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素手遮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25:28 来源:网络 []
书名:素手遮天
第002章 不死之身

林歧慌张地跑到悬崖边缘,向下大喊道:“凤期公主!”但是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大人,现在要怎么办?”林歧趴在悬崖边上,眼睛死死地盯着下面,好像还没有从刚才凤期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凤期死了,那摄政王那里要怎么交代,他出宫之前还向摄政王保证自己一定会将公主带回来,并且呈上七弦琴。林歧一想要摄政王发怒的样子,立刻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大人,要不要派人下去找?”侍从见林歧没有反应,又问了一遍。

思绪被打断,林歧瞪了一眼侍从,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大骂道:“知道还不快点给我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要找到七弦琴,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他林歧了。

“是是是。”

*

翌日清晨,日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打在地面上,露水顺着叶脉缓缓聚集在叶尖,然后滴落。原文http://www.163woman.com/这是一个小山村,勤劳的村民们早已下地耕种,有几个孩童顽皮地聚集在一棵大树下,抬头看着爬上树想要掏鸟蛋的伙伴。

掏鸟蛋的孩子趴在树枝上,努力伸手想要碰到前方的鸟窝,但是自己的手又不够长,急得他满头大汗,最后他后腿一蹬,直接把整个鸟窝都摘了下来,不过身体也因此失去了平衡,从树枝上滑落。

“小胖!”树下几个孩子担心地喊道。

但是小胖并没有体会到屁股开花的感觉,而是落入了一个怀抱。

“小胖,最近你又胖了吧。”脸上痒痒的,好像是被谁的长发扫到了似得。小胖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眸正微笑地看着他,这双眼睛的主人唇角勾起浅浅的笑容,就如树叶飘落在湖面泛起的淡淡涟漪一般。原文http://www.163woman.com/没有任何束缚的墨发垂下,有些许落在了他的脸上。

“幕锦哥哥。”其他孩子都围了上来,开心地凑到幕锦的跟前。

幕锦放下小胖,扭了扭自己的手腕,然后对身旁的小孩子说道:“下次玩的时候要小心,别受伤了。”

“幕锦哥哥,陪我们玩嘛。”一个小女孩扯着幕锦的衣袖,撒娇道。

幕锦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小胖,继续道:“我先送小胖回家,你们自己去玩吧。163女性网”说完便拉着小胖离开。

不过幕锦刚离开,这些嘴巴闲不住的孩子们就讨论了起来。

“幕锦哥哥长得可真漂亮。”

“我娘亲说,幕锦哥哥肯定是王都里哪位贵族公子。”

“等我及笄以后,我一定要嫁给幕锦哥哥。”

幕锦虽然是个男人,但是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他却无可厚非,毕竟幕锦的五官确实精致,而且性格温润如玉,来这个村子仅仅三天,深得村民们的信任。

“就是这样,还请大娘让小胖好好休息一下。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幕锦把小胖送回了家,并且对小胖的母亲嘱咐了一下。

“好好好,谢谢幕锦公子。”小胖的母亲连连道谢,还想请幕锦进屋喝杯水,但是幕锦礼貌的拒绝了。

小胖从自己母亲的身后探出头来,问道:“幕锦哥哥,你是不是今日就要离开了?”

幕锦虽然有些好奇小胖为什么知道,但还是点了点头,笑着道:“嗯,毕竟我是个旅者,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但是他也有终点,他的终点是王都。虽然他本意是在这村子中再留一日的,但是昨晚王宫周围的结界突然消失了,这就代表着七弦琴已经不在王宫中了,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小胖失落地低下了头,幕锦无奈,揉了揉他的头顶,正想转身离开时,突然村子的后面变得有些喧闹起来,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有人喊:“有女鬼啊!”

幕锦皱了皱眉头,安抚了一下小胖母子,然后赶往喧闹的后村。不少村民已经拿好了各种农具当做武器,跟着发现女鬼的人走到小溪边。小说素手遮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幕锦望去,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水中缓缓站了起来,那身形很明显是个女子。

相比于村民们的紧张,幕锦在各处旅行久了,怪事也见得多了,对这只“女鬼”并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好奇。走近了一些,幕锦很清楚地看到了那只女鬼身上白色的衣裳上沾着的斑斑血迹,不过颜色已经褪去了很多,应该是泡在水里太长时间所以被冲刷掉的缘故。

那只“女鬼”站直了身子,溪水没过了她的膝盖,黑色的长发凌乱地盖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到她的真容,这也难怪村民们会把她当做女鬼。不过比起这些,幕锦更在意的是,脑海里不断闪过的背影。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穿着战甲的身影孤独地站在尸堆上,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着,她举起手中的宝剑,直指天空。

幕锦皱了皱眉,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另一个身份。

“来……来了!”

“女鬼要上来了!”

原本站在水中的女鬼动了动,脚步缓慢地走上了岸,她每靠近一步,村民们就害怕地往后退一步,唯独幕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女鬼缓缓抬手,想要触摸到幕锦,幕锦没有躲闪,而是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好熟悉……”冰凉的手指划过幕锦的脸庞,留下一道浅粉色的水印,女鬼倒在幕锦的脚下。

*

红色的枫叶在空中飞舞,隔着小小的竹窗,儿时的凤期只能看到一小片的蓝天,凤期在竹窗的另一边坐在地上,抱着比当时的自己还要高的七弦琴,缓缓伸出一只手,眼睛注视着湛蓝色的天空……

凤期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已经看了三天的茅草屋顶。已经三日了,她待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已经三日了。“吱呀”的一声,木门被推开,穿着一袭藏青色绣青竹衣裳的幕锦端着一碗清粥从外面走进来。

“这个东西什么时候能扯下来?”凤期指了指头上绑着的绷带,皱着眉头问道。

幕锦把碗放在一旁,然后无奈地说道:“再过些天吧,毕竟大家都看到你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可能三日就完全好了,所以还是再忍耐几天吧。”

凤期听了幕锦的话,红着脸问道:“你看到了吧。”

幕锦扯了扯嘴角,有些心虚,心里暗自道:她是怎么知道是我帮她换的衣服。幕锦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凤期立刻就不淡定了,跳起来踮起脚尖,凑到幕锦的面前,直视幕锦的眼睛,眼角含泪地说道:“你真的看到了!”

第003章 被神眷顾的人

“那个,公主,你听我解释……”凤期的脸近在咫尺,一向能言善辩的幕锦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狡辩了。村子里的人都不愿意接近凤期,幕锦无奈之下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

“很恶心吧,不会受伤的身体。”

幕锦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凤期原来指的是这件事情。凤期见幕锦不回话,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蹲在地上捂着脸,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

凤期有多么的会哭,幕锦在这三天里早就已经领教到了。三天前凤期刚醒来看到幕锦的时候,抱着他哭了一个下午。后来幕锦又不让她出屋子,凤期哭湿了三张手帕。再后来,幕锦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河里时,凤期一边哭一边回忆,幕锦勉勉强强听清了事情的始末。

“娘亲,好恶心,刚才那是什么啊,好恶心。”

凤期依稀记得记忆中自己第一次受重伤的时候,原本断掉的手臂,伤口快速止住了血,手臂自动接了回去,新的皮肉就在她的注视下重新长了出来,当时母亲看见这一幕以后,神情是多么震惊。

“小期……”但是母亲后面说的话,凤期已经记不清了,或者说是不想去回忆那段隐藏在自己心底最害怕的记忆。

*

“公主还没有习惯这样的能力吗?”幕锦确实看到了,凤期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但是并不觉得这很奇怪或者恶心,只是有些惊讶罢了。幕锦弯腰将蹲在地上哭泣的凤期抱回床上,然后摸了摸凤期的头,笑着说道:“七弦琴是初代公主和天神乐师交易得来的,琴弦上的力量是神之力,被赋予了不死能力的应该是七弦之首的天枢之弦。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负责守护七弦琴的公主会是七弦的转世。”

“你们拥有超人的能力,那么要背负的东西也会比常人多,这就是获得力量的代价。”

幕锦的目光沉了沉,不仅仅是七弦身上有必须背负之物,他也是。而且是比他们更重的代价。

凤期的眼泪似乎止住了,她点了点头。她抬起头看着幕锦的眼睛,问道:“幕锦不是普通人吧,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七弦之一,但是总是在幕锦的身上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幕锦对此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右手食指在唇边做了个噤声地动作,笑着道:“嗯,我是被神眷顾的人,公主相信吗?”

“神眷顾的人?”凤期歪着头,重复了一遍幕锦的话,被神眷顾的不就只有他们七弦而已吗?但是幕锦的神色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到底……”

“不过,我很想知道公主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幕锦打断了凤期的话,换了个话题问道:“是打算用七弦的力量向摄政王复仇,还是隐姓埋名过一辈子?”

凤期摇头,她说道:“都不是。”

“我想保护七弦,所以我必须打败摄政王。”凤期注视着幕锦,眼中对七弦的保护欲传达到幕锦的心中,不允许幕锦有一丝的逃避:“我不是哥哥,我并没有想要拯救凤羽国,而且我也没这个力量。”

“我只知道,陪我一起长大的是他们,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

凤期认真地样子虽然触动了幕锦,甚至他有些羡慕被凤期深爱着的七弦。但是作为七弦之首,这份信念虽然够了,但力量还是不够。幕锦不由得轻笑了两声,说道:“公主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最起码不要再哭鼻子了。”

“而且啊,公主若是选择了这条道路,会吃很多苦的。”

幕锦并不看好凤期选的这条道路,甚至觉得凤期太过自大,身为养尊处优的公主,不明白外面世界的疾苦。

“我是认真的!”

“好好,公主好好休息吧。”

幕锦端着空碗离开房间,木门被重新关上,凤期透过窗子看到离去的身影,有些委屈,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不相信我……”

幕锦点了点头,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小胖的母亲又叫住幕锦,问道:“幕锦公子,你救的那个究竟是人是鬼?”

“是人。”幕锦轻笑了一声,回答道。

但是小胖母亲并没有松开皱紧的眉头,劝道:“依俺看,那女人邪门的很,还是快点把她带出村子吧,免得招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幕锦想起昨日之事,若是不替凤期解释一番,想来是会带来不少麻烦,而且也不知凤期逃走了以后,王都内的情况怎么样了。

“大娘放心,她不过是个受伤的普通女子罢了,过些天就能好,等那位姑娘伤好了我就送她出村。”幕锦说起谎来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让人完全找不到破绽。

幕锦出了厨房以后,看了一眼天色,心中暗自道:不能再拖了……

漆黑的夜空下,王宫各处点上了宫灯,本该是休息的时间,但是御书房内却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明黄的龙袍,头戴冕旒,坐在正上方的龙椅上,一双清亮的眼眸瞪得大大的,怒视着台阶下表面对他恭敬,但却处处向他施压的摄政王。

“此次公主携七弦琴擅自出宫,负责宫中安全的侍卫长还有全权负责这场婚事的礼部尚书等人的罪名,还请皇上定夺。”摄政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隐在龙袍下的手紧紧攥着,心中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应该说是不敢反驳。这位被摄政王压迫着的少年皇帝就是凤期的双生哥哥,凤隐,容貌上和凤期有七八分相像,不过一双剑眉给他添了不少英气。

“那爱卿认为他们该当何罪。”凤隐忍着心中那口怒气,向摄政王问道。

“公主在大婚之日出宫玩耍,至今还杳无音讯,公主乃千金之躯,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摄政王话已至此,他是个十足的谋略家,他不需要自己动手,他只要给个引子,然后看着对方不得不按照自己计划的路线走下去。

摄政王想要将凤隐身边的人全都大清洗一遍,然后将自己的眼线安插上去,但是即使凤隐知道摄政王的意图,他也无力反抗。凤隐保持沉默,无论怎样都不想照着摄政王的意思写下圣旨。

只是摄政王岂容凤隐如此糊弄,他再下了一剂猛药:“因为公主在大婚之日失踪,臣已沦为这王都的笑话,但是这些比起公主的安危不值一提。只是皇上,公主乃是守护七弦琴之人,若是不整顿一下王宫内的守备,怕是难以让百姓们信服啊。”

“天色已晚,臣就不打扰皇上休息了。”

摄政王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转身之际露出阴邪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脚步透漏势在必得的信心。果不其然,他才刚踏出御书房几步,就听见后面桌案被掀翻的动静,还有凤隐暴躁不甘地喊道:“给朕拿圣旨来!”

“恭喜摄政王大人。”林歧早已在外等候多时,听到里面的动静以后,谄媚地对摄政王行了一礼。

摄政王掸了掸衣袖,斜着眼向林歧问道:“你姐姐这些天都在做什么?”

“回大人的话,家姐最近正在为围剿黑虎山寨做准备。”

摄政王满意地点了点头,黑虎山寨虽然碍眼,但还没到需要他亲自动手的程度。而跟随他多年的林罗玉却对摄政王的性情了如指掌,所以知晓自己该做什么。

“林歧,你确定凤期公主已经死了?”

第004章 见了我的脸,就要负责

“当然,属下亲眼看到凤期公主跳下了悬崖,那悬崖有百丈高,必死无疑。”林歧肯定地说道。随后林歧偷偷瞥了一眼摄政王,凤期公主的死讯倒是让摄政王身心大悦,林歧搓了搓自己的手,然后试探性地问道:“刚才属下听侍卫长和礼部尚书的位置已经空了出来,属下想……”

“七弦琴可有消息了?”林歧还未说完,就被摄政王打断了。

“属下……正在尽全力寻找,还请摄政王大人能再宽限一些时间。”林歧低下了头,不敢抬头面对摄政王愈发黑沉的脸色。

“尽快。”摄政王不悦地挥袖,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林歧在后面舒了一口气,一阵清风吹过,感觉到额头上有些凉飕飕的,林歧伸手一抹才发现自己额头上早已布满了冷汗。

看来这侍卫长和礼部尚书的位置又与自己无缘了,林歧这样一想,看着旁边的柱子,突然想要一头撞死在上面。自家姐姐随随便便就是成了骠骑大将军,然而他只能靠着姐姐做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副将。

得到幕锦的许可,凤期终于可以扯下头上的绷带,凤期甩了甩头。幕锦看着突然想起昨日隔壁老王家的狗狗洗完澡以后甩毛的画面,觉得此刻的凤期倒是和那只狗狗还真像。

“怎么了?”凤期奇怪地看着幕锦,从刚才起幕锦就一直盯着她,好像在神游一样。

幕锦被唤回了神,摇了摇头:“没事。”但是凤期显然不太相信。

幕锦笑了笑,然后对凤期说道:“今日我就要离开了。”

凤期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幕锦继续说道:“我要去王都办点事情……”

“我也要去。”凤期立刻打断了幕锦的话,扯着他的衣角,大有不带她去她就不放手的架势:“我不许你离开我。”

幕锦有些头痛,他在凤期额头上弹了一记,说道:“不行,凤期公主失踪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你现在过去就是羊入虎口。”

凤期扯着幕锦衣角的手还是不肯松开,她说道:“除了哥哥以外,没有人见过我的脸,而且……他们不一定觉得我还活着啊。”

但是凤期并不知道现在整个王都都在传凤期公主大婚之日,出宫玩耍,至今下落不明。满城都是凤期的通缉令,只是上面并没有凤期的画像。幕锦猜测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凤期不死的秘密已经被摄政王知道了,另一种就是为了瞒住天下人凤期的死讯,所以故意制造的假象。

不过不论哪种原因,幕锦都不会带凤期去王都。况且……

“公主,我想知道,我对于公主来说,是什么?”

凤期张了张口,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幕锦见凤期如此反应,和自己预料的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划过一丝的失落:“我并非公主要保护的七弦,所以公主不必担心我。”

凤期摇头,扯着幕锦的衣服,怎么也不肯让幕锦离开,她说道:“幕锦不一样。”但是凤期一时间也找不出适合的言语来表达幕锦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凤期咬着下唇低下头,攥着幕锦衣角的手渐渐收紧,红着脸道:“我就是不要幕锦离开我。”

幕锦叹了一口气,伸出右手小指,向凤期约定道:“那么,等我这次回来,我便跟公主走吧,完成公主的愿望,虽然我没什么力量,但是也绝不会成为公主的负担。”

清浅的笑容在幕锦的脸上浮现,犹如美丽的樱花飘落在清澈的湖面,这样的幕锦让凤期一时看呆了。

“可以吗?”幕锦微微歪了歪头,轻声问道。

最后幕锦还是走了,没有带上凤期,凤期缩在墙角将自己蜷成一团,将半个脸都藏在臂弯里,对自己暗骂道:竟然会被男色迷惑,真是太大意了……

凤期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自己神智恢复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伸出去了,两个小指紧紧的勾在一起,幕锦笑的一脸无害的样子。

“坏人!”凤期最终对幕锦的印象就是如此。但是心情平静下来的凤期认真地在思考幕锦留给自己的问题:“我的愿望吗……”但是幕锦,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

“好,下一个。”

幕锦正站在王都的关口等待着士兵的排查,他抬头望了一眼上方滚金熨烫的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无处不彰显着属于王都的繁华。不过幕锦也注意到了城墙上正贴着凤期的通缉令,摄政王昭告天下,凤期公主携七弦琴逃婚,如今下落不明,并且悬赏,找到公主者,上黄金千两,封千户侯。只不过这通缉令上没有凤期的画像,因为除了凤隐,谁也不知道凤期长什么样子。

幕锦很轻松的就过了关口,直接进入了王都。王都不愧是异荒国最繁华的地方,贵族子弟的马车有序的缓缓前行,几个带着面纱手持美人扇的小姐走进饰品店,还有一些看起来颇有傲气的文人进出着茶楼。街道上做生意的小贩吆喝声,还有远处卖艺的敲着锣鼓的声音。

幕锦平静地走在街上,似乎这些热闹都与他无关,但是内心他对这么繁华的王都是感到惊叹的,只是因为走过了太多地方,看过了太多落魄的村子,所以他心中更加明白,这王都的繁华都是建立在其他城池的贫穷之上的。

摄政王贪婪无道,他妄想着将天下的金钱和权利全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他每年都对百姓增加赋税,还强抓男丁前去强化军事力量,王都表面上是如此风光,但是阴暗的一面却是如此肮脏。

“让开让开!”

“是林将军的马车!”

素手遮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素手遮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五章山村日子楚煜辰不由得被沐书瑶的话噎住,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道:“女孩子嘴巴那么不饶人不好,会不招人喜欢的。”然而沐书瑶只是凉薄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哎……”楚煜辰的叫声也没让她回头。隔天早上,沐书瑶给楚煜辰端来了一碗菜粥,细心地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沐书瑶喂完粥,又给楚煜辰换了药,这才抬眼看着他说:“这几天你就安心在这儿呆着,我就在外面……”话没说完,就听外面响起二丫的声音:“瑶瑶

  • 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五章万箭穿心的痛“随便派个人去接下就行了。”厉容铭面无表情,生硬且冷漠地吩咐着。“可是。”离落站着没动,仍然小心翼翼的不怕死地开口了,“可是,厉总,我们的人在外面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少奶奶出来,进去一打探,才知道少奶奶原来昨天就出狱了。”这二年来,但凡是提及关于那位‘少奶奶’的事,这位总裁都会满脸不悦,甚至于大发雷霆。作为厉容铭的心腹,离落当然知道总裁并不爱这位夫人,因此早就识趣地派人去接应了,可当今天派去的人告诉他

  • 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05章帮他洗澡这这这这是什么规矩?“颜小姐,少爷让你过去给他沐浴。”正想着,吴妈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啊?”颜洛诗本能的不愿意,脸色都变了。“为什么是我?这种事,不应该由女佣来做吗?”“少爷不习惯外人给他沐浴!”吴妈若有深意的看着她。“可是,我也是外人好不好,吴妈,他应该也不习惯我的服务的,你一向在他身边侍候惯的,恐怕只有你的服务他才会习惯和满意,我就负责,煮夜宵好了。”颜洛诗简直欲哭无泪了,她可从来没有帮男人沐浴的经

  • 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005要手还是要腿?黑暗中,梁小濡只觉得一只冰凉的手从她手里抽走酒杯,然后又飞快的塞了回来。停电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好像电压不稳似的,马上又灯火通明起来。梁小濡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空酒杯发呆,顺势朝沈澈投去感激的目光,给vivian一看空杯表示已喝:“谢了!”她本不屑这样玩弄手段,但是沈澈的好心她不能不领。手段这东西,玩好了叫睿智,玩坏了就是阴损,她宁愿相信这是和敌人斗智斗勇。Vivian没辙了,扭着屁股坐到了姚盛阳身

  •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五章我选爹地“这……是个意外。”“我们先去吃饭吧!”白木槿插话道,她实在不能再听下去了,那个素未谋面的康乐乐实在太狡猾了,她不出面,却让自己的儿子来争宠,如果长期这样下去,恐怕欧梓楠真的会为了康小野而娶康乐乐!这顿饭吃的格外热闹,康小野活泼可爱,说话天真烂漫,逗的欧梓楠时常大笑,对这个儿子他已经越来越喜爱了,已经有了绝不放弃的念头。但白木槿却并不开心,婚礼上她愤而出走,欧梓楠却从未主动找她,等了两天她忍耐不

  • 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5章毋妄之祸猝不及防间,袁叶离没想到的情况出现了,当着袁甫阳的面,对方就敢扑上前来撒泼打人。无论是在前世或者现在,都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这个区区庶女竟然敢在老虎屁股上拔毛。此处若是没有旁人,就冲这份胆量,她肯定要击节称叹。容不得多想,袁叶离连连后退几步,有惊无险地躲过袁梦芙的袭击。正在气恼在火头上的人不管不顾,追着她穷追猛打,誓有不把她扒皮抽筋不肯罢休之势。丫鬟们在一旁虽然万分焦急,但是都不敢上前阻止。在这里

  • 小说斗战神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斗战神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斗战神:翱翔,飞上云天的感觉(上)当他的眼皮将所见一切完全掩盖起来时,一种玄妙无比的境界突然出现了——林树只觉得正在急下坠中的身体,像是被某种液体包裹起来了一般,空间,时间在一霎那间都被阻挡在了身体的感受之外。而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也突然全部处于他的感知范围之内。林树呆滞的看着细胞液的流动,看着氧气在细胞壁内的进出流动,看着白血球和红血球在体液中欢快的流畅,看着线粒体上面那神秘莫测的螺旋结构,只觉得眼前一切就像做梦般不可思议。“傻瓜!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感

  • 小说那天晚上的秘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那天晚上的秘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那天晚上的秘密第5章姚总被打“嗯。”我应着,同时飞快的用另一只手将瓶盖拧开,香水夹着大海的味道,弥漫了整个仓库,那丝淡淡的鱼腥味让我幻想着,自己就像一条深海里的金枪鱼,在深海里遨游,在红姐光滑的肌肤上纵横驰骋。难道,这就是这款海威型香水的奥秘之处?我不再犹豫,将香水滴在我的右手掌心当中,此时红姐被我抬到了货架上,我的右手将香水直接擦在了红姐长直的颈处,一下子红姐的香颈让我欲望大涨。我将香水放置一旁,深深的从红姐的香颈处吻了下去,另一只手推着红

  • 小说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桀骜不驯,强势唐少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05」冰冷少女(一)终于逃离了“魔窟”,宋晓雯着实松了一口气。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唐小龙紧紧地攥着,不由得俏脸一红,小声说道:“唐小龙同学,你可以……可以把手松开了么……”“哦……”唐小龙有些尴尬地松开了手,刚才他还处于愤怒当中,拉住宋晓雯的手,仅仅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而已。宋晓雯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泪水,随即对唐小龙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唐小龙同学,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恐怕我就……我就……”说着说着,宋晓

  • 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4章被抛弃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倾城一直在盘算着,等安全回到津海市,就跟苏天齐说再见,而后再也不相见,所以她并没有认真去听苏天齐与小黑的通话,甚至转过头去,想要让窗外的风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她越不想听,就越听得真切,什么‘钱博士’、‘人类未来实验基地’、‘天神武装佣兵团’,对叶倾城而言,苏天齐与小黑的通话就像说书一样,那是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神秘领域,让她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不由自主的去猜测苏天齐的身份!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