砸你店还是抢你东西了?我们是给保安公司联系业务来着,警察可以禁止我们联系业务嘛?”问完以后,叶空和两小弟哈哈大笑。

小姑娘气得小脸通红,却也打消了报警的念头。

这时叶空扭扭脖子,回头吩咐道,“大呆二呆,从今天开始,你们每天都来这里感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多跟人家学点文化,有文化才好找媳妇嘛,记住,要风雨无阻,开门就来关门才准走!还有,如果来客人的时候,你们要分外虚心,寸步不离!”

这些话威胁的意味就很浓了,傻子也听得出,这是要每天都来捣乱了,有这两愣头青杵在这,别说上门算命的客人,怕是收电费的都不敢进门了。

小姑娘虽然不想低头,可也知道这些流氓手段不好对付,看着不停劝说自己的师兄,叹道,“就不能让人平平安安做生意么?”

叶空知道今天保护费又没有悬念了,再接再厉说道:“美女,你明白平安这两字的涵义嘛?所谓平安,要想安就只有平,怎么平?摆平!怎么摆平?用钱呀。所以你想平安地做生意,就不要舍不得花小钱,只有花了小钱,才有机会挣大钱,舍得舍得,你不舍,又何来得呢?”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叶空此言一出,对面一对小男女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心道,这是刚才那个口出秽言,怎么看都象是流氓中的流氓说出的话嘛?他怎么能说出如此文艺的台词呢?

而叶空后边,俩小弟更是佩服死了。

“高哇!空哥就是厉害!你听听,平安,要想安,就得摆平,这么有道理的话,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就你那猪脑子,空哥那是文化人,没听空哥说嘛,出来混也是需要文化地!”

“怪不得帮主大哥都佩服咱空哥呢。”

俩小弟正对叶空的文艺腔赞叹不已,只听那文化流氓又说话了,两人都心想,仔细听着,不能漏过这些有道理的话。

这次叶空举了个例子,“就象我以前,也开过小店,那时我也不愿交保护费,心想我辛苦挣的钱,凭什么给你们呢?不过很快,出事了,有一天我刚进厕所蹲下,就被人用麻袋套住头,一顿暴打呀。”叶空好象想到当初,脸上流露出一丝哀伤,摇摇头,淡淡道,“现在想想,其实就是几百块而已,弄得我现在,每次大便的时候都控制不住地东张西望。”

后边两小弟简直要晕倒,空哥,给点面子好不?刚夸你有文化的呢,你这例子举地,也太……有个性了吧。

姓赵的小姑娘一听,笑了。叶空一看,有门,这是要给钱了。

可谁知小姑娘笑完,一抬小玉手,说道,“我这下明白了,对付你这号人,那就得把你们打怕了!”

小姑娘说打就打,抬手对着叶空胸口就是一掌,叶空动都没动,心道,就你那葱段小手给哥们挠个痒痒还差不多。

可旁边师兄知道厉害,慌忙叫道,“师妹!不得出手!”

可这时已经迟了,小姑娘出手比说话还快。手掌就快击中叶空胸口,那师兄急中生智,出手如电,把手中抓着的一物快速挡在叶空胸前,以图缓冲掌力。

“啪!”一声微不可闻的脆响。

一击之下,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叶空这个大活人竟然在瞬间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仿佛上一秒,这里本该就只有空气。

两小弟眨眨眼睛,又抬头看看那姓赵的小姑娘,他们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终于,齐声叫了句“女侠饶命!”接着狂奔而出。

这对师兄妹也被按了暂停似的一动不动,好一会小姑娘才收回手,疑惑地看着手心,说道,“师兄,我就是想教训他一下,我没用多少功力呀!再说就算把武功都用上,又怎么能……把人打得消失呢?”

“不知道。”那师兄眼睛瞪得老大,也是不得其解,呐呐道:“从来没见过龙虎阴阳掌把人打消失,听都没听说过。”

小姑娘懊恼万分,“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这么不经打?这家伙不会有事吧?”

那师兄这回反安慰道,“算了,你也别难过了,不过是个流氓,就当为民除害了……”话音未落,他突然想起什么,看着空空的双手,惊道,“不好!我刚才手里拿的书……哎呀,那可是我们龙虎山传了几千年的镇山之宝,符咒大全!”

“啊!”小姑娘也被惊呆了,可随后她又说道,“那书没什么用,里边九成九的符画出来都不管用,丢了就丢了吧。”

“唉!倒霉呀,回去怎么跟师尊交代……”

要说倒霉,最倒霉的是叶空,此刻的他仿佛进入了一个由灰色云朵构成的大旋涡,眼前是看不见前方的层层灰云。

穿越过层层灰云,他不知自己来到哪里,既看不见前方,也停不住身体,他觉得自己就象龙卷风中的一片树叶,大海旋流里的一根水草,被一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扯向旋涡深处……

那旋涡非常遥远,遥远到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终于他的眼睛有些困倦,思想开始糊涂……他想强撑着。

可是这一去,太过遥远。

“我叶空大恶没做过,小恶小善也做了不少,唉,这保护费收地,希望醒来……就是天堂吧。”他喃喃说道,终于闭上眼睛。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他的衣服残破了。

又是无数年,他的身体也残破了。

最后,他的一切都在这空间乱流中成为尘埃,唯一所剩的,就只有他的灵魂。

而保护着他灵魂的,就是那本符咒大全,此刻,符咒大全的本体也以烟消云散,只是其中残留的一缕金色光芒,护佑着叶空的魂魄,穿越亿万里的灰云漩涡,不知终点何时出现,也不知道尽头是否就是天堂……

第一章 夺舍

第一卷安之澜

第一章初到

沧南大陆,安国,南都城。

时值深夜,天空却并不平静。

黑沉沉的乌云翻滚着,阵阵狂风从天空肆无忌惮地卷向地面,浓厚的云层缝隙中,条条电蛇带着哧哧的尖啸声游走,不时有白光照亮一块黑云的边沿,仿佛正在聚集着暴躁无比的能量,随时在等待着降下那威力惊人的一击。

蓦地。一点金光,从乌云的中央缝隙出现,笔直地向地面遁去。

那金光,准确说是一道金芒,细小无比,速度也是惊人的快。

眨眼间,金芒划破夜空,陨落在安国南都城鳞次栉比的民房中,再也不见动静。

有风。那片浓厚庞大的云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消散,露出黑色幕布一般的夜空,和一轮超大的明月。

“轰!”

不知道浑沌了多久的叶空,只觉得自己灵魂深处一声惊雷炸响,瞬间,他就清醒了过来。

昏迷了太久,他的脑子还不太清楚,思想里犹自晃动着那个小姑娘的脸,接着又变成了帮里老大的脸……

小心!有危险!

叶空心里突然一凛,有种危险的感觉袭来。

只见一个白色的光球,叶空不知道这是什么,可是他却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个光球的愤怒,它无比仇视自己,气势汹汹,不顾一切。

光球怎么会有情绪?

叶空顾不上多想,看见那光球恶狠狠扑上来,他心里还是有些恐惧的,匆忙中,他只想逃走。

不对呀,老子是流氓呀!我是流氓我怕谁?叶空一下停住了。

等他再审视自己,他忍不住笑了。原来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白色光球,只不过……他要比扑过来的那个光球大上好几倍。

对面那个光球不但小,而且给人一种很虚弱的感觉,光球的亮度也是非常灰暗。

“妈的,你凶什么凶,老子比你大好几倍,怕你不成?”叶空本能地也对着小光球冲过去。

那小光球只是虚张声势,本来只想把外来侵略者赶出去,现在看见叶空大肆反扑,它的气势一下弱了,扭头就跑,同时传出一道哀求的意识。

叶空哪顾得上对方哀求,他的意识里只有一个来自本能的声音。

“有你无他,只有干掉他,才能活下去!”叶空毫不犹豫扑上去,大光球就把小光球轻易包裹,小光球挣扎了两下,就被大光球慢慢消融……

很快,那片空间中,只剩下代表叶空的大光球,自由自在地在空间里晃荡。

“这就是传说中的夺舍嘛?”

大约一个时辰以后,叶空这回终于真正的醒了。他有了身体,一具新的身体。而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在光球大战中,被叶空吞地一干二净。

刚才夺舍过程中,见到的小光球,那就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一个十二岁小男孩的灵魂。

“才十二岁,造孽呀。”叶空不由得叹了一声,虽然刀不血刃,可事实上,他跟杀了一个小男孩是一样意思。

他虽然是个流氓,可并不是杀人犯,想不到刚来这个世界,就杀死了一个无冤无仇的灵魂……不过就算重来一次,他也不会改变行为,毕竟,他只是个流氓,没有高尚到为了异世界大陆一个陌生男孩牺牲自己的地步。

叶空不但把小孩的灵魂给吃了个干净,顺便也消化了小孩灵魂里残留的一些记忆。

小孩的记忆有些支离破碎,不过通过那些记忆的零碎片段,让叶空对他所来到的世界有了一些了解。

这片大陆叫沧南大陆,他所在的是大陆上无数国家之一,安国。这片大陆上的文明……大概就相当于地球上中国古代的样子,不过语言是不一样的,好在叶空从小孩思想里传承了语言,不用担心言语不通了。只是文字,小孩一个都不认识,叶空以后还得自己学习。

说实话,得到的信息有点少。让人奇怪的是,十二岁的孩子应该懂得不少事情,在地球,那都是四年级小学生了,再不济,也不会一个字都不认识吧?

莫非,这是一个苦哈哈家庭的孩子,上不起学?

叶空再把小孩记忆里的身份信息一搜索,发现并不是这样,事实截然相反,小孩家不是一般的有权有势。

这里竟然是镇南将军府,小孩他爹就是安国镇南将军,叫啥名,小孩也不知道。

“真是个糊涂小畜生,老爹叫啥名都不知道。”叶空笑了笑,继续下去。

虽然小孩不知道他爹叫啥名,可姓叶却是肯定的,因为这个小孩也叫叶空。两人竟然同名同姓!这让叶空感叹,看来让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是冥冥中早有安排,不然也不会这么巧。

至于更多的信息,小孩也提供不出来了,不过小孩意识深处,最深刻的念头有三个,非常强烈的念头,称之为执念并不过份。

一,世间只有娘对我最好,我长大一定要让她吃好的穿好的。

“倒是个孝顺小子。”叶空含笑点头,上一世他是个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家庭和母亲的温暖,这下多了个娘,也让他有些许的安慰。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小孩的执念二,为什么爹爹和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都不喜欢我呢?

“恩,看来人缘不太好。”

执念三,我不是白痴!!!

“我靠!你不是白痴怎么连你爹叫啥名都不知道?”叶空简直要抓狂了,要死不死的,穿越就算了,穿到异世大陆也算了,可怎么夺了一个白痴的身体?老天呀!你不带这么玩人吧。

不过瞬间,叶空又出现一个想法,一个白痴的记忆能够相信嘛?谁知道是不是这个白痴玄幻书籍看多了呢?据说,神经病都喜欢在脑子里编故事。

叶空一喜,不过随即他又否定了,因为他感觉到这儿跟地球不同,哪不同?

空气不一样!

在地球你能感受到空气的存在嘛?不能。你最多只是体会和判别空气的新鲜和混浊。

可是在这里,叶空如此清楚地感受到空气,这里的空气非常稠密,浓厚,是地球的无数倍。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不太习惯,也并不太舒服,就好象习惯喝凉白开的人,突然改喝芝麻糊。

更为重要的,他竟然可以从吸进鼻子里的空气中,感受到几种不同的气息。

“莫非这就是灵气?”叶空看过几本修仙类的小说,心里一喜。

地球人都知道,有灵气就可以修仙了呀!

“不管了,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异世界。”此刻的叶空还是不敢确定到了异世界,他跌跌撞撞下了床,穿过摆放着陈旧家具的房间,拉开那扇斑驳的对开花棂门……

“哇!好巨大的月亮!”叶空一拉门就被天空挂着的,如同大圆桌一般的月亮惊了个半死。

“完了完了,看来真的是来到异界了。”叶空仰面望着天空那超大超亮的明月,缓缓走进小小的院落中央,把自己瘦小的身体沐浴在皎洁的银辉中。

“姓赵小丫头,我不就收你三百块保护费嘛!一掌把老子打到异世界……你至于这么狠毒嘛你!”静谧的小小院落里猛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号。

这里的月好圆,这里的夜好静。这声无奈的呼号,却惊起了不少未眠的人。

陈九娘刚做完缝补的针线活,吹了灯,才要掀开帐帘睡觉,听见儿子这一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迈着小碎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不过,她却没有跑出去。月光下,儿子瘦小的身体更显得单薄,那仰天长叹的悲切。一股没来由的苦楚从她的心底涌上,她半倚着门扉,黑暗中,两颗晶莹闪闪的泪珠,滚落了下来。

“如果我上辈子造了孽,那就惩罚我吧,天老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空儿呢……”陈九娘心里想着,又擦擦眼角的泪,又走回房间,拿了一件略厚的衣服。

等她再次走到门口,还是又抹了一下脸,生怕让儿子看见自己落泪。儿子虽然傻,可非常孝顺。

“空儿,是不是做噩梦了?半夜乱喊,吵醒别人多不好,空儿是乖孩子,快回去睡觉啊。”陈九娘走到叶空身后,把一件衣服披在儿子单薄的身体上。

叶空出了一口气,苦笑一下,他在地球已经二十好几了,象这种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让他极不适应。

“妈,哦,不对,娘……”叶空本来以为这个娘会很难出口,不过真的喊出来,貌似也不那么难。

不过当他转过头时,他还是被吓呆住了。

天呐!这就是我的娘么?是人还是鬼!陈九娘脸上非常奇怪,甚至可以说恐怖。

用地球话来说,就是阴阳脸。从她脸右侧看,这还是一个相貌清秀的窈窕佳人;可如果你从她左侧看……

那脸绝对要吓得你晚上睡不好觉,半边脸都是一块大黑疤,黑里还透着红,红上还有几根毛,总之,就跟夜叉恶鬼似的。

而叶空刚好就站在陈九娘的左侧。

天呐!怪不得说老爹和别人都不喜欢这个叶空!

自己白痴就算了!居然还有个二皮脸的娘!

天呐天呐!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竟然把老子穿越到这样的家庭!拜托,请问哪可以买到回程票?

发现儿子很失礼地盯着自己的脸,陈九娘慌忙用手遮脸,低头躲闪道,“空儿,娘……娘……吓到你了……”

陈九娘并没有怪罪儿子嫌她丑,她是个很自卑的人,连自己生的儿子都被吓到了,她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哦,没有没有。”叶空反应了过来,赶紧摆手。

虽然对这便宜娘没什么感情,可毕竟刚灭了人家儿子,再无情打击这可怜女人仅有点的自尊,叶空做不来。

他赶紧收回惊恐的眼神,面色如常,嘻笑道:“娘,别介意,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嘛。再说你这算什么,比你丑的多了去了……”叶空说完,又觉得不对味,赶紧改口,“不对!应该说娘你不丑,还是很漂亮的……”

想想又不对,这模样能叫漂亮?这不摆明了讽刺人嘛?

“娘,这个……丑点没事,所谓丑妻家中宝,美妻跟人跑,别人玩的多,自己玩的少……”

陈九娘听见这些话都要晕倒了。这是自己儿子嘛?自己傻儿子平时说话都不利索,今天怎么这么流利了?

还一套套的,天呐,还知道别人玩的多,自己玩的少?

莫非……他不傻了?

修仙狂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修仙狂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品嫡女:皇帝难伺候目录预览:第11章老姜最辣1第12章老姜最辣2第13章决定出逃1第14章决定出逃2第15章救了色狼1第16章救了色狼2第17章真是霸道1第18章真是霸道2第11章老姜最辣1谁说她冰蓝月没吃过东西呀,一大早她早就叫春儿给她准备了好多东西,吃得饱饱的才出来的,饿死敌人也不能饿死自己,她才不会这么傻。“怎么可以不吃东西呢,你瞧瞧你身边的春儿,比你胖多了,你得多吃点身体才能好。”一边说,一边老太君已经强拉着冰蓝月坐在了自己身旁的

  • 惹爱成瘾:老公不可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惹爱成瘾:老公不可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惹爱成瘾:老公不可以目录预览:第11章再度引来嫉妒第12章暧昧行踪被曝光第13章被两次强吻第14章我们打算结婚的第15章食材搭配安全套第16章美味菜肴第17章妈妈让相亲第18章溜出去相亲第11章再度引来嫉妒李萌萌白了一眼肖玲,但想想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点点头,然后胡乱巴拉几口饭菜,就没什么心思继续吃了。好好地一桌子美味佳肴,李萌萌却一点味道也没吃出来。出了餐厅,很快到了公司门口,肖玲不忘逗逗她这个已乱了分寸的闺蜜“喂,我可真是仁至义尽了

  • 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目录预览:第十一章所谓废柴第十二章会保护你第十三章回到相府第十四章接招把你第十五章你信得过第十六章再见倾城第十七章嫡庶之分第十八章舍不得你第十一章所谓废柴秦川不愧是西姜最大的城池,城墙以九国最坚利的重基石打磨累积铸造,打开城门就可以看到城门入口一列列驻守的军队,为防止秦川附近土匪下山打劫而时刻准备着。入了街市,两边都是琳琅满目的商品,有陈国出品的名剑,把把利剑,日光下熠熠生辉,格外扎眼,也有姜国北部口感极好的荞面,大周国

  • 听风说再见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听风说再见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听风说再见目录预览:第十一章你会疼吗第十二章不受欢迎的礼物第十三章补偿第十四章你的孩子第十五章白粥最合适第十一章你会疼吗裴诗安只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回来了,本来医生说因为她的肝癌扩散得太快,需要再观察几天,但是裴诗安怕再撞到顾祁言跟白歆时,她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好。回到家时裴诗安看到门口摆着一双男士皮鞋,是顾祁言的。裴诗安朝房间里面张望了一下,脚却不敢往前迈出一步,她现在甚至有一点害怕看到顾祁言。顾祁言拖着行李走出房间时看到站在玄关处的裴诗安,脸上

  • 惺惺相惜月减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惺惺相惜月减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惺惺相惜月减颜目录预览:第11章总裁办公室第12章做我情妇吧第13章花样美男韩风第14章遭遇猥亵第11章总裁办公室“莎莎怎么不在?”林菲菲急急的跑到自己的办工座位上,却只见到米拉与饶娜端坐在台前,而不见林莎莎。米拉,饶娜,林莎莎三人都是赵氏集团总裁赵野城的贴身女秘书,而林菲菲则是首席女秘书,自然有权过问她们三人工作上的任何事情。“我不知道。”米拉神色不悦的摇了摇头,娇美的脸蛋上却是一片妒忌之色。“难道这死妮子又睡过头了?”林菲菲连忙掏出自己的手

  • 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目录预览:第十一章陆文显得身份第十二章求救无门第十三章孤立无援第十四章借住一晚第十五章威胁第十六章父亲!第十七章玩物第十八章掌控第十一章陆文显得身份“子雷……那天,我们不是去民政局了吗?之后你送我回家后,我就睡着了。我睡的很早,睡前喝了一杯水。我就是喝完那杯水之后才迷迷糊糊、浑身无力的,那杯水,那杯水一定被陆文显下了药!”“是的,这一切都是陆文显安排好的,他偷偷进了我家的门,然后给我下药,逼迫我陪他演了那么一出

  • 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厉先生第十二章变态的小野逼迫我出台第十三章谢谢你救了我第十四章我拒绝了早九晚五的工作。第十五章你怎么在这里第十六章我曾接待的第一个客人。第十七章王伟第十八章裴成龙再次救了我第十一章厉先生他见我并没有反抗,反而是蜷缩在地上,忽然走近我一脸愤怒的拽着我的头发,我被他这忽如其来的撕扯,瞬间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将要被他撕扯掉了。我抬头看着他,任由他对我辱骂着,无所谓了。大不了打死我算了。大汉捏着我的下巴说道:“看

  • 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目录预览:第011章羊入狼圈第012章情敌变战友第013章误会重重第014章被吃光光第015章黎曦的担忧第016章彻底掰了第017章吃还是我喂你?第018章车祸第011章羊入狼圈黎曦申进小脑袋,眼睛到处扫了一眼,竟然没看到凌御霄,他的小心脏竟然缓和了一下刚刚“扑通扑通”的心跳。舒舒服服的将剩下的半个身子也挤了进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这次挺准时!”当黎曦彻彻底底的放松,一句冷冷的话从浴室门口甩了过来,让黎曦瞬间打了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好好清算第十二章小野猫第十三章新婚之夜第十四章不仅能看还能用第十五章双重人格第十六章一巴掌的代价第十七章耀武扬威第十八章纠缠不清第十一章好好清算“听你这么说倒是很有可能的。”一起沉浸在闺蜜的悲惨遭遇的祁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就是这么傻,之前我就给你说了王凯一定是个渣男,你现在才知道后悔了吧。但是你也不应该为了报复王凯就去做那些乌龙的事情,到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你。”祁甜喝了一口啤酒之后狠狠地敲了敲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目录预览:第十一章紧急情况第十二章小产大出血第十三章房客记录第十四章主动献血第十五章贫血晕倒第十六章送别亲人第十七章失而复得的善意第十八章做我的情人第十一章紧急情况朱蕊妍没有办法回答叶志杰的问题,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晚在酒店的事情,但是张帅的一切阴谋都让她没有办法容忍,所以她只能辞职。看到朱蕊妍没有说话,叶志杰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于是他有些担心地说:“朱老师,你接下来有些什么打算?”朱蕊妍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