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楚宫倾城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8:13:12 来源:网络 []

书名:楚宫倾城乱

第1章 城破1

“娘娘,不好了……城破了。网站163woman.com城……城破了。”一声嘶哑的叫声凭地在文清宫外炸响。内侍小付公公跌跌撞撞的连滚带爬地从宫门外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叫,声音已经嘶哑难辨。

宫里本安静做事的宫女太监们听了惊叫连连,纷纷抱头四窜。幽静的文清宫顿时一片慌乱,巨大的绝望若乌云一般笼罩着宫墙上。

城破了!守了半年的的都城,终于被破了。古代言情小说《楚宫倾城乱》在线免费阅读

那么……华国完了,彻底地……完了。

尖叫声透过层层帘幕,变得恍惚而诡异。文清宫里的淑妃——欧阳箬愣愣地直坐在床上,刚刚不久前累极了躺着,没想到一躺就睡着,转眼间却又就被恶梦般的叫声惊醒了。

“城破了……城破了……”她嘴里念念有词,仿佛被梦魇住一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空洞无神地看着眼前柔软雪白的苏州白锻帐子。

“娘娘,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翠纹哭着跑了进来,“城破了,城破了,快逃啊。”她跑上前去抓起欧阳箬的手,拼命地摇着“娘娘,快啊,快穿衣服。163女性网快逃啊。”

“逃?”欧阳箬雪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惘然,忽然,她倏地推开翠纹,掀开被子,光着脚跳下床,尖声叫道:“我的凌玉呢,来人,快把帝姬抱过来,快来人!”

她挣着跑到房门口,差点跟迎面跑来的内侍小付公公撞上。还好小付子躲得快,一把扶住欧阳箬,哭道:“娘娘,快跑吧。城破了,皇上已经要出去投降了。”

欧阳箬青玉般的手牢牢地扣住小付子的胳膊,恍若未闻道:“帝姬,快把帝姬找来,快去。迟了就来不及了。快去!”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喊地。说明163woman.com喊完一口气接不上,没有血色的脸上涨得红起来。

小付子何时见过一向冷静自持的淑妃如此失态,吓得连哭都收住了,忙扶着欧阳箬往屋里去,赶来的翠纹哭叫道:“娘娘,你可不要吓奴婢啊。娘娘!”

欧阳箬以手扶胸,睁着大眼,想说话,偏偏缓不过气来,眼看就要昏倒。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哭喊着:“母妃,母妃,我要母妃。”

欧阳箬听到浑身一震,慌乱无比的神色奇迹般地安定了下来。不知哪里生来的大力气推开绕着她团团转的翠纹和小付子,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房门口。只见年已五旬的Nai娘吴嬷嬷,颤巍巍地抱着刚满三周岁的小帝姬凌玉,满脸惊慌地走过来。163女性网欧阳箬劈手就夺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生怕丢了似的。Nai娘吴嬷嬷看得在一旁老泪纵横。

“小姐,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吴嬷嬷抹着泪哭道。一旁的翠纹和小付子也纷纷哽咽不已。

Nai娘是看着欧阳箬从小到大的。十六岁欧阳箬选秀到了皇宫,她也跟着进来。如今欧阳箬一步步从贵人熬到了淑妃这个位份上,又生了帝姬,本该一帆风顺,富贵荣华的,没想到又碰上这天塌的祸事。古代言情小说《楚宫倾城乱》在线免费阅读

第2章 城破2

“Nai娘……”欧阳箬终于回过神来,绝色倾城的脸上满是凄色,才喊了声Nai娘,豆大的泪水簌簌就掉下来,不知道要如何往下说。

“轰隆”东南方向传来一声震天的响声,攻城!这是攻城的响声,虽然已经听了无数遍,但今天这次似乎显得分外不同。满屋的人被震了一下,不由吓得面如白纸。宫外还没来得及逃的宫女太监俱是惊声尖叫。欧阳箬怀里的帝姬哇地一声,又开始大哭。

帝姬的哭声猛地惊醒了欧阳箬,她飞快地檫去脸上的泪水,定了定神冲翠纹道:“快去那黄桃木柜子下面,最里面的暗格找出个蓝布包袱,快去!”说完猛地推了翠纹一把,翠纹被欧阳箬推得踉跄几步,忙小跑着冲进里屋翻找起来。

欧阳箬把小帝姬抱进里屋,飞快地脱下她身上的团绣百花宫装,小巧的飞凤戏珠绣鞋,解开她束得齐整的头发,拿下她头上戴的珠花。

帝姬年岁幼小,却是十分温顺的Xing子,看着母亲大异往常,抽噎着停了哭声,任母亲摆弄。

欧阳箬双手不停,Nai娘也在旁边默默帮忙,这时翠纹已经翻出那蓝布大包袱,包袱布料已经半旧不新,颜色灰朴,那布料连最低等的太监身上的料子都不如。欧阳箬却伸手拿来,三下两下解开包袱,掏出几套衣服,对着翠纹道:“快快拣一套换上去,还有,小付子,你也换上去。”边说边翻出一套小男孩衣服,抖擞着给帝姬换上,在这危难关口,她双手紧张得发抖,却异常麻利。

换好衣服后,又麻利地给帝姬梳成普通百姓家的小男孩模样的发辫。此时,翠纹和小付子早已经换好衣服,抽泣地来到欧阳箬跟前。他们知道主子早已经是打定主意了,只是这一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面,说不定就是天人永隔,永无相见之时,想着皆是悲泣不已。

欧阳箬给帝姬穿好衣服,强按下心头惶恐,细细地看了看,忽地见她伸手沾上书案上摆着的一个盆栽,抓起一把细土,仔细地把帝姬粉白的脸上涂得脏脏的。又拿下她脖子上戴的御赐的长命富贵玉牌,上面用小篆刻着凌玉两字,是华国帝姬的身份标志,她小心的把玉牌放进包袱里。

“我的乖乖玉儿,出了这里要乖乖听翠纹姐姐的话,和小付子的话,知道吗?”欧阳箬强忍着泪,苍白的双唇颤抖着道。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小人儿。

小帝姬不明所以,但依然乖乖地点了点头,又Nai声Nai气地道:“玉儿也会乖乖听母妃的话的。”听得小帝姬天真的话,强忍许久的欧阳箬顿时再也忍不住,泪水如决了堤的河水顺着白玉般的脸颊流下来,Nai娘也是不停在旁边抹泪,翠纹和小付子更是忍不住哭起来。

欧阳箬抱紧了帝姬,流着泪对他二人道:“我欧阳箬今日就郑重拜托你们二位,好好照顾我的女儿,有幸逃出生天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把她养大Cheng人。我来生就是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也要报答二位的恩德。”说着抱着帝姬就要拜下。翠纹二人吓得慌忙把她拉起。

第3章 城破3

翠纹已经哭得不能自己,小付子抹着泪道:“娘娘放心,我们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把帝姬好好地带出去,娘娘平日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是时候报答娘娘的大恩大德。”

欧阳箬泪双成行,飞快地点着头,又压低了声音道:“我年前已经把吴公公放出宫外,他一个月前托人捎信与我,说他在宫外已经布置妥当。你等只要拿着我给你们的联络方式,自然能找得到他。到时候有什么难处他都会帮衬点。”翠纹与小付子俱是点头。

“轰隆”又是一阵轰响,似乎已经能听得见那城外震天的喊杀声和金戈铁马的声音,欧阳箬知道城门已经守不住了。强打起精神,对二人道:“出去的路记住了吗?出去以后尽量拣人少的小径走,莫要跟着大批的流民,往南越那边去,知道么。南越虽然多山多瘴气,但是很少人会想到去那边安居,而且我已经备好避毒药丸,帝姬年岁幼小,山路崎岖,你们也不必深入南越。还有,万一碰到暴民流寇抢掠,就把财物给他们。保得Xing命才是上策。”

说完,深深吸了口气,一双清澈如水的美目流着泪,柔声对帝姬说:“乖乖玉儿,路上要记得跟紧翠纹姐姐和小付子,凡事不可任Xing,不然母妃会生气的,等过几日,母妃就去找你,知道么?”说完别过头去,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冰凉的泪水**了身上那绣着暗纹的藕合色衣领。

“小姐,时候不早了,快让他们走吧,还有把这包干粮带上,兵荒马乱的,粮食最难找到的。”Nai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默默整好包袱,还捎上一大包干粮。

欧阳箬胡乱地点着头,整个人散发出深深的绝望,任她怎么也掩盖不住,再看了看怀中的帝姬,突然狠狠地抱着她,不顾她脸上的肮脏,亲了又亲。帝姬虽小,却似乎感受到自己将要发生大变故,小嘴一瘪,又要哭起来。

“不许哭!”欧阳箬突然放开她,立起身来,厉声道,一双凤目高高挑斜起,竟有说不出的威严。“我的玉儿不是这样爱哭懦弱的孩子!记住,出去以后要坚强,碰到困难要自己想办法。不许只懂得哭,知道么?”接下一句,她生生硬忍着没说,“不然母妃到了黄泉路上也不会瞑目的。”

帝姬什么何时听过母亲如此疾声厉色地对她,吓得收起了泪水,一张小嘴瘪着,泪汪汪地看着她母亲。她好想知道母亲为何生气。

“快走!快带帝姬走,走!”欧阳箬长袖一挥,背过身子,不再看她,嘴里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仿佛耗尽了她平生所有的力气,便再也不说话。美丽无暇的纤背隐隐地抖动着。

很多年以后,当凌玉帝姬回忆往事的时候,关于母亲最深刻的印象,便是一袭长长飘逸的淡青色长袍,有些凌乱地披在似乎弱不胜衣的身上,母亲背转身子,赢弱的双肩压抑着一抖一抖,一头如墨的青丝长长地流泻在肩背上,长袍拖拽在光滑的宫砖地板上,在那青玉色的地面上,踩着一双还未穿鞋的脚踝,双脚衬着地面,竟然如白玉般晶莹圆润。这样美丽的背影却不知道怎么地无端地渗出一股强大坚强的气息,让她在民间独自一人闯荡流浪时都不会觉得害怕。

第4章 城破4

“走吧,帝姬走吧。”翠纹拉着帝姬,抹了抹眼泪,咬牙转身就走。帝姬又想再哭,但一想起母亲严厉的神色,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一张小脸委屈地拉下来任由翠纹带走。小付子也拿起大包袱紧紧跟上。三抹人影转眼就消失在宫门口。

“小姐,他们走了。”过了许久,Nai娘静静关好殿门,来到尤自站着的欧阳箬旁边,一双老眼充满无限怜惜地看着她,她这双眼睛看过太多太多的事情。生离死别最是痛彻心扉,偏偏她这辈子看得却是最多最多。眼前这孤零零的一抹倩影,本是青Chun正盛,却仿佛是被抽干了精力,耗尽了生机,越看越是让她心痛。

“Nai娘,他们会安全离开么?”欧阳箬一动不动,一双美丽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声音幽冷,仿佛从远方飘荡而来似的,更衬得整个大殿空旷寂寥。

“小姐,你筹划那么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策算无疑,定是能安全离开的。”Nai娘在一旁轻声地道。悲哀到极点,只剩下如云淡风清般的话语,轻轻打着旋落在了静谧宽大的宫殿里。

殿外落日的余辉已经撒进镂空雕花的窗棂,在冰凉的地面上投上血红班驳的印子。外面已经没有传来巨大的攻城的声音,但隐约有股可怕的气息张牙舞抓地扑面而来。似乎一打开门便会狞笑地扑进来,带来死的恐惧。

“是啊,我筹划那么久,不会有错的。我欧阳箬的女儿定不会做了那亡国的帝姬。”欧阳箬淡淡地收回飘忽的眼神,悲戚的神色已然不见,仿佛刚才那场生离不曾发生过一样。

她静静地走到妆台旁,望向妆台上的铜镜,镜中一位倾国的佳人面无表情地立着,如云的乌发凌乱,身上的长袍也胡乱地系着,露出脖子一块冰雪般的肌肤,人面桃花,神情却又冰冷绝艳如梅。

“Nai娘,帮我梳妆吧。”欧阳箬静静地坐在妆台前,拿起雕着精美百花迎Chun的白玉梳子,极慢极慢地一下一下地梳着长发。

“好的,小姐。”Nai娘抹去老泪,定了定神,上前去,望着镜中曾经无比熟悉而今却空洞陌生的人影强笑道:“小姐,今个想要梳什么样的发髻?”说完,停了的泪又滚落下来。

“Nai娘,就梳个飞天髻吧。”欧阳箬淡淡地道,素白的脸上死一般平静。

“飞天……髻。”Nai娘嘴里喃喃地念着,接过欧阳手中的玉梳,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

飞天!这个时候真也找不出可以匹配的式样了。这样清丽无双的人儿,她视若珍宝,比亲生女儿还疼的人儿,本该是误入凡间的仙子,而今,而今,终要回到天上去了么?

Nai娘含泪细细地梳好发髻。正要拿起妆盒中的珠钗,原本一动不动的欧阳箬忽然道:“Nai娘,用那只娘留给我的白玉簪子吧。其他的都不用了。”

Nai娘一愣,默然从妆盒最下格的暗屉拿出一只细心包好的红布,打开是一只细长的雕着兰花的广寒白玉簪子,那簪子上的兰花栩栩如生,是不可多得的玉品。

楚宫倾城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楚宫倾城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说好不爱你5章(第5章:队长贵姓?)

    原标题:说好不爱你5章(第5章:队长贵姓?)小说:说好不爱你第5章:队长贵姓?我正疑惑,身后就传来小周笑着叫李叔的声音,我回过神来一转眸,发现其他四人全看着我呢。气氛有些尴尬,尤其是老李,脸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背后说人被当场抓包,老脸憋成了猪肝色。这会小周叫他,他是愣了会才勉强扯了下唇角,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点了点头。我也笑了,假装刚才什么也没听见的一边朝老李走一边说:“李叔你们也现在才吃饭啊?”老李又扯了扯唇,“呃……是啊。”“呵,我们也还没吃,刚说来找吃的没想到就遇上了。”我笑着说,然后

  • 余情与你共白首5章(第5章 你不怕我骗你?)

    原标题:余情与你共白首5章(第5章你不怕我骗你?)小说名称:余情与你共白首第5章你不怕我骗你?吱呀一声,刹车声很刺耳!撞的力道并不重,是我扑过去的惯性力量让我滚在了地上。只听“啪”的一声,我狼狈地抬头看过去。黑暗下我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见他慢条斯理地点起了一根烟,打火机那一小簇火光映在了他的眼睛里。似乎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他吐了一个烟圈儿后看向我,兴味的目光扫过我狼狈的周身,直到看得我想挖个洞钻进去,他才终于开了口。“姑娘,你碰瓷儿不挑对象?我一辆破自行车你也瞧得上?”他语调缓慢,嗓音充满磁性,可

  • 权势之通天道5章(第五章 很好奇)

    原标题:权势之通天道5章(第五章很好奇)小说名称:权势之通天道第五章很好奇林克循声望去,自己的三轮车前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等身材男人,男人细皮嫩肉,脸上两道浓浓的官眉倒是很有特色。再看他的穿着,虽然是炎热的夏夜,他亚麻丝的高档短袖衫和下身很笔挺的冰丝裤子依然是一丝不苟的穿在他略略显胖的身体上,脚下一双很潮的牛筋皮凉鞋一尘不染,泛着皮革微亮的光辉。他手里牵着一条纯种的萨摩耶,那狗也和人一样的光鲜,不但通体雪白,而且毛色光亮,看上去十分洁净,大概是刚刚洗完澡,并且从那蓬松的狗毛来看,应该是刚刚用电吹

  • 巅峰战殇5章(第0005章 不穿衣服更好看)

    原标题:巅峰战殇5章(第0005章不穿衣服更好看)小说:巅峰战殇第0005章不穿衣服更好看苏哲上下看着她,嘴里啧啧有声:“说你胸大无脑还不信,你就穿着比基尼去抓人啊?不过,这身材还真不错。”“啊!流氓!”宁倾城连忙捂住胸部,脸上红的能滴出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慌忙向旁边的更衣室跑去,原来她情急之下浴巾掉在了地上,浑身就只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让苏哲看的直流口水,真是绝品尤物。苏哲促狭的大笑一声:“你捂错了,应该捂住脸,而不是胸。”“什么?”宁倾城跑到更衣室,用门挡住自己的身体,露

  • 情难自控5章(第五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5章(第五章)小说名称:情难自控第五章我抬头望去,何奕鸣正好在下楼。我礼貌的朝着何奕鸣笑了笑:“伯父,您好。”昏暗的楼梯灯光,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家里多了一个人,听见我的声音,他身体一颤,故作淡定地推了推眼镜,仔细看向了我。我就这样和他的眸子对上了,我相信他一定想不到,我用了这样的方式和他重新见面。似乎真的很久都没有见到何奕鸣了,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我有些失神。要不是何风握住我的手紧拽了一下,可能我就会一直这样盯着何奕鸣看下去。“爸,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朋友。”何风挠着

  • 风生水起5章(第五章 白虎煞女人)

    原标题:风生水起5章(第五章白虎煞女人)小说书名:风生水起第五章白虎煞女人要换做平时,这干菜烈火关在一个房间里,指不定就燃烧了。可我转念就发现不对头。这刘美玲是个矜持的女人,即使跟他老公唐荣那么多年冷淡的夫妻生活都忍住了,怎么突然性情大变?勾搭起我这小年轻来了?我仔细相了一下刘美玲的面色,果然不对头,鬼气明显,冥中带煞,这丫的是被女鬼缠身了。“你不是刘美玲……”说实话,我虽然跟随师父多年,但术法一类,师父一点没传给我,甚至叮嘱我要尽可能远离。因为我命格天生就弱,被鬼撞见了,就等于财狼见了肉,恶鬼

  • 妻子的秘密5章(第五章,鸿门色会)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5章(第五章,鸿门色会)小说名:妻子的秘密第五章,鸿门色会我嘲弄般笑了笑说道:“我不就是你的玩物么,你打我那是我的荣幸,我不笑给你看,你又怎会满意。”她在我身上一怔,眼神中充满了怜悯,还是停下了手,大概是觉得我太过于可怜吧,在我身上不屑的说了句:“不过就是个癞蛤蟆罢了,你不值得我对你动手!”她从我身上起来后皱着眉头跑到了水龙头前,不停的洗着自己沾染过我的手,也许是觉得触碰到我很脏吧。我站起来打了打身上的灰,无奈的笑了,我竟然没觉得自己丢人,反而感到一丝小小的得意,因为今天最气的

  • 最强大帝在校园5章(第五章 暗夜杀机)

    原标题:最强大帝在校园5章(第五章暗夜杀机)书名:最强大帝在校园第五章暗夜杀机在林宏抱住自己老妈李芸的时候一个男子出来,笑声对林宏说道。男子身上略微有点灰尘、额头有着密汗,看这情形刚才是在搬货物,他是林宏的父亲林朝军。林朝军和李芸夫妻都是普通的平民,经营着一家小型的超市,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康家庭,一家人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他们最头疼的就是林宏的学习,自从上高中之后林宏的成绩就直线下降,不再是初中时一直霸占年纪第一的学霸。虽然有点苦恼,林朝军夫妻二人也没有怪林宏,在他们看来只要林宏不学坏就好

  • 百鬼夜行5章(章五 结阴婚)

    原标题:百鬼夜行5章(章五结阴婚)书名:百鬼夜行章五结阴婚爷爷来此就是为了这碗黄金肉,肉吃了,虽说老友没有访到,却也是没有白来,第二天一大早就准备离开了,回去继续办那位香港富豪的正事。男子与他媳妇送了送,“您如果没事在多住几晚也行,反正那间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没准过几天我父亲就回来了。”“不住了,不住了。”爷爷哈哈笑着说,“如果你父亲老药匣子真回来了,就说肉我们姜家的人吃下了,两不相欠,让他也不用躲着我了,这把年纪了,能见一面少一面啊。”哈哈一笑,“我们走了,不用送了。”“嗯,嗯。”挥手告别,“姜

  • 乡村小神医5章(第五章 孤独泪水)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5章(第五章孤独泪水)小说名称:乡村小神医第五章孤独泪水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赵家村背靠算子山,跑山还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赵齐贤听着赵刚说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赵家村人跑山的不多,大多数人家的家里都有土地,没有人会冒着危险跑山的,毕竟这算子山里,可也有不少的猛兽。不过对于赵齐贤来说,这却是一条再好不过的路子。他从小就是个性子极野的孩子,就连赵麻子都管不住他,天天往北凉河和算子山跑,算子山外围他都跑了个遍,深处也去过一两次。现在想来,赵齐贤还能想起小时候进山看到的一些山货,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