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婚途漫漫,总裁求婚一百次》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1/19 23:39: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婚途漫漫,总裁求婚一百次
第一章 你们家聂总,是我的未婚夫

“你不是有个未婚夫吗?去求他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哥坐牢吗?”

“妈!我早就已经跟人家解除婚约了!”

“那也是你的事!总之求不来1.3亿,你就是卖身也要去凑够!”

聂氏大厦门口,宁绮咬着唇,犹豫不过片刻,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进去。163女性网

“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前台姑娘微笑着,姿态敬业。

宁绮神色尴尬,面上强自镇定道:“你好,我想见你们总裁,聂惟靳先生。”

前台姑娘本来恭敬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淡淡地睨了宁绮一眼,声音冷冰冰的说道:“请问你有预约吗?”

宁绮本来就有些尴尬的脸色更加难堪了,苍白的唇瓣蠕动了好几次,才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不好意思,没有。”

前台小姐素质还是比较高的,没有直接叫保安过来轰人,还保留着最后的职业素养,声音淡漠道:“不好意思,这样我无法带你去见我们总裁,小姐请回吧。”

宁绮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转身就回去的,可是想到父母担忧得失去了秉性的脸以及等待着哥哥去还的巨债,她又咬了咬唇瓣,坚定地折回了身来。

“麻烦你内线给个电话,就说是宁绮来了,让聂惟靳下来接一下我。”她心里虚的厉害,可是面上却是清冷淡静的,没办法,对付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说话要有底气,不然她根本不会认真的听你说话。网站163woman.com

“小姐,你开玩笑吗?”前台小姐有些懵逼,用她简直就是个神经病似的眼光看着她。

宁绮脸色愈发的冷静,几乎看不出什么表情,一字一句道:“麻烦你快点,你们家聂总,是我的未婚夫。”

前台小姐的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聂总还有个未婚妻呢。

怀疑归怀疑,前台在宁绮镇定冷静的目光中,还是伸手按响了总裁秘书室的内线电话。

五分钟后,前台放下电话,看着宁绮的目光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

“小姐,总裁让你上去。”

“嗯,好的。阅读163woman.com”宁绮点头,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不过——”前台小姐欲言又止道,“总裁专用电梯是要密码的,我们没有密码,员工电梯是要刷卡的,小姐。”

宁绮一脸懵逼:“所以呢?”

“所以,总裁让你走楼梯上去,十九楼。”前台小姐低声说道,这个未婚妻不知道什么来头,她也不敢把话说满了。

宁绮:“……”

娘亲啊,走到十九楼,她六厘米的高跟鞋,脚都要废掉了。

但眼下是她有求于人,又是她不对在先,聂惟靳心有不甘是正常的,肯见她,已经是天大的情面了。

宁绮狠了狠心,脱下自己的鞋子爬到了十九楼。说明163woman.com

她一直在总裁办门口休息够了,调整好情绪了,才穿着鞋子敲响了门。

“请进。”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很好听,带着一种干净利落的性感味道。

宁绮攥紧了自己的手掌,推开了奢华厚重的名贵红木大门。

聂惟靳的半圆办公桌正对着门口,所以她一推开门就能看见坐在那儿认真工作的男人。

他五官精致出色,线条深刻如是雕琢,深眉如剑,冷眸似墨,面如冠玉,发型利落清爽,西装笔挺,衬衫挺括。

每一个细节都精雕细琢,每一分打扮都恰到好处。原文163woman.com

他浑身散发着的,是冷冽而矜贵的贵族气息。

宁绮突然有些紧张,她将手不着痕迹地从门把上移开,声音有些颤:“聂先生,是我。”

聂惟靳连头都没有抬,只是英挺的眉毛轻不可察你皱了一下,淡漠疏离的回应道:“你是谁?”

宁绮的手更抖了,连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声音颤哑道:“我是宁绮,城北宁家的宁绮。”

哦,原来是宁家,听说他家里有个人亏空了1.3亿的公帐,被捉了起来,公司也拿去抵押了。

聂惟靳放下了手里的镶金钢笔,微微抬起眉扫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宁绮,缓缓开口道:“听说,你自称我未婚妻?”

第二章 等你爬上我的床也许可以再谈谈

他的声音暖洋洋的,最多也就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

可宁绮保证,她绝对听出了山雨欲来的味道。

她急忙低垂着头,为自己辩解:“我也是情急之下才撒的谎,请聂先生原谅。163女性网

聂惟靳菲薄的唇瓣忽然勾出一个淡浅的弧度来,不紧不慢道:“宁小姐找聂某,不知有何贵干呢?”

他这样直接了当,宁绮居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她紧张不已地摆弄了下自己的衣摆,垂着的眉眼目光闪烁简直是无处安放。

“聂先生,我有事请求你帮个忙。”宁绮的声音很低,夹杂着底气不足和浓重的心虚。

聂惟靳唇边仍然保持着浅淡的笑意,干净出尘的侧脸完美得犹如神祗,一字一顿道:“不妨说来听听。”

宁绮暗暗舒了一口气,可以让她说就好,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堪。

她斟酌了一下词句,将姿态放到最低,请求道:“聂先生,我想请你注资宁氏。”

聂惟靳深究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的时间不超过两秒钟,随即便淡漠地移开了,全神贯注地落在桌面上的加急文件上。

“哦?可是我公司最近的注资计划里并没有贵公司的提选。”聂惟靳没有再抬头,声音完全是公事公办的一丝不苟。

宁绮心里暗暗低咒了一声艹,有提选我特么还来求你做什么?

但是她也明白这种事情强求不得,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何况她跟聂惟靳也没什么情分可讲。

“聂先生,我知道我的请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请你帮帮我吧,要不让你旗下银行给我贷款也行,我保证还上!”宁绮也豁出去了,厚着脸皮求道。

聂惟靳深邃的目光浮现出一丝玩味。他唇边仍然挂着风度翩翩的笑意,声音低沉:“那倒不是不可以。”

宁绮双目一亮,心里顿时来了希望。

外界都传言聂家大少风度翩翩温尔尔雅,看来所言非虚。不过能够在这样一个大集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是一点手段都没有,她也不相信。

所以宁绮心里还是保留理智的,她曾经退过跟他的婚约,他颜面有损,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她的。

“我公司可以贷款的,一是走正常程序的,二是关系比较好的。请问宁小姐你是属于哪一种?”他的声音清清淡淡,不紧不慢,仿佛在细细烫平一匹上好的丝缎。

“怎样?才算关系好?”宁绮咬着唇瓣,低声问道。

聂惟靳嗤笑一声,眉眼如画,慢条斯理地扯了扯领带。

“男的嘛,十年交情算好了,女的嘛,躺到一张床上还不算好吗?”他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温温吞吞的萦绕在她的耳边。

明明他那么一本正经,她却莫名觉得脸红耳烫。

宁绮没办法,只能再放低身段哀求:“聂先生,我们能不能再谈谈?”

聂惟靳淡漠地扫了一眼手腕上的限量款百达翡丽,声音疏离到极致:“不好意思宁小姐,聂某没有这么多空余时间跟你叙旧。”

宁绮脸色绯红滚烫,极不自在。

聂惟靳却又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他的唇角始终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一字一顿,极尽暧昧道:“等你爬上我的床,也许可以再谈谈。”

宁绮本来就攥得死紧的手,直接给握成拳了。

她真想直接抄起旁边的花瓶就往他头上砸去,可是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她踌躇了半响,终究还是放下自尊,低声道:“聂先生……”

“丁助,进来送一下客。”宁绮的话还没有说完,聂惟靳就对着电话内线吩咐道,声音冷淡严谨。

不到一分钟,丁助理就进来委婉地赶人了。

“这位小姐,麻烦你跟我到这边来,不要打扰我们聂总工作。”丁助理公事公办的语气跟聂惟靳如出一辙。

宁绮抬眉看了看戴着黑框眼镜的丁圆,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才跟着她的脚步离开了总裁办。

“师姐,你怎么能这样,你帮帮我啊。”宁绮抓住丁圆的手臂,一脸的愤恨,“姓聂的也太小气了吧,就出面给我贷个款,还世交呢!”

丁圆无奈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我也没办法啊,得罪了聂总,我还要不要工作了?我当初就让你不要解除婚约,你听我了吗?”

第三章 弹琴那个就不错

宁绮一说起婚约就来气,跺了跺脚:“别提那个婚约!”

现在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兴这一套啊,十几年前随口说说的话能当真吗?订婚约的人早就去极乐世界了,凭什么还要束缚他们?

况且,聂惟靳,她也没看出来他哪里喜欢她了,解除婚约不是双方得利皆大欢喜的事吗?

宁绮是怀着郁卒无比的心情回到家里的。

宁母一见到她,就扑了上来,头发凌乱脸色蜡黄,还顶着两个黑眼圈,哪里还有宁太太的半分样子。

“借到钱了吗?绮绮?”她的声音尖利,连带着动作也有些粗暴。

宁绮清秀的眉拧紧,推开她的手,声音冷淡:“妈,你怎么还不休息?你想生生熬死吗?”

宁母狰狞地冷馅了一下,声音沙哑:“你哥还在那种地方呆着,我怎么睡得着?我问你借到钱没有?”

宁绮摇头,声音凛冽:“没借到。”

“没借到?”宁母声音拔高了几个调,几乎是尖叫道,“没借到你回来做什么?继续去借啊,你借不到1.3亿,你就不要回来,你就去卖啊!我娇生惯养把你养得这么好?你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要你哥坐牢?那是一辈子的牢啊?你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你想逼死他?想逼死我?”

宁绮挤了两趟公交车,又爬了两趟十九楼,脚跟早已磨破皮。她咬着唇,情绪也没有多激动,反正都习惯了。

她妈眼里,永远只有她哥,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生的。

“你别吵了好吗?要我去卖是不是,好啊,我去洗个澡,我今晚就出去卖!”宁绮凉薄地瞥了近乎癫狂的宁母一眼,一字一句道。

宁绮躺在浴缸里给丁圆打了个电话,声音淡然平静,“师姐,帮个忙。”

“小宁,真的不是师姐不帮你,聂总的脾气——”丁圆也很为难,她也很喜欢自己这个师妹的,大方懂事有才气,但这份工作,她也暂时不能失去。

“不是,我只是想你透露一下聂惟靳今晚的行程。”宁绮赶紧打住丁圆的话,再说下去,她非要又扯淡到那个破烂婚约上面去了。

“你想做什么?”丁圆心里担忧,语气戒备。

“做什么?当然是和聂总打好关系啊——”宁绮玩着水,漫不经心地回道。

“聂总今晚在锦绣园有个合同谈。”丁圆心一横,还是出卖了老板。

“好的,谢谢你了,师姐。”宁绮冷眼晲了一下镜中的自己,眼神幽深。

锦绣园,一个模仿古代青楼的地方。聂惟靳,你说你能有多正经呢?

不就是爬床嘛,她爬就是了。

她在锦绣园也有认识的人,要打听聂惟靳的房间号不是难事。聂惟靳今晚八点二十会出现在锦绣园的莲香长廊。

“宁小姐,你可千万千万别把客人给得罪了,要是让我们经理知道,我就遭殃了。”人事主管在她耳边千叮万嘱。

“放心吧,张经理,我可是学了十四年古筝,难道你还怕我把场子砸了吗?”宁绮换上了一身飘逸汉服,说不出的出尘清新。

宁绮进了房间,对着客人鞠躬后,便走到了放置古筝的地方。

她从走进房间到开始弹曲,这15分钟内,聂惟靳竟然连扫都没扫她一眼,一直正襟危坐,只不过偶尔,品尝两口茶水。

难道今天晚上化的妆太浓了?还是说他喜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一款?宁绮心里暗忖着,不由得抬眉悄悄看去,一身正装,衣冠楚楚的俊美男人,在迷蒙灯光中简直完美得不要不要的。

宁绮一个失神,要是当初没有齐斐,或者她早知今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解除婚约。她收起神思,继续弹琴,一曲高山流水淌于指间,筝声悠悠,美人陌陌。

可惜好像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跟他一起谈事的那两个男人眼光已经不知道瞄了几次她这边了,聂惟靳却愣是没瞧她一眼。

呵呵,真是正经啊。

不过没关系,就算他一眼都没有看她,她也是有办法的。

“聂总,怎么,我看弹琴那个小姑娘好像对聂总有意思呢。”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江总调笑道。

“我们聂总走到哪里没有小姑娘有意思啊,再说这种地方的女人,聂总又怎么会看得上。”另一个男人也捧道。

聂惟靳捏着手里的青竹茶杯,眉目如画,姿态矜贵,他淡淡地笑了笑,神色淡静:“这可说不定,我看弹琴那个,就不错。”

第四章 交杯茶

他这话一出,把旁边两个男人都乐得不轻,都说了哪有不偷腥的猫?聂惟靳在外面的风评多好啊,洁身自好,风度翩翩,还不是一样喜欢玩女人?

“这位小姐,我们江总请你过去饮杯茶。”在江总的示意下机灵的助理马上会意,到台上将宁绮请了下来。

宁绮泡茶的技术是专门学过的,所以斟茶的姿势娴熟优雅,纤白十指青葱细嫩,单单看着就别有一番滋味。

“聂先生请喝茶。”她独独给聂惟靳斟了一杯,双手捧到了他跟前,笑脸如花,声音温软。

聂惟靳扫了她身上别有风情的汉服一眼,一向清冷倨傲的宁家小姐此刻扮作斟茶的服务员向他示好,要说没有一点成就感,那是不可能的。

他面上声色不动,一派从容,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可是我已经有茶了。”

宁绮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艹,但仍旧笑颜如花,她伸出另一只手,接过聂惟靳手里捧着的茶杯,语调娇嗔:“那聂先生这杯茶,赏给我喝可以吗?”

话音刚落,她便一饮而尽。

聂惟靳唇边的笑意更浓了,他执着宁绮递过来的茶杯,动作优雅而慵懒地闻了闻杯中的大红袍,好听的嗓音刻意压低,带着一中难以模仿却令人耳朵愉悦的磁性。

“你喝我的茶,我喝你的茶,那不成交杯茶了吗?”

旁边的两位经理真是绝倒,聂总不仅生意场上是高手,就连撩妹子也是当仁不让的精英啊。

倒是宁绮脸色难看,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今天她是涂了唇红的,看起来鲜艳欲滴,芳香甜美。

聂惟靳捏着茶杯的手指骨节分明,他轻轻地晃动茶水,笑意淡然,却带着一股妖孽倾城的味道。

“聂先生,这是对我的茶满意还是不满意?”宁绮执起紫砂壶,又缓缓斟了一杯茶。

宁绮正要将斟好的茶水递给旁边的江经理,聂惟靳却咻地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宁小姐这茶艺,还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麻烦请个专业的来。”他冷淡地说道,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他手里那杯茶,迎面泼到了宁绮的脸上。

虽然一杯茶的量不多,但湿透她的脸也是有余了,最要命的是,她今天是化了妆来的,一杯茶下来,她脸上的妆全部花掉,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了。

她真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合适。

泼他一脸水吧,自己胆子明显不够。拂袖离去吧,又对不起自己所受的羞辱。

沉默了良久,她才缓缓抽出餐桌上的纸巾将脸上的水擦干净。

“原来聂先生喜欢这种吗?还要泼吗?”宁绮抬起眉,露出一个奴颜媚骨的笑意。

聂惟靳的脸色愈发阴沉,他深邃的目光锁在宁绮微笑着的脸上,眉目森然。

“不泼了,这茶水贵。”他淡漠地回了一句话,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宁绮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在聂惟靳的挑衅下简直是突破了极限了。这人看着挺人模狗样的,怎么就没有一点风度呢,这样为难女人,也真是枉费他想得出。

“那聂先生,还要喝茶吗?”宁绮尽量维持着自己脸上声色不动的平静样子,声音淡淡地,可以带了一丝柔弱的味道。

“不了,对着你这张脸,我喝不下去。”聂惟靳连茶杯都搁在了桌子上,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宁绮:“......”

她是真的词穷了词穷了啊,谁来帮帮她把这个妖孽给收了吧。

“聂总,这美人儿怎么惹到你了,我看着挺好的啊——”旁边的江经理都看不下去了,出来说了一句话打圆场。

聂惟靳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淡漠地说道:“江经理很喜欢吗?这么喜欢,我送给你好了。”

江经理简直是喜上眉梢,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宁绮特么的简直是不能忍受了,她直接抄起旁边晾了半温的茶水,劈头盖脸地就往聂惟靳脸上招呼过去,连带着坐在一边的江经理都不能幸免。

“不好意思就收起你满脑子的龌龊想法,你这年纪都能当我爸了,你当然不好意思。还有你——聂惟靳,你特么的太没品了!”

宁绮骂完他,直接走人,还将包间的门给摔得震天响。

江经理狼狈地抽纸巾擦拭自己脸上的茶水,讪笑道:“聂总,现在的小姑娘,脾气还真大啊——”

第五章 玩过头了

聂惟靳也抽纸巾擦拭自己的脸,但同样的动作,他做出来却分外的优雅,举止投足间都洋溢着一种隐忍而霸道的贵气。

他轻慢地勾起唇角,淡淡地扯出一个笑意,一字一顿道:“我聂惟靳的未婚妻,脾气当然得大一些。”

聂惟靳话毕便离开,留下江经理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特么的原来这是两口子耍花枪啊,等等,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他求助地看向一边一直没参与讨论的另一个人,那人只对着他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聂惟靳走出了长廊,幽静的长廊上早已空无一人。

他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艹,这次好像有点玩儿过头了,那小妮子好像是气得不轻啊。

正暗暗悔着呢,身后却传来一道清冷的娇柔嗓音。

“聂总这是在找我吗?”宁绮说话间还带着一丝嗤笑。

聂惟靳有些不自在,但脸上仍然是一副淡静无波的模样。

他将手插进了口袋,好听的嗓音夹杂着说不出的性感:“我是找你啊。”

宁绮抬眉看着他深邃幽暗的双眸,笑意溢上了唇瓣一字一顿道:“找我是不是因为,突然感觉喉咙干涩,浑身燥、热,有种用不完的精气神儿?”

聂惟靳精致的双目瞬间染了一丝冷色,就连目光都带着满满的危险意味。

“你给我喝了什么?”他声音低沉,满是警告的意味。

“敬事御用大红袍啊。”宁绮不以为然地回道,顿了一下继续道,“我给你解释一下,就是皇帝行房之前喝得一种助兴茶,只是经过草药熏制,除了强身壮气,并没有其他的任何副作用。”

聂惟靳忽然伸出手捂住了宁绮喋喋不休的小嘴,他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低声道:“那个茶,效果真的有那么好吗?”

宁绮勇敢地对上他炽烈的目光,不知死活地说道:“当然,难道你现在没有欲、火焚身的感觉吗?”

呵呵,欲、火焚身?聂惟靳冷笑一声,忽然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对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去给我要一壶敬事御用大红袍到我房间去。”

宁绮没有惊慌,反而揪着他的领带问道:“你看着我的脸不是连茶都喝不下去吗?”

聂惟靳低头看她,白净的脸上明显还挂着水珠,刚才应该是去把脸洗了。

但他的目光却仍然带着嫌弃:“我又没说要上你,你急什么?”

宁绮:“……”不上她这样抱着她是几个意思?将她甩到床上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她躺床上聊天去吗?

宁绮还没有在心里将聂惟靳吐槽完,聂惟靳已经在门外接过了保镖递过来的茶,他顺手喝了一杯,将门关上。

宁绮心里又暗暗骂了一声艹,真是道貌岸然啊,又说不睡她,那你喝助兴的茶是几个意思啊。

聂惟靳结实高大的身躯随即就敷了上来。

“聂先生,那个——”宁绮挣扎了一下,倒不是她侨情,只是她想洗个澡会比较好。

可是聂惟靳根本就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她刚张开嘴,他的唇就堵了上来,然后宁绮感觉他口腔里的茶水被他悉数渡到了她的口中,还蛮横地用舌头给顶住了她的上唇,将茶水硬生生地给她灌了下去。

丫丫个呸,都说了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来着,要做就做,为什么还要灌人家喝他的口水,这么重口味,宁绮都有些担心自己的小身板了。

可是聂先生似乎就是要她喝他的口水,一连给她灌了几杯,顺带将她的唇瓣蹂躏得又红又肿,还火辣辣地痛着,才消停了下来。

聂惟靳将宁绮脸上凌乱的发丝拔弄整齐,淡淡地说道:“是不是突然感觉喉咙干涩,浑身燥、热,有种用不完的精气神儿?还有点欲、火焚身的感觉?”

宁绮对这句台词表示很熟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聂惟靳邪魅地扯出一个笑意,从她身上起来,站在地上,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整理好领带和弄出皱褶的衬衫,不过片刻,就又恢复了衣冠禽兽的样子.

宁绮对于他这个动作表示有些不解,他淡淡地扫了床上的宁绮一眼,声音疏离清冷:“我说了不上你的,宁小姐,我先走了。”

宁绮:“我艹——”合着他将她弄到这儿来就是专门报复她给他喝助兴茶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小肚鸡肠啊?

“聂先生,虽然助兴茶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是这样憋着,很容易憋坏的。”言下之意就是我都不介意了,你还装什么正经啊。

聂惟靳果然停住了脚步,但是却没有回头,他只是淡淡地回道:“谢谢宁小姐关心了,可惜我对你没有性致。”

宁绮:“......”

婚途漫漫,总裁求婚一百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途漫漫 或 总裁求婚一百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女不强大天不容15章(第十五章 婚姻是牢房,是坟墓)

    原标题:女不强大天不容15章(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小说名:女不强大天不容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素质真差!陆叙瞧了一眼,自动过滤,刷新页面继续等待。等了好久都没见再有新的回答,陆叙索性将悬赏再提高了三倍,继续守着电脑等。果然肉多了好钓鱼,不一会儿就见五花八门的回复滚满了屏幕,嘲讽当中也有不少实实在在的在回答。其中一个说:“你是从哪一方面看出来她不爱你的?如果是她不愿意和你有夫妻生活,可能是你平时太粗鲁了,不能带给她愉悦的感受。”是这样吗?陆叙想了想就最近一段时间二人的床上生活……怎么感

  • 对不起,我爱你15章(15:我没有报警!)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15章(15:我没有报警!)小说名字:对不起,我爱你15:我没有报警!“没有。”我坐在地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感觉自己就像笼子里的鸟,好想能有一双翅膀,可以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洛珍呀,你快乐吗?”我呐呐自语,沉寂在空寂的世界里。突然,洛珍推我了一把,我手下一滑,差点躺在地上,她开心的冲我笑,“你瞎想什么呢?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快乐。你看,我们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多好啊。”是啊,一个人只满足于吃穿用,那么她活着,就是满足于最基本的东西,不可悲吗?或许,我没资格思考这样的

  • 春光乍泄15章(记015 你是我的女人)

    原标题:春光乍泄15章(记015你是我的女人)小说名字:春光乍泄记015你是我的女人我已经迷失在这濡湿侵占的吻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抱起我,扔在了宽软的大床上。紧接就欺身而上,紧紧与我贴合在一起。逐渐的,我已经变得一丝不挂,他精壮的胸膛烫的我浑身燥热不安。当他手触碰到底线的时候,我倏然睁开眼,满是惊恐;他眼底似有绿色火光摇曳,声音性感的沙哑。“薇儿,戈薇...你说过,你喜欢我?“我迷惘点头,他就似已得到占有我的全部理由。野性不再压抑,而是被彻底释放。他霸道的将我双手摁在发梢,濡湿的唇瓣一路探索,

  • 爱你,到此为止15章(第15章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15章(第15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小说名:爱你,到此为止第15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纵然庄潇潇的承受能力锻炼的够强,可当听着父母亲口说着这种话时,她的眼中依旧划过了一抹苦涩。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会得到亲生父母这种对待?庄可儿则是隐隐之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来这么多年,她给庄家父母洗脑很深啊!“我不稀罕你们那些臭钱!行动是我自己的自由,我凭什么听你们的?”庄潇潇让自己镇静了下来,冷笑道。夏凤不敢相信眼前跟自己顶嘴的是一向懦弱的庄潇潇,她气的颤抖着手臂说道,“你不走难道要留下来破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5章(第015章 流言蜚语)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5章(第015章流言蜚语)小说名字: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015章流言蜚语窃窃私语的声音响在耳边。“什么嘛,原来是靠走后门啊。”“难怪今天前台说总裁亲自去说有人今天会进我们设计部。”“呵,就她长得这样难道总裁还能看上她?”……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射来。安好景蹙了蹙眉。什么叫她长成这样总裁怎么会看上她?!那你倒是让唐煌跟她离婚啊!还什么走后门,这家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有我的一半,进这儿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安好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置一词地朝38楼走去。她们设计部在20

  • 谁寄锦书来15章(第十五章:你不用担心,其实我的金主也有些背景)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15章(第十五章:你不用担心,其实我的金主也有些背景)小说名称:谁寄锦书来第十五章:你不用担心,其实我的金主也有些背景叶昊天闭着眼睛说着话,嘴角勾起一抹欠揍的微笑。我白了他一眼,无奈的起身,出门去洗澡。他的洗手间也是很现代化的装扮,里面是简单的男性用品,漱口杯都只有一个人,我心里有点疑惑,难道金主都不在这里过夜吗?不对,管我什么事情,这个男人太恐怖,我不想介入太多。等洗好澡以后,我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看着床上闭眼的叶昊天,再看了眼床头柜上我的包。我为什么不走,留在这里继续被他奚

  • 爱恨一线牵15章(第15章:她犯贱)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15章(第15章:她犯贱)小说名称:爱恨一线牵第15章:她犯贱宋楚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要被逼疯了一样,她有病吗?干嘛要站在这里看着他作威作福?她为什么不将手里的杯子狠狠的丢到他的头上,砸破他的脑袋?她为什么要面对他如此坦然的态度时,心里面会觉得难受,会觉得如针扎一样的痛呢?最后,她终于是得出了一个结果。她犯贱!将陆君城丢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捡起来,然后连同脚凳上的毛巾,一起拿进了浴室。宋楚然打算将陆君城名贵的衣服全部都丢进洗衣机里搅一搅时,却无意间发现,在他衬衫胸口的位置上,有一个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卸了他的胳膊)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卸了他的胳膊)小说名称: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5章卸了他的胳膊可是刚才被叶明辉掐的至今没缓过气来,她即便想动也动不了了,更何况,如果真的有摄像头的话,她现在和叶明辉一起行动,不更显得自己心虚吗?洛璃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却看到叶明辉也停止了寻找的动作。显然他没有找到什么,这让洛璃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会帮我?”叶明辉可能也考虑清楚了现在的局面,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准封熠突然对洛璃这么着迷,甚至连那么重要的渠道合作机会都

  • 闪婚总裁霸道宠15章(第15章 你要去找别的女人吗)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15章(第15章你要去找别的女人吗)书名: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5章你要去找别的女人吗薄景行的脸色沉了下去。“呀,哥,你怎么还点了这些菜,这些可都是潇潇姐喜欢吃的啊,不知道合不合颜小姐的口味呢。”薄宜如装作刚刚看到颜岚的样子,面带挑衅地说道。颜岚放下手里的刀叉,合着在这堵她呢。她也不气恼,看着薄宜如说道:“我很喜欢这些菜,谢谢。或者,你该叫我一声大嫂。”薄宜如见没气到颜岚,反被她将了一军,气呼呼地转身走了。颜岚偷偷看向薄景行,他薄唇抿的很紧,颜岚和他相处几天下来也知道,这个动作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5章(第15章醋意顿生)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5章(第15章醋意顿生)小说名称: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5章醋意顿生突然,压制的力道骤然松开,穆琛突然翻身下床,凌乱的发丝带着一丝不羁,面色阴沉,抿唇。“真是一条死鱼。”丢下这句,穆琛便开门离开,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境。安楚楚瑟缩在床上,身上青紫的痕迹提醒着她刚刚遭遇的一切,哆哆嗦嗦的整理好衣服,对这里避之不及,一秒钟都待不下去。那个混蛋!安楚楚眼角还挂着泪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突然放过自己,可是心里已经恨上了那个男人,起身离开,也不管这是不是大晚上。可是安楚楚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